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一十六章暧昧(一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六章暧昧(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青花早就看到了慕流苏和姬弦音两人之间的互动,自然不会让自家主子为难,立马佯装严肃道道:“是,主子,青花日后下手轻点。”

    “混……混账……”地上的二长老还捂着肚子下方哎哟直叫,看着青花的眼神里也满是怨毒,但是更多的是惊惧。

    青花面色冷厉的哥二长老对视了一眼,那二长老便将满口的骂声吞进了肚子。

    见二长老老实了不少,青花这才转头对着大长老几人笑道:“三位长老,神医谷的待客之道出了问题,这个女人用手指着我家主子辱没了我家主子的尊贵身份,青花代为出手教训,应当没什么不妥吧?至于这位二长老,如此品行还能动手打女人,青花也是出于防卫,想必三位长老能够理解吧。”

    综合青花这一番话,简而言之就是,他们二人该打,被打了也是自找的,与他们无关。

    芙蓉见着二长老的惨样,虽然有些惧怕,但是还是气不过的恼怒道:“你、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手打我们神医谷的人,还有神医谷的长老,我告诉你们,从今往后别想我神医谷给你们任何人治病!”

    慕流苏听着这话,毫不在意的看向芙蓉,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这位芙蓉夫人好大的脸面,原来神医谷医治人否的规矩是由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规定的。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大长老的脸色也变了变,神医谷素来求的是医者仁心,只要不是犯下极恶之罪的凶徒,又没有危害到神医谷的人,通通都会出手救治,如今芙蓉却是口说大话,因为一点争执便说出了不救治人的话,岂不是在打神医谷的脸。

    他顿时朝着芙蓉虎着脸道:“芙蓉夫人,神医谷救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今日之事本就因你而起,嫡少爷是来此处看望谷主的,你不仅不让,反而在这里大声喧哗,到底是何意图!”

    芙蓉没想到这个素来仙风道骨看着颇为和蔼的老头居然会对自己说这样的重话,她刚刚才被这群外人羞辱了一番,如今又被神医谷的长老羞辱了一番。

    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太低,即便是少夫人死了,她也没能被扶正,若不是因为风岭流落在外,风云的子嗣只剩下了一个风旬在,她恐怕还得不到如此重视。

    可她想着便是气恼,少夫人不过是个命短的罢了,一个自以为是的凶悍女人,仗着一身武功和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份在神医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对比而言,她觉得自己才更像是一个女人,对待风云温柔似水,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风云的青睐,她所有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得来的,更凭什么还是被这群人看不起。

    她用了手段又如何,那说明她聪慧,她为了自己的未来做打算。有什么不对之处吗?没有!自己的儿子在这个神医谷生活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谷主的认可,凭什么风岭这个孽种一回来,仗着身上的的嫡系血脉,就能直接面见谷主?

    她不服!

    越想越是火大,也不愿意和她们多说,她本就只是一个丫鬟出声,自然是不懂得知书达理的,只能撒泼似的张开手,用整个身子堵在门前,面色狰狞的开口。

    “总之有我和二长老在,今日你们别想进去这个门,想都别想见到谷主。一个流落在外的孽子罢了,自己的亲爹死了都不回来吊唁的东西,有什么资格面见谷主。”

    “胡闹!”大长老也是被气的不轻,虽然知道这个芙蓉夫人只是一个丫鬟出身,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真是半分礼节都不懂,很显然之前他们派来通知谷主嫡少爷回来的事情的人也被她拦下了,所以屋内才一点动静都没有。

    连着四长老那张素来笑容满面的脸也微微变色,她看着芙蓉道:“好你个女娃娃,还不快些让开,这是神医谷的嫡系少爷回来面见谷主,你身为神医谷的夫人,如此不知礼节,简直是太……”

    四长老义愤填膺的话还没说完,青花却是径直上前一步,一手便拎起了芙蓉的衣裳,径直将她往一侧扔去:“我家风公子堂堂嫡系子孙,还轮不到你一个妾室猖狂,别人不敢动手,我便来替你们神医谷清理门户。”

    “你、你要干什么……”

    芙蓉眼见着青花上来,连着二长老都在她手下吃了亏,她一个柔弱女子,哪里又是青花的对手,听着那句清理门户,她只以为是青花要杀了自己,吓得说话都哆嗦。

    青花却是没搭理她,径直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着一群人道:“风公子,主子,姬二公子,请,三位长老,都请进。”

    大长老:“……”

    三长老:“……”

    四长老:“……”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来的手下,俨然的一副能动手就绝不废话的模样。也不管那芙蓉如何撒泼,直接使用暴力解决问题,且她如今这幅模样,俨然便是已经将神医谷的仁义堂看成了他们的地盘,还说了请字。

    二长老气的头顶冒火,却也知道这群人来者不善,他不是对手,只能忍着痛意额角冒着清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嚣张举动。

    大长老与四长老本就是站在风岭这个嫡系少爷这边的,青花虽然出手,但是也没有下手太重的伤人,不过是为了让风岭进去罢了,两人虽然觉得青花的举动有些过激,但是好歹还是符合他们让风岭见到谷主的意愿的,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至于三长老,明显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他的伪善自然不会轻易露出破绽,自然也不可能和慕流苏等人对着干。

    一行人也不再多说,径直便向着屋内行去。

    芙蓉直愣愣的看着,也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拦下的,只能一阵嚎哭,吼着没天理,哭了半晌,见四周没人来搀扶,才想着仁义堂处为了保证谷主的静养,并没有安排过多仆人在此,她委屈的抹了抹泪,这才上前去将倒在地上脸色一片青白的二长老扶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哟阿沿,”她扶起来二长老便开始哭喊,“这群目中无人的东西,竟是如此凶悍,风岭那个孽种回来了,我的旬儿可怎么办。那个孽种怎么没有死在外面,居然还留着命回来了。简直是老天无眼,他亲娘都死了,怎么他这个孽种没死……”

    “行了芙蓉,注意你的言行,小心隔墙有耳!”二长老就着芙蓉的手站起身来,忍着痛意,大致的看了一下芙蓉道,“你没受伤吧芙蓉?”

    “阿沿你放心,我没有受伤,”芙蓉见二长老面色并无太过慌乱,还出言关心了自己,心中这才稍微安心下来,期许的问道:“阿沿,看你的样子,你可是有办法对付风岭了?”

    二长老面色不变,只是颇有些神色阴冷的点了点头:“放心吧,风岭再是嫡系子孙又如何,他流落在外,从来没有学过医术,即便学过,也万万比不上旬儿的天赋,何况旬儿在神医谷如此多年,少不了熟识之人,那些人必然会对风岭这个外来的人有意见的,总之,一切我早有准备,你无需担心,这谷主之位,必然只会是旬儿的。”

    他一边说着,便极为自然的伸手去将芙蓉散落在脸颊一侧的发丝撩起来别在芙蓉耳后。芙蓉原本被吓得苍白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羞赫的粉色,她伸手极为妩媚的拍了拍二长老的手,羞赫道:“不是说了注意言行,小心隔墙有耳嘛,阿沿怎的还这般模样。”

    “哈哈,”二长老见着芙蓉如此娇羞模样,顿时糟糕的心情一下变得极好,他又伸手去捏了一把芙蓉的臀部,放肆笑道:“我不过是吓唬你罢了,如今人都在仁义堂的内院,方才那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都听不见,此处怎么可能有人,走吧,咋们也进去,看看他们能翻出什么幺蛾子来。”

    二长老的话就像是给芙蓉吃了一颗定心丸,她顿时也不慌张不恼怒了,笑着说了一声:“阿沿,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随后两人才慢吞吞的从地上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又对视一笑,不慌不忙的往内院行去。

    没想到的是,这一幕却落到了一双盈盈如水的秋瞳里,门口处不经意看到的人张大了红唇,轻轻捂住了嘴。

    ……

    从仁义堂外院入内,便是一方占地极大的内院,里面绿树成荫,假山亭榭,环境颇为幽静,连着扫地的下人都没有。

    慕流苏动了动眸子,难怪方才芙蓉在外面那般鬼吼鬼叫都没人搭理,原来这内院如此宽广,在这样的地方修养,清净倒是真的清净了,不过,似乎也太过好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做些什么小动作了吧。

    “谷主需要静养,如此多人进去倒是不太合适,四长老,你先陪着几位在此处稍等,”大长老领着慕流苏一行人停在一处放置了石桌石椅的小亭处,这才对着众人说了一声,话落又转头看着风岭,极为恭敬的开口道:“嫡少爷请随老夫来。”

    慕流苏自然没有意见,径直让初一扶着弦音率先入座,又和其余两位长老寒暄了几句,面色从容的坐下了。四长老那个老顽童似乎对青花这个丫头颇为欢喜,上前便搭话道:“小娃娃好厉害的身手,老夫佩服。”

    青花面色古怪的看着四长老,转头便要与慕流苏对视,不过见着慕流苏视线直直的落在姬弦音身上,顿时感慨了一声“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只能神色颇为遗憾的对四长老道:“四长老,你都一把年纪了,怎的还学年轻公子来搭讪我一个女娃娃。”

    四长老脚下一个踉跄,当真是不知道青花的脑回路如何长得,他不过是好奇这娃娃如此年轻便有着这么高深的内力罢了,这女娃娃倒是认为他是个老不正经搭讪的了。

    他憋屈了一会儿,也就释然了,果然跟着嫡少爷回来的都不是些简单人物,神医谷的大权只要不落在一些心思不纯的旁支手上,他都是没什么意见的,如此一想,也就极为自然的笑出了声。

    三长老看着是个话少的,只是那眼中的视线,却是一直在若有若无的打量着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俨然是别有深意的模样。

    慕流苏一开始便有所察觉,不过见着他没说话,倒是任由他打量去了,她也很好奇这个三长老有什么能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