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零六章同行(发糖)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六章同行(发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日后,帝都。

    一辆马车停在京城西郊的一条羊肠小道上,透过密林隐隐约约看见晨曦的朝霞。

    马车极为宽敞,用上好的檀香木造就,外围的装饰简洁古朴,用沉重的帘幕遮了厚厚一层,俨然是非富即贵之人。

    触目惊心的是马车下方横七竖八躺了躺了二十多具尸体,鲜血淌了一地,马车轱辘上的血液和泥土混在一起,草木香夹杂着血腥味。青鱼将长剑在尸体间翻动起来。

    马车中忽而探出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挑开了厚重帘幕,帘幕光影间露出一张惊艳的容颜,少年眉眼清淡的掠过地上的尸体,仿若欣赏一堆残破的木偶一般毫无所动,显然是见惯了生杀夺予的人物。

    慕流苏神色清淡,看不出半分怒意:“动作倒是挺快,就是派出的人委实不怎么上的了台面,继续启程吧,回来再收拾这不知好歹的东西。”

    青花点头应是,想着楚琳琅委实是太过心急,主子不过是去了趟荣亲王府,说是要带了姬二公子去一趟神医谷医治医治身子,荣亲王和楚琳琅自然不会也不能拒绝这样的请求。

    可是这前脚才踏出帝都不远,刚出了城门不到半柱香的时辰,楚琳琅便派了大批的杀手前来刺杀。这次倒是没有请江湖中人,而是用了自己手中的大批暗卫。

    王府上的暗卫,按道理还是有那么几分能耐,若是寻常人,许是已经中招了,可惜的是,遇到的对手是自家主子,青花就没见过,谁能在自家主子手上讨了便宜的。

    马车稳步启程,慕流苏这才看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两个男子。

    姬弦音一身雪玉色长袍,绣着繁复精致的孔雀翎纹饰,怀中抱着毛绒绒的糯米,安然而坐。

    因为有了暖灵玉,他倒是没有若先前那般畏寒,也没再身披狐裘,看着那玉石果然还是极为有神用的。只是慕流苏还是考虑得极为仔细,整个马车都铺了一层绒毯,既不会透风,也不会因为路程遥远而咯人。

    风岭敞着一身紫色萱云段锦袍,以一个风情无限的姿态斜斜靠在马车之上,光是他一个人,便是占据了大半个软垫。

    此时风岭一手衬在太阳穴处,面色不善的盯着坐在慕流苏身边的姬弦音,那**裸打量的眼神委实太过明显。

    慕流苏见他刚进来便如此不规矩,甚至还这般不收敛的打量弦音,她强忍着踹他一脚的冲动,皱眉呵斥道:“风岭,你能不能规矩点好生坐着,这么大的马车还不够你一个人占的。”

    风岭听慕流苏开口,艳丽的桃花眼极为危险的一眯,看向慕流苏,口气轻佻:“这便是你那个心心念念的小情郎?本公子见过几次次,还是觉着他睡着的时候,那副病美人的模样好看些,这醒着的模样,可是不及睡美人的半分风华。”

    慕流苏被他那句“小情郎”呛了一口,又听着风岭这是在暗示她没有回边疆之前,弦音肩胛骨中了一箭,她却是催命一般的将他从荆棘门中给催到了千里之外的锦州城,只为了让他给姬弦音治一个箭伤,想来那时候风岭看到姬弦音哪一处并不致命的箭伤时候,应当是被气的暴跳如雷的。

    她自然是不会去接风岭说的那句见过几次,平白抖出些事情让弦音多余。但是听着那句小情郎,也不知是因为马车内绒毯备多了,还是因为无名指上的暖灵玉,她耳尖便不自觉的微微有些发烫。

    慕流苏恼怒的瞪着风岭道:“不得对姬二公子无礼,若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踹出去赶车去。”

    风岭不屑的嗤笑一声,却是懒洋洋的换了个姿势,一手枕在自己的脑袋下,微微偏过头,看向姬弦音:“手伸出来,我再替你把把脉。”

    姬弦音迤逦精致的凤眸落在风岭那张风情万种极为妖孽的面容上,眼睑微微一撩,只停顿了一秒,便是视若无睹的移开了目光,又落在了糯米身上。

    慕流苏原本还等着风岭给姬弦音把脉后探听一下他的身体情况,哪里知道一路上都温雅至极,甚至还和自己闲谈的弦音见着了突然冒出来的风岭以后,便是一句话不说,面色也薄凉了不少。

    风岭原本还带着几分满不在意,如今一见姬弦音径直将自己无视了,他慵懒模样也装不下去了,猛的半撑起身子来,怒火凛然的瞪着姬弦音:“好你个姬弦音,当真以为有慕流苏这个见色忘友的东西护着,本公子就不敢揍你不成。”

    慕流苏知道风岭不过是玩笑话,并非是特意在威胁弦音,但是她素来觉得弦音体弱,哪里能经得起风岭这个不知分寸的人折腾,正要开口,却见姬弦音眸色清浅的再看了一眼风岭。

    那一眼委实微妙至极,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嘲讽,加上他是正襟危坐,比毫无规矩的半躺在马车上的风岭高了两个头不止,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挑衅意味。

    慕流苏被姬弦音这样一个极为傲娇的眼神惊了个不少,还没回过神来,便听见姬弦音那独又的惊艳嗓音传来:“有能耐你也让英武将军护着你便是。”

    风岭:“……”

    慕流苏:“……”

    隔了半晌,风岭回过神来自己是被姬弦音怼了个透彻,顿时越发怒不可遏,一双桃花眼中煞气四泄:“姬二公子当真是好能耐。”

    姬弦音闻言忽而便是一笑,本就极为惊艳的容颜,这么一笑,一张面容更是宛若岭山寒月破云而出,皎皎夺目,璀璨生辉,衬着眼尾那一点朱砂泪痣,美的摄人心魄。

    别说慕流苏本就是极为欢喜姬弦音的,单单说风岭这么一个男子,看着姬弦音那风华绝艳的一笑也是被迷得丢了三魂失了四魄。

    姬弦音看着风岭和慕流苏惊艳呆楞的模样,眼中掠过一抹极为清浅的笑意,从善如流的道:“风公子谬赞,世人都说流苏无能,风公子是第一个说流苏有能耐的人,也算是慧眼识珠。”

    慕流苏的惊诧并不比风岭少了多少,映像中弦音一直都是沉默寡言,怎么如今说的话句句都是如此……傲娇呢。

    那边风岭也被姬弦音的回答气了个半死,居然有人会被“你还真是能耐”当成夸奖,还给他说什么谬赞,风岭自认自己平日插科打诨,也算的上小半个泼皮,但是却是万万没想到慕流苏护着的这个病秧子居然是个如此口齿伶俐的人儿。

    他被他一句话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姬弦音,心里存了揍他一顿的心思,但是因为慕流苏在,风岭却是半分也不敢动作,虽然以他的功夫,打一个病秧子不是问题,但是对上这么一个武功高深莫测的慕流苏,那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慕流苏原本还在担忧风岭会折腾弦音,倒是没想到弦音竟然反过来把风岭气了个够呛。不过弦音的身子总归还是要把把脉的,这次特意带他去神医谷,一来是替风岭重掌神医谷,二来便是抱着一线希望能把弦音的寒疾和失忆给治愈。

    神医谷虽然位于大楚,但是却是名扬四国的隐世家族,毕竟神医谷上教养的都是世间出色的医者,这世上谁还能没个身疾体病,纵使你拥有金山银山,却没有个健康的身体,没有长久的寿命去享受,那也不过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两手空空罢了。

    所以,但凡是一个脑子没问题的人,又怎么会和当世的医者过不去。加上神医谷世代隐世,只教习医者救死扶伤,从不入世参与四国局势,所以才能世代安稳相传。

    此外,神医谷本就坐落在大楚的一处极为显要的深谷之中,地势险要,又加上又能人异士帮着设以阵法,想要寻到,也是难上加难。

    慕流苏前世在大燕的时候就想见识一番神医谷,这一世重生归来,知道弦音身子不好,她更是打了神医谷的主意,然而因为重生归来之后,还没有寻到弦音,更是在边疆之地距离神医谷极远,她便只能先行取舍,组建自己的势力,等到后来,又阴差阳错的结识了风岭此人,也就搁置了下来,如今有了风岭在,想来治愈弦音的机会也要大些。

    虽然见着两人颇有些不合,慕流苏还是轻轻咳嗽了一声,转头对着姬弦音小心翼翼道:“弦音,你的身子素来惧寒,我带你来的目的便是想为你除去这一祸事,风岭既在,你让他帮你看一下,我心中也能有些掂量。”

    风岭只知道慕流苏作为荆棘门的门主,是个极为处事果决极为手段毒辣的人物,何时见过慕流苏对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如此好颜色的说话的,那般模样,别说一句重话都不敢说,便是音调都舍不得高了一点,当真是心心念念维护到了极点。

    姬弦音似乎也极为听慕流苏的话,精致睫翼微微一颤,绯色唇角竟是极为自然的勾勒了一抹浅笑,颇为乖觉的伸出手来:“既然将军好意,流苏却之不恭。”

    得亏十五被慕流苏派去护着慕嫣然去了没有跟来,这才没有眼福看到自家主子的这番乖巧模样,否则若是让他看到了,指不定他的反应会比风岭还要震惊。

    毕竟姬弦音作为璇玑阁主的身份,手握第一杀手门音杀阁,算是将大半江湖势力攥在了手中,执掌江湖中人的生杀夺予,其手段铁血狠辣的程度,比起慕流苏只能是过之而无不及,而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子,在慕流苏面前,却乖巧听话宛若他自己亲手喂养的那只名叫糯米的猫儿一般。

    慕流苏见姬弦音如此乖觉,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探手牵过姬弦音伸出来的手,细心轻巧的替他挽上绣有雅致孔雀翎纹饰的衣摆,露出一截堪比女子肤色晶莹的凝脂手腕,径直叫了一声风岭道:“你赶紧替弦音把把脉,看看他的身子如今如何了。”

    风岭极为火大,想着他和慕流苏也算是风里雨里过来的生死之交了,平日里这人对自己动手动脚,提脚便踹,怎么能对这么个病秧子如此爱护周到,如今竟是丝毫不顾及他才被姬弦音无视拒绝了他的请脉的尴尬,还想让他帮着姬弦音看病,简直是岂有此理。

    风岭也不躺了,径直坐直了身子,一张俊逸面容带着极度的不满神色,冷冰冰的看向手拉着手的两人。

    视线触及之处,赫然便见着两人手上戴着一对一模一样的暖灵玉扳指。

    ------题外话------

    秀恩爱秀恩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