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零四章美玉缀罗缨(一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四章美玉缀罗缨(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好歹也是公认的大楚第一美人,容貌自然还是极美的,精致的妆容,盛装的衣裙,就这么娉婷行步,弱柳扶风,袅袅若云,委实是不可多得美人。

    沈芝韵婀娜站定慕流苏身边,水粉色的樱唇勾着笑意,说不出的娇媚美丽:“将军可是认为芝韵配不上你?”

    慕流苏见惯了姬弦音的盛世美颜,自然是不会被沈芝韵这般的容貌惊艳,不过沈芝韵问的话,倒是让她一时有些愣怔。

    慕流苏微微皱了皱眉道:“沈小姐何出此言,不过是一门本就不需要的婚事罢了,说不上什么配不配。”

    若说沈芝韵之前还有几分信心认为慕流苏是在欲擒故纵,如今她心中却是已经知道这人是真的想要与她解除婚约了。

    沈芝韵对自己的容貌还是颇有自信的,然而却是没想到对慕流苏使了美人计也不管用,难不成是因为慕流苏有了心上人了?

    慕流苏回来后,只是和荣亲王府的姬弦音略有走动,倒是没有听说过和谁家的千金小姐走的近,经常在慕流苏身边的女子也不过是个慕嫣然和楚清菱罢了。

    虽然沈芝韵一直以来觉得慕流苏对楚清菱都是一个哥哥对待妹妹的的行为,可是她身边的女子就那么两个,慕嫣然又是她的嫡姐,自然排除在外,那慕流苏的心上人便只能是那个楚清菱了。

    沈芝韵暗自咬牙,若是早知道自己会对慕流苏动了心思,何必会由着楚清菱那个臭丫头天天在慕流苏跟前晃悠。

    不过现在倒也是不晚,毕竟她与慕流苏还是有婚约在身,听慕流苏的话,慕流苏应当是以为自己并不欢喜这门亲事不愿意耽误了自己,所以才想要退婚的。

    若是她向慕流苏表白了心意,她就不信她沈芝韵还会输给一个丝毫没有规矩不懂半分闺阁礼仪的刁蛮公主。

    想着,她便打开那方锦盒,将里面的貔貅翡翠玉佩拿出来,放在慕流苏眼前,温婉笑道:“将军可知晓有一句话叫做‘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慕流苏原本还疑惑她又拿出这枚自己清楚拒绝的玉佩做什么,如今一听这句话,却是猛然明白过来,本就皱着的英气眉宇更是拧在了一起。

    沈芝韵却是极为大胆的伸出青葱玉指,径直便拉住了慕流苏掩在宽大紫竹纹饰白袖下的手,将那貔貅玉佩放在了他手上:“芝韵送玉佩于将军的原因,就在于此。将军如今可明白了?”

    慕流苏便是再对情爱之事迟钝,也是知道这个如今是在像自己道明心意了。

    她委实有些佩服沈芝韵了,虽然一开始见她敢让一个丫鬟污蔑当场公主便觉得这女人不简单,但是如今素来端庄温婉的美人竟然敢直接当着她这个“男子”的面表白心意,她也算是对沈芝韵另眼相看了。

    若她是个男子,许是还会娶这么个女人做个贤内助,可她是个女子,便是她再欣赏她的手段,那也是万万不能接受她的心意的。

    慕流苏完全不用细想,兀自挣脱沈芝韵的手便道:“沈小姐若是因为我昨日出手救了你,误将恩情看当作了感情,完全没有必要,流苏不过是一介武夫,且心中已有爱慕的女子,这婚约,必然是要解除的,流苏素来做事鲁莽,但沈小姐是个聪明人,流苏相信沈小姐自当是清楚怎么做的。”

    说着她便径直站起身来,将那貔貅玉佩放在了锦盒之中,甩开紫竹衣袖,径直便起身离开:“这玉佩上的貔貅,乃是逢凶化吉的瑞兽,还是沈小姐自己留着的好。流苏还有要是,今日就此别过,还望沈小姐好生考虑流苏所言之事。”

    青花身姿笔直的等在屋外,慧云被她那一身气势惊住,有些畏畏缩缩的不敢说话。

    两个丫鬟没等多久,便见着慕流苏眉目清冷的走了出来,青花见慕流苏神色不太好,倒是没有多问,只道了一声已经结账了,主仆二人便径直离开了。

    慧云没想到这才不过品几口茶的时间,慕流苏如此快便离开了,她心下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忙是进屋去看沈芝韵。

    沈芝韵容颜依旧美貌,但是整个脸色都极为苍白,她手中拽着那翡翠色的貔貅玉佩,一双盈盈若秋水的眸子里渗出冷意。

    慧云看着那块玉佩还留在沈芝韵的手上,心下就已经明白了一半,英武将军不收这玉佩,难不成是不愿意与她家小姐缔结良缘不成。

    沈芝韵目光幽幽落在慧云那滴溜溜转动的眼珠上,唇角勾出一抹渗人的笑意,她一个抬步,疾步便走到了慧云身边。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音响彻空荡荡的房内,混着沈芝韵有些阴冷的声音,让人凭添几分惧意:“你在想什么,一个低贱的丫头,还想笑话本小姐不成。”

    慧云脸上挨了一巴掌,极大的痛意却是让她不敢哼出一声,只是急忙跪下,连连磕头:“小姐饶命,奴婢绝对没有这份心思,小姐饶命……”

    沈芝韵发泄心中的怒火,脸色这才稍微缓和过来,她回过头,正好透过窗户看见穿着紫竹衣衫,清风明月般的少年极为轻巧的踏上了马车。

    沈芝韵手中力度缓缓加重,捏紧了那块品质上乘的貔貅翡翠玉佩,温婉的面容上透出极不相符的森冷。

    慕流苏,本小姐看上的人,便一定要得到。我管你有什么心上人,有一个,本小姐毁一个,有两个,本小姐毁一双。

    总归,你最后娶的人,一定是也只能是我沈芝韵。

    ……

    慕流苏皱着英气的眉的靠在马车上,显然颇为烦躁。若是早知道沈芝韵会因为自己出手救了她便心仪自己,她必然会寻了沈芝兰去救人,何必平白给自己惹一身麻烦。

    如今虽然她要解除婚约的意思是传达到了,可是很明显沈芝韵不像是会乖乖解除婚约的人。

    若是她委实不愿意,那就只能自己出手,将这婚事强行退了。只是那时候沈芝韵必然更会名誉受损的事情怨恨上自己,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等她要回到大燕的时候,她却是不得不担心沈芝韵会不会对慕家出手。

    若说别的办法,倒是还有个简单的,径直派荆棘门的人杀了沈芝韵,一了百了,这婚事便也就作废了。

    可是慕流苏即便对沈芝韵这个人委实有些不喜,但是好歹这人没有威胁到自己,她虽心狠手辣,倒也没到必须要滥杀无辜的时候。

    且沈芝韵若真是死了,便是端妃那边便不好交代,再加上一个看不清态度的沈芝兰,想想就颇为烦躁。

    皇帝那边国交宴的彩头也不是个办法,那彩头是她留给弦音的,等把弦音的路铺好了,她才能放心的去大燕复仇。

    慕流苏仔细想了想,便也觉得这几日应当是没什么大事了,她可以好好休整一番,等到正月十五,南秦才从那边启程,想来到也是要三月左右才能抵达,这事儿还不算太急。

    倒是边疆那边,爹爹也当是要回来了,也便是时候将宋氏那边一锅端掉了。

    慕流苏将要处理的事情都在脑海里面捋了一遍,觉得处理这些事情似乎也花不了太多时间,最多不过半年之久,她便可以动身前往大燕了。

    这样的话,风岭在神医谷的事情还有青花的身世,也理应趁早解决了的好,最多也就等大燕暗桩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她便得先行带着风岭回一趟神医谷,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

    慕流苏一路沉思,马车悠悠离去。

    ……

    虽然知道风岭素来神出鬼没,但是突然发现自己房屋的软榻上睡了个大活人的感觉,委实还是太过微妙。

    慕流苏满脑子的沉思都没了,上前便是一脚踹了过去:“风岭,你能不能把你抢人床榻的喜欢给改了。”

    软榻上的人原本是一副闭眼熟睡的模样,但是慕流苏带着疾风的靴子落下前,一袭华丽的紫色萱云缎长袍摇曳出惊艳弧度,风岭堪堪避开,睁开了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

    他嬉皮笑脸的看着慕流苏:“注意用词,是软榻,不是床榻,说的小爷我多么风流似的。”

    慕流苏不屑的嗤笑一声:“你若是不风流,这天下便没有风流的人了。”

    风岭顿时哭丧着小脸委委屈屈道:“英武将军真是好生不解风情。”

    慕流苏绯色唇瓣抽搐了些许,强忍着没有一拳揍到他的脸上。

    随意打量了一眼,见风岭那一张本是珠玉生辉的俊逸面容虽笑意生辉,但是又隐隐带着几分疲倦之意。

    慕流苏一下便心软了,想着这些日子自己坐镇京中,都是风岭在处理荆棘门的事情,大燕的暗桩自然也是极为不好布置,应当是害他劳累了不少。

    这么想着,慕流苏便也就由着他去了,语气软了下来:“这些日子你在荆棘门当是累坏了,将暗桩图给我接手吧。”

    风岭见她眼中温软,心下也暖了几分,将脸上的嬉笑收敛,又从袖中取出了一叠纸章宗卷,朝着慕流苏稳稳抛了过去。

    慕流苏接在手中,倒是未着急看,将那宗卷搁置在书案后的暗格内,这才转身看着风岭道:“你这般风尘仆仆过来,本是应当让你休息休息的,但是既然你人都来了,那就先随我去见一个人吧。”

    风岭原本还带了几分暖意的面容顿时一变,满脸的警惕之色:“什么人,你想让本公子去救的人,该不会是青花那丫头信中说的那个老太婆吧?”

    慕流苏看着他如此大的反应不由咂舌,出言道:“你好歹是江湖盛名的鬼手圣医,怎么会养成这么个德行,身为医者救死扶伤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风岭瞪着她,一双桃花眼中满是愤然:“慕流苏你给本公子把话说清楚,本公子什么德行了,又怎么就没有救死扶伤了。”

    饶是慕流苏这般性子,也是被风岭的无耻给震惊了一把:“你说你什么德行,我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着救死扶伤的医者只挑年轻美貌的姑娘家救人的。”

    委实不怪慕流苏出言损他,风岭此人,虽然医术卓绝,但是委实是个不怎么靠谱的风流公子,求医上门来的倒是数不胜数。

    可他有一个规矩,只救姿容美貌的年轻女子,为这事儿他也是遭了不少江湖人士的骂声,甚至还引来了不少追杀,若不是荆棘门护着,就风岭那三脚猫的功夫,委实不像个命长的。

    ------题外话------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这句话的意思是用什么连接你和我之间的感情呢,用系着罗缨的玉佩,女子对男子送这个心意昭昭。,。评论区有宝贝说站流苏和沈芝韵的cp,嗷嗷我估计是第一个把女配写的像男配的二货作者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