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九十七章讨厌(二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七章讨厌(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带着姬弦音回到流云院的时候,青花还未回来,十五和初一跟在姬弦音身后极为乖觉。

    “去沏两盏碧螺春过来。”

    慕流苏对十五吩咐了一句,又亲自从紫檀木软榻上取了一块柔弱绒毯,仔细的扑在了沉香木制雕花椅上,这才下意识的伸手去牵姬弦音入座:“弦音可还惧寒……”

    话未说完,只见姬弦音眉眼温凉,却是轻轻收了收手,避开了慕流苏的动作,自己安静的坐在了那一方扑了绒毯的软椅上。

    慕流苏看着他寂静落座无声无息的模样,不由有些头大,她记忆中的弦音素来是沉默寡言虽眉眼薄凉,但是那双迤逦凤眸看着自己的时候总归还是透着温度的,怎么今儿他从梅林一出现之后,整个人就傲娇得不行了,也不说话,也不搭理人,委实不太好哄。

    姬弦音自然心里不满极了,看沈芝兰的模样,俨然已经知道流苏就是他记忆里的故人了。

    他回到帝都后便是前防万防,甚至那日花灯长街上,他还故意让流苏去抢了沈芝兰的花灯,本意就是不想让沈芝兰沾染一点关于流苏的东西,甚至还故意设下了一局子虚乌有的刺杀,只为了将那一支沈芝兰的长箭留下,全是为了让流苏不会对沈芝兰产生半分好感。

    如今倒好,单是一局盲棋,沈芝兰便认出了她,更可气的是,慕流苏居然让沈芝兰站在身后替她系上盲带又替她解开盲带,由着沈芝兰这个不怀好意的登徒子近身。

    姬弦音俨然忘了若是说起登徒子二字,那日长街之上,他伸手拽住慕流苏的衣衫导致慕流苏直直趴在了自己胸前的行为,那才是真的叫做登徒子。

    慕流苏见他不知道在想什么,面上越发染了几分薄怒,她心中谨慎,想了想,便也不再拖沓,径直从宽大紫竹刺绣衣摆间取出了一方锦盒,脸上带着几分谈好饿啊笑意,双手递给姬弦音。

    “弦音,今日是我的不是,惹你不愉了,我哪里做的不好,你便告诉我,我会好好改正的。还有,这是我送给你赔罪的礼物,你就看在我的这份心意上,莫要与我计较了。”

    姬弦音依旧未动,任由慕流苏一副委屈巴巴的小模样看着自己,依旧孑然不动,只是那微微煽动的睫毛透出他心境的细微变化。

    一旁的初一看着那方锦盒,却是差点惊掉了下巴,立马条件反射的看向了十五。

    十五倒是没有初一这般惊掉了下巴,但是他那额角的黑线和微微抽搐的唇却是彰显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无语心境。

    废话,能不无语吗,这位英武将军一人独闯音杀阁从主子手上抢来的暖灵玉,如今又被她作为礼物亲手送到了自家主子的手上,委实是怎么看怎么怪异的一件事儿。

    十五突然有些期待,等什么时候自家主子向这位英武将军坦白了他便是璇玑阁主的身份,让英武将军知道她是夺了璇玑阁主的玉又送回到了璇玑阁主的手上的事情……

    想必那时候英武将军的神色应当会极为微妙。

    ……

    慕流苏原本以为姬弦音听到自己送他礼物好歹会有那么一点动静,见姬弦音依旧没有动作,慕流苏这才反应过来弦音本就是那么个凉薄寡言的性子,别说一个锦盒,便是一座金山银山搬到他眼前,想必他都不会有什么动静。

    想到这里,慕流苏微微有些泄气的打开了锦盒,露出了里面的里面的几样物件儿,神色颇有些低迷。

    “这是我前些日子偶然得到的一块暖灵玉,暖灵玉有克寒之效,想来这玉对你是极有好处的,不过我拿到的不是成品,所以便将它雕成了一套玉饰,一枚玉佩,两枚扳指和一支玉簪,你日后带在身上,当是会大有裨益。”

    这下,不仅是初一面容震惊,便是十五也面露赅色。只见那锦盒之中,映射着一泓莹莹玉色,滋蕴光润,光泽如脂。

    那一套通体莹白,晶莹剔透的凝脂玉石,可不就是先前慕流苏从璇玑阁主手中夺来的暖灵玉。

    正如慕流苏所言,先前的码字整块玉石,显然被人精雕细刻加工了一番。

    初一和十五本就武功深厚,虽然隔得远,依旧能清楚的看见那暖灵玉上精湛无比的绝伦雕工。

    姬弦音迤逦凤眸也微微一动,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玉饰,一套玉饰皆是通体莹白,透亮纯净,宛若九天之上的琼脂缓缓倾泻。

    更为惊艳的是,玉面之上,有人用极为精致的刀功在每一件玉饰上包括玉簪之上,都细心的刻画了一枝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宛若活物一般透着摄人心魂的风华。

    姬弦音原本薄凉的眼中忽而有些许欢喜飞舞,衬着他一双迤逦凤眸流光溢彩,眼尾的朱砂泪痣也仿若被唤醒一般,美艳无疆。

    他问道:“这是英武将军亲手雕刻?”

    慕流苏见姬弦音好不容易说话了,原本还有些低迷的神色瞬间焕然生辉,她急忙点点头,语调欣喜的道:“嗯嗯。”

    末了,似乎是对此还有些不太满意,她又皱了皱眉道:“这块玉我本就是送予你的,怕你不喜碰别人碰过的东西,我便没有假借他人之手,亲自雕刻的,只是我雕工并不如何精湛,也不知雕什么花色,恰是看到了一朵曼珠沙华,倒是可以衬得上这暖灵之五,便做主雕在了上面,弦音莫要嫌弃便是。”

    其实慕流苏委实算是谦虚过度了,她要给弦音的东西,自然是会挑最好的送过去,慕流苏前世便极为擅长雕花之术,唯恐他人惧这暖灵玉贵重不敢擅自动刀,这才抽了时间,整整花了两日时间才雕刻完工。

    虽说这般雕工与极为专业的匠师不可比拟,但是慕流苏的雕工笔触凌然不紊,精细异常,那一朵艳丽的曼珠沙华花瓣层层叠叠铺展开来,栩栩如生,委实极为精妙。

    慕流苏说着便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姬弦音的神色,生怕他露出不喜的模样,若是因为自己的雕工不喜这块玉石,那唯有重新拿去寻一位顶尖的匠师再雕刻一次,委实算是她糟蹋了这块好玉了。

    姬弦音看她颇有些紧绷的精致容颜,艳丽面容虽未露出明显的神色,那双迤逦惊艳的凤眸中却是有些有清浅笑意萦纡婉转,他忽而饶有兴味的开口问道:“英武将军既然知晓弦音不喜他人碰过的东西,又怎知弦音会不会同样不喜将军你碰过的东西呢。”

    慕流苏:“……”

    她从未姬弦音想过这个问题,潜意识里她就没有注意过这件事情,上一世她与弦音还在大楚的时候,起初两人没有熟识,她也以为弦音不喜他人碰触。

    后来两人成为挚友,她时不时的便逗弄他怀中的糯米,马车之上替他披上绒毯,甚至摆弄过他头上的玉簪玉冠,姬弦音总是一副安然宠溺的模样,从未拒绝,她潜意识便觉得弦音是接受与她相处的。

    可是如今被姬弦音这么一问,倒是叫她有些颇为不好意思将这些说出口,这如何说,弦音又是个失忆的,记不得前世的事情,这一世她算是突兀的闯进弦音的世界。

    好在弦音知道自己对他没有恶意,所以对她并不反感,但是说到底,在弦音的视角看来,她们认识并不久,自己如此殷勤,委实可能会给他一些不怀好意的感觉。

    慕流苏沉默半晌,只能神情有些尴尬的道:“弦音你应当不会……不会讨厌我的吧。”

    ------题外话------

    啧,弦音会说会还是不会呢~评论区日常的宝贝们都上课去了吗(手动笑哭),我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