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八十九章暧昧(三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九章暧昧(三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田嬷嬷硬生生将后退的步子收住,也不敢再顶嘴,只能面色僵硬的点头:“是,三公子,老奴这就去。”

    慕流苏见她如此乖觉,倒是不再作身,她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背对着众人负手而立,身形清癯,莫名的给人一种不可轻视的威压,然而若是有人在她身前,就会发现这位原本还带着冷凝怒意的脸上,竟是不知何时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众人的视线这才从那断裂两块的屏风上收回来,直直跟随着田嬷嬷行进的身子望向了内室。

    一张华贵黄花梨透雕大床赫然入目,隔着绰约纱帐,隐约可见宽大床榻上躺着两道人影。

    田嬷嬷心中的幸灾乐祸已经被慕流苏那一脚踢了个一干二净,她想着待会儿慕流苏发现床上的人就是沈家小姐的时候,恐怕第一个便回踹自己一脚,她心中越想越害怕,脚下也禁不住一个踉跄,“扑通”一声,臃肿的身子陡然趴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因为先前慕流苏那动静极大的一脚,还是因为田嬷嬷这极大阵仗的一摔,床上的人陡然被惊醒了过来。

    “嗯~”

    一声女子纤细的"shen yin"声传来,那声音透着丝丝妩媚,糜烂又暧昧,带着透入骨髓的**之感。

    听得不仅是在场的一些贵族小姐和跟进来的婢女不由自主的娇羞转过了脸,便是一些阅历尚浅的公子哥儿们,也都不由有些面红耳赤。

    众人下意识的朝着慕流苏看去,只见一身紫竹刺绣衣衫的少年身形没有丝毫动静,只是极为安静的注视着那一方大床。

    田嬷嬷抖擞着站起身来,使劲稳了稳心神,向着那一些纱帐越走越近。

    床上的女子似乎是真的醒了过来,下意识的翻了个身,隔着层层纱帐,便见着一道长发披肩的纤长声音翻身覆在了另外一道微微隆起的身影上。

    “美人……我的美人……”男子低沉压抑的响了起来,带着浓烈的**味道,身子也微微动了动,伸手便去揽着那女子的身子,竟是听得在场人脸色又情不自禁的红了几分。

    慕流苏身形依旧毫无动静,始终让一众想看她笑话的人捉摸不透。

    “大公子,沈小姐?你们二人可是醒了,是老奴来了。”

    田嬷嬷听着这一声动静倒是没有耳红,毕竟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了,见识了不少的大场面。她在纱帐面前顿了顿,神色恭敬的问了一声。

    “阿玄……我的阿玄……”

    纱帐内女子娇媚入骨的声音再次传来,越发透着几分摄人心魄的妩媚之欲,听得人心中一阵子的燥热。

    然而就是这一声称呼,让很多人都觉察到不对劲,倒不是因为她的声音如何,这时候的声音都透着丝丝喑哑暧昧,压根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但是这人口中叫着阿玄,帝都整个贵族圈子之中,只有一个人的名讳称为玄。

    那个人,便是当朝三皇子——楚清玄。

    这下人群便是热闹了,也不管里面的两人听不听得见,热火朝天的讨论了起来。

    “我没听错吧,这床上的女人到底是谁,我怎么听她嘴里喊的,好像是咋们……三皇子的名讳?”有人惊疑不定的开口问道。

    “你没听错,我也听见了,叫的阿玄,应当就是三皇子。至于里面的是谁还用问吗,没看见英武将军都气得说不出话了吗,自然是沈家的大小姐沈芝韵无疑呀,先前不这个老太婆和慕老夫人不是就说过了吗,已经验证过了,就是沈芝韵。”

    “哎哟我的天,这沈家小姐真是丢了我们帝都女儿家的脸,一个已经和英武将军有了婚约的人,心里居然还念着咋们三皇子殿下,这也就算了,如今还爬到了慕家大公子的床上,这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

    “皇兄,这事怎么和三哥哥扯上关系了。”

    楚清菱原本听着那几声"shen yin"也红了脸,然而一听那帐中的人还叫了楚清玄的名讳,也不由得诧异的回头看向楚清越。

    “不过是个名讳罢了,”楚清越冷着脸面无表情的看向楚清菱:“你一个姑娘家待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出去?”

    楚清菱瞬间变抱紧了一旁的梁柱,一副死活不动的样子:“我不走,我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流苏哥哥说那个女人不是沈芝韵,我相信流苏哥哥那一定不是。”

    “你以为你挺希望是她呢。”楚清越冷笑了一声,显然是也是知道楚清菱对慕流苏抱着何种心思。

    楚清菱不满的撅着嘴道:“想不想是一回事,只要流苏哥哥不被笑话就行了。”

    楚清越冷笑一声:“本宫劝你还是收一收你的心思吧,你的流苏哥哥显然对你半分兴趣都没有。”

    “你!”楚清菱恨恨的瞪了楚清越一眼,瘪着嘴委屈的转过头。

    楚清越余光睨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小丫头,冷峻的眉眼微微皱了皱,倒是没有呢再说出什么打击她的话。

    而内室隔得最近的田嬷嬷听见这一声"shen yin"的时候心中却是陡然升腾起一股子强烈的不安感,不知道是不是靠的太近还是紧张的原因,她莫名的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但是这床上的人确实是自家公子和沈家小姐无疑,为了这一次的计谋,不仅是慕四小姐亲自出的主意,便是慕老夫人和宋氏都参与在其中,毕竟这沈家小姐身后的势力可是一根大树。

    只要沈家小姐嫁给了自家大公子,那么不仅是端妃娘娘,便是当朝左相都极为有可能成为自家大公子的坚实后盾,那个时候,慕流苏孤身一人能成什么大气,哪里还能是自家公子的对手呢。

    为了这件事情,慕老夫人和宋姨娘甚至都都狠下心让大公子和下了催情药,还是亲眼看着沈家小姐和大公子躺在床上了才出来把门关上的。这件事情百密而无一疏,总归是不会出意外的。

    田嬷嬷将心中的不安压下,再次恭敬的出声问道:“大公子,老夫人有请,还请你快些起来。若是你再起不来,老奴便进来再确认一下。”

    “美人……你的小手可真软”很显然慕霖平没有听到田嬷嬷的话,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些个情情爱爱,不仅没去搭理田嬷嬷,反而伸出一只手将身上的女人揽进了怀里。

    田嬷嬷深吸了一口气,暗道宋姨娘寻来的催情药果然厉害,大公子竟是到了现在都还一副欲仙欲死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征兆。她只能低着头道:“既然大公子还未清醒,那老奴就冒犯了,老奴奉三公子之命来确认一下您身侧的人是不是沈家小姐。”

    说着,她低眉敛目的上前,缓缓将那一层纱帐掀了起了。

    “沈小姐,若是你清醒了,还望你……啊!”田嬷嬷原本还带着几分不屑的对着床上的沈芝韵说话,然而当她缓缓抬起眼皮看向压清楚那人的面容的时候,却是陡然面色苍白,一声极为尖锐的惊叫声从唇齿间蹦了出来。

    站在外室紧密关注着田嬷嬷一举一动的人也是被她这一声惊住,只见田嬷嬷那臃肿的身子竟是如同见到鬼一般,猛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倒在黄花梨透雕大床榻前,田嬷嬷蹬着两条粗壮的腿儿,一个劲儿的在地上往后缩去,俨然一副受了极大惊吓的模样,嘴里还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怎、怎么会、会是……”

    “你个老不死的嚎什么,没看到本公子办正事吗,没眼见的狗东西!还不快给本公子滚下去”

    田嬷嬷的惊呼声很显然将床上的一男一女都吓住了,那男子显然正在兴头上,被田嬷嬷这么一声惨叫打断了,顿时极为火大的伸手拽住了一块俩帘幕,猛一用力便将那一大块的纱帐径直撕扯下来下来便往着田嬷嬷身上扔了过去。

    “吸”——整个外屋的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不少姑娘叫着“不要脸”之类的话,用手帕捂住了脸,还有些更加羞愧的姑娘更是受不住的提着裙摆便往门外跑了出去。

    只见那华贵的黄花梨透雕大床上,大红色的鸳鸯锦被凌乱的皱成了一团,锦被之间,一个上赤条条的男子神色凶狠的瞪着倒在地上的田嬷嬷,他脸色带着些许不正常的绯红,一双眼睛也充血似的布满了红丝,眼睛之下厚重的眼袋昭示着纵欲过度的后遗症。

    赫然便是慕家大公子慕霖平,

    然而更香艳的是,慕霖平身上还有一个散落了满头青丝的女子趴在他身上,一张脸埋在慕霖平胸前,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香肩半露,那艳丽的鸳鸯锦被间,还一生一下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小腿和皓腕,明明是大片莹白的肤色,却偏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或青或紫的吻痕,委实太过瞩目。

    在场的公子小姐们哪里想到这青天白日的还会见到如此限制级的画面,原本以为慕老夫人同意慕流苏带着人进来看最多也不过是看到两个盖着被子只露头的人罢了,谁知道这两人如此不知羞,竟是当着一众人的面都还不克制。

    “我看这女人的身形,好像就是沈芝韵呀。都瘦的出奇,这头发长度也差不多……”

    “你快别说了,这肯定就是沈芝韵啊,不是她还能是谁,慕老夫人不是说了慕霖平被沈芝韵用了药吗,你看慕霖平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就是中了催情药,那证明慕老夫人没乱说,由此可见,这人必然就是沈芝韵无疑了。”

    “说的倒是有道理,我也觉得慕老夫人说的是真的,毕竟谁敢拿这沈家小姐的清誉来开这样的玩笑,这不是找死吗?”

    “哎哟,真是可怜了英武将军这么相信这个贱人,如今却被当众打脸,如此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真是太气人了!”

    ……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慕流苏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那碎裂的屏风面前,停滞着脊背沉默不语,这么一看,不少人都觉得慕流苏这是确认了床上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沈芝韵,一时受了刺激没有反应过来。

    不少人看着她孤身站立的瘦弱身子,眼中都或多或少的透出几分怜悯之意,楚清菱也以为如此,面露不忍便要上前去安慰慕流苏。

    就在此时,内室的黄花梨透雕大床上忽而又有了动静。

    “阿玄……你怎么……怎么不动了呀,”那原本低头埋在慕霖平怀中的女人似乎觉察到慕霖平突然没了动静,不由不满的动了动,缓缓的抬起头来。

    三千青丝缓慢的散开,露出一张透着莹莹粉嫩的鹅蛋脸,一双杏眸微微眯着,透着几分妖娆妩媚,一双已然被采喆红肿的水灵灵的唇瓣,呈现出极致的糜烂和暧昧。

    赫然便是……

    ------题外话------

    咳咳咳,宝贝们答案已经揭晓了,特意给大家留了线索了,开个车弥补大家么么哒么么哒么么哒别骂夏夏哈哈我不是故意卡在这里的哈哈哈,我可是特意给大家留了两个线索,你们能猜到的对吧么么哒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