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八十五章什么样的人儿(二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五章什么样的人儿(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乐水院的暗潮汹涌并没有影响到庭院的热闹氛围。

    慕流苏原本正欲去找弦音,恰逢李策姗姗来迟,甫一进来便喊住了慕流苏:“英武将军,我来迟了。”

    慕流苏脚步一顿,看了一眼人群之外孑然而立的姬弦音,视线终究落在了李策身上,李策容貌在帝都一众公子哥儿之间委实不算惊艳,只能说是眉清目秀,但是因为他整个人身上都带有一股子浓郁的书卷气息,端的有几分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看上去便颇为赏心悦目。

    若是其他人唤住自己,慕流苏许是径直不去搭理或者寻个理由便推脱了,但这个李策,慕流苏倒是极为想会一会。这倒不是因为李策的才华有多么声名在外,主要是因为那一夜的宫宴上,李毓秀与李策似乎都对慕嫣然极为关注。

    虽然慕流苏并未从这两人眼中看到任何对慕嫣然不利的地方,但是这种太过刻意的结交委实让她放不下心来。

    她对着李策勾唇一笑,眼中笑意盈眸,唇红齿白。分外好看:“原是李大公子,如今恰才收了午膳,李大公子却是是来迟了。”

    李策听着慕流苏言语间的调侃也是报以一笑:“将军笑话了,只是今晨父亲大人交代了策些许事情处理,是以这才来迟了,不过我看府上气氛还不错,可见将军人脉委实不错。”

    慕流苏对打官腔这种事情已然了熟于心,她毫不在意的道:“不过是遍地撒网罢了,你也知道我在边境六年之久,委实与帝都的同龄人都生疏了不少,如今我有幸身在帝都,能通过这一次赏梅宴结交些许有人,流苏自然也是个乐意之至的。”

    李策看着慕流苏一语交代出自己举行宴会的目的,听着句句在理,然而她眼中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已然道出了她完全不在乎这事的心声,如此模样,倒是让李策有些难以捉摸。

    李策眸光动了动,眼神里忽而带了几分探索之意:“可策来时的路上遇到些许友人,说将军这赏梅宴确是最名副其实的一场宴会,将军除了领着人赏梅,好酒好菜的招待了一顿,却是分毫没有别的举动。”

    慕流苏注意到李策探究的目光,却像是忽而想到什么,将一只手别到腰后,露出了一个饶有兴味的笑意:“李公子是个通透人儿,自当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流苏的举动自然还是有的,不过是不一定所有人都能看到罢了。就比如说现在,李公子虽然能看到我放在身前的一只手有无动作,然而你却看不到我身后这只手在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举动。”

    话音一顿,她这才将别在背后的那只手取出来,高高举到李策眼前,手掌一面手背一面翻转着各自给李策看了一眼。

    那手莹莹如玉,骨节修长,纤细间又透着几分苍劲,李策压根没想到慕流苏会突然伸出一只手到他眼前,虽然未吓出动静,但是那陡然一眨的眼透出了他些许的心中不宁,尚未来得及看清,慕流苏已然放下了那只手。

    李策听着她这么一堆看似十分无厘头实则话里话外都另有玄机的言语,不由微微眯了眯眸子,复又展颜一笑道:“将军倒是个极有意思的人。”

    慕流苏自然不会把这话当夸奖,但是寒暄的话已经说完了,她便直接进入正题道:“李公子认为流苏是有意思的人,那流苏也想听听李公子认为我嫡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儿呢?”

    李策原本还镇定自若的面容陡然破裂,下意识的便向四周看了看,见慕嫣然未在身旁,这才稍微放松了些许。

    慕流苏见着他一副心慌意乱的模样,原本还风轻云淡的眼神也忽而变得有些锐利,她直直锁着李策的脸道:“李公子不若说说看。”

    “慕二小姐她……”李策似乎不知道如何说,犹豫了半晌,这才声若蚊呐的开口。

    “不好了三公子!不好了不好了!”慕流苏正凝神细听,奈何这一声透着几分粗壮嗓门的呼喊声太过尖锐嘹亮,将李策那一声蚊呐般的声音压得了声息。

    慕流苏颇有些头疼的转过身,纤长手指放在了太阳穴上,颇有些不耐的看向从内院一路惊叫面色浮夸的疾驰过来的嬷嬷。

    青花原本还安静的站在慕流苏身边,听着慕流苏与李策的交谈。回头便见着这个如此风风火火跑过来俨然坏了主子好事的婢女也是面露不满,仔细一看,竟然是慕老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田嬷嬷。

    那田嬷嬷分明一副出了火烧眉毛般大事的模样,偏偏已经起了厚重褶子的眼睛在看着慕流苏这边时,分别眼神里透着几分诡异的笑意。青花眸色一凌,上前一步,一把拽住那疾跑过来的田嬷嬷衣襟,轻轻松松便将她那颇有几分臃肿偏偏还带着巨大惯性的身子给稳定了下来。

    那田嬷嬷原本只是装出来的神色张皇面容焦急,一路上冒冒失失的过来也没见撞见什么东西,如今陡然被人提住了衣襟,她这才是真的受了惊吓,条件反射的便朝着那揪着自己衣襟的人看了过去。

    一见是当时正厅上一出手便将宋氏打掉了牙齿的青花,田嬷嬷这下当真是吓得浑身发抖,一阵哆嗦了,只能下意识的将口中的话重复了几遍:“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青花陡然捏住那桂嬷嬷的下巴,神色冷硬的呵斥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还不快说?”

    那田嬷嬷下巴吃疼,这才能回过神来,面色惊惧的看着青花:“你……你赶紧……放开老奴,老奴有要事要……禀告、禀告三公子。”

    慕流苏原本就因为这突然冒出来的田嬷嬷打断了李策的话心生不耐,如今见着她风风火火跑过来却还如此磨磨唧唧的模样,越发有些不满,她给了青花一个眼神示意,青花便毫不留情的陡然松开了手。

    田嬷嬷那臃肿的身子一晃,陡然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痛的她好一阵子龇牙咧嘴,浑浊目光一扫四周,极多的公子小姐都被她这一动静给引了过来。

    田嬷嬷见人越来越多,想着这慕流苏总归还是得顾忌些许人前的面子,应当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狠手,她心中这次才有了底气,便哎哎哟哟的朝着青花嚎出声来:“哎哟我的娘哟,这一把年纪了还被你这个胆大包天小丫头的如此不敬,真是好生命苦,你这个心狠手辣的丫头,老奴非要禀告老夫人,让她治你的罪!哎哟我的娘哟。”

    青花看着这老太婆一副丝毫没有将慕流苏放在眼里的表情,反而是自顾自的在那爱哀嚎诉苦,显然将方才吼着的火急火燎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她看着田嬷嬷臃肿肥硕的身子,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冷。

    “青花,若是她三秒再不说事情,便将这老虔婆的舌头割下来扔去喂狗。”慕流苏看着田嬷嬷一副毫不自知反而还自顾自揉着腰的模样,她漫不经心的抬起手,面无表情的举着衣袖细细整理上面的褶皱。

    “三公子,老奴可是老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老奴没有犯错,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老奴?”

    那田嬷嬷原本还目中无人,自顾自的揉着腰和屁股,陡然听见慕流苏这么一声威胁十足的话,顿时码下了一张老脸,十足义愤填膺的像四周嚎叫道:“在场的各位小姐各位公子都来替老奴评评理,三公子你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呀!”

    慕流苏神色从容的看了一眼田嬷嬷,脸上带着一贯的笑意,只是那笑意落在田嬷嬷眼中,却是让她陡然心神一震,不由自主的升腾起几分恐惧之感,她却仍旧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道:“三公子,你不能这么对老奴,在场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草菅人命是要遭天谴的……”

    “你以为你的一条贱命很值钱?”慕流苏面带笑意嘲讽的看着田嬷嬷,那双分外好看的眼睛明明带着笑意,却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寒凉,“你以为你这样目无主子的刁奴还会有人护?”

    说到这里,慕流苏啧了一声:“真不知老祖母身边的这位嬷嬷哪来的自信。哦对了,方才我不过只是想割掉你一条舌头罢了,既然你如此热情发的想要把你这条小命交代在这里,那今儿本公子就成全你,草菅人命……哦不,是草菅狗命一次。”

    慕流苏语气忽而变得轻柔缥缈,然而说出的话却是让田嬷嬷背脊生凉。

    慕流苏笑容不变的对她说:“你不若再向各位在座的各位公子小姐求求情,看看哪位贵人能对你伸出援手救你一命,若是没有人为你求情……那你便活到今天为止吧。”

    “三公子你!”田嬷嬷被慕流苏那一副满不在意的表情气得够呛,然而她用余光环顾四周,却见着那些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小姐看着自己的眼睛里竟是没有半分同情,反而是一种上位者的嘲讽和不屑。

    “这老太婆是个傻的吧,且不说本就是她倚老卖老没将英武将军这个做主子的放在眼里,便是她没有错,英武将军就是要杀了他又如何?谁会没事为了一个老太婆和当朝颇受圣宠的英武将军作对,她可真看得起她那张老脸。”

    “你没听到吗,她方才不是说她是慕老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么,连慕老夫人身边的一条狗都如此不敬重英武将军,可见那些说慕老夫人尊庶贬嫡,宠妾灭妻的传言都堵死真的。”

    “你才知道呀,这自然是真的,这事我早就知道了,慕家的这位老太太不宠爱自家嫡子,反而极为宠爱那个叫慕霖平的慕家大公子,听说这府上最华丽的一处院落不是英武将军在住,反而是赐给了那个慕霖平住着的。好像叫什么长乐院还是什么的。”

    “长乐院,怎么取这么个破名,流里流气的,听着倒像是哪家青楼的名讳。”

    “瞧你说的,你也太过孤陋寡闻了,这大楚帝都,谁不知道那慕霖平就是个整日流连声色犬马的浪荡公子,取这么个破名,倒是极为附和那纨绔子弟作风的!”

    ……

    田嬷嬷听着身边众人的窃窃私语,一张满是褶子的面皮禁不住一抖一抖,显然也是知道自己犯了蠢,若这慕流苏只是将军府上一个不得宠的三公子便罢了,可偏偏她还有一个身份,帝王御赐的战神将军!

    ------题外话------

    三更十一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