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八十二章吃你的饭去(二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二章吃你的饭去(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宛若仙境的梅花林下,一袭月白色紫竹刺绣长袍的瘦弱少年微微低头,乖巧的立在梅花树下,他身前还有一位紫色鱼鳞长衫裹身,墨发披肩姿容俊逸的清贵男子。

    两人靠的极近,身高略微高挑一点的紫色鱼鳞纹男子亲近的站在月白色长袍少年身前,一双骨节分明莹白如玉的手指绕过少年的头,动作灵活的挑弄着系在头上的紫色丝绸。

    两人那般卓绝风姿,即便是隔了梅海凝云,人群喧嚷,也依旧像是身上散发了莹莹辉芒,璀璨夺目。

    便是这满园梅花颜色灼灼,也淡漠成两人身后的黑白背景。

    那这个被初一唤住的人听见动静也茫然的回头去看,见着此情此景,委实美不胜收。

    姬弦音稍微好了一点的心情刹那间极为糟糕,掩在精致孔雀翎纹刺绣衣摆下的手不由微微收拢。

    待在姬弦音怀中本就戒备万分的糯米“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水灵灵的猫眼瞥了一眼姬弦音的迤逦凤眸,见那精致瞳眸中一抹妖冶一掠而过。

    它陡然猫身一阵,也不缩成一团了,径直从姬弦音怀中跳出来,弓真身子纵身一跃,猫身灵活的蹿到了一侧的梅花树上。

    糯米瞪着猫眼看了一眼姬弦音身上被他用手揪出了极为深重褶皱的衣摆,不由抬起前爪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劫后余生的暗自庆幸。

    还好本喵躲得快,否则就快被主子揪成一只秃毛猫儿了。

    糯米逃了,姬弦音也没空去搭理它,迤逦勾勒的凤眸险险的眯了一瞬。

    沈芝兰。又是你。

    ……

    紫色丝绸缓慢落下,慕流苏睫羽微微一颤,缓慢的睁开眼来。

    一张靠的极近的精致容颜,肤色细腻莹白,五官雕刻精致。长眉斜斜上挑,一双狭长描绘的眸,眼中尽是细碎的莹莹温润,似是带着冬日暖阳的和煦之意,挺直鼻梁下,绯色薄唇勾着浅淡笑意。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委实是天下难得的美男子。

    慕流苏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退了几步。

    慕流苏神色略有张皇,言语也透着些许不连贯:“多……多谢沈相。”

    沈芝兰看着她这么一副措手不及的慌张模样,眸中也有细碎温芒熠熠发光。

    “将军客气。”

    慕流苏点头,和沈芝兰隔开一段距离后,便也镇定下来。

    她兀自唤了青花,领着人便向着人群外走去,人群自动让开一群通道,露出兀自站在一处的姬弦音。

    他长身而立,透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无端惊艳。

    慕流苏面上露出欢欣模样,脚上步伐加快:“弦音你来了。”

    慕流苏先前便想过让青花请弦音来,但是因为正月的早晨委实太过寒凉,依着弦音那惧寒的身子,恐怕会受不住,另外又考虑到姬弦音不喜热闹,她便没有让人一大早便去接人。

    如今弦音自己来了,倒是让慕流苏有些喜出望外。

    沈芝兰眸光略过慕流苏,隔着人群遥遥看了姬弦音一眼,姬弦音亦是抬眸,素来深邃惑人的眸中透出些许薄凉。

    两人视线在空中遥遥碰撞,两相对峙。

    一人目光温暖若六月的朝阳,一人神色凉薄似腊月的飞雪。

    举目相对,火花四泄。

    沈芝兰素来温润的眸光也是险险一眯,这个姬弦音……

    “弦音,你这是怎么了,糯米呢?”慕流苏刚到姬弦音身侧,便见他神情少有的严肃,她环视一圈,没有见到整日粘着姬弦音的糯米,不由困惑的一问。

    姬弦音风轻云淡的收回视线,迤逦凤眸轻轻睨了一眼慕流苏,泯着绯色薄唇,俨然神色不郁。

    小没良心的,和沈芝兰对弈也就罢了,怎么还让沈芝兰那么个大男人替她绑蒙眼的发带,如今人过来就罢了,不问自己怎么泯着蠢,居然去管糯米那只天天吃了睡睡了吃的蠢猫儿。

    慕流苏见姬弦音还是一副泯着薄唇不予搭理的模样,以为糯米出事了,脸上带了几分焦急情愫:“糯米出事了吗?弦音你说话啊。”

    “杏花糕吃多了,撑死了。”

    姬弦音轮廓惊艳的唇瓣微微一动,却是脸色不郁的开口道。

    青花:“……”

    初一:“……”

    慕流苏:“……”

    此时身子缩在梅花树上的糯米,正颇有雅兴的用爪子“采喆”了一朵美艳红梅,听见自家主子的声音传来,糯米默默将好不容易才勾来的梅花猛一爪子拍在了漆色树皮裹身的梅花枝条上。

    主子,你这么说话,忒不厚道。

    本喵好歹是个控制饮食的美喵,怎可能为了那区区杏花糕便吃得撑死过去?

    它是极为想要跃下枝条去慕流苏面前显摆一圈的,以此证明它是那么一只会控制饮食和体重的有节制的喵,然而看着姬弦音斜斜睨过来的危险余光,糯米默默的将爪子上拍得扁扁皱皱的梅花花瓣静静的放在了自己的一只尖叫尖耳朵上。

    哦主子,我是一只没有被堵住耳朵的猫儿,我什么也听不见,我没听见你诋毁我吃杏花糕撑死的事情。

    姬弦音这才收回视线。

    慕流苏追着姬弦音的视线自然注意到了躲在树上,脑袋上别了一朵小红花的糯米,见着它缩在梅花树上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模样,慕流苏不由噗嗤一笑。

    然而她这一笑,姬弦音的脸色越发不好了,看不出来他心情不好么,居然还能笑出声来。

    “弦音你……心情不好?”隔了半晌,慕流苏看着姬弦音垮着精致小脸,长眉微蹙,迤逦凤眸带着些许凉薄的傲娇小模样,不由斟酌了语句小心翼翼的问道。

    姬弦音神色微动,纤长浓密的睫翼宛若一把精致的小扇上下煽动了一瞬,仍旧泯着一张薄唇不言不语。

    慕流苏这下确定弦音是真的心情不好了。正想要说什么,梅花园外一名婢女疾步而来,在慕流苏身边恭敬一礼:“二公子,府上的午膳已经备好,老夫人的意思是可以让诸位公子小姐先进餐,稍作休整。”

    慕流苏看了看天色,估摸着确实已经到了饭点,便点点头说知道了。她对姬弦音说了一声:“弦音等等。”便转过头招呼了一众人,让他们都先行回府上用膳。

    众人也看出来气氛不太对劲,见着到了饭点,也便不再拖沓,径直三三两两离开了梅园,向着将军府的用餐处行去。

    “流苏哥哥你也快些过来吃饭。被饿着肚子了。”楚清菱跟在楚清越身边一直没有和慕流苏说什么话,如今好不容易从慕流苏身边经过,自然是极为欢欣的对慕流苏道。

    慕流苏点点头,对着小丫头清浅一笑:“公主先去,流苏稍后便来。”楚清菱这才跟着楚清越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初一恍惚觉得背后一阵冷风袭过,身边的温度陡然降低了不少。

    回眸一看,只见姬弦音的脸色又凉薄了几分。

    沈芝兰落在最后,从容不迫的行了过来,经过今日梅园的事情,慕流苏对沈芝兰显然好感度大大增加,以前觉得沈芝兰此人被外界传的神乎其神,颇为清高,又因为各自身份的原因各自戒备,所以对他无感。

    然而沈芝兰如今很显然是以一种看待朋友的目光对待自己,加上一局盲棋,慕流苏也发现这个人是真的心有丘壑,远谋深算之人。

    一场对弈下来,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将军不去用膳?”

    沈芝兰眉眼清淡的开口。

    慕流苏报以一笑,正欲开口,却是听得一旁姬弦音逶迤惊艳的声音传来:“英武将军方才说了与弦音有事相商。沈相不若先行用膳去。”

    但看姬弦音的神色,除了眼中神色带着一味的薄凉,委实太过不动声色看不出什么,但是他这么一句如此看似漫不经心说出的话,却偏偏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倒不像是真的在应答沈芝兰,反而更像是在挑衅沈芝兰——吃你的饭去。

    慕流苏也有这般感觉,脸上的神情很是微妙。

    慕流苏是不相信如此聪慧的沈芝兰会没有听出来,好在他道行颇深,面上倒是不恼,只是从容应对道:“原来是姬二公子,姬二公子与传言倒是不尽相同。”

    姬弦音眉色艳艳,迤逦凤眸凉薄看着,却是勾唇一笑:“沈相也与传言不尽相符。”

    两人的对话委实奇怪,沈芝兰说姬弦音不尽相同,许是看姬弦音方才那句带刺的话,认为那些个说姬弦音是个懦弱性子的传言有假,许是个扮猪吃老虎欺惑世人的主。

    然而姬弦音回敬的话就更绝了。

    沈芝兰在外最多的一句传言便是“芝兰玉树人,倾世辅国才”,姬弦音却说他与传言不尽相符,不是说他的容颜当不得一句“芝兰玉树”,便是说他的才华不足以当得起一句“倾世辅国”。

    别说慕流苏,便是一旁看着的初一、十五和青花等人,都听出了这两人话语间的火药味。

    慕流苏觉得气氛颇为尴尬,不由微微一咳嗽,对着沈芝兰道:“我确实还有些事情要与弦音商量,稍后再去用膳,沈相不若先行过去,我与弦音稍后再来。”

    沈芝兰微微皱眉看着慕流苏精致的脸,似乎是在琢磨慕流苏所说的话。

    慕流苏见他不语,便当他是默认了,径直吩咐了青花:“青花,带沈相先去用膳。”

    “将军既然唤姬二公子为弦音,日后也便唤我一声芝兰便是。”沈芝兰抬手制止了青花正欲上前领路的行为,却是直直看向慕流苏的眼睛,神色正经的开口。

    ……

    初一伸手,暗自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再次悄悄睨了一侧的姬弦音一眼。

    预料之中的,姬弦音眼中薄凉愈盛,透着冰冻三尺的寒凉。初一默默的将脚步挪开了一寸距离。

    慕流苏对于这些个称呼倒是觉得无所谓,沈相或者芝兰,都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她点点头便要答应下来:“既然如此……”

    “沈相乃是一国权相,虽说是个称呼,但是也不可乱了规矩,依弦音看,英武将军还是称呼沈相的好。”

    话还未说出,便听着姬弦音逶迤勾人的声音再次响起,竟是直接替慕流苏做了决定。

    慕流苏一直觉得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委实不用太过计较,但是她素来最为重视姬弦音的感受,见姬弦音都如此说话了,她自然不会当众与姬弦音对着来。

    于是慕流苏点点头,对着沈芝兰正色道:“弦音说得有理,沈相毕竟是一国权相,流苏不过是个闲散的挂名将军,如此称呼沈相,委实有些不太合适。”

    ------题外话------

    沈芝兰和弦音的对手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