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八十一章糯米的毛(一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一章糯米的毛(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弈开始后,慕流苏便神色一阵,她素来不爱做浪费时间的事情,既然决定了下棋,那必然会好好下一局。

    她是白棋这方,应当先落子,沈芝兰唤了一声“请”字,慕流苏便点点头,从容不迫的道:“横十竖十五。”

    青花手执白棋落下一子。

    沈芝兰接上:“横九竖十三。”

    青花手执黑棋落下一子。

    “横九竖十六。”

    “横十四竖十七。”

    ……

    十五和青花最初还没懂盲棋是如何下的,直到棋盘上的棋子一颗颗被放下去,密密麻麻填满了棋盘,两人脸上的神色都由困惑变成了震惊。

    单纯的围棋对弈已然十分烧脑,这盲棋更是难上加难,不仅考验对弈者的棋艺,还需要考验对弈者的记忆力,想要下好盲棋,就不仅要记得自己下子的位置,还需要牢牢记住对方棋子落下的位置。

    越到后面,棋盘上的棋子盘根错节,已经多得让青花和十五眼花缭乱,然而两人依旧从容沉稳的落子。

    两人最初对弈的时候原本还没什么人,后面便有人窸窸窣窣围了过来,这些大楚的贵族子弟从未见过还有这般厉害的对弈方式,皆是被吸引了,却是极为默契的没有说话,只是驻留一侧安心观看。

    时辰过了三炷香之久,棋盘上的棋子密密麻麻落了不少。

    慕流苏的白棋棋风锋利尖锐,势如破竹,却偏偏透着几分诡谲莫测,沈芝兰的黑棋棋风平和悠远,妙若精微,看似温和又暗藏杀机。

    历时如此之久,双方竟然是没有半分颓色,依旧势均力敌。

    看的一旁观观棋的人也是一阵热血沸腾,终于是忍不住窃窃私语交谈开来。

    “我倒是第一次见这种对弈方式,好生厉害。这得有多好的记忆力呀。”

    “可不是嘛,都说沈相是惊世的天才,所以才能如此年轻官拜左相,可我看这英武将军似乎也是个极其厉害的。”

    “的确厉害,虽然表面上这局棋势均力敌,但其实英武将军的白子明显是占着主动,牵引着沈相的黑子,所以英武将军还要略胜一筹。”

    “这英武将军果然是个厉害人物,和沈相对弈还能如此面不改色神态轻松。这样的棋艺的人,怕是整个大楚都不会超过一手之数吧。”

    ……

    初一扶着姬弦音来的时候已然快要临近午时。

    像姬弦音这般妖魅惑国的绝色容颜,一般是一出场都会引起极大震惊的,然而在这将军府的后山梅园,姬弦音第一次悄然而至没有半个人留意,便是初一也觉得极为不可思议。

    主仆二人四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梅园中央站了一大群锦衣华服的少男少女,他们正围着一株苍劲梅树,神色或惊诧或震撼,却又都带着几分兴奋之意,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姬弦音微微皱了皱眉,若是平日,慕流苏当是领着青花早就满脸欢欣的迎了过来,然而今日却是半点动静都没有。

    他下意识的去搜索记忆中喜爱穿着紫竹刺绣衣衫的人儿的踪影,看了半天也仍旧未果,整个梅园除了中央那株梅花树下人满为患,竟是难得寻到一抹落单身影。

    听着人群中提到英武将军和沈相二字,姬弦音心中有疑问升腾,难不成这群人围着的是慕流苏和沈芝兰二人?

    想到这里,姬弦音原本还平静清贵的艳丽容颜忽而微微一冷,美艳的五官一刹那像是凝结了寒霜。

    他给了初一个眼神,示意让他进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自己则抱着怀中的糯米,神色有几分紧张的等在原地。

    初一见着主子一副不高兴的模样,自然是分毫不拖沓的挤进人群,然而等他挤开人群进去了一眼后,初一立马又退了出来,先前还好奇的脸色已然犹如便秘。

    姬弦音原本听着那些人说话心中就有了几分猜疑,如今他看到初一的脸色,心中已经肯定了十之**,他却像是自欺欺人一般,音色薄凉的道了一声:“说。”

    初一见姬弦音一副非要听他亲口说出的执拗模样,也只能苦大仇深的道:“回禀主子,里面确实是沈相和英武将军在对弈,而且下棋的方式很怪异,属下不知道什么棋是需要蒙着眼睛下的……”

    “喵!”

    忽而一声尖锐的猫叫声穿透整片树林,糯米哀嚎着看了姬弦音一眼。

    主子!你吃醋归吃醋,但是你揪着的不是你的衣摆,而是本喵的珍贵至极的皮毛!

    初一看着那一缕飞扬在半空中的莹白的绒毛,再听着糯米那一声极为尖锐的猫叫声,默默的为糯米默了一声哀,同时也为梅花树下兴致勃勃看着英武将军和沈相对弈的十五默哀了一句。

    主子很显然是动怒了,那傻大个儿知情不报还看的如此津津有味,可不就是自己作死等着主子收拾么。

    姬弦音预料之中的神色不郁,但是听着糯米的叫声还是松了手上力道,然后他低着头,仔细打量了一方,见糯米皮糙肉厚的,除了掉了一小撮毛儿,委实没有伤到什么。

    他这才放心了一点,懒洋洋的和糯米对视一眼。

    你不过是只猫儿,又不是什么厉害的千年雪貂,这皮毛算不得珍贵,拔了一缕罢了,过几日就长出来了。

    糯米感觉很憋屈,摊上了这么个矫情的主子,自己摆着姿态非要等人家英武将军来接他,奈何等又没耐心等,不过两炷香的时辰没见着英武将军,他便派了初一备了马车,从荣亲王府一路赶过来了。

    如今好了,人是到了,但是还是来迟了,主子的心上人和别人对弈去了。平白委屈了它这么一只乖巧懂事的猫儿,居然因为主子吃醋被失手揪掉了一撮猫儿。

    糯米一直觉得是可忍掉毛不可忍是它猫生信条。

    然而主子现在心情明显不好,它作为一只识时务的猫儿,总归不会现在去触主子的霉头的。糯米思虑良久,最终决定还是先遮羞比较重要。

    它猫容憋屈的将自己的尾巴挪到被揪掉了一撮毛儿的地方,尽最大努力掩盖在上面,试图极尽悲愤的去维护一只黄金单身猫的尊严。

    姬弦音见糯米忽然老实了不少,这才安抚性的替它顺了顺毛。他松开了方才皱紧的好看眉羽,轻飘飘的看了初一一眼。

    初一:“……”

    奈何初一聪慧无边,却始终没有猜到主子那傲娇神色的意思。

    姬弦音就那么抱着糯米,身姿清癯,面容妖冶,眼睛里分明有着按耐不住要进去砸场子的神情,但是不知为何却是抿着绯色薄唇一动不动。

    姬弦音再看一眼初一,迤逦凤眸轮廓妖冶,眸中神色极为危险,

    初一仿若醍醐灌顶,扯着嗓子便吼了一声——

    “姬二公子到!”

    ……

    初一这么粗励的一嗓子,果真是反响极大,那原本还观棋观的尽兴的人群陡然转过头来,看向了声音嘹亮的地方。

    初一站在姬弦音身边,低眉敛目,导致错过了姬弦音杀人一般的冷冽目光。

    姬弦音已然恨不得将初一这个蠢物丢出去,他看他一眼站着不动,是想让初一再进去通报慕流苏一声,只让慕流苏一人知道他来了再出来接他,这个二愣子可好,这么一嗓子,所有人都知道他来了,偏偏慕流苏在人群最里面,还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姬弦音心中不悦,在众目睽睽的尴尬注视下,他怀抱糯米,迎着万众瞩目的视线故作淡然的一笑。

    美人笑,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三笑倾天下。

    一众人被打断了观棋的不满情愫,刹那间宛若被一泓春水温润浸透,看到了三月微风拂过万物复苏的惊艳场景,盯着姬弦音的容颜尽是惊艳迷醉。

    姬弦音便迎着那些惊艳恍惚的目光,姿态镇定的站在原地。

    ……

    这边姬弦音动用了美人计缓解了初一制造出的尴尬,然而人群最中央的十五却是陡然背脊一僵,心中大有凉凉寒意。

    慕流苏原本正要落子,“横十四竖十…”

    横十竖十六。

    “六”字未落,却是听到了初一嘹亮至极的通报声,她原本皱眉沉思的容颜陡然疏散开来。

    即便是隔着绛紫色丝绸,青花看不清她眼中情愫,但是单从她唇角勾起的那一抹真挚笑意,已然看出主子心情愉悦。

    慕流苏这么一笑,便将落子的数报错了,青花白子落在横十四竖十六的位置,便是一着错棋,全盘尽毁,瞬间便将出于优势的白棋局势打乱。

    慕流苏听着那一声清脆的落子声音,却是毫不在意,对着沈芝兰便笑道:“沈相棋艺无双,流苏甘拜下风,今日这局我输了。”

    沈芝兰依旧是一贯温润的表情,然而慕流苏却是听见他语气间带了少有的寒凉:“将军不过分神说漏了了一个棋路,若是没有芝兰没有猜错,你应当是想要落子在竖位十六。”

    慕流苏对沈芝兰知道自己的落子之处丝毫没有诧异,但凡擅弈者,不仅知道自己的棋子落在何处,也会琢磨对方的棋路布局,像沈芝兰这般本就智慧卓绝之人,能猜出她的落子俨然是在预料之中。

    慕流苏不在意的笑了笑:“落子无悔,流苏输得心服口服,沈相不必多言。何况今日时辰也不早了,这局棋也当是时候结束了,若是沈相未曾尽兴,不若择日再来一局。”

    沈芝兰沉默半晌,慕流苏既然已经如此说了,他总归也不好再阻拦,他伸手将眼上的绛紫色绸带解开,这才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芝兰就与英武将军约好了,择日再来一局。”

    慕流苏点头应好,心中却不愿让弦音久等,她起身便开口吩咐青花道:“替我解了发带,随我迎接姬二公子去。”

    “既是我系下的结,便由我拉来替将军解开。”

    沈芝兰低沉清澈的嗓音传来,慕流苏尚未来得及反应,鼻翼间又有泠然君子兰香幽幽袭来,沈芝兰骨节分明的手指落于发间,灵活的将那发带上打下的结解开。

    姬弦音视线锁着那株苍劲梅花树看得分外认真,终于见着慕流苏站起身来露出一张被紫色绸带蒙住了双眼的皓月姿容,又听见她吐字清晰的对青花说完一起来迎接姬二公子。

    姬弦音暗道她还算有点良心,知道他来了就不再与沈芝兰对弈,脸上刚刚露出一抹笑意。

    笑意尚未绽放,却是见着人群之中沈芝兰也是缓缓站起身来,竟是径直绕道慕流苏身侧,抬手便去解慕流苏蒙在眼上的紫色丝绸。

    ------题外话------

    哈哈哈写到这里为啥我想笑。爱你们不要跳订么么哒,ps:潇湘慕神节快乐mu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