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六十七章节找到你了(三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七章节找到你了(三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从正厅出来时青花已经等候多时,叫她出来这才赶紧迎了上去。

    慕流苏便吩咐青花,让她将慕老夫人亲口承认的免除了慕嫣然晨昏定省,以及统一称呼宋氏为宋姨娘两件事儿很快通知了整个将军府。这下子,便是慕老夫人和宋氏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

    慕流苏这才悠悠然回到自己的流云阁,脸上带着清浅笑意,显然是慕老夫人和宋氏的吃瘪让她颇有些心情愉悦。

    十五见着慕流苏回来,难得有些神色严肃,抬脚便要上去。

    一只手忽而径直拽住了自己。

    十五回眸,竟是青花。

    青花那双素来凶悍冷冽的眼中,此时直直的看着十五,盈盈宛如秋水动人,竟然带了他从未见过的悲哀凄婉。

    ……

    正月初七,宜嫁娶,忌上梁。

    这日,帝都风头正盛的少年将军忽而发出请柬,宴请了诸多京中才子佳人,齐齐到将军府赏梅。

    这事儿虽来的突然,但是丝毫不影响将军府上人满为患。因为这发出邀请的人,不仅是位列三公之上的骠骑大将军嫡子,更是南秦一战名动天下的战神将军。

    不仅如此,甫一归京便得了皇帝恩宠免除了跪礼,如此前途无量的人儿,自然少不了人愿意结交。

    然而慕流苏归京之后,总共就参加了两次宴会,一次是楚清玄的画舫游湖,人才到那不久就出了慕婉瑶的事儿,慕婉瑶走了,又出了刺杀一事儿,人便早早离去了,有的人连人影都没看清过。

    而第二次宫宴上,毕竟是皇帝设宴,颇为拘谨,又出了姬弦音和楚琳琅之间的矛盾以及慕雪琳和李玉竹的闹剧,更是连个搭话的时间都没有,如今这赏梅宴,可不就是与这少年将军结交的大好时机?

    赏梅一事儿,说到底不过是个结交的名头,络绎不绝的人群熙攘而至,将军府偌大的庭院已然宾客满座。

    慕老夫人和宋氏一行人瞪大了眸子,慕恒极少在在京中设过大宴,素来是个清正廉洁的。唯一一次是在柳氏成婚之时,慕恒提过要大办亲事一说,然而慕老夫人嫌弃他取柳氏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子丢人,两人争吵数句,最后也只是小办了几桌了事。

    柳氏去世后,慕恒自请常年驻留边疆,京中人都知道他与慕老夫人因为柳氏一事闹得不是如何愉快,再加上慕老夫人和宋氏又是个不会主事儿的,结交的人也就慢慢少了起来。

    即便是慕老夫人办个寿宴,因为慕恒不再的原因,也没有多少人过来。

    是以,两人算得上是从未见过将军府上有这么大的宴请阵仗。

    看着人来人往的锦衣华服的少男少女,慕老夫人暗道这慕流苏当真是好大的能耐,她和宋氏要求慕流苏举行宴会的时候,压根没有想到这么个毛头小子,竟是让整个帝都的贵族子弟都慕名来了一半有余。

    看着那这个登门拜访的贺礼堆得如同小山一般,慕老夫人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宋氏看在眼里,却是暗中咬牙,在她看来,慕流苏不过是占着一个将军府嫡子的身份才吸引了这么多人,若不是柳氏那个贱人生出了慕流苏这个孽障,这些人脉,那就是属于慕霖平的。

    ……

    李毓秀刚刚被人领至庭院,便见着梳着温婉堕马髻的慕嫣然对着自己盈盈而,她笑发间别了一支紫金镂空碟翼发钗,垂着精致的紫色璎珞。

    一袭精致的鹅黄色鸡心领祥云刺绣绮罗裙,腰身盈盈一握,束了一条烟紫色的绫罗带。

    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再这么略微一装扮,更是美艳若桃李。

    对比之下,将军府上原先还以美貌闻名的慕婉瑶便是逊色不少。

    李毓秀眼前一亮,径直走到慕嫣然身边,开口唤了一声:“嫣然姐姐。”

    慕嫣然在宫宴上便与李策李毓秀二人相谈甚欢,后面李毓秀更是帮理不帮亲,出言教训了李玉竹在慕嫣然心里自然是好感度极高的,后面李玉竹道歉离去后,她也亲自向李毓秀道了谢,两人相见恨晚,便依着年岁姐妹相称。

    她对着李毓秀温婉一笑,正欲开口,李毓秀忽而说了一声:“今日哥哥随父亲进宫去了,若是回来的时候时辰尚早,他再过来。”

    慕嫣然微微一噎。她并未想问李策的事情,身为闺阁女子,她对男子的事情素来不关注。只是听李毓秀这么一提及,她不得不应答到:“你们能来,倒也是流苏的荣幸。”

    李毓秀梗着脖子道:“我不是为了英武将军而来,我是为了嫣然姐姐来的。”

    慕嫣然虽然深知李毓秀是个才华横溢的女子,但是很显然她在人情世故方面处理得并不如何,如此直白的说话方式,很多时候会惹来麻烦。

    但是显然这不是出言提醒的时候,她只能低声笑了笑:“毓秀妹妹可小声些,若是让旁人听见了,该是看流苏的笑话了。”

    李毓秀皱眉想了想。心里也觉得可不是么,请来的人居然是冲着另一个人来的,对慕流苏影响似乎的确是不那么好。

    慕流苏是慕嫣然的嫡亲弟弟,她总不能让人影响不好。

    李毓秀想了想,点点头:“都听嫣然姐姐的。”

    庭外忽而传来一声通报声“公主驾到。”

    一道倩影带着两位宫婢脚步轻快的迈了进来。她穿着水粉色的宫装,梳着灵巧动人的双平髻,发间点缀着些许玉石装饰,娇俏动人。

    楚清菱一来,周围的的人便欲过来行礼,她随意的挥挥手说:“今儿是流苏哥哥的赏梅宴,本公主与你们都是客人,不用讲那这个宫里的礼节,通通都免礼吧。”

    话落,她也不再多说,径自对着慕嫣然欢喜而去。

    “嫣然姐姐,清菱来了。”

    慕嫣然也迎了过来,看着她也是面露喜色:“知道清菱公主要来,却是没料到你来的这般早,往日里不是说公主喜爱懒起的么。”

    楚清菱听她这么一说,脸上刹的飞上几抹嫣红,她身后的两名宫婢也是掩唇轻笑。

    公主往日自然是懒起的,然而今儿可是英武将军的宴会,公主如此欢喜英武将军。自然是特意起早了,盛装打扮而来的。

    楚清菱面上羞赫,自然是滴溜溜转了眼睛转移话题:“毓秀姐姐,你也来这么早吗。”

    李毓秀打量了她一眼,却是微微一皱眉,吐字清晰的问道:“公主你的脸好红,是不是生病了。”

    ……

    慕流苏从流云阁出来的时候,径直先去了梅花林。

    慕老夫人和宋氏忽然请她举行宴会,必然会有猫腻,如此多京中贵族子弟,总归不能出了差错,她便想趁着如今时辰尚早,先行去梅林看看。

    人未至,便已经嗅到阵阵梅花香味,沁人心脾,芳香四溢。

    此时正月光景,恰是梅花缤纷怒放之际。

    苍劲嶙峋的树干上延伸着形状清癯的梅花枝条,或披靡直上形似刀锋,或蜿蜒逶迤宛若游龙。枝条上,便是荼靡的梅花春色。

    红梅艳如朝霞,白梅若皑皑瑞雪,还有仿若翡翠澄澈的绿萼梅。

    疏枝缀玉,云蒸霞蔚,

    微风拂过,便有馥郁梅香泠然入鼻,恍惚间,也有寒梅缥缈坠,风韵洒落,零落成泥。

    饶是慕流苏见着此情此景,心中也是难得的升腾处几分异样情愫,看着那一株苍劲梅树,油然升腾出一种饱经沧桑依旧凌寒独放的铮铮傲骨之感。

    然而令慕流苏没想到的是,梅林竟然还站了一个人。

    那人长身而立,三千墨发以紫绦发带整齐束着,散落肩头的发丝迎风逶迤纠缠,已然点缀了些许莹白花瓣,一身华贵精致的绛紫色长袍,衣襟衣摆处都以华贵金丝勾勒了栩栩如生的鱼鳞锦绣纹。

    一张精雕玉琢的泠然面孔,轩眉长挑,明明温润至极的眸色却又渗染着几分深邃无疆,鼻若悬胆,薄唇勾勒挑着几抹笑意。

    芝兰玉树人,倾世辅国才。

    竟是沈芝兰。

    沈芝兰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一株艳丽若血色的红梅之下,微风吹着赤色的红梅洋洋洒洒舞了天地,他隔着纷扰凋零的梅花雨,绛紫色衣衫在满地荼靡艳色中凌空摇曳,如此艳色,竟是没有丝毫大红大紫的俗气,反而透出艳丽至极的和谐。

    宛若一副流动的绝美画卷。

    景美,人更美。

    ……

    沈芝兰面容平静,眸色温润的看着慕流苏,明明他并没有露出笑意,却平白让慕流苏在三月的寒风中,陡然觉察到了几分久违暖意。

    他轻轻的说了一句:“你来了。芝兰等你好久了。”

    慕流苏有一刹那的呆愣,很显然她也想不到怎么如此晨曦时刻,在这梅林之间,居然会遇到了沈芝兰,更让他震惊的是,他言语间的意思竟是说他在这里等着她?

    慕流苏下意识的多了几分警觉意识的看着她,然而从沈芝兰眼中,她竟是没有看到半分的危险与威胁。

    隔着泠然幽香的梅花雨,就宛若隔了山长水远。

    他眼中神色,也委实像极了见到久违的故人之际流露出的,久别重逢的恍惚平静。

    慕流苏眸中难得的透出几分茫然神色,她看着沈芝兰,眼中宛若有茫茫大雾朦胧困惑,就那么瞪大了眸子,也静静的看着他。

    心中忽而有奇异的熟悉感蔓延开来。

    慕流苏眉眼间恍惚越盛,原主的记忆里除了知道沈芝兰是个难得的辅国人才,也没有其他多余印象,而前世她也从来见过沈芝兰,可是,这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熟悉感,到底是哪里来的……

    慕流苏看着沈芝兰。

    沈芝兰也在静静看着慕流苏。

    眼前的少年面若皓月,一双英气至极的眉,往日里一贯灿若星子的眸子,此时安静看着他的时候,竟是带了几分恍惚惑色,而她发愣的时候,一若记忆中那人一般微微张开着樱色的唇瓣。

    沈芝兰心中,不由自主的猛然一跳。

    ……

    他忽而迈步而去,迎着纷飞洒落的梅花花瓣,踏着满地芬芳,步履匆匆却又有分几踉跄模样,竟似极了一个带了欢欣之意的少年模样。

    他站在慕流苏身前,绛紫色衣袂翩翩起舞,衣摆上的鱼鳞波光粼粼,方才还平静宛若千年寒潭的一张俊颜上,此时竟是忽然露出一抹了然笑意。

    那双素来深沉不辨神色的黑色眼眸中,带着失而复得的盛大情愫。

    原本静谧的梅林,忽而迎着染了梅花清香的微风传一声少年欢欣至极的轻然一笑。

    “流苏,我终于,找到你了。”

    ------题外话------

    所以你们选姬弦音还是选沈芝兰,为啥我两个都想要啊啊啊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