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七十六章落套(二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六章落套(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行至正厅处,已经看到了端坐高堂的老太太,以及素来跟陪在慕老夫人身边服侍的宋氏。

    慕老夫人神色惬意的靠在高堂上扑了软垫的太师椅上,微微眯着眼一副享受至极的模样。

    宋氏则站在一旁,低眉敛目极为恭顺替慕老夫人捏着肩膀,因为微微低着眼眸。所以看不清她神色。但是那举止间的恭敬,倒是生动的演绎了一副母慈子孝图。

    慕流苏一眼扫过,竟是有个难得的发现,这两个女人神色中居然都没有即将对自己发作点什么的意思。

    “三哥儿你来啦,荣亲王府离将军府稍微远了点,你这么火急火燎的赶路回必然也累了,快些过来坐下吧。”

    宋氏眼尖,慕流苏刚跨过门槛,她便率先出声招呼,指着慕老夫人下首的一方椅子,面上带着几分亲切的笑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慕流苏心中默默补了一句,她挑眉看了一眼宋氏,见她脸上堆满了笑意,竟是堆出了一脸的褶子。

    深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慕流苏也是规规矩矩的向着慕老夫人行了一礼:“孙儿见过老祖母。不知老祖母有何事寻孙儿。”

    慕老夫人这才撑开眼皮儿,见慕流苏果然来了,那张老态的脸上也端出一副笑意,倒是颇有几分慈祥神色。

    “三哥儿来啦,来老祖母身边坐着,我哪有什么事儿,不过是多日未见着你有些想念了,想来这几日你也应当是忙完了事情缓过劲头了,所以才唤你过来说说话。”

    慕流苏点点头,也不戳穿这老太婆三日前还在祠堂对自己发了一通火气,如今有说什么多日未见,真是好不牵强。

    她倒也不客气,抬脚便向着椅子行过去,神色轻松的坐了上去,言语间带了几分戏谑之意:“孙儿日日都在府上,不过是以前老祖母不喜孙儿,所以孙儿才没怎么到老祖母跟前来,既然老祖母甚是想念孙儿,那孙儿日后必然晨昏定省都来陪陪老祖母。随时传唤一声,孙儿自然会来陪老祖母的。”

    慕流苏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彰显着她是那么个孝顺的后辈,只要慕老夫人一句话,她堂堂一个“男儿身”,愿意学着一众姐妹一般给慕老夫人晨昏定省的请安。

    慕老夫人却是心头一跳,她压根不想见到这个煞神,平日里都是眼不见为净的,若是这煞神突然晨昏定省都跑来自己跟前,依着慕流苏那泼皮德行,难保自己不会被这个混账气的寿命大减。

    更何况,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出她不过是在寒暄罢了,这慕流苏居然还当了真,难不成这个混账还指望她每天一个晨昏定省便能博得自己的欢欣不成。

    想到这里,慕老夫人心中有几分不屑,恨不得出言损她几句,然而想着如今还有要事儿,倒是使劲将心里的情绪压了下去,脸上有几分尴尬的道:“你是咋们将军府上的嫡子,哪里需要学着女人家的规矩给我这个老太婆晨昏定省的,便是老身挂念你,却也是万万不能如此的。”

    慕流苏对她自己挖坑自己跳了的反应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一副坚持模样,神色正经的说:“老祖母哪里的话,孙儿不过是想孝顺老祖母罢了,何况老祖母不也想念孙儿吗,谁规定只有女子才能晨昏定省了,打明儿起我就天天跟着姐姐一块儿来给老祖母请安,正好姐姐身子骨弱,我也能陪着一起有个照应。”

    慕老夫人听着她如此说,竟然是铁了心要给她请安,还说什么从明儿开始果便要和慕嫣然一起来。惊得她几乎快要跳了起来。

    一个慕嫣然她还能收拾收拾,若是多了个慕流苏,那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幺蛾子。这么对碍人眼睛的姐弟天天在跟前转来转去的,可不是糟心透顶吗。

    慕老夫人神色一正道:“三哥儿,老祖母说的话你都不听了吗?老祖母是为了你好,你是嫡子,日后是要和霖平一块儿撑起咋们将军府的,哪里能把时间尽花到我这个老婆子身上,方才你也说了,既然二姐儿身子不适,那就免了她往后的晨昏定省,你也别瞎凑热闹了,日后老祖母想你了。总归会带人传话给你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慕流苏只能点头了:“那好吧,既然如此,老祖母日后若是想着孙儿了,随时派人来传唤一声便是,我就不去晨昏定省了。”

    慕老夫人见他松口,一颗心才缓缓落了下去。只管着庆幸这混小子知道见好就收,哪里会想到慕流苏哪有那个闲情逸致给她这个老太婆晨昏定省,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顺手将慕嫣然的晨昏定省给免了罢了。

    慕老夫人又道:“三哥儿,听闻你今儿在荣亲王府替姬二公子代笔写了一封休书,这事儿可是真的?”

    慕流苏点头,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回禀老祖母,这事儿自然是真的。你是没看到姬二公子那个未婚妻,一个丑八怪,还没有半点教养,当众诬陷辱骂自己的未婚夫,这样的女人,得亏是我替姬二公子代笔休了她,不然指不定还得闹出什么笑话呢。”

    慕老夫人见他说到后面又换了一副得意洋洋的面孔,心中不由暗自鄙视,不过是人家休妻这么件小事儿罢了,被她这么一闹闹得满城皆知,将荣亲王府和许家的脸都丢了大半,甚至将与姬弦音对立的荣亲王妃和楚大公子得罪透了,他居然毫不自知,反而在这儿沾沾自喜,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蠢货。

    她虽说极想把自己心中所想给讲出来,然而为了那事儿还是不得不隐忍了几分道:“老祖母素来听闻你与姬二公子交好,你替他代笔,倒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荣亲王妃和楚大公子是个心善的,想必也不会放在心上,这事儿过去就行,日后便不再提了。若是有机会,日后你多与楚大公子走动,想必也是一件好事儿。”

    这老太婆当真以为她慕流苏是个傻的不成,事情闹得如此大,她最后甚至还放下狠话说谁敢动了姬弦音便会如同那长剑一般灰飞烟灭。楚琳琅和荣亲王妃早就已经对她恨之入骨,这老太婆居然还让她去和楚琳琅走动,可不就是自取灭亡吗。

    慕流苏将情绪都压在心底,不慌不忙的应了一声:“孙儿知道了。”

    宋氏见着慕老夫人和慕流苏两人一来一往间竟然是难得的和谐氛围也颇为诧异,难不成这慕流苏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以前慕老夫人没少给慕流苏脸色看,慕流苏也是嚣张跋扈惯了,祖孙两的关系闹得相当剑拔弩张,如今慕老夫人不过稍微示好了一点儿,这慕流苏竟然就如此乖觉模样,委实难得一见。

    她顿时走到慕流苏身边,规规矩矩的站定,也柔声道:“三哥儿,前些日子是我听了慕惜柔的胡言乱语,以为二小姐当真做出了毁了自己的事儿,替她惋惜所以才没有控制住动了手,二哥儿与我之间因为这事儿才有了误会,后来我禁闭反省,也想了许久,确实是我的过错,不该没有弄清事实便偏信了谗言,今儿我在这里,当着老夫人的面给你赔个不是,还望三哥儿原谅我,从今往后,咋们一家人和谐相处。”

    慕老夫人见宋氏如此,也时机恰巧的对慕流苏道:“既然是个误会,说清楚了便好,咋们毕竟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三哥儿日后就莫要再怪罪你母亲了。”

    宋氏不过是个扶正的妾室,自然是当不得慕流苏唤她一句母亲的,可这慕老夫人以为慕流苏方才听了她一两句话,如今就得寸进尺的想让她称呼宋氏为母亲,真是好不要脸。

    慕流苏见两个老女人一唱一和的装乖卖好,原本还几分好奇这两人能闹出个什么动静。

    但是这两个蠢货这么点时间都演不下去,不过一个区区姨娘,还想着要自己一声尊称,简直是异想天开。

    她瞬间没了虚与委蛇的心情,凉凉道:“孙儿敬重老祖母,所以才和你好好说话,如今宋氏不过一个续弦,还想当我一句尊称,我倒是想看看哪家的族规是这般写的。老祖母既然一如既然的尊庶贬嫡,那孙儿也无话可说,今儿就说到这里了,我有事儿,就先走了。”

    话落,她果真掀了掀衣袍,起身便走。

    宋氏原本还以为这混账东西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东西,没想到竟然竟然是个软硬不吃的,见慕流苏又出言羞辱自己,她咬碎了一口银牙,差点没忍住骂出声来。

    慕老夫人也没想到慕流苏一言不合便使起了性子,心中和宋氏一样火冒三丈,恨不得将慕流苏好好教训一番,然而念着那事儿,她终究还是对宋氏使了个颜色,不得不服软的开口拦下慕流苏。

    “三哥儿,老祖母方才不过与你商量罢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称呼她一句宋姨娘便是,府上的丫头小子都是老祖母的孙儿孙女,哪有什么尊庶贬嫡,还不快些回来好生说话。”

    慕流苏回头,对着慕老夫人道:“可流苏一人称呼宋氏为宋姨娘似乎不太好吧,府上不都讲求统一无二吗,不若告知府上所有人,日后就不用随意称呼了,一块儿称呼一声许姨娘即可,也算免了诸多乱称。”

    言下之意,竟是半点没将宋氏主母看待了。往日里那些个庶女为了讨好宋氏,一声一声母亲叫的极为清脆,如今突然让她们统一称呼姨娘,那扶正的意义何在,不还是个妾室的名头么,这简直就是当众打她宋氏的脸。

    宋氏顿时极为恼怒的道:“三哥儿,我毕竟是扶正的正室了,你怎可以让人如此称呼我?”

    慕流苏皱眉看了一眼宋氏:“你方才不是说想改善与本将军的关系么?不是要本将军原谅你么?若是你真的有诚意想要与本将军和谐相处,同意了这事儿就行。更何况,让府上的人都唤你一声姨娘又没什么关系,难不成宋姨娘你方才说的那么动听的想要和本将军和好,只不过是个骗人的把戏?”

    宋氏顿时一噎,半个字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可这是两码事,怎能……”

    “既然如此,那以后该怎么着,还怎么着,日后也不要在本将军面前提什么和谐相处,如此没有诚意的人,还不够格!”

    慕流苏俨然已经看出了这两人对自己必然有所求,留她在这儿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要找她同意,不然也不会这般大献殷勤,她自然是要趁着这个时机收拾一顿宋氏的。话落,她转过头,作势又要离去。

    慕老夫人恨了一眼宋氏让她闭嘴,急急出声道:“三哥儿,就依你所言,就这般称呼便是。你且回来,老祖母还有一件要事儿要与你说。”

    慕流苏听着慕老夫人一副生怕她走了的样子,微微勾唇。

    到最后,这俩女人果然还是落套了。

    ------题外话------

    虽然看老女人不怎么好看,但是这一章是过渡章节mua,还记得慕婉瑶和宋氏的密谈吗,这事儿有关。另外,感谢我的宝贝们送的月票和评价票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