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七十五章斩桃花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五章斩桃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月初五那日,荣亲王府与帝都许家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府门前的闹剧被写成了诸多不同版本的折子,在坊间大肆传扬。

    荣亲王妃千般阻拦的休书终究还是被写下了,由英武将军慕流苏代笔,竟是由刀锋刻成,鲜血染就的休书。

    许灵犀原本意气风发的要来退婚,然而那日却是被英武将军一柄长剑吓得几乎魔怔,到最后也是由许家的几个丫鬟婆子哆哆嗦嗦的扶着回去的。

    听说从那以后人安静了不少,只是人时而疯疯癫癫的许府上的人都骂了个遍,清醒的时候却又是一阵子胆寒颤抖着身子不敢多嘴不敢多嘴。

    许家的家主,也就是许灵犀的亲爹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还没想明白自己和楚琳琅商议的借退婚一事达成互利共赢的目的怎么突然就打了水漂,女儿不仅变得疯魔了是整日胡言乱语,还更是未嫁先休丢光了许家的脸。

    许家如此偷鸡不成蚀把米,楚琳琅也全然不提先前的许诺,他自然是不能亲自闹到荣亲王府,却是暗地里传信了楚琳琅,问他何时能将许灵犀娶进王府。

    毕竟先前楚琳琅暗自找到的许家主许巍,道明了他与姬弦音的势不两立,让许巍同意自己的女儿来退掉与姬弦音的婚事,以此羞辱姬弦音。而事成之后,楚琳琅会按照约定迎娶许灵犀算是给许家一个交代。

    许巍不是傻子,一个声名在外的懦弱病秧子,和一个有着荣亲王爷看重,荣亲王妃撑腰的野心勃勃的楚琳琅,他自然会选择后者。

    可以说这退婚一事原本是设计的天衣无缝的,许灵犀本就中意楚琳琅,知道这事儿后自然十分乐意,退婚的时候也真真情绪到位,加上荣亲王妃和楚琳琅在一旁暗中煽动,若单单只是那个病秧子,必然是早就被许灵犀退了婚成为天下的笑柄。

    可是谁能料到半路杀出个慕流苏,如此嚣张狂妄,竟然敢射箭把那婚书截下,还怂恿着姬弦音写休书,更可气的是那病秧子竟然还让慕流苏代笔。

    可想而知,荣亲王爷下朝回来后,发现事情闹得如此之大,府门前血淋淋的代笔休书无比刺目,宣召着荣亲王府和许家的彻底决裂,可想而知荣亲王爷当时如何暴怒。

    彼时慕流苏解决了事情放了狠话表明了态度才不慌不忙而去,荣亲王爷当下就派了快马想让人将慕流苏找回来解释这事儿。慕流苏却是头也不回,只是让人给荣亲王带了一句话。

    “事起于王妃,无关于流苏,揭露真相者何罪之有?”

    意思很明显,说这事儿终究在于荣亲王妃自己牵错了红线,管她是别有用心还是真不知情,但是选了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许灵犀给姬弦音那就是天大的错事儿,而他慕流苏不过是揭开了姬弦音被冤枉的真相,如今搞得这样一团糟,与他没有关系,归根结底还是在于荣亲王妃。

    荣亲王爷听着这句话,自然也没脸再去找慕流苏的茬,说到底,慕流苏也算是帮了荣亲王府,毕竟姬弦音再如何废物懦弱,那也是亲王嫡子,岂能容一个小小的许家这般污蔑侮辱。

    可是这般被慕流苏擅作主张的和那许家闹翻,平白多了一个仇家,荣亲王爷也是十分憋屈。

    虽然许家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员,但是涉及的官场人脉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为这么点乌龙事闹得这么大,他这个亲王脸面也不好看。

    荣亲王爷满肚子的火气,自然只能当对着荣亲王妃发作。

    荣亲王妃本来就因为慕流苏狠绝的砍了自己亲卫的脸一剑吓了一大跳,又被那血淋淋的代笔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原本许家还有那么一点利用价值,如今两家宣布决裂,还不知道许家会如何反咬一口。

    对于荣亲王的质问和责备,她也不敢有丝毫的反驳,好歹事情虽然出了大变故,但是好在荣亲王还不知道这事儿是她苦心设计的,也就默默的承受了下来。

    ……

    云间阁。

    姬弦音换上了一身雪玉色云锦锻长衫,神色慵懒的斜斜躺在紫檀木雕花软榻上,衣摆上的繁复孔雀翎纹饰逶迤下垂,衬着一张惊艳逶迤的面孔,衣衫精致,容色更是精致。

    糯米似乎精神极好,没再姬弦音的怀间,反而半蹲着身子坐在姬弦音的手侧,瞪着圆哒哒的眼睛看着那漂亮的孔雀翎纹饰,小爪子时而探出去挠上一爪,玩儿的不亦乐乎。

    姬弦音懒洋洋的看着,神色慵懒间越发透出惊心动魄的美艳,哪里还有半分在外伪装的怯懦。

    初一屈膝半跪在精致紫檀木雕花软榻前,一双眼睛里面露不解神色:“主子,你既然不会娶那许家小姐,怎生不曾早些写了休书,何必让英武将军代笔,虽然代笔一说确实会让荣亲王府和许家都处在风口浪尖上,然而亲自代笔的英武将军必然也不能舍身事外,如此锋芒毕露,如此张扬,恐怕会招人记恨了。”

    在初一眼中,主子对那个英武将军显然是极为在意的,主子对那些不在意的人根本连话都懒得说,但是偏偏主子和英武将军出去游玩儿了两次,对慕流苏一人说的话加起来比对这荣亲王府上上下下几百个人都多。

    且主子看着慕流苏时候眼中时而流露出的宠溺神色毫不像是作假,可是按照主子如今的情况,不是应当继续扮猪吃虎吗,怎么会让流苏将军这么张扬起来。

    姬弦音听见初一提到英武将军时候,心情显然极好,艳丽眉梢沾染了几分笑意,他看着初一凉凉道:“你也以为我让流苏代笔是为了让荣亲王府和一个区区许家为敌?”

    初一不敢妄自做声,眼中的神色却是表明了一切。

    姬弦音看着初一,眼角眉梢染了更加浓郁的笑意,宛若一卷艳丽勾勒的绝美画卷,一颦一笑间惑国美艳:“一个区区许家算什么,若不是流苏想要替我拿下世子之位,便是这偌大的荣亲王府,也不够资格让我上心。我之所以让流苏代笔,不过是想看看她亲手斩断我桃花的模样罢了。”

    初一已然被雷得里嫩外焦,十五先前便说主子是个断袖,他还不信,如今自家主子对着一个少年将军说了如此暧昧的话,说什么想看她亲手斩断她的桃花,这不是断袖还能是什么?!

    主子断袖一事已然坐实,初一好歹受了十五的一句提醒,且平日里看着自家主子对慕流苏的特殊对待,他虽然震撼,倒也还算是在预料之中。

    之所以让他雷得里嫩外焦的一点,在于初一真的很想问问自家主子,那许家小姐明明是万分嫌弃您老这个病秧子的,怎么到了主子你的嘴里,就成了你的桃花呢?

    不过这句话,显然只能埋在心里,若是说出来恐怕自家主子饶不了她。

    初一刚刚调整好心情,就见着软榻之上原本还模样慵懒的姬弦音却是忽而眉目一凌,那双迤逦凤眸极快的掠过一抹极为显眼的妖冶血色,宛若夜间夺精心魂的鬼魅,华艳万分却又危险至极。

    “至于她张扬与否,自有本阁主护着,本阁主倒是也想看看,谁有那么个熊心豹子胆,胆敢动了本阁主的人一分毫毛!”

    ……

    那边荣亲王府正闹得乱七八糟,这边将军府上也是惊了个鸡飞狗跳。

    慕流苏前脚刚带着人安然回到了将军府,后脚便被慕老夫人一个传唤叫到了正厅。

    青花见着自家主子刚在外面应付了半天荣亲王府的那个女人,如今还没好好休息,又要去见那个准没好事儿的慕老夫人,脸上顿时极不乐意。

    慕流苏抬手捏了捏小丫头颇不开心的小脸,微微一笑:“这慕老夫人本就对我眼不见为净,如今却是不得不叫我过去,想来也是有要事要说,你家主子我精神好着呢,就这么个老太太,还能吃了你家主子不成,放心吧,带着十五先回院子,告诉姐姐一声我回来了让她莫急,我稍后便来。”

    话落也不等青花反应,径直跟着那传话的老嬷嬷去了。

    十五回头,见着青花脸上竟然难得的带了几分羞赫之色,心中一抹异样划过,他上前一步,衬着青花不注意,伸手就着慕流苏方才捏过的小脸儿,重重一捏。

    “死丫头,你干嘛呢你!”

    青花脸上吃疼,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脚踹向了十五的胯下,一张娇俏小脸上不知道是被捏疼了的还是真的有几分羞赫,红扑扑的艳若晚霞,眼中的凶光却是恨不得将十五一脚废了。

    “滚你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好在十五反应极快,径直退了一丈多远,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又抬头看着青花道:“干什么呢你,慕公子捏你的脸你就不发火,小爷我捏一下怎么就成不要脸的登徒子了?你是不会对慕公子有什么想法……”

    青花面色凶狠的看着十五,见他竟是没有中招,径直便将手中的墨砚向着十五扔了过去,脸色更是气的发红“再乱说小心姑奶奶撕烂捏嘴!”

    十五哪里想到小丫头发起火来居然会如此不管不顾,竟然是将墨砚都扔了过来,若不是他躲得快,恐怕已经成了一个大花脸。

    他出声求饶:“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姑奶奶你饶过我行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捏你的脸了,慕公子方才不是让你去告知二小姐一声吗,你还不快去,还在这儿磨叽什么?”

    青花显然是极听慕流苏的话的,十五这么一提及慕流苏,她果真不再和十五计较,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十五,便是转身向着慕嫣然的院落行去:“回主子的院落好好等着,不要到处乱跑,否则我非扒了你的皮!”

    十五看着少女远去的身影,眼中的嬉笑神情刹那间便收敛了。

    青花这丫头可是名门家的小姐,就算如今她不知道自己身份,然而到最后她是要回到自己家族去的……

    可她如今成了这么个心狠手辣的丫头,半点姑娘家的仪容都没有,俨然一个纨绔世家养出来的假小子,还敢抬脚踢男人的胯下,若是让那家族看到这么个丫头,怎么会让她轻易回去。

    可若是再这样让她待在慕流苏身边,不知道还会养成个什么样的泼皮性子。

    十五垂下了眸子。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得早点和慕流苏好好谈一谈。

    慕流苏对于青花显然也是十分看重的,倘若等慕流苏知道了青花的身份,想必也会劝着青花回去……

    毕竟,那始终是青花血脉生长的地方。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青花若是真对慕流苏起了心思。

    若是自家主子知道了,必定也是饶不了她的。

    ------题外话------

    宝贝们久等了。开学第一课,所以上午没时间码字,现在大家知道啦,弦音就是妖孽阁主璇玑,青花的身份埋一个小伏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