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六十八章默认(三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八章默认(三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初一显然也冷下了眸子,眼中极快的掠过一抹杀意,他隐在宽大侍卫服饰下的手掌紧握成拳,却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的时候与方才的胆怯模样毫无差异,只是用那么一双恨意泠然的眸子冷嗖嗖的看着许灵犀。

    “看什么看,还不快将婚书拿出来给本小姐?今儿这亲事,本小姐必须要退!别在这儿磨磨蹭蹭,你到底还是个男人吗你!”

    按照大楚的规定,只要让被邀请退婚的那一方自愿交出婚书,然后当着众人面撕毁,这便是表示退婚完成。然而自古以来大多都是男方让女方退婚,且都是由双方的长辈出面来应付这些事情,退婚一事因为会对被退婚的一方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人们通常还会备上相关的厚礼作为补偿。

    染色像许灵犀这般一个女方当事人如此两手空空,咄咄逼人嚷着要让自己的未婚夫交出婚书的还是头一糟。

    可想而知,这对于姬弦音来说是如何一件耻辱大事。

    换句话说,许灵犀将这件婚事闹到现在也算是全然不顾姬弦音的脸面了。然而若是姬弦音足够聪明,当是知道,即便他现如今多么厌恶许灵犀,也断然不可就这么将婚书交出去,反而应当好好的与许灵犀和解,争取让许灵犀回心转意,早日嫁给自己。

    毕竟被一个男人就这么被一个身份地位甚至容貌都远次于自己的女人逼迫退婚,那必然是会一生都会被人耻笑的奇耻大辱!

    初一眉目全是愤怒之色,原本颇有几分清秀的容貌,一双极为富有灵气的眼睛,如今就这么死死盯着许灵犀,却平白教许灵犀有些毛骨悚然。

    初一道:“若是我家不愿意退婚呢?”

    许灵犀原本还极为紧张,认为这无能侍卫要抖出什么不得的大事情,然而憋了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毫无营养的话,当下就把许灵犀逗笑了。

    她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极为不屑的看着初一和姬弦音:“可真是不要脸的,本小姐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不退婚,难不成姬二公子还真有那个信心,以为你够资格娶本小姐入门?”

    荣亲王妃原本一直默默待在旁边,一双凌厉的眸子来回扫视着姬弦音和许灵犀的一举一动,见姬弦音始终不曾言语,倒是一个侍卫在那儿和许灵犀说话,若是再由着这两人如此磨磨蹭蹭下去,恐怕这婚事半天也退不下来。

    她等了好一阵子,显然耐心也用光了等不下去了,便走上前,对姬弦音说道:“弦音,这事儿原也是怪母妃,一心想为你寻觅一门好亲事,倒是没想到灵犀会如此固执,不过她也不过是个受了伤的人儿罢了,你便是再如何惦念安平公主,也是断然不该派人将灵犀丢在大街上的,她寒了心确实也是你的不是,如今既然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你也不必再这般拖着了,依母妃看,不若成全了灵犀吧。”

    荣亲王妃明明眉眼都极为凌厉,甚至带着几分刻薄之像,然而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偏偏又不自觉的做出一副慈母模样。

    如此故作柔和的表情出现在一张刻薄凌厉的中年妇人脸上,反而透着一股子阴冷之意。

    荣亲王妃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许灵犀在的府门前自然浪费了太多时间,若是在这么拖下去,恐怕荣亲王爷就要回来了。荣亲王爷素来是个爱面子的人物,即便不怎么留意这个姬弦音,毕竟也是他名字上的子嗣,若是他在,总归不会由着一个区区许家来打姬弦音的脸。

    所以,这事儿是万万不能再拖下去了,还是赶紧速战速决的好。

    荣亲王妃想着,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弦音,母妃知道你许是害怕被耻笑所以不愿意交出婚书,可是你毕竟钟情的是安平公主,身为女子多有不易,总归不能让你来退婚吧,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断然不会如此做的。既然如此,母妃愿意做这个罪人,替你做决定。”

    话说了一半,荣亲王妃忽而抬起一只手,伸进自己身上大红色的刺绣金丝牡丹的的衣摆处,微微一拉,便是轻巧的取出了一方长而不宽,精致小巧的漆黑木盒。

    她拿出来后,将这漆黑的木盒交由一侧的丫鬟细致的捧在了手上,荣亲王妃一边伸手去揭开那漆黑木盒上的锁扣,一边从容的开口:“母妃素来对你的婚事极为看中,弦音你必然是也因为信得过母妃,才愿意把这婚书交给母妃的,母妃自然知道你一番心意,所以时时都是将这婚书带在身上的,想不到如今,倒是起了一个大作用了。”

    荣亲王妃漆黑木盒怦然打开,不出所料,里面放置的正是一卷棕色牛皮纸卷,俨然是便是那一纸婚书。

    荣亲王妃小指上戴着长长的勾勒了艳丽牡丹的金色护甲,这么探出衣袖去去拿那纸婚书的时候,只看得出纤纤玉指,保养极好,她面上全是一副慈母模样,丝毫看不出半分对姬弦音的不满。

    许灵犀见着那一纸婚书的时候眼睛刹那间一亮,原本这婚书按道理是该交由当事人自己保管的,不过王妃是姬弦音名义上的母妃,作为长辈替小辈保管婚书倒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重要事的是,这婚书若是在姬弦音身上,她想要拿回来自然不是一件易事儿,但是这婚书在荣亲王妃手上,依着荣亲王妃的态度,必然是要给自己的。

    初一显然也看出来荣亲王妃如今将这婚书拿出来是想将这婚书交给许灵犀,这婚书一旦交出去,自家公子被人退婚的事情那可就成为定局了,那必然会成为整个帝都甚至整个西楚的笑柄。主子即便再有深意故意如此示弱,可这层身份终究是主子的,总不能真的让主子被天下人耻笑。

    想到这里,初一眸中闪过一抹难得锋利,他看向荣亲王妃,言语间忽而带了沉重的质问语气。

    “王妃,这门亲事你给咋们公子定下的,如此大的事情,双方长辈都应当仔细商量斟酌一番的,如今王爷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你怎么擅作主张便将婚书给人?”

    荣亲王妃陡然听到一向胆怯懦弱初一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有条有理的话,不由微微侧目,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面上虚伪的慈母表情淡去,她皱着眉,染了红色艳丽眼影的眼睛带着几分狐疑细细打量着初一。

    只可惜她见着初一的时候早已经错过了那一抹眼中掠过的锋利,只见着他一如既往的胆小模样。

    说这话的时候,初一微微缩着脖子神色僵硬的看着自己,整个身子都因为惧怕而微微发抖,俨然一副不敢得罪荣亲王妃的模样。

    荣亲王妃细细打量了半晌,没有瞧出初一的半分异样,心下稍安,心中却是不屑冷哼一声,这么个主子都是废物的下人,还能指望他能有什么出息,即便是误打误撞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难得聪明一回的搬出了王爷,可这一纸婚书,她必然是要给许灵犀的。

    开玩笑,设了如此大一个局特意用来羞辱姬弦音的大好机会,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荣亲王妃神色凌厉,俨然端出了王妃的姿态对初一道:“本王妃自然知道这事儿得双方长辈细细商量再做决议,且不说许小姐已经说过了许家同意她来退婚,便是许小姐如今已经在荣亲王妃等了这么久,许家不可能没有收到半点消息,收到了消息却对许小姐的做法毫无过问,这岂不是已经默认了?”

    说到这里,她画风一转,又换上了一副哀天悯人的模样看着一直沉默无言的姬弦音,微微摇头,牡丹金钗随着她的微微晃动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说到底,还是只能怪弦音你能怎么举动,平白派人将许小姐扔在了路边,如此举动伤了别人的心,便只能说是你不懂得珍惜罢了,既然如此,这婚书还是交由许小姐的好,弦音你说母妃说的对吗?”

    荣亲王妃言语间都将姬弦音说成了个毫无情意,只会欺负弱女子的负心人,反复点出是姬弦音自己作死伤了许灵犀的心才得到这样的后果,这事情本就是出于他的自作孽。

    甚至最后一句话,她暗自用了王妃的身份去威胁,让他自己亲口承认她说的对,这婚书也当是该退的,毕竟按照姬弦音那般懦弱无能的性子,被人如此诬陷辱骂也不敢开口辩驳回敬,他必然是不敢忤逆自己的。

    姬弦音确实从一出来便一句话为说,任凭许灵犀如何蛮横无理,荣亲王妃再如何虚伪做作,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来到王府门前后便是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俨然一副不知所错毫无用处的废物模样,只是在那儿跟个傻子似的自顾自的抚摸着怀中的白猫儿。

    听到荣亲王妃出于耻笑目的将注意力都移到了姬弦音身上,那猫儿似乎也反应过来荣亲王妃的不怀好意,从姬弦音手下挣脱出半个毛绒绒的猫儿脑袋,它瞪大了一双宝蓝色的眼睛,龇牙咧嘴的朝着荣亲王妃发出了一声极为尖利的猫叫声。

    如此模样,倒是像极了一只尚未养大的小老虎,浑身的冷冽气息都不由得让人侧目。便是端的是大气凛然的荣亲王妃也吓了一跳,面色微微有些发白。

    “糯米乖。”姬弦音觉察到糯米的动作,这才终于有了反应,竟然是先行安慰了糯米,极尽轻柔的抚摸着糯米的脑袋,将糯米的情绪安稳下来。

    糯米依旧还是有些不乐意,一双惊艳宛若勾勒了黑色眼线的猫眼时不时瞄向荣亲王妃,目露凶光无比警戒的模样。

    “这该死的畜生!”荣亲王妃被糯米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再次对姬弦音道:“弦音你不说话,那母妃便当你默认了……”

    一直沉默的姬弦音忽而抬眸,迤逦凤眸中流露从未见过的严肃神色。

    明明音色迤逦惊艳,却无端让人觉得染了几分肃杀之意。

    姬弦音道:“糯米不是畜生,你,也不是弦音的母妃。”

    言语间端然是眉目寂静,全无置气争吵之意,只有山长水远的辽阔无声,然而那一双宛若琼墨的凤眸之间俨然是神色正经丝毫不似玩笑。

    荣亲王妃只以为自己幻听了,一向胆小不连着话都不敢说一句的的姬弦音居然敢说出如此忤逆她的话,他的意思可不就是说自己压根不是他的生母,所以没有资格管他的婚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