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六十二章密谈(二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二章密谈(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婉瑶一愣,看着眼前杀意四泄的青花,想起自己母亲宋氏那一颗被一巴掌打掉的血淋淋的牙齿,她突然就感到一阵胆寒。

    她原本酝酿了半天的话,看着神色不太好的青花却是丝毫不敢开口。

    磨蹭了半晌,她想起刚才马车内慕霖平那极为恶心的模样,还是鼓足勇气,小声的说了句:“我只是想和六妹妹换辆马车……”

    青花冷笑,还以为什么大事,如此咋咋呼呼的扰了主子,顿时脸色更冷,冷笑道:“四小姐可真是闲情逸致,先前是你吵着要和大公子乘一辆马车,说的是要照顾自家哥哥,如今不过半柱香的时辰,又吵着要换马车。怎么,照顾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若是传到慕老夫人耳朵里,想必……”

    慕婉瑶脸色一白,哪里想到青花这个混账丫头不仅拳头过硬,还长了如此一张利嘴,竟然一开口就拿出了慕老夫人的名头威胁自己。

    慕老夫人宠爱自己和慕霖平不假,但是显然更看重的是慕霖平这个可以传宗接代的孙子,若是让她知道自己连亲兄长都嫌恶,可不得出了大事。

    慕婉瑶咬牙,又换上一副戚戚然的模样,只可惜她如今肿胀着半张脸,委屈的皱着五官的模样没有半分美感,反而显得无比滑稽。

    “婉瑶不过是为了感谢三哥哥在宫宴上的解围之恩,所以想与三哥哥说几句话罢了……”

    “给我滚!”马车内陡然一阵疾风,掀起了马车车帘,向着慕婉瑶的脸上直直飞过来。

    慕婉瑶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精致茶壶被慕流苏扔了出来,擦着她的脸直直摔到了地上,哐当一声碎成了两半。

    慕流苏声音凛冽宛若寒冰:“若是你再敢在这装腔作势,我不介意也帮你也捏碎下巴,和五妹妹一块团聚去!”

    慕婉瑶吓了一跳,没想到素来言笑晏晏的慕流苏竟然也会发这么大的火气,青花却是不甚意外,主子是最最厌恶人有人打断她的睡觉时辰的。

    慕婉瑶这蠢货可不是往枪口上撞吗,至于她那自认为无人抵挡的装可怜的招数,对于主子这个真的不能再真的女子而言,实在是半点诱惑力都没有。

    慕婉瑶想起慕惜柔那日被捏碎下巴的凄惨模样,忍不住一阵肝颤,当下也不敢再多说,灰溜溜的说了句“婉瑶打扰三哥哥了,婉瑶这就走”,于是又认命的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慕霖平依旧撒着酒疯做着美人梦,见慕婉瑶进来,又下意识的伸手去拽他,慕婉瑶狠了狠心,将自己的绣花鞋脱下来,拿在手中,对着慕霖平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了了上去。

    如此反复几下,慕霖平总算晕了过去,慕婉瑶看着他那张恶心的脸,心有余悸的闭上双眼,这才有了片刻的安心。

    两辆马车一路悠悠晃晃,就这么慢悠悠的驶回了将军府上。

    ……

    许是因为前一夜逛了花灯还去了趟音杀阁,今儿又被迫早起上香,晚上又在宫宴上折腾了一番,慕流苏确实极为疲倦,回府就让青花给她准备了洗漱,倒头便睡。

    慕嫣然似乎也知道慕流苏累坏了,便是没有耽误她睡觉,只是派了人将慕雪琳和慕婉瑶还有慕霖平都带回了府中。

    久等多时的宋氏还想些自己的女儿应该是又在宫宴上出彩了,欢欣等了极久,却哪里料到见到的竟然是脸色浮肿的慕婉瑶,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凄惨的模样,她几乎要将府上炸开了锅。

    好在慕老夫人似乎也知道时辰不早了,想来也是年纪大了熬不住想要睡觉了,便将宋氏训斥了一顿,只道是如今时辰晚了,有什么事儿明儿再说。

    宋氏即便是有再大的能耐也不敢和慕老夫人对着干,只能要咽下了这口气,慌忙请来了大夫给慕婉瑶看脸,在慕老夫人面前,她也不敢耍花样,老老实实的也让大夫替慕雪琳看了看。

    慕老夫人对她的做法显然很满意,也就先行睡去了。

    慕嫣然见慕雪琳的脸上没出什么大问题,敷了些消肿的药,她派人将人送到了许姨娘跟前,也放心的回了自己的院落。

    许姨娘自然也还未睡着,只是今儿因为顶嘴慕老夫人被罚了禁足。她在院中早就听婢女们说慕雪琳回来了,不过好像出了事,已然是急得团团转。

    如今一看慕雪琳,不过几个时辰不见,脸上居然就被打了一个巴掌印子,她哭喊道:“哎哟我的儿,你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一会儿子时辰不见,你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慕雪琳见自己娘亲如此模样,心下却是难得的有几分暖意,她乖巧的回道:“姨娘,我没事,不过是出了点意外罢了。今儿多亏了三哥哥和二姐姐救了我。”

    她将宫宴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许姨娘听,当然避开了自己和那个树上的公子相遇那事儿,许姨娘听得津津有味,倒是十分欢欣。

    听到慕婉瑶和李玉竹诬陷慕雪琳打了她一巴掌的时候她脸上露出愤恨表情“这慕婉瑶真不是个好东西,如此帮着外人来欺辱自家姐妹,真是白活这么大岁数!”

    “姨娘你小声点,小心祸从口出!”慕雪琳伸手嘘了一声,低声道:“难保宋氏没有安排耳目,万一被人听见了可如何是好,姨娘你说话可得注意点!”

    许姨娘也反应过来,脸色微微一变,却是道:“行了我知道了,后来怎么样了,难不成你就真的被这么给诬陷了?”

    “没有,我不是说了吗,是三姐姐和二哥哥救了我。”慕雪琳将后面的事情也仔细说给了许姨娘听。

    许姨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隔了半晌才欢喜道:“琳儿,我就说没有站错队,以后你别再跟着慕婉瑶身边转来转去了。就趁着这次机会好好亲近二姑娘和三哥儿,姨娘算是看明白了,这府上慕老夫人都不是三哥儿的对手,等老爷回来,更是三哥儿的后盾,便是为了你自己好,也要记得多与二姐儿走动,二姐儿身边少了慕惜柔那个蠢货说话,你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我自然知道,姨娘你且放心吧。”慕雪琳乖巧应道,她素来人畜无害的眼中掠过一抹看不懂的神色,欢欣至极的许姨娘倒是没有看到。

    她又出声问道:“既然皇帝提议了国交宴,你怎么不上去一展才艺?姨娘记得你对待舞蹈极是聪慧,慕婉瑶学过那么多支舞蹈,你看过一遍便能记得七七八八,你若是跳了舞,想必会有不少公子哥儿青睐。”

    慕雪琳心下不以为然,却是温顺的回道:“姨娘,这国交宴连二姐姐这个嫡女都没参加,反而是慕婉瑶先跳了支舞,我若是也跟着上去着急抢风头,难保会让二姐姐心里不快。至于我的亲事,怎么着也得二姐姐定下了才会轮到我,这事儿倒也不是很急。”

    许姨娘一听顿时急了,身子一侧,正襟危坐十足严肃的对慕雪琳说道:“你这丫头怎的不知劝呢,我为了让你参加宫宴可是连老夫人的得罪了,可不就是想让你能在宫宴上觅得一门好亲事吗。我都给你说了,你二姐姐有慕流苏护着,又是正儿八经的嫡女,她的亲事宋氏自然不能随意敷衍,可你不一样,你离待嫁的年纪也不远了,宋氏本就看姨娘我不顺眼,如今正式撕破了脸,指不定会给你安排一件如何乌糟糟的婚事儿……”

    “好了姨娘我知道了,日后我会听你的话,会好好抓住机会的。”

    慕雪琳显然不爱听这话,便是她再如何胆怯乖巧,或者再如何长袖善舞,就算今儿她真的在宫宴上一舞长袖,终究也是许姨娘的庶女,再多人青睐又如何,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终究不过也是给自己一个妾室的名分罢了。

    许姨娘总是想着自己能攀上一个富家子弟,说什么是为了自己着想,实际上也不过害怕她嫁了个破落户,以后她自己的日子也更加不好过罢了。

    慕雪琳想到这里神色也凉了凉,也就不愿意再与她多说,只随意敷衍了几句便说乏了先回去歇着了。

    许姨娘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得,是慢慢来,于是挥挥手让她下去了。

    那边许姨娘和慕雪琳刚说完了悄悄话,这边宋氏和慕婉瑶也坐在精致长椅上密切交谈着。

    慕婉瑶显然也是将宫宴上的事儿都事无巨细的告诉了宋氏,包括慕婉瑶自己利用李玉竹后面被李玉竹打了一巴掌的事儿。

    宋氏皱着眉:“照你这么说,这极有可能是沈芝韵做的手脚?难不成是她看见了你利用李玉竹的事儿,亲口告诉了李玉竹,所以才害得你挨了这一巴掌?”

    慕婉瑶点头,十分认可宋氏的猜想:“应当是这样没错。”

    毕竟李玉竹在她眼里就是个鼻孔朝天毫无脑子的蠢货,不然也不会被自己当了枪使,按照她那样的猪脑子,必定是不会怀疑自己利用了她,但是她偏偏如此用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且就是在沈芝韵对她说完一句话后,除了沈芝韵点拨,慕婉瑶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如此眼尖。

    宋氏却是有些不可置信:“这沈芝韵素来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主儿,怎么会帮着慕雪琳和慕嫣然这两个小贱人说话?”

    慕婉瑶想起自己被李玉竹那个贱人打了一耳光就不想提她,只心不在焉的说道:“谁让李玉竹那个蠢货眼高于顶得罪了不少人,她素来和沈芝韵有过节,沈芝韵许是为了和李玉竹做对才出手帮慕雪琳说话吧。”

    宋氏却依旧觉得有问题:“哪怕沈芝韵再和李玉竹有过节,依照她的脾气也不像是会平白出手的人,难不成……”

    她脑海中忽而灵光一现,不可置信的道:“难不成沈芝韵是看在慕流苏的面子上才出马给慕嫣然解围的?”

    “娘你胡说什么呢,沈芝韵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她不是一直对这门亲事不满意吗,依女儿看,沈芝韵参加国交宴就是冲着那句选择姻亲去的,她若是拔得头筹,必然会请求皇上解除婚约。”慕婉瑶见宋氏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以为然的道。

    就沈芝韵那样眼高于顶的人,估计只会愿意嫁给王公贵族,她和慕流苏又没有什么交集,怎么可能是为了慕流苏才和李玉竹作对的。

    不过一想到今儿的国交宴,慕婉瑶就越发心里不快,明明自己才是最有资格参加国交宴的人,如今却是连名额都没拿到,还平白出了岔子丢了人,真真是越想越气。

    宋氏见慕婉瑶如此笃定的模样,也算微微放心下来,喃喃道:“若是真如你所说那还好,如果沈芝韵真是为了慕流苏才对付的李玉竹,那情况可太过不妙了。”

    一个慕流苏便让她应接不暇,若是再让慕流苏娶了沈芝韵这么一个手段厉害的女人做妻子,那她宋氏可不就得被两人狠狠打压?

    宋氏眼中闪过一抹毒辣的神色,她信誓旦旦道:“不行,绝计不能让沈芝韵嫁给慕流苏,沈芝韵除非是做咋们霖平的妻子,否则想都别想踏进我们慕家的大门!”

    慕婉瑶如今是对除了自己以为的女人没有半分好感,更何况是被誉为帝都第一美人的沈芝韵,她听着她娘的碎碎念叨,又想起来慕霖平马车里那些个恶心的做法,不由心头一动。

    她平日里楚楚可怜的小脸上勾出一抹冷笑:“娘,我有个法子,不都说女人都是注重贞洁的么,她沈芝韵自然也不会例外,若是将沈芝韵这般故作姿态的天之骄女和大哥在一起了,必然也是会死心塌地的嫁给大哥的,至于大哥,能够得到这么以为家世背景美貌皆是上乘的妻子,想必也不会拒绝。”

    宋氏面上微微露出一抹惊色。看着慕婉瑶冷冽的笑意,低声问道:“你的意思是……”

    慕婉瑶凑过去,靠着宋氏的耳朵低低道:“娘,不如这样……”

    ------题外话------

    为什么评论区这么冷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