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五十八章此后经年(万更求首订!)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八章此后经年(万更求首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如此多人愿意去国交宴,但是所需要的节目也就那么几个。

    元宗帝从中挑出了极为早已看中的人,首先便是年少有为的沈芝兰,接着是太子楚清越,李家两兄妹作为帝都闻名的才子才女自然也在其中。

    至于慕流苏,一个大败南秦的战神,即便不需要任何理由,为了宣扬大楚国威,元宗帝也不会有任何拒绝。

    慕流苏自然提议了要和弦音一起,姬弦音站在他身边,身形纤弱,未点头同意,却也并未反驳。

    元宗帝对于慕流苏似乎极是信任,即便她要拉着姬弦音这个病秧子一块参加,皇帝也是没有半分置喙。

    女子之间,除了御口钦点的李毓秀是众人口服心服的才女,其他几位公主小姐都需要献艺评判。

    楚华裳跳了一只霓裳舞,裙裳蹁跹,腰肢曼曼,容色艳丽,一于舞毕,便是惊艳四座。

    慕婉瑶原本也是极为擅舞的,然而终究不敢挑衅当朝公主的威严,心理压力下频频出错,舞步踏得一塌糊涂,众人敷衍性的喝彩了几句,慕婉瑶面红耳赤的回到了席间,几乎羞愤欲死。

    沈芝韵与楚心慈都是演奏的琵琶,到底是沈芝兰这个权相的妹妹,之所以能得到沈芝兰生母和端妃的喜爱,也是个极有能力的女子,比起宫中自小被皇太后宠爱大的楚心慈自然强了不少。

    同样的曲目,沈芝韵略胜一筹,胜过了楚心慈。楚心慈原本还盈盈如秋水的看着姬弦音,如今技不如人,被沈芝韵抢了风头,饶是一贯的公主涵养,依旧也让楚心慈眉目中带了几分煞气。

    她启唇,艳丽口脂宛若染了鲜血,明明唇红齿白煞是好看,却因为眼中的凶恶煞气,让人有些后背发凉。

    “沈二小姐果然是个厉害人物,本公主倒是小瞧你了。”

    沈芝韵却不若慕婉瑶那般胆怯,她目光温润,颇有几分沈芝兰的风韵,对着楚心慈便是盈盈一礼,举手投足端庄大方,丝毫挑不出半丝错处:“安平公主承让了,芝韵愧不敢当。”

    这话人人听着都是示好的话,然而落到楚心慈耳中,却像极了挑衅。她轻哼一声,甩开锦绣一摆,极为高傲的坐回了公主席位。

    好你个沈芝韵,敢和本公主争高下,咋们走着瞧!

    心中想法万千,楚心慈还是略有不甘的看向了姬弦音处,姬弦音正坐在荣亲王府的席位间,微微捂着胸口,精致面容上眉宇微蹙,说不尽的病态之美。

    楚心慈看着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如所有怀春的少女一般面上洋溢开幸福笑意。

    然而这番笑意,却极为清晰的落在楚琳琅眼中。

    楚琳琅微微偏头,看着毫无察觉的姬弦音,狭长黑眸中一抹杀意泠然掠过。

    慕流苏静静打量着大殿内的目光,见楚琳琅与楚心慈二人的小动作,不由微微勾唇,好你个姓楚的,竟然敢当着她的面明目张胆打弦音的主意,真是活的腻了不成。

    “三哥哥,沈姐姐不是与你有婚约吗,你为何不和沈姐姐一起,反而和姬二公子一起呀。”

    慕雪琳被沈芝韵的那一支琵琶曲惊艳了不少,却见慕流苏毫无反应只是看着姬弦音浅笑的模样,她恍惚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终究忍不住问出了口。

    说到这事儿,慕流苏便觉得有些糟心的蹙了蹙眉,这慕老夫人如此宠爱慕霖平,怎么偏偏不将如此才貌双全背景优渥的沈芝韵许给慕霖平,反而却是给自己定下了亲。

    慕流苏对成亲一事没有什么想法,如今她是女扮男装,即便是沈芝韵再如何心机深重不惹自己待见,慕流苏却是觉得沈芝韵到底是个姑娘家,总不能平白耽误了人家一辈子的事儿。

    按照荆棘门之前搜集的信息,这位沈家大小姐素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对于这门婚事原本是极为不欢喜的,怎么他回来这么些日子,沈芝韵还没要要解除亲事的想法和举动?

    慕流苏倒是不如何注重自己的名声,若是沈芝韵作为女方提出了要退婚,她不仅不会觉得丢了面子,反而会欣欣然答应。

    这事儿,她那远在边疆的爹必定也是这样的想法。

    慕流苏看了眼袅袅落座的沈芝韵,不可否认沈芝韵在众多女眷之间容貌是极美的,如此才情手段,在一众女眷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慕流苏心想,若是自己身为男子,倒是十分愿意娶一个如此貌美如花又极富手段的女子的,然而她终究是个女子,还是个穿越而来背负众多的女子。

    成亲一事,在她眼里,无论前世今生都是毫无必要的存在,如今,自己不得已女扮男装,更是不可能娶一个女子。

    慕流苏想,若沈芝韵再无动作,那么是时候抽个时间好好和沈芝韵聊一聊这件事了,想必沈芝韵也是极为愿意解除婚约的。

    慕流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倒是没有及时回应慕雪琳的话,慕雪琳见慕流苏心事重重的模样,倒也不着急,只是安静等着。

    思绪半晌,慕流苏这才开口,随意的应付了一句道:“我擅长的是是武术,并非是舞蹈,与她的琵琶技艺,实在不怎么沾边。”

    慕流苏说这话,慕雪琳显然有些不太相信,毕竟沈芝韵的琵琶虽然与武术无关,但是相较于一个病秧秧的姬弦音而言,实在是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慕流苏却是丝毫不管她信不信,她之所以如此轻松的拉上姬弦音,并不是因为弦音没有一技之长需要沾自己的光,相反,她前世见识过弦音的琴技,那般高超技术,便是隐世的高人也难以企及。

    所有人都说弦音是个病秧子,然而慕流苏缺知道,若不是为了自己,他本是一生长安毫无灾疾。

    弦音是那么一颗深藏海岸的珍珠,总有一日,海浪褪去,砂砾尽落,他会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十五。”慕流苏忽而抬手,将随着青花一道悄然入殿的十五唤到身侧,语气低沉的问道,“方才让你去寻姬二公子,可是知道他为何来的这么迟,路上出了什么事儿。”

    十五看了一眼慕流苏,又看了一眼宛若一尊精致雕像的姬弦音,面上一副极为古怪的神色。

    自家璇玑阁主果然是有病不浅,饶了这么大个圈子把自己送到慕流苏的身边打的竟然是这么个心思……

    慕流苏见他神色古怪,便认为是姬弦音先前确实是出了事被耽误了。

    方才元宗帝询问姬弦音为何未和楚琳琅一起来时,楚琳琅的回答便给慕流苏一种不妙之感,所以才将十五派出去寻弦音,又将青花派出去寻慕雪琳。

    弦音素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儿,倒是不会给她说这些事儿,只能从十五口中问这消息了。

    十五依旧收不住古怪神色,青花见他直愣愣的模样,忍不住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低声呵斥:“主子在问你话呢,你愣着干什么。”

    十五吃疼,看了一眼青花,这才回过神来,恭敬道:“慕公子,方才十五寻到姬二公子的时候,恰巧遇到了许家的大小姐。”

    帝都许家不过是个排不上名号的三流世家,慕流苏却是一点也不陌生。

    只因为这许家的大小姐许灵犀乃是如今的荣亲王妃许给姬弦音的正妃。送亲王妃也是够不要面皮的,堂堂一个亲王子嗣的正妃,居然定的是三流世家的一个大小姐,

    更令人笑话的是,许灵犀是个闺誉尽无的女子,她尚未出阁,便因为痴恋楚琳琅而名扬帝都。

    可想而知姬弦音为了这一桩婚事受了多少耻笑,自己已有婚约的正妃不过是个粗俗泼辣的世家女子,而这女子竟然还是个明恋自家兄长的人。

    果真是个病秧子,随人都能摆布了。

    今夜宫宴,楚琳琅并未等姬弦音一道,而是跟着荣亲王先行入了宫,姬弦音乘着马车刚到了宫宴门口,许灵犀便神色嚣张的等在了宫门处。

    初一一贯是个懦弱胆小的侍卫,何况许灵犀是个女流之辈。宫门之前,总归不能当着来来往往的人闹得难堪,在许灵犀的威胁下,姬弦音只能跟着她绕到了宫门外侧,与之谈话。

    许灵犀明显是来找茬的,言语间都在讽刺姬弦音是个无能的病秧子,说姬弦音这么废物无能的人凭什么娶了她。

    初一越听越恼怒,奈何这许灵犀也是个极为泼辣的主,言语间极为嚣张,还说若是初一敢出手,她便直呼非礼,非要让姬弦音背上个黑锅成为个臭名昭着的人儿。

    姬弦音虽然眉宇间都极为平静,却是不难看出眼中的薄凉。

    他冷声问道:“许小姐如此大费周章拦下弦音到底所为何事,不妨直说。”

    许灵犀瞪着浑圆的眼睛,面上的讽刺越发明显:“你说所为何事,本小姐要见你哥哥,你去把他叫出来,让他答应娶了本小姐,本小姐就放你走。”

    初一自然觉得这个女人是个智障,且不说自家二公子和楚琳琅素来不对付,楚琳琅如此厌恶自家公子,又如何会听姬弦音的话来见许灵犀?

    便是太阳当真打西边出来了,楚琳琅当真是听了姬弦音的话见了许灵犀,又如何会娶她许灵犀?

    且不说许灵犀是容亲王妃选定给姬弦音的正妃,便是许灵犀清清白白毫无婚约约束,她一个三流世家的千金,楚琳琅又哪里会看得上眼。

    姬弦音自然是拒绝了,然而许灵犀胡搅蛮缠的本事那自然是一套一套的,各种威胁讽刺的话都说了个遍,大有姬弦音做不到就不放他走的阵势。

    就这么墨迹了大半天,一直到十五出现,拎着那丫头甩出了十尺之外。姬弦音和初一才得以解脱。

    慕流苏听着十五所言,每听一句面上的神色就寒凉一分。

    青花听着十五的话也能想象慕流苏如今是多么火大,主子一贯以来将姬弦音护到了心尖尖上,如今自己的心头宝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咄咄逼人到这般地步,青花心中默默为那许家的大小姐默哀了一句。

    那边楚清菱正弹奏完一曲琴曲,惊艳四座,满堂喝彩。楚清菱几乎是指间琴音一顿便向着慕流苏转首忘了过来。

    慕流苏恰恰听了十五的回话面色冷沉,落在楚清菱眼中,慕流苏如此模样倒是让她颇为有些伤心。

    楚清菱起身,忽而当着众人的面将身前的檀木古琴猛的一顿胡乱拉扯,一阵刺耳的杂音响彻大殿,听得人头皮发麻。

    元宗帝尚未开口,便见着自家极为宠爱的小女儿鼓着小脸嘟着嘴委屈巴巴道:“父皇,永宁不去国交宴了,爱谁去谁去。”

    元宗帝原本还和皇后一道夸赞楚清菱琴技进步极大,如今不过眨眼楚清菱便发起了脾气,虽是技艺不错,但是如此孩子心性,倒是不宜在国交宴上出现,若是平白惹了争端,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儿。

    于是他倒也不问楚清菱为何不去,只是容色威仪的审视过楚清菱的脸,沉声道:“这可是你说的,不去就不去,日后可莫要纠缠你父皇我。”

    “父皇你……”

    楚清菱气不过慕流苏没有对自己露出欣赏神色,这才负气的说不去的,其实对于国交宴的名额,她还是极为重视的。

    可她哪里想到不过是一时口快发了个小脾气,竟然也让父皇抓住了小辫子,如此严肃的让她不要在再纠缠。

    她越想越委屈,于是转头对着皇后极尽撒娇的道:“母后,你看父皇他什么意思嘛,不是说了技艺……”

    “永宁,你莫要耍些小孩子脾气,是你自己说不去的,如今你父皇圣口已开,哪里是说改就改的,国交宴乃是两国大事,岂能容你胡闹?”

    皇后俨然也知道了元宗帝心中所想,虽然有点可惜自家女儿缺席了国交宴,但是确实清菱还是太过孩子脾气,的确是容易闯祸,不去也好。

    她于是忽略了楚清菱的撒娇声,也端出了帝后的威仪,沉声道。

    楚清菱见着这国交宴的名额却是是被自己一番做作给做没了,顿时慕流苏的气也不生了,只剩下懊悔之意,她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沈芝韵,见沈芝韵妆容精致,端庄而坐,看着她的目光温婉中却难掩讽刺。

    楚清菱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又羞又恼的跺了一脚,不情不愿的退了下去。

    慕流苏见着楚清菱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才反应过来,见着小姑娘在座位上拉长小脸气呼呼的样子也是一脸茫然。

    慕嫣然自然是知道原因的,楚清菱对慕流苏的心思她知道的清清楚楚,慕流苏往年不在京的时候小丫头就三天两头往将军府跑,来找自己闲谈。

    起初慕嫣然还大为诧异,一个当场公主怎么对自己如此殷切,直到后来发现小丫头口中天天念叨着一口一句流苏哥哥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小丫头是钟情慕流苏的。

    如今看她如此想要参加国交宴,恐怕是为了皇帝口中的那句选择姻亲。只是方才楚清菱一番出色琴技见慕流苏却不为所动所以才闹了小脾气,平白失去了国交宴的机会,想必楚清菱如今应当极为恼火。

    然而纵使她明知楚清菱对自家弟弟的心意,她却终归是不能告诉慕流苏的,慕流苏的婚姻大事已经定了沈芝韵,端妃与皇后本就不对盘,即便慕流苏再得皇帝宠爱,也决然不会让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下嫁到将军府为妾。

    慕流苏虽然对沈芝韵没有丝毫感情,但是作为嫡姐,自然也看得出自家弟弟对于楚清菱也只是兄长对妹妹的爱护之意罢了。

    终归还是委屈了清菱的一番情意,这丫头喜欢了流苏这么多年,恐怕也是极为伤心难过的。

    慕流苏见慕嫣然心事重重却又一句话没说的样子也有几分好奇,不过她不说,她自然不会强问,思量了一番如何解决许灵犀的事儿后,她便觉得宫宴索然无味,时不时的看向姬弦音,见初一将先前一直抱着的糯米递给了姬弦音。

    糯米在姬弦音怀间蹭来蹭去的撒娇模样似乎令姬弦音心情好了不少,垂着眸安静的逗弄着。

    楚心慈调整了半天心境,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下来,略带几分羞赫的看着姬弦音。

    那眉宇间的爱慕之色,几乎快要盈出来。

    最后国交宴上定下来的女子便是书法极好的李毓秀,弹奏琵琶的沈芝韵,以及一舞霓裳的楚华裳。

    当然这只是国交宴上届时的表演人员。两国和亲之事,自然还少不了其余的活动,想必元宗帝已经着手安排下去了。

    这般大事定下以后,元宗帝便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他看着眼前的一众臣子,似乎有些倦意的挥了挥手:“国交宴的事既然暂时定下了,朕也就放心了。如今大楚还得靠年轻一辈的努力来支撑,朕乏了,就先离去了,大家且玩儿的尽兴。”

    众人齐声行礼,元宗帝果然站起身来,由皇后与端妃二人一左一右亲手搀扶着离开了宝华殿。

    元宗帝一走,整个大殿的氛围便轻松了不少,不少相识的人都离开席位活跃走动起来。

    “弦音表哥,今夜的点心可是不合口味?我看你今夜似乎没什么胃口怎么一点没吃。”

    慕流苏刚起身想走向姬弦音的方向,却见着一身浅绿色宫装的楚心慈挡在了她身前,对着姬弦音极为温软的开口问话。

    姬弦音仍旧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模样,他甚至不曾抬头,依旧是不急不缓的抚摸着怀中的糯米。

    糯米也似乎极为不满意有生人打扰了自己的惬意时光,极为哀怨的叫了一声“喵。”

    不待姬弦音开口应答,一侧的楚琳琅刹那间将宽大手掌压在了姬弦音的右肩上。

    他手中力度极大,甚至已经有青筋暴起,那双宛若狼一样的黑眸中不掩毒辣,极为阴鸷你锁住姬弦音,他开口,语气阴沉。

    “弦音,安平公主在问你话,你这是耳朵聋了,还是故意装作没听到?”

    姬弦音右肩陡然一沉,巨大的痛意穿透身体而来。

    他掩盖在纤长睫羽下的眸色有一刹那的血色妖冶一闪而过,正欲动作,面前纯墨色刺绣紫竹的袍尖摇曳而过,姬弦音微微眨了眨迤逦凤眸,将眼中的杀意掩盖了下去。

    “流苏竟是不知道荣亲王府的大公子原来有多管闲事的喜好。”

    慕流苏上前,微微抬手,看似极为漫步尽心的拂过楚琳琅的衣袖,却是精准的拽住了楚琳琅的手腕。

    她抬眸,一双灿若星子的墨色凤眸弯若皎月,似乎是带着笑意,然而却带着冰冻三尺的寒凉杀意。

    慕流苏面上带笑,不废吹灰之力的握着楚琳琅的手腕,微微使力,“这是安平公主与姬二公子之间的事,似乎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置喙吧?”

    慕流苏的手看似毫无力度的落在楚琳琅手腕处的时候,楚琳琅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宛如被泠然铁链锁住,那清隽少年身形纤弱,力度却大的想要将他的手腕生生捏断一般。

    楚琳琅疼的五官变色,太阳穴处青筋暴起,试图想要挣扎一番,然而那手中力度越是挣扎越是钻心的痛意。

    他的手就这么被那面上带笑的少年晏晏浅笑间轻松扯离了姬弦音的肩膀。

    楚心慈似乎也觉察到不对劲,看着两人暗自较劲的手,她一双美目落在了姬弦音的右肩上,那儿的黑色大麾此时竟然被楚琳琅狠狠压出一个硕大的巴掌痕迹。

    楚心慈脸色一变,对着楚琳琅便是极其厌恶的道:“琳琅表哥,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对弦音表哥下此狠手!”

    她这一声正义凛然的斥责声很快引起了众多人的注意力。

    入目便是楚心慈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而少年将军慕流苏手中捏着楚琳琅的手腕,楚琳琅面上一副露出极为不甘又吃疼咬牙挣扎的痛苦模样。

    姬弦音则遗世独立般静坐席间,黑色大麾下掩着一只皮毛纯白毛绒绒极为可爱的猫儿,他面容精致逶迤宛若静止的雕塑,除了右肩上一个极为醒目的巴掌印子,浑身气质宛若谪仙丝毫没有半分的不妥。

    明明他是那受了欺负尽显弱势的那人,对比着给了自己欺辱的楚琳琅,姬弦音却是显得高贵出尘宛若仙人一般不染纤尘。

    慕流苏捏着楚琳琅的手腕,手中力度只增不减,她平日里便是说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如今楚琳琅算什么东西,敢当着她的面动姬弦音,慕流苏唇角笑意越深,手中的力度越重。

    在楚琳琅以为自己的手腕即将断掉的时候,慕流苏猛的一松手,将他的手甩了出去。

    楚琳琅面色阴沉,额角有大滴冷汗沿着鬓角滴落,他却是顾不得楚心慈的指责,条件反射的看向了慕流苏,一张俊朗面孔全是暴虐狠意。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想……”

    竟然想要捏断本公子的手腕!

    慕流苏却是收回手腕,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自己衣袍上的褶皱,闻见楚琳琅的质问声音。

    她抬起艳丽凤眸,明明笑意生辉的模样,却无端让楚琳琅觉得遍体生寒,她不待他将话说完已然开口截住了他的话。

    “竟然什么?大公子这是什么意思呢,流苏不过是将你的手从姬二公子的肩上挪开罢了,莫不是大公子误会了什么?毕竟流苏的力气和大公子的力气是一样的,断然不会伤到人的呀。”

    楚琳琅满腔质问顿时卡在了喉咙,依着慕流苏的话外之音,她所用的力气不过是和他施加在姬弦音肩膀上的力度是一样的。

    这自然是胡扯,楚琳琅压在姬弦音肩上的力度是会让人疼一阵子,却远不会伤到肩胛骨,慕流苏下手之处,他却觉得手腕处的骨骼都快要被捏碎了。

    若是楚琳琅指出了慕流苏方才的力度差点捏碎了自己的手腕,那么便是变相的承认自己想要捏碎姬弦音的肩膀。

    他不仅是在身子上吃了一亏,在口头上也吃了一亏,楚琳琅顿时眸色狠沉的看着慕流苏,却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楚琳琅,本公主与弦音表哥的事儿不用你掺和,还请你离弦音表哥远点,不要伤害他!”

    楚琳琅不说话,却不代表着楚心慈不追究,楚心慈心心念念多年的心上人自小体弱多病流落在外,如今好不容易回来出现在自家面前,却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平白遭了这般罪,楚心慈口中的语气也极重,甚至已经直呼其名。

    众人的眼光火辣辣的围观者,楚琳琅只觉得极为头大,眼前还有一个已然怒意凛然对自己怒目相向的楚心慈。

    楚琳琅刀锋一般的眉毛狠狠拧在一起,他深深看了一眼楚心慈。

    精致的鹅蛋脸,樱桃小口因为怒意微微下垂,记忆中那一双明艳的杏目此时却盈满了厌恶和失望。

    楚琳琅心中一颤,只觉得心痛如刀绞。

    他不愿意回答,只能移开目光,极为尴尬的想要伸手去将姬弦音肩膀上衣衫处的的褶皱整理整齐。

    慕流苏却是隔空挡住了他的手,语气寒凉带着不耐:“大公子方才不是说弦音听不见安平公主的话吗,怎么如今大公子也听不见?还是大公子也聋了?安平公主说了,让你离姬二公子远一点。”

    话落,慕流苏伸手,细致的将姬弦音肩上的黑色大麾整理干净。

    楚琳琅面色僵硬,却是知道如今形势对自己不力,他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甩开衣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宝华殿。

    安平公主见楚琳琅走了,五官这才柔和下来,看着姬弦音的时候眼中满是心疼之意。

    “弦音表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你受了伤害,琳琅表哥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这么狠毒的你,我真是看错他了!”

    话落,楚心慈又看向了慕流苏,极为感激的道:“今日多谢将军出手相助,安平感激不尽。”

    慕流苏显然已经看出了这位公主殿下对姬弦音有些异样情愫,虽然知道她对姬弦音的关心不像是作假,但是今儿姬弦音毕竟是因为楚心慈才受到了楚琳琅的针对,所以慕流苏实在是对她摆不出好脸色。

    她冷硬的点点头,低头低声问了姬弦音一句:“弦音你可有大碍?”

    姬弦音原本自楚心慈靠近自己搭话的时候就一直沉默安静,便是方才几人言语之间的矛盾激化,他也是安然沉浸在逗弄糯米的世界。如今听见慕流苏问话,一直沉默的姬弦音却是微微抬头。

    一双迤逦勾勒艳丽轮廓的凤眸轻轻扫过慕流苏皓月生辉的容颜。

    他出声,音色极为惊艳:“弦音碍,将军无需担忧。”

    “流苏哥哥你没事吧!”一声娇喝声,楚清菱也极为担忧的闯了进来,在她眼里,楚琳琅一直是个脾气不怎么好,甚至有些残暴的表哥,方才她就留意着慕流苏的举动,却没想到因为楚心慈这个女人,流苏哥哥居然会和楚琳琅对上。

    慕流苏见弦音面色确实如常,想来楚琳琅虽然用力极重,但是隔了一层大麾力度已然淡却了不少,想来弦音应当是没有什么大碍,倒是楚琳琅的手腕,恐怕得伤筋动骨几日了。

    为了以牙还牙回报他对弦音的“关照”,慕流苏可没少用力。若不是她知道当着众人的面捏碎了楚琳琅的手腕会给弦音带去麻烦,所以极力控制了手中力道,只怕楚琳琅的手已然废了。

    既然弦音无碍,慕流苏也就放下心来。

    如今见楚清菱一脸担忧的模样,慕流苏不由微微一笑:“我能有什么事,你的流苏哥哥可厉害着呢。”

    楚清菱见慕流苏对自己终于露出了笑意,先前因为弹琴时候慕流苏的不为所动的小委屈顿时消散无踪,她咧嘴一笑,十成十的可爱模样。

    “那就好,那就好。”

    “公主何必担忧她,你见过流苏这个皮猴儿何时吃过亏。”慕嫣然也浅笑着走了过来,眸中带着些许调侃之意。

    慕流苏刚回京那几日她原本也极为担忧慕流苏会吃亏,但是后来看到自己被诬陷时,慕流苏亲手将辱骂自己的慕惜柔的下巴捏碎了以后,她便是相信了慕流苏武艺卓绝,是个武功极为厉害的人儿。

    楚清菱见是慕嫣然,脸上的笑意越发深重,却是极为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亲切的拽住了慕嫣然的衣袖轻轻摇晃,对着慕嫣然道:“嫣然姐姐,你怎么不去参加国交宴。清菱记得嫣然姐姐的书法也是极为厉害的。”

    楚清菱打小便爱往将军府上跑,倒是多次碰到慕嫣然在自己的院落提笔苦练书法。

    慕嫣然抿唇一笑,带着世族贵女的端庄贤雅,竟是比楚心慈楚清菱这两个正儿八经的公主还要稳重几分:“我那书法不过是平日里闲来无事写着玩儿的,哪里能拿得上台面。”

    “先前便听哥哥说起将军府的慕二小姐是个极为通透的人儿,如今看来确是如此了。”

    一声音色清冷的女音突兀传来,众人循声看去,见是一个相貌平平只勉强算得上清秀的姑娘,穿着简单的青色裙衫,通身模样看着并不如何出众,偏偏给人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

    慕嫣然显然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及自己,诧异的问了一声:“李小姐?”

    如此模样,可不就是今日宝华殿上被圣上御口钦点的第一才女李毓秀么?

    “不知慕二小姐可愿给毓秀一点时间,借步说几句话?”

    慕流苏微微扬眉,按这李毓秀的意思,她口中所谓的“哥哥说起”便是他那位极富盛名,与沈芝兰可相提并论的的哥哥李策?

    她怎么不知道李策会和自家嫡姐慕嫣然扯上关系,还说什么慕嫣然是个极为通透的人儿。

    慕嫣然常年久居闺阁并不是作假,这些年来,但凡能不出府,慕嫣然绝计不会踏出府门半步。

    更何况传言中的李策与李毓秀两兄妹皆是极为自命清高的人,如今慕嫣然多年来第一次出席宫宴,李毓秀居然能上来找慕嫣然谈话。

    慕流苏原本还极为想不通,但是看着李毓秀一副真心有事没有恶意的样子,倒也放下心来。

    慕嫣然显然也极会看人,见李毓秀对自己毫无恶意,她嫣然一笑,:“李小姐客气了,李小姐愿意与嫣然结交,乃是嫣然的荣幸。”

    李毓秀原本就清冷的面容更是神色一正:“哥哥说慕二小姐是个少见的人儿,与慕二小姐结交才是毓秀的荣幸。”

    ……

    慕嫣然唇角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个才情名满帝都的李家小姐居然是个如此不懂人情世故寒暄之事的人儿。

    这般性格,倒是有些可爱。

    李毓秀见她答应了,转首便往另一个方向走:“慕二小姐请随我来。”

    慕嫣然看了一眼慕流苏,慕流苏对着她点点头,她这才跟了上去。

    楚心慈先后被楚心慈,慕嫣然凭空插进来,后来又被李毓秀这么一番打断,满腔想对姬弦音说的话都被生生打断,如今当着楚清菱的面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她有些羞恼,转过脸,神色正经的看着楚清菱:“清菱,你怎么还不走?”

    楚清菱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眉目间端的是不屑,再想着慕流苏为了她和楚琳琅起了争执的模样,她更是极不开心,出声便语气极差的道:“我也正想问四皇姐你怎么还不走呢,好好的宫宴平白因为你生了争端,还差点害人打了起来,居然还好意思问我走不走。你若是再不走,我便告诉皇祖母你惹是生非去。”

    “你!”饶是知道这个楚清菱不是个省心的主儿,但是被如此点名道姓的说自己惹起了宫宴争端,还要告到皇祖母面前,饶是楚心慈有再好的涵养,也是忍不住想要发火。

    若不是看着姬弦音还在自家身前,恐怕她早就和楚清菱撕破脸皮了。

    如今有楚清菱这个碍眼的丫头在,看来自己想和姬弦音说说话是不可能的了,楚心慈留恋的看了一姬弦音,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回了自己的席位,和几位交好的好友言语闲聊起来。

    楚清菱自然也觉得楚心慈碍眼,她们二人,一个是皇后最为宝贝的女儿,一个是皇太后极为宠爱的孙女,各自占了宫里最富有权势的女人的宠爱,自然是互相看不顺眼的。

    如今楚心慈被气走了,楚清菱心情自然好了不少,背着小手对着慕流苏便是欢欣一笑:“流苏哥哥,清菱去不了国交宴了,你和弦音表哥可要一起加油呀。”

    “借公主吉言,会的。”

    “喵,喵,喵……”

    一语出,却不是慕流苏一贯清澈的声音。

    ------题外话------

    裸更一万字,从下午两点一直写到晚上九点,写了整整七个小时,希望大家看的尽兴。谢谢你们的支持。我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