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四十八章屠你满门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八章屠你满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倘若要慕流苏来说,这人风姿,不仅略胜风岭,甚至可以与弦音和沈芝兰二人聘美了,着实当得起一声武林第一美男子的称号。

    虽然惊艳,慕流苏到底回过神来,看着来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璇玑阁主果然深藏不漏。”

    璇玑阁主闻言似乎极为欢欣,唇角的弧度越发盎然,他纯黑瞳孔中妖冶红色一闪而过,视线细碎的落在慕流苏方才饮茶后水润透亮的唇瓣,眸色暗沉的移开了。

    “慕少将军若是想问今日长街之事,璇玑无法告之。”

    慕流苏原本还想着如何开口,这人竟然如此直接的提了出来,倒是省了她再绕圈子了。

    “阁主倒是心直口快,我无意问你背后之人,我只是想知道,阁主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长箭直指,想必以阁主的手段追上我们不是难事,可你为何……”慕流苏起身迈步到璇玑阁主身旁,微微停顿了一秒,目光凌然的与之对视,“你为何要放走我们?”

    之前她还在怀疑素来出手狠辣利落的音杀阁到底是真的追不上自己还是故意放人走的。如今她见到了如此高深莫测的璇玑阁主,俨然知道这样人的手下不可能是会把马车跟丢的废物,可是明明都动手了,为什么会突然撤离呢?

    “慕将军多疑了,本阁主的手下技艺不精放走了将军,那是将军的能耐,本阁主可不是手下留情的人物。”

    璇玑阁主说着便悠悠然慕流苏方才落座的位置,红袍迤逦,衣衫上荼蘼妖艳的曼珠沙华步步生辉,花瓣迤逦间宛若活物。

    慕流苏眸光定了定,见这人虽然对自己没有恶意,但是言语间都是避讳刺杀一事,不由冷了冷脸色,她盯着他,似乎是想要将他面具之下的容颜也要看的一清二楚。

    “既然你对我没有恶意,箭是对着我而来的,不可能是冲着弦音去的,如此厉害的杀手,为什么会留下沈芝兰的长箭?”

    璇玑阁主听到沈芝兰这个名字时有一刹那的分神,面具下黑眸微垂,一抹妖冶瞬间闪烁而过。他极为自然的拿过了面前的白玉茶盏,凑近唇瓣前,他避开慕流苏的目光,语气中带着促销笑意:“将军说什么,本阁主听不懂……”

    他越是如此漫不经心的掩饰,落在慕流苏眼中却成了几分笃定,她上前对着璇玑阁主执着白玉瓷盏的手腕便是一记手刀横劈而下。

    慕流苏语气坚决的道:“不知阁主是否愿意交代,陷害沈芝兰是阁主你的意思还是帝都之人的意思?”

    璇玑阁主闻言却是没有半分惊讶,只是将手腕微微一错,极为精妙的躲过了慕流苏的手刀。他手中内力微动,桌上精致小巧的白玉茶壶便凌空而起。他顺手将手中的茶盏递了过去,上好的碧螺春茶水便袅袅注入杯中,刹那间茶香四溢。

    慕流苏想过璇玑阁主或许残忍暴虐,或许年老魁梧,或许满身杀伐血腥极重,但是她从未想过这位璇玑阁主是个如此年纪轻轻的登徒子。

    好好的茶杯不用,非要抢她用过的杯子,别说她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家不会同意,便是她真的是个男儿身也不愿和一个第一次见面未分敌我的男人共用一个茶盏!

    “阁主还请换杯茶盏,这个茶杯,流苏方才便用过了。”她见他似乎毫无察觉,绯色薄唇几乎要碰上了白玉茶盏,不由转身对着那茶盏便是一道强悍内力攻去,咬牙切齿的提醒道。

    璇玑阁主似乎早已经料到慕流苏如此反应,任凭强悍内劲直直逼近,却是毫不躲闪,只顾着将手中的茶盏凑进唇边,轻轻抿了一口。慕流苏的内劲落在他胸前,让刚刚抿完茶水的璇玑阁主受创。

    慕流苏见着他身形一抖,口中便有殷红血色溢出,他却是仿若未觉,勾唇用绯色舌尖轻轻一扫唇角的腥红,抬首眸色沉沉的看着她。

    “本阁主不过是喝一盏茶,将军何必如此激动。”

    慕流苏陡然上前,一把将他手中的茶盏挥就地面,“砰”的一身摔成了碎片。璇玑阁主没有料到自己都已经喝过茶水了,这人居然还如此锲而不舍的摔碎一个杯子出气,不由有些愣住,然而下一秒,他却陡然觉察到脖间传来一抹冰凉。

    余光瞥到那一把此时紧贴脖子的泛着泠然冷光的精致匕首,璇玑阁主纤长睫翼微微一动,倒是没有丝毫的挣扎。

    “将军可能不懂杀手的规矩,无论何时,一个合格的杀手都不会交代出雇主的信息。”

    言语间端的是闲庭信步,似乎毫不在意自己下一秒会不会身首异处,“更何况,将军不会以为,你凭借这样一把小小的匕首能安然走出音杀阁?”

    慕流苏冷冷一笑,他这虽然变相承认了长街刺杀是别人的手笔,但是她实在很难想出京中什么样的人才敢如此诬陷沈芝兰。

    “流苏能否走出音杀阁就不劳烦阁主您忧心了。”她将手中的匕首微微逼近一寸,冷声道,“流苏今日来此,不仅是为了刺杀一事,我听闻璇玑阁主最近寻到一件宝物,这宝物似乎就是块暖灵玉?”

    暖灵玉,顾名思义,是一块玉质上好的玉石,携带此玉者,可保体温温暖减少寒毒对身体的损伤,而弦音素来畏寒,这块玉给了弦音必然大有裨益。

    今日借着刺杀的踪迹追到了音杀阁,慕流苏最终的目的倒不是这场刺杀到底是谁的手笔。若不是弦音当时为了保护她将自己拽进了马车,她出马便可以将那众人清理得干干净净,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不过是为了这块极为难得的暖灵玉罢了。

    璇玑阁主面具覆面神色不辨,但是语气间却多了几分莫测情愫:“将军要这暖灵玉做什么?”

    慕流苏自然没心思和他废话,手中匕首再进一寸,几乎要割破了那人宛若凝脂白玉的皮肤:“我拿去做什么是我的事,今日我无意杀你,只要你交出暖灵玉,刺杀的这笔账咋们就一笔勾销。”

    他倒是不甚在意,慕流苏没有回答,他便自顾自的开口说:“本阁主听闻慕少将军与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相交甚好,姬弦音似乎是个身中寒毒常年畏寒的病秧子,将军抢了本阁主的玉难不成是为了给那个病秧子?”

    慕流苏闻言手中匕首不客气的割裂了他的脖子,妖艳的血珠从颈项滑落在锁骨处,凝脂,血色,艳丽至极。

    她再度开口,言语间已然没了方才的客气,全然弥漫着泠然杀意:“你若是敢动弦音分毫,我便是为妖为魔,也必定屠你音杀阁满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