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四十五章如出一辙(新年快乐甜一点)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五章如出一辙(新年快乐甜一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青花掀开帘子便看到如此一幕——

    姿容艳绝的美艳少年静静躺在铺满绒毯的马车上,身边搁置着刚刚褪下的狐裘,着身的一袭雪色云锦绣月牙白锦鲤纹路的衣衫隐隐敞开,纤长优雅的锁骨处垂坠着微微散落的三千青丝。那张本就容色惑国的面容凝脂玉肤宛若受惊的女子。一双惊艳迤逦的凤眸微微放大,绯色唇瓣微张,就连眼尾的泪痣也多了几分鲜艳欲滴。

    而自家主子一袭浅蓝色云锦绣紫竹纹贴伏在那人身上,双手恰好压在了雪衣男子头的两侧,垂首埋在那雪色衣衫隐隐敞开的胸口部位。

    好一幕活色生香的“美男春宫图”!

    青鱼宛如被雷劈,手中一阵僵硬,就那么举着车帘一动不动的愣着。初一和青鱼闻见动静也好奇的看了过来,便是此时,马车内轻飘飘一阵内力,那僵硬在青鱼手中的车帘这才陡然垂落下来。

    “我无事!”马车内一阵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

    青花和初一转过头时没有车帘刚好落下,自然没有看到马车内的暧昧风光。然而看着青鱼一副宛如雷劈的模样,都不由有些好奇,再加上慕流苏如今的声音委实奇怪,也就更加好奇车内发生了什么。

    不过好奇归好奇,三人自然是不敢再动手去掀开车帘的。

    慕流苏只觉得姬弦音怀中一阵令人心旷神怡的幽幽冷香,不由让她再次有些愣神。直到马车车帘被掀开后猛然灌入一阵冷风,慕流苏才意识到自己不仅摔了,还摔在了弦音身上,她忍不住在心中将糯米骂了无数声蠢猫,急忙挣扎着从姬弦音身上爬起来。

    起身后她忙不迭看向姬弦音,唯恐方才着一番折腾将人给摔伤了。这一看,她却是刹那间面耳赤红。

    只见姬弦音一张艳丽面容上全是委屈震惊之意,宛若青黛的眉羽可怜兮兮的蹙在额间,逶迤艳绝的凤眸眼尾微微下垂,绯色红唇微微抿成一条直线,衬着眼尾处殷红的妖冶泪痣,像是一朵被无情采喆了的妖冶曼珠沙华,渗透出浓郁的凄凉哀婉。

    慕流苏何时见过这样的姬弦音,在她的记忆里,无论弦音长了一张如何胜过女子美艳的容颜,在她心中也一直都是清贵公子的形象,正如那句所谓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见到这般活色生香,眉目舒展间便轻易勾魂摄魄的弦音。

    姬弦音原本是极为震惊的看着慕流苏的,如今见慕流苏这一阵便发呆愣怔了不少次数,不由得微微一勾唇,唇间流露出极为清浅的笑意。

    然而就是这昙花一现的笑容,却让慕流苏觉得整个马车都一笑生辉起来,不可控制的,耳尖面颊都红了个彻底。

    她手忙脚乱的挪开身子,伸手将姬弦音从躺着的马车木板上扶起来,面颊通红的问:“你可有事?”

    姬弦音似乎也是方回过神,面上又恢复了一贯的不动声色,他煞有介事的看了一眼慕流苏,一本正经道:“弦音无碍,只是将军面上色泽殷红,可是马车内温度过高热着将军了?”

    慕流苏扶着姬弦音的手一抖,面上却是僵硬一笑:“确实有些温度过高,让我热得红了脸。”

    姬弦音点点头,俨然一副相信慕流苏的话不疑有他的模样:“既然如此,将军不若若流苏一般褪去外袍,想必会不会再燥热。”

    “咳咳。”慕流苏被他这句话呛了一声,不知怎的突然觉得弦音今日似乎透着几分话里有话的古怪之意。她狐疑的抬眸看向姬弦音,只见姬弦音眸光澄澈而平静,紧蹙的长眉微微透着几分关心之意,哪里有半分的古怪。

    慕流苏心底暗骂了自己一句神经质,却是知道眼下不是进行这个话题的时候。当下移开了眸子,目光落在仍旧扎在马车之上的黑色长箭上,微微蹙眉。“这支箭倒是个线索,第一波人马确定是宋氏的手笔无疑,只是这第二批刺杀的人马似乎透着几分古怪。”

    姬弦音假装没有听出她如此明显的转移话题,反而附和的问了一句:“那依将军看,这队人马是谁的手笔呢?”

    慕流苏原本只是为了转移话题,如今见姬弦音也颇为好奇的模样,顿时皱着眉分析。“这队人马出现速度极快,就连宋氏之人也毫无预料,而宋氏不过是个过得稍微得意的小妾,不可能请得动如此厉害的杀手,不是宋氏的人,那便极有可能不是杀我的人,这么说来,楚琳琅似乎极有可能出手刺杀你,然而楚琳琅此人心性多疑谨慎,既然今日有我在,他总不会如此胆大到确认自己不会留下任何把柄,如此冒险来刺杀你,所以,楚琳琅的嫌疑也排除了。”

    姬弦音见着眼前的“少年”如此分析的头头是道,幽深的墨瞳中一丝赞赏和宠溺之意转瞬即逝。

    慕流苏继续认真的打量长箭,试图忽视掉一侧的弦音,然而耳尖越发绯红。“这队人马处处透着古怪,如此悄无声息的出现,即便是因为隔了极远的射程隐蔽了气息,也不该如此杳无声息,很明显是利用了宋氏的人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如此算计的人,不可能因为青鱼的烟雾弹便跟丢了我们,所以很明显他们不是真的想要对我们下毒手。如此,我没法明确他们的目的,自然很难断定这是谁的手笔,这倒是有些难缠。”

    慕流苏暗自想着这势力若是冲着自己来倒好,若是冲着弦音去的,如此实力强悍的人马,对于弦音的安全必然将是一个极大的问题。然而目前京中的势力和弦音有关的,除了楚琳琅一个派系的人,唯一与弦音有联系的就只有一个……只是按道理说这家人不会为了一个女儿便遣出杀手,又是不太可能的,那么到底会是谁呢?慕流苏皱眉,这件事她必须得查个水落石出,不能让弦音有一丝一毫的安全隐患。

    姬弦音见她微微眯着狭长眸子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眸色越发深邃,隔了半晌,他看向了那支深深插在马车上的长箭,开口轻声道:“弦音与将军所想甚同,这箭上,或许有什么别的线索。”

    慕流苏点点头,直起身子,微微一运内力,竟是没有丝毫折断,伸手轻易便将那长箭从马车上完好无损的拔了出来。

    慕流苏上下打量了一番,却听得姬弦音语气温润却带着几分疑虑的道:“倘若弦音没有看错,这箭,似乎与沈相方才出手拦下苏家公子的那支长箭同出一辙。”

    ------题外话------

    宝贝们新年快乐,大家猜一猜这刺杀是谁安排的~我的小仙女么么哒*^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