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四十一章欢喜与割爱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一章欢喜与割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苏墨华想不明白,面上却终究恭敬了些许:“倒是我有些失态了,既然左相如此喜欢这灯,这灯便当做我的赔礼之物,赠予左相罢了。”

    沈芝兰微微一笑,倒也不推拒,只温润道:“如此就多谢桂荏公子美意了。”

    苏墨华点点头,正要说什么,人群中忽而传来一道清泉鸣玉的空明声音:“在下亦十分欢喜这孔明灯,不知沈相可否割爱?”

    众人宛若雷劈的转头齐齐看了过来,这是哪里来的小子这么不懂规矩,连沈相的东西也敢问割爱与否?

    慕流苏也是面色一僵,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身侧安然而立的姬弦音。

    姬弦音长身而立,那张精致的玉色雕花面具露出一双惊艳的眸子,眸光虽然温凉平静,但是却透着几分坚定的看向沈芝兰,与其说是看向沈芝兰,不如说的是沈芝兰手中的孔明灯。

    慕流苏完全没有想到姬弦音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先前她问他是否要试试,弦音明显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就是苏墨华赢下了那盏灯想要射毁的时候也没见他有啥反应,怎么这灯一到了沈芝兰的手中,弦音便突然想要了……

    初一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暗自想着自家主子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灯是人家沈相出手拿下来的,自家主子得是有多搞不清楚状况才说得出这样的话。

    人家又是射箭又是暴露身份才拿下的灯,怎么可能说割爱就真的割爱给你。

    “你真的想要这灯?”慕流苏惊喜不定的问了一句,显然也是极为不可置信。

    姬弦音轮廓迤逦的眸子微微一动,视线从那盏孔明灯上收回,温声回了一句:“嗯。”

    慕流苏不知为何,看着他那双惊艳的眸子,居然会听出了他言语间的几分委屈之意。

    罢了,这灯,弦音既然如此想要,她便试试能不能从沈芝兰手中要替弦音拿到这灯了。

    青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按照自家主子护着姬弦音的性子,沈芝兰手中这盏灯,恐怕是留不住了。

    苏墨华和沈芝兰正寒暄着,哪里料到居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提出了要灯,人群自然的分出了一条道路,慕流苏迎着人群慢慢的走到了两人身边,露出一抹笑意:“沈相。”

    沈芝兰眸光动了动,一双墨眸子锁住了慕流苏,倒是没有什么恶意,只是颇有几分打量之意。

    慕流苏迎着他的目光将自己面上的紫竹面具取下来,笑着道:“流苏见过沈相,说实话我也知道确实不该在此时夺沈相所好,奈何流苏有位挚友十足欢喜这孔明灯,这才不得不来问问沈相可否愿意割爱,倘若沈相愿意,流苏愿以千两银子作为酬谢,若是不愿,便权当流苏这话白说。”

    众人原本只是看看这天灯的热闹,原本这个黑衣男子如此箭术高超也就罢了,哪里想到这区区一盏灯,竟然还让当朝左相和英武将军

    对上了,不由看着这盏灯好一阵唏嘘。

    “这是什么情况,这孔明灯当真如此稀奇,不仅左相想要,连英武将军也想要?”

    “我哪儿知道,沈相手中那灯的确是精致,不过也值不得千两银子吧,这英武将军好大的手笔。”

    “方才沈相因为故人才出手讨要这盏灯,如今英武将军也说了是因为一个挚友,真是奇了怪。”

    ……

    沈芝兰看着眼前言笑晏晏的慕流苏,见她如此以退为进的模样,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人为何要拿下这灯,方才出声的人声色他并不太熟悉,如今隔着遥远人群,那人带着面具也无法视清,但是他却明白,慕流苏口中挚友,便是那人无疑了。

    而慕流苏确实是一副极为诚恳的模样,他不信慕流苏如此聪慧的人,会不知道这孔明灯即便再如何精致,其造价也没有超过十两银子,而她居然脸色都不变,极为淡定的说出以千两银子买下这灯,如此风轻云淡眉头不皱的模样,想必两人的关系必定是极为要好。

    沈芝兰并没有真的多需要这盏灯,不过这灯既然是大燕的,他想着她应该也是极为欢喜的。

    虽然她已经走了,但是应该也不会愿意看到自己故国之物被人如此轻贱到用箭射下来,如此,他才顺便出手将这孔明灯拦截了下来。只是没想到慕流苏也会因为一个所谓的挚友来要灯。

    “英武将军可会损毁此灯?”沈芝兰看着面带希冀的慕流苏,见她一双凤眸中眸光熠熠生辉,像是将落了万千星辰,这样一双眼睛,莫名让他觉得像极了记忆中的故人。

    慕流苏并没有想到沈芝兰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原本还以为会纠缠一阵,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容易松口。

    不过至于损毁不损毁的,这灯是弦音突发奇想想要的,她也不知道弦音拿去到底是要干嘛,不过很显然,今日想拿下这灯,不得不应下一句不会了。

    青花心里想着就主子的性子,别说弦音公子真要要损毁这一盏灯她不会拦着,恐怕还会在一旁一边看着一边拍手称快。

    然而心中虽这么想,但是她还是憋在了心里,默默看着慕流苏一本正经的道:“沈相如此喜爱这灯,还愿意将这灯割爱与我,流苏不胜感激,沈相大可放心,流苏绝不会损毁此灯。”

    慕流苏默默在心里道了一句,至于弦音损毁不损毁拿就与自己无关了。

    沈芝兰见慕流苏这般机灵,倒也没有为难,只是将那花灯递给了慕流苏,温声道了一句:“罢了,芝兰的故人已经去了,纵是有这灯,也无用了,且送给将军了。”

    慕流苏不由心头一震,沈芝兰先前便对苏墨华说是这孔明灯与这故人有些渊源,她以为他是要买灯送给那位故人,如今他却说故人已去,那这孔明灯原来是为了买下来留作纪念的?

    她迟疑了一刹,接过沈芝兰手中的花灯,开口问了一句。

    “流苏斗胆问一句,沈相的故人,难道是大燕人?”

    ------题外话------

    虽然想写弦音宝宝和芝兰的对手戏,不过目前还不是时候~弦音宝宝傲娇小模样~流苏“男”友力爆棚~喜欢就买买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