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十七章不幸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七章不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走,我带你们去小时候流苏哥哥常带我去的那家说书楼,”楚清菱见大家都没意见,又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意,上前一步拽住慕流苏的衣袖,便脚步愉快的带着三人往茶楼外行去,“听闻那里新来了一个说书先生,讲的可好了。”

    任何朝廷都不乏文人墨客,自然也少不了街头巷尾说书的先生,若说大楚唯一独特之处,那便是大楚的说书是与茶楼相分开的,就比如方才慕流苏一行人呆的茶楼,确实就是喝茶品茗赏风景。

    而大楚说书的先生,则是专门会开设一方说书楼,坊间的奇闻怪谈一直以来都不乏人听闻,真正的慕流苏小时候便经常拽着楚清菱听了不少说书先生的段子。

    楚清菱带着几人进来时,这说书楼已经人满为患,显然是生意极好。慕流苏几人点了一个雅间,隔绝了外界喧嚷,向着看台上望去。

    坐在看台一侧的青色长袍的说书先生见时辰差不多了,悠悠喝了一口茶,便掀了掀长袍下摆,手中拿着一块乌黑的醒木缓步上前。

    台下的人见他起身顿时热情高涨,兴致颇为高昂的问道:“先生今日要讲什么样的故事呀?”

    “先生素来爱讲帝都之事,我看今日必定又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王公贵族的秘密事儿。”

    “想必是沈家小姐和慕家少年将军的风月之事吧!”台下年轻气盛的少年忽而笑着打趣道。

    楚清菱一听,顿时一张俏脸黑如锅底。她从椅子上跳起来正想发怒,此时看台上的说书先生走到一方长桌面前,将手中的醒木一拍:“诸位肃静,接下来,听老夫说。”

    众人果然不再喧闹,齐齐望着这说书先生,说书先生老气横秋的摸了一把胡子,不急不缓的开口:“老夫今日不讲大楚帝都之事,老夫要讲的是,一年前在大燕香消玉殒的巾帼女相的故事。”

    慕流苏原本漫不经心敲着窗栏的手一顿,散漫的目光忽而一凝,透出几抹锋利。

    楚清菱暗自嘀咕了一句:“算你识相”又老实的坐回了椅子上。

    楚清玄似乎也对这说书先生的话有了几分兴趣,转首对着沈芝兰同样是丞相身份的笑道:“竟然是大燕丞相的故事,沈相可是听说过这位巾帼女相的故事?”

    “略有耳闻。”沈芝兰微微一笑,似乎并不关心,然而视野的余光却从忽然顿住手指的慕流苏身上一扫而过。

    “大燕女相?大燕居然还有女子做丞相的?”有人不可置信。

    “这有什么稀奇的,只要真有本事,管她男女,能兴盛一国不就行了。”有人嗤笑一声。

    “确实如此,我听闻这位女相其人聪慧绝顶,胸怀丘壑不输男子,甚至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武功,的确是当今天下百年难见的奇女子。”

    “此话当真?那大燕的女相当真如此惊才艳绝?”

    “自然是真的。这位女相曾经以一己之力。辅佐了大燕原本并不得势的七皇子荣登太子之位呢,所以才能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燕丞相。那时候,女相似乎也不过才十五岁的年纪吧。”

    “若真像你说的这般厉害,她还正是芳华年岁,怎么就如此红颜薄命香消玉殒了呢?”那人追问道。

    “这我哪知道,你听先生讲不就是了。我要知道我也去说书了真的是。”那原本说的滔滔不绝的男子一时噎住,隔了半晌才开口怼了回去。

    ……

    台上的说书先生手中醒木又是一响,摸着胡子娓娓道来:“故事要从大燕凉城的寂家说起,寂家一门,乃是辅佐大燕太祖打下江山的百年望族。寂家世代人丁兴旺,到了这一代,寂家主母一共生了双儿一女,最小的女儿,取名流苏,寂流苏。”

    “流苏?可不是与我朝英武将军同名?”说书先生这一停顿,看台下的一众看客都炸开了锅。

    “确实呀,咋们大楚的将军可不就叫姓慕名流苏么。竟然会和一个女子同名。”

    ……

    隔了整整一年,慕流苏才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别人口中如此完整的讲述出来。

    寂流苏,那是她的名字呀。真正属于她一个人的,名字。

    隔了这么久,她刻意避开的那些痛入骨髓的回忆,如今都伴随着这三个字疯狂奔涌而来,如同决堤的江河之水,从她头上兜头而下,将她笼罩其中毫无喘息之力。

    慕流苏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已经凝固,但是仅存的理智还是告诉自己,这是在大楚,她的身边不仅有楚清玄这个皇子,还有深不可测的沈芝兰。

    她稳了稳心神,回头对着正听见名字齐齐投来目光的三人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笑意:“流苏未曾听过这位女相,不过我们二人名字相同,倒是的确有缘。”

    楚清玄不疑有他,慕流苏流连边境六年之久,整日与秦军交战都来不及,哪有还空去关注大燕的什么劳什子女相。

    楚清菱嘟着红唇,扬声道:“那个什么女相真好运,居然能和流苏哥哥同名,不过清菱相信她肯定及不上流苏哥哥一半风华。”

    楚清玄看着眼前娇俏的丫头,如此刁蛮任性的一个丫头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一口一个流苏哥哥叫的那叫一个顺口,对着自己这个哥哥有时候都以本公主自称,在慕流苏面前却是从来不用尊称。

    何况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这么多人,名字相同的多了去了,她居然还能为了这点小事耿耿于怀。

    楚清菱这份心思,他作为哥哥都看不下去了,奈何这慕流苏却没有看出来,只当她是个妹妹宠着。慕流苏还与沈芝韵定了婚约,以楚清菱的性子,后面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

    楚清玄越想越不好,不由得直直摇头。

    沈芝兰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慕流苏似乎确实毫不在意的模样,也就淡淡的转开了目光,又看向了台中的说书先生。

    “寂家这个女儿自小聪慧,一岁便可以说文解字,二岁吟诵古诗,三岁已经能出口成章。寂家上下惊为神人,把这位千金宝贝的不得了。大燕曾流传这样一首打油诗。寂家有女初长成,凝脂玉肤娇颜色,仪容闺谋双盛世,踏破门槛求不得。可见女相幼年时候多少大燕才子贵族为其趋之如骛。”

    光是听这一首打油诗中那句凝脂玉肤娇颜色便教的一种看客心生神往,显然这一句诗便点出了这个女相其实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在座的多是男子,听到美人的故事自然越发精神抖擞。

    说书先生讲了一大串关于寂家小姐如何聪慧如何美貌的故事,举了不少事例,不一会儿便将寂流苏塑造成了个娇艳聪慧,美貌灵动的美人形象。一众看客都听得津津有味,信以为真。

    故事扣人心弦,说的倒的确精彩,然而只有慕流苏自己知道。那说书先生所说的这些事,不过只有一两分是真的,其他全然都是胡编乱造凑成的罢了。

    讲了小半柱香的时辰。那说书先生却忽而话锋一转,语气低沉的道:“然而不幸的是,在寂家小姐九岁这年,她却遇到了大燕的当朝七皇子。”

    ------题外话------

    感谢睨恣小仙女的花花。比心心。首推期间数据不太好。喜欢的仙女们记得收藏mu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