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十一章争端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一章争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姬弦音听见慕嫣然的夸赞也只是礼貌性的微微一笑,他宛若尘封千年的丹青笔墨泛着清透的书卷气息,沉寂之间也是万千风华,无论庭前花开花落,皆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慕流苏慕嫣然一副惊艳的模样,不知为何心里始终觉得有些异样。

    姬弦音似乎无意在外久留,便说了一声:“时辰也不早了,弦音也该回府了。”眼见着姬弦音皱眉不适的模样,慕流苏心里颇为担忧,她原本是想向昨日那般送姬弦音回府。

    然而这才不过分别一日,她一归京便两次送弦音回府实在有些不妥,何况身边还有慕嫣然这个嫡姐,她自然是不太可能丢下慕嫣然一人回去面对慕老夫人和宋氏的怒火。

    思来想去,便也只能再三嘱咐了姬弦音身后的侍卫,再暗中派青花向护着姬弦音的荆棘门暗卫传了口信。

    确认姬弦音可以安全回府,慕流苏这才又陪着慕嫣然上了马车,两人不紧不慢的往将军府的方向赶回去。

    慕流苏觉得慕嫣然在见过姬弦音后似乎沉默了许多,有几分异样,马车上有一段时间的沉默氛围。一直到马车行近将军府门前,慕嫣然才开口颇为担忧的对慕流苏开口:“流苏,慕霖平今日在你手上吃了亏,宋氏和老祖母恐怕又会寻你麻烦。”

    慕流苏见她神色稳定下来,倒也没有再多想,见她如此忧心便出言安慰道:“今日之事姐姐你没有下马车,慕霖平只知道我一人所为,暂时不会寻姐姐的麻烦。何况慕霖平是怎么样的性子老祖母是知道的,她必然会先弄清事情原委,慕霖平今日对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出言不逊是事实,我借父亲的名义教训他,老祖母和宋氏无论多心疼也挑不出错来,这个暗亏他们是吃定了。”

    更重要的是,今日出门前,那老太婆为了慕婉瑶的事在自己手里吃了个暗亏,丢了面。如今慕霖平自作自受,慕老夫人爱面子,便是再心疼慕霖平这个长孙,也断然不会因为这事又来寻她的麻烦做个跳梁小丑。

    慕嫣然回了自己的院落仍旧还是极为忐忑,生怕流苏会受罚。然而一直到第二日也没见慕老夫人召唤自己和流苏,她终于才信了流苏所言,将吊在嗓子眼的心落了下去。

    慕老夫人和宋氏吃了亏没法找慕流苏算账,只得把气都撒在了那让慕霖平出了丑的名叫芳儿的丫鬟身上,赏了她整整五十大板,这么一顿毒打下来,不仅打折了芳儿的一双腿,甚至连命也去了半条,更不要再说还要做什么妾室。

    倒是慕霖平这个花花公子醒来为了她跑去和自己的娘宋氏闹了一阵,气白了宋氏一张脸,直接当着慕霖平的面用簪子把芳儿一张算得上颇有几分姿色的容貌划了个稀巴烂,冷冷的问:“如今她毁了容,折了腿,这样的女子,你是否真要纳她为妾?”

    慕霖平被宋氏的心狠手辣吓白了大半张脸,迎着芳儿那张满面血痕和血迹斑斑的腿,差点没将隔夜饭吓吐出来。自此也没了再芳儿为妾的想法,便也由着宋氏将芳儿打发出府。他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的院落,听说没过两日又有了新欢。

    慕霖平似乎有几分要来找慕流苏算账的动静,然而宋氏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将他拦下了。明面上慕霖平挨了慕流苏一巴掌这事似乎也就过去了,然而谁都明白这不过是暗潮汹涌前暂时的平静罢了。

    慕流苏就在这样粉饰太平的风平浪静下过了几日舒适日子。她派了青鱼传信给风落让她特意为弦音的病情寻了几味极为珍贵的药材,试图想办法想让弦音病情根治甚至恢复记忆。

    另一方面慕流苏又将荆棘门的人暗中伸向了大燕,她时间并不充裕,等安排好了弦音的事,大燕那些欠下她命债的人,也时候要着手收拾了。

    日子波澜不惊的过着,慕嫣然时不时回来慕流苏这陪她说说话,然而慕流苏没想到今日慕嫣然来,竟然会告诉她一件极为惊奇的事。

    她完全没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在锦绣阁以慕嫣然的名义送给沈芝韵的那件雪色留仙裙会引发另外两个女人之间的争端。

    彼时,沈芝韵端庄坐在精致雕花的梨木雕花椅上,不沾阳春水的盈盈玉指执了白玉瓷盏,朱唇微启,不动声色的吹散瓷盏之上泛着的盈盈雾气。

    她不紧不慢的品了一口茶这才抬眸用明媚的杏目看向眼前一身华丽宫装神情刁蛮的女子。

    那是个极为娇俏的女子,如今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眉眼间却透着几分遮掩不住的美艳,不难看出假以时日长开之后会如何惊艳。然而最引人目光的是她浑身的尊贵气息,那张明媚的五官上如今怒意盎然,眸子里甚至带着几分不屑和轻蔑,那极为刁蛮的模样却很难让旁人新生厌恶,反而觉得生气勃勃。

    俨然便是帝都出了名的刁蛮公主六公主楚清菱。

    若说旁人是被这张夺目的容颜所迷惑难生厌恶之情,沈芝韵便只能是因为她是当朝公主之尊而没有流露出厌烦,然而无论如何隐忍,对于这个多年找茬自己的刁蛮公主,沈芝韵的眼底还是流露出了几分不耐烦。

    她将亲手中端谢的白玉茶盏轻柔放下,身子却一动没动,甚至没有起身向她见礼,只是端庄沉稳的坐在原位。沈芝韵抬眸,毫不避讳的与楚清菱对视:“不知道六公主今日闯来芝韵此处有何见教?”

    楚清菱看着她佯装镇定的面容便更加怒火中烧,她冷冷一笑:“沈芝韵,本公主和你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你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这里除了你我没有外人,你就别再装了。”

    沈芝韵迎着她嘲讽的笑意,一贯从容的面容也浮现出几分嘲讽和不屑:“六公主所言,芝韵听不懂,正如公主所说,此处没有外人,公主到底因为何事来寻芝韵的麻烦,还请公主明说。”

    楚清菱被她眼底的嘲讽更加激怒了,她一步上前,伸手从梨木雕花八宝桌前扫过,刹那便将沈芝韵面前的白玉茶盏哗啦一声摔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她直直瞪着沈芝韵,气急败坏的开口:“沈芝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收了流苏哥哥送你的雪色留仙裙。”

    ------题外话------

    每天上午十一点更新喜欢的小仙女记得收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