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十八章坚定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八章坚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沈芝韵付了银钱留下话便又端庄大方的对着慕嫣然与慕流苏盈盈行了一礼:“这赔礼慕姐姐定然要收下,芝韵还有事,今日不能便先告退了。”

    她视线轻轻从慕流苏身上掠过,仿若只是漫不经心的一撇,见着面若皓月的少年静静的立在一侧,沉默不语,“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山水无言,岁月静好的模样,锦绣阁繁华的衣衫华光夺目,却依然掩不住他身上的清隽温润。

    世人都说自己的哥哥沈芝兰当的一句芝兰玉树,然而这个名扬边疆的少年将军,似乎风华不输自家哥哥,反而还多了几分英气。

    沈芝韵眸色颤了颤,脸上似乎有些发热,她稳了稳心神,仿若无事的移开目光,一语落下,当真带着两个丫鬟娉婷而去。

    慕流苏自然也一直默默站在一侧打量着沈芝韵。如今见她有些步态不稳的离去,她也不由挑了挑眉。

    对于慕老夫人给慕流苏定下的这门亲事,由于慕将军远在边关,所以得到消息时候已经成为定局了。

    慕将军自然知道慕流苏是女儿身,柳氏是他唯一爱着的妻子,却因为孤身一人毫无背景而不得慕老夫人欢心,不得已下娶了宋氏,宋氏竟然还先行诞下一子。

    柳氏原本身子还行,生下了慕嫣然这个女儿就落下了病根,本就病重缠身,生下慕流苏这个女儿后更是油灯枯竭,慕将军不愿柳氏受委屈,便对外宣称慕流苏这个小女儿是个男孩,是将军府上唯一嫡子。

    原本想着就在边疆能躲就躲着,哪里知道自己家老娘为流苏定下了亲事,得知这门亲事,慕将军整日愁眉苦脸。

    慕流苏虽为女儿身,自小被当做男孩培养,颇有几分英气,她自小熟读兵书将法,也学的不少将门武艺,所以才能在秦楚一战中挂帅出征。

    可惜终究是个女子,竟然看上了自己的对手秦国五皇子,为了能多看到心上人,故意只防不攻展开了三年拉锯战,最后甚至被慕将军看出端倪,慕流苏与南秦五皇子最后一战,极为猛烈,两人本是势均力敌,但是慕流苏下不了狠手,被南秦五皇子一把长枪穿心而过,死在了心上人的枪下。

    自己重活在慕流苏的身上,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何况还承载了慕流苏从小到大的全部记忆。她并非慕流苏本人,承载的不止慕流苏的记忆,还有生前她自己的血色人生……不过前世的自己已经死了,她不是慕流苏,却又只能是慕流苏了。

    重得生命之后慕流苏第一件事就是趁着休养生息暗中创建了荆棘门的势力,用了大量人手去寻找弦音。得知弦音归京,她便再也没有隐藏实力,直攻而上,拿下了大胜班师回朝。

    这之前,她也为真正的慕流苏做了一件事,就是在南秦五皇子面前放下了三千青丝,眉目清冷的说了一声:“三年情意,到此为止!”

    对于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原主的未婚妻,慕流苏自然没有多余的想法,从荆棘门的情报而言,沈芝韵似乎是不怎么满意这门亲事的,如今怎么如此端庄有礼,还送了慕嫣然一件颇为珍贵的衣衫作为赔礼,与其说是赔礼,倒不如说是……示好?

    慕流苏通常对这种女人心事不擅猜想,按照她的个性向来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也就一直看着两人动作没有说话,慕嫣然自然是极为推拒。不愿接下这份厚礼,奈何银票已经给了掌柜的已经包好了衣衫,沈芝韵也早已离去,她自然是不得不收。

    慕嫣然神色为难的看向了慕流苏:“弟弟,这衣裳可怎么办……”

    慕流苏对着自家姐姐温润一笑:“不过是件衣裳,沈小姐既然执意送你作为赔礼,你便收着。”

    慕嫣然仍是极为忐忑:“可是这衣裳如此贵重,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手短,这叫我如何收的下。”

    “她既然送了你一件衣衫,我们再挑一件衣裳给她还礼过去便是,这月华裙倒是极为配得上姐姐,且安心收着吧。”慕流苏见慕嫣然仍是一副忐忑的模样,只能再次出口:“青花,让掌柜的挑一件合适的裙衫包好送去丞相府,记得吩咐以姐姐的名义送出去。”

    青花领命,和掌柜一起又挑了一件别致精美的裙装。

    慕流苏在一旁等着,看着自家姐姐愁容满面的模样,显然是极为心疼今日慕流苏这一番多余的开销,按理说慕嫣然是颇得盛宠的将军府上的嫡女,吃穿用度全然不用发愁,如今如此心疼这点银钱。

    慕老夫人虽然有些倚老卖老,但是极为好面子,断然不会克扣嫡女,唯一有可能的便是宋氏从中作梗,她是极为厌烦深宅大院间的女人计谋的,不过慕嫣然是这府上除了慕将军唯一一个对自己推心置腹的人,她自然看不得她为了一点小事如今这般发愁的模样,宋氏贪婪了这么多年还不知悔改,她便出手替姐姐出一口气便是。

    青花很快和掌柜的一起挑好了衣裳,真真是锦绣阁千金一件的裙衫雪色留仙裙。

    慕嫣然要一起付账,青花自然早已经结了款,三人满载而归。只是这一番开销下,慕嫣然已经没有了逛街的兴致,慕流苏见她兴致不高,倒也没有强求,只吩咐青花安排了马车便要回府。

    马车从熙攘人群中穿过,慕流苏作夜睡得迟,如今便斜斜靠在马车上补眠。慕嫣然看着自家弟弟一副倦容的皱眉小憩,一贯贤淑甚至有些懦弱的脸上忽而浮现几抹坚定。

    娘亲没了,爹爹不在,唯一弟弟回来了,她不能再这般软弱可欺下去,流苏虽然有爵位加深,然而宋氏和慕老夫人两个女人的心思人人可知,慕霖平那样的小人颇受祖母喜爱,一个区区庶子在府内穿金戴银,自己的亲弟弟如此一个尊贵的嫡子竟然流连边疆六年。

    六年回府,慕老夫人门前的指责和宋氏那天的栽赃陷害,都让她极为愤怒,可是她在府中孤身多年,为了自己的安危一贯的忍让,竟然还是没让这两个女人收手反而一贯变本加厉。

    慕嫣然一贯温润的眸子里忽而渗出冷意。原本就英气的容貌顿时多了几分神采,她直直坐在马车上,瘦弱的身子挺得笔直。

    弟弟,姐姐会保护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