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楔子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楔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楚皇朝天元历二十七年秋,锦州城。

    夜幕时分,远在京都千里之外的锦州城少了天子脚下的拘谨,虽是秋雨绵绵之际,却浇不灭锦州最大的烟花之地的醉生梦死,胭脂楼正是热闹时分,丝竹袅袅,笙歌渺渺,台上舞女身姿娉婷,寻欢作乐的公子哥们神色迷迷。

    谁也不曾注意到,胭脂楼隐秘的侧门处,马蹄踏过枯枝的声音掩盖在醉生梦死的喧嚣下,一人穿透雨幕驾马而来,一身宽大的披风遮不住身姿的清隽挺拔。

    行至侧门,马上的少年身形矫捷的掠下,门前的小厮尚未来得及用手执的长明灯去分辨那人宽大兜帽下的容颜,那人身影已行云流水的消失在夜幕中。

    青花早已等候多时,见着来人揭开了宽大披风的黑色兜帽,露出一张皓月生辉的熟悉面容。她迎身上前,看着自家主子风尘仆仆的身姿和略显几分疲态的容颜,面上透出几分心疼之意。

    不过一个王府的公子哥罢了,哪里担得主子如此着急,边疆之地那么远,主子才刚经历一场恶战,为了这个病秧子,还未来得及好好休息,就这么风尘仆仆的冒雨赶过来。

    青花心有不满,看着主子着急的模样也不忍发作,只将手中的姜汤递上,温声道:“主子勿急,人在屋内呢,除了虚弱些,已无大碍。”

    慕流苏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却没接她手中的姜汤,只是在听见已无大碍四个字的时候,浑身的冷冽气息才收敛了一点,青花带着她进了胭脂楼一处隐秘房门。谁也不会料到繁华喧嚣的胭脂楼,竟有这么一间隔绝了正厅喧嚣的静谧之处。

    彼时秋风夹着绵绵细雨拂过雕花窗阁前窗帷,跳跃的烛火随着芙蓉纱账的摇曳光影憧憧,熏香袅袅间,她一眼就看了檀香木雕花大床上安静躺着的虚弱男子。

    隔了生死绵长,她终于又看到了这张久违的面容。

    仍是记忆中足以惑乱众生的清隽容颜,一双轩眉微微蹙在额间,紧闭的凤眸迤逦勾勒出惊艳的轮廓,细长浓密的睫翼悄然覆盖,眼尾处一点胭脂泪痣透出几分冷艳凄凉,挺拔的鼻梁下,是一双因不安而微微紧抿的凉薄唇瓣。

    这是张姿容艳绝而丝毫不显女气的面容,即便是沉睡间面色苍白,也不经意间透露出惊心动魄的风华。

    青花侧了侧眸子,无可否认这个男人真的有一张令人惊艳的脸,难怪主子一直让荆棘门的人手暗中护着此人,如今更是刚结束一场恶战尚来不及休息便骑了快马不管不顾的从边疆赶了过来。

    这姬家二公子的容颜身世倒是配得上主子风华,可这人作为一个男人,也太弱不禁风和无用了点……

    “谁干的。”确认了床上的人只是面色苍白,确实气息安稳已无大碍后,慕流苏目光流连在他露在锦被上的肩胛骨处,那里裹了层层透着几抹艳丽血色的纱布,语调莫测的问道。

    青花自然听出了自家主子语气间的冷意,也不敢再多加揣测,神色一正沉声应答:

    “回主子,是荣亲王府大公子楚琳琅下的手,过些日子便是姬二公子生母的十年忌日,荣亲王带人传信让二公子归京,荣亲王府的世子爵位还未定下,楚琳琅自然不乐意二公子此时回京,便派了大批杀手前来行刺,我们应敌之际,未料到二公子的随行中出了奸细,被猝不及防的射了一支毒箭,好在主子让风公子及时赶来,现在已经无碍了。”

    “好一个楚琳琅,本公子的人你也敢动。”慕流苏不怒反笑,唇角勾出一抹冷艳弧度,一语落,她沉声吩咐:“安排荆棘门的人暗中护送姬二公子等人回京,若是再出一丝差错,一律门规处置。”

    “是”,青花凛然应道,这次出了这么大的差错,他们自然不敢再懈怠。

    她又问道:“主子,可要再派些人马去收拾这个楚琳琅?”

    “不用,先护着二公子回京即可,”慕流苏微微抬眸,语气却突然平静下来,面容越发平静无波,然而青花却知道,主子越是平静,越是动了杀意的征兆。

    青花垂首不敢言语,只听得主自家子忽而自言自语道:“弦音既然回京了,边疆的战事也该早些消停了,我也该回京,亲自收拾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了。”

    回京?青花神色一惊,主子之所以在边疆驻留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想要远离京中的权谋诡计。如今,竟然为了区区一个荣亲王府的二公子,便要重返帝都去参与那些权谋算计?

    青花怀疑自己听错了,面上一派震惊。慕流苏却似看出她的心中所想,轻轻笑了笑,一贯精致的容颜上微微透出几抹恍惚。

    她回头看了看床榻上依旧紧闭双眸的男子,扬手将宽大的兜帽重新覆上,抬脚便向着楼下行去。

    “记得我吩咐的事情,别再让人伤他一分一毫,我得连夜赶回边疆,早些结束了战事,你们便转移帝都等着我回去罢了。”

    青花沉声应是,跟着退出了房门。

    谁也没有注意到,恢复静谧的房间内,忽而烛火晃动,精致的梨花木雕花窗阁前,一人临窗而立,透窗远眺。

    昏暗的夜空,锦州城繁华的光幕下,雨幕纷飞,一人驭马疾驰,渐行渐远,宽大的披风飞扬成浓墨渲染的羽翼。

    ——分割线——

    《大楚。史记》有云:

    西楚天元历二十一年九月,南秦入侵西楚边境,西楚武将慕将军临危受命,奔赴沙场,揭开了历时六年的秦楚之战的序幕。

    西楚天元历二十三年三月,慕将军深受敌军重创无法上阵,其子慕流苏十三岁挂帅迎战,设下奇计重创敌军,拿下敌军副帅首级,连夺三座城池,举国震惊。

    西楚天元历二十四年一月,慕少将军再次挂帅,取下敌军元帅首级。  西楚天元历二十四年二月,南秦骁勇善战的五皇子亲临战场,与慕少将军应战,雁临城一战,双方势均力敌,自此开始了僵持三年的雁临拉锯战。

    西楚天元历二十七年九月,慕少将军大改守而不攻之策,奇袭南秦阵营,火烧敌方粮草,出奇制胜。此后西楚便一鼓作气攻破了南秦边境,势若猛虎,南秦无人可档,终于在这一年的金秋十月,递上了休战的议和书,并主动提出和亲一事。

    为期六年的秦楚之战最终以西楚大胜而终。消息传回西楚国都,举国欢庆,西楚天宗皇帝龙颜大悦,封慕将军骠骑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其子慕流苏为英武将军,一律享皇子之尊。

    ------题外话------

    求收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