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409章 花光所有运气3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9章 花光所有运气3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远看到走出来的人,瞳孔一缩,但他谨记身负重任,强迫自己转过头不去看,扬手一挥,口中发出类似虫鸣之声,一道道身影应声从墙的另一侧单身而过。

    这些人身上的凶煞之气收放自如,翻墙时尚且感觉不到半分,落地的那一刻,如同抽出刀鞘的宝刀,凌厉而狰狞!

    “杀!”尚远一声令下,率先垂范,闪身直逼段文华!

    四面涌来的利刃,漫天喷溅的杀气,段文华只是皱了皱眉,自腰间抽出软剑,竟是孤身迎敌。

    锵——

    刀剑厮杀,光影重叠。

    尚远咬着牙:“小公子藏得真深。”就是不知道公子他知不知道?

    小公子一直是公子打从心里照顾的人,从小到大,但凡闯祸都有公子一个人扛下,谁知道小公子竟然身怀绝世武艺,就是他这个专门修武的人与之相比都有几分落下。

    段文华道:“彼此彼此。”

    说什么从小护着他?但凡用心,又怎会不知道他暗中习武?说到底还是看不上他,觉得他应该平凡一辈子!

    打斗片刻,段文华依旧游刃有余,只不过出现这里并且泄露身怀武功的秘密是有重要的原因,自然不应该在一个下人身上浪费。

    故意落了个破绽,见尚远果然抓住,段文华笑了下,剑锋一转,勾出剑花,不退反进,在尚远肩头留下一个大窟窿,代价不过是一缕青丝。

    而后猛然抽身,软剑还不忘在尚远身上擦干净血渍。

    刷的一声,软剑灵巧回归腰间,同身上的袍服相匹,竟是收敛所有杀气。

    尚远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脚步,低头看一眼肩膀上血流不止的伤口,眉心跳了跳,公子的话宛若就在耳旁:“想来你不会是他的对手,若是如此,你且不必硬撑,只管让人捣毁后方,倾巢出动,焉知不是自取灭亡?”

    眼睛深处崇拜浓烈,尚远暗中打了个手势,隐藏深处严阵以待之人悄然离去,在场无人得知。

    段文华没再理会尚远以及满院子的刺客,低声说了一句“杀光”,无数黑衣人从天而降,加入战局,大门被粗鲁踹开,身着银甲士兵拎枪而进,同样加入混战。

    最先反应过来是庄南启,犹如一锅乱粥的厮杀,本该化成水死得不能再说、此时却一步步走出来楚容,身上气息天翻地覆宛若高高在上神祗的楚开霖。

    这一刻,他便知道,一步错步步错,不知不觉走入陷阱,并且这个下陷阱之人远在千里之外。

    没有任何犹豫,庄南启箭步上前,一掌将楚春燕打晕,带着自己的人立刻撤离。

    身份泄露,大成断然不能再呆,而在这些人腾出手对付他之前,他必须离开大成。

    楚长海气得发抖,同时还有几分畏惧,明明中了那无人能解的剧毒,却安然无虞的走出来,这已经不是人,而是魔鬼,刀枪不入的魔鬼!

    然,心里更多的是不甘心!

    双目渐渐染上疯狂。

    “五姐姐,弟弟!”楚开琉眼睛亮了起来,亲眼看着弟弟跌进去,心里不安的感觉浓烈非常,源于双胞胎的默契,其实他早就感觉到弟弟出事,只不过不愿意承认。

    而现在,五姐姐在里面呆了那么久依旧平安无事,那么他的弟弟定然也不会有事。

    迫不及待的,楚开琉甩开被楚长海钳制、并且越来越用力的手,不管青雾未散,猛地冲了过去。

    “你别过去。”楚开墨也想冲过去,看到楚容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只不过依旧被夜蝙蝠死死按着。

    楚开琉冲得很快,冲击太大,扒着楚容的腰眼泪扑簌簌:“五姐姐,我弟弟没事吧?”

    回答他的却是往后倒的楚容。

    真当她是神么?那么凶猛的毒气入体还能安然无虞?

    不可能的。

    她不过是**凡胎的人,剧毒入骨,自然扛不住。之所以此时能够走出房门,还得感谢她那解释不同的神奇力量。

    在身体血液滚烫翻滚时,她就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在消失,带走的还有丝丝疼痛。

    身体比反应快,她第一时间咬破楚开璃的手腕,凭借直觉,叫两人血脉贯通,将他身上的毒气渡过,已经疼得麻木的楚开璃自然分辨不出身上是否再出现伤口。

    再然后,楚容身上那神秘的力量消失了,所谓的预言也跟着消失,她成为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前世今生赖以生存的力量消失,楚容恐慌了,不过比起小命,消失了算什么?她很快镇定下来,以后怎么样不知道,当下最主要的只有活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抱起不算轻的楚开璃,花光所有运气,打开房门,清新空气进入心肺,她知道她活下来了!

    然而,楚开琉的冲击太大,强撑着不倒下的楚容终于扛不住,同楚开琉一起摔倒,还有楚开璃也被她带倒,三人摔成一团。

    楚容倒下去那一刻,楚开霖动了。

    袍摆微动,周身气流涌动,靠近他的无一不被推开,就像周围生出一圈墙壁,将靠近的人打出去。

    整个院子盘旋着难以言喻的威迫力,如夜蝙蝠这般身怀武艺者,丢盔弃甲,不甘不愿却不容反抗的被无形的力量按在地上。

    楚开墨第一时间挣脱,冲向楚容,口中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声落泪,猛地想起什么,抱着楚容往外冲。

    “二哥且慢,剧毒侵蚀心脉,再耽搁下去,她必死无疑。”楚开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前,挡住去路,视线绞在早已昏迷不醒的楚容脸上。

    “啊!”楚开墨有苦难言,猛然之间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连忙道:“我知道,可是不抓紧时间找大夫,一线生机就没有了,小妹她…”

    抓紧时间找大夫也许还来得及,什么都不做小妹只能等死!

    “给我。”楚开霖说道。

    楚开墨很想说你又不是大夫,能干什么?赶紧滚开别挡道。

    也许表情太过真切,楚开霖很容易读懂,道:“这世上只有我能救她。”

    这时候楚开墨才注意到小弟身上的气息不同寻常,若非脸还是那张脸,他绝对会怀疑小弟被人冒充了。

    “放手。”楚开霖口气依旧,只是眼底渐凉。

    楚开墨下意识松了手,等到看着小弟抱着人转身,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完全听从命令半点迟疑也没有。

    “放心吧,就像他说的,这个世上能救姑娘的只有他一个。”尚远趴在地上,看着同样狼狈的一院子人,突然觉得此生无憾了。

    记得公子还说过:“原以为传说只是传说,如今看来,国师当真是古今第一人。”

    什么传说?公子说:不死传说。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