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94章 国祚4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4章 国祚4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家很快就要散了,我打算离开,只是不知道相公愿不愿意跟我走?”

    楚开阳面露惊恐,好半天过去还是没有从媳妇儿脸上找出破绽,不得不小心翼翼问道:“怎么回事,你如实告诉我如何?”

    女子露出笑容,难得带了几分真心:“相公这些日子醉生梦死,想来不知道大成各地诡异之相,好些玄幻古怪之事接二连三的发生,致使大成民心动乱,有些地方甚至竖起顺天意的旗子。相公知道这是为什么?”

    楚开阳面露茫然,这是大成内乱,外敌未除,内乱又起,乱世将至!

    不过这些和他这个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哪怕有心上进参加科举,也因为身上的重孝不得不延后六年。

    六年的时间,足够皇族攘内安外,而他完全可以继续醉生梦死。

    女子摇了摇头,有些失望,道:“那相公有没有发现,三里镇针对二房兄妹三人的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出事?”

    包括镇上那接替的县太爷,年纪轻轻的,不知道为何就眼瞎了,不得不被京城本家接回去,三里镇再不负从前的特殊,因为那县太爷的衙门已经在晴天霹雳之下化成废墟,百姓称之为不详,联合起来抵制衙门重建,而承德帝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这块小地方的特殊。

    自然而然,三里镇不再特殊,镇长上任,取代上上一任,也就是大皇子、如今的安平王成为三里镇的青天大老爷。

    再来就是香山村的村长,多么受人爱戴,却在不久之前揭发了一起杀人埋尸案,更为恐怖的是,村长为了掩盖事实,竟然将尸体藏在自家的房屋之下,若非晴天惊雷,劈开了猪圈,重修之际无意中泄露,相信村长一生不会存在污点。

    楚开阳抿直了唇角不说话,只不过隐藏在袖口中双手微微颤抖,远的不说,村长的事他亲眼目睹,当时只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想想却是心口发凉。

    无论是年轻的县令,还是英明的村长,都打压着二房的三兄妹,而他们无一例外的出事了,一次两次可以说是意外,三次四次就是必然了!

    女子继续说道:“相公,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尚在京城时,你们楚家排行第五的楚容,正是很多年前,死去的国师口中那个改变四国格局之人,当时的皇上就得知一切。”

    楚开阳以为自己误听了,将眼睛瞪到最大的看着她,在确定她真的不是开玩笑,忍不住道:“娘子不必哄我,五丫一个小农女凭什么…”

    女子严肃打断他的话:“而近来大成各地怪异之相,我想就是五丫弄出来的。”

    改变四国格局,想想就觉得神秘莫测,这样的人若不能好好拉拢,动荡的只会是朝廷。

    “相公。”女子拉着楚开阳的手,哪怕看不上这个男人的三心二意,但到底是自己第一男人,总会有几分留恋不舍:“我们楚家这么对待他们兄妹三个,据我所知,若非腾不出手来,五丫不会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法,不过结果都是一样,老爷子和楚长海这两个罪魁祸首不会好过,甚至可能送命,而我们…相公同我离开可好?”

    楚开阳脸色苍白,瞳孔隐隐涣散:“娘子,可是这里是我的家啊…”

    “家?”女子笑了笑,带着讽刺:“这算什么家?老太太刚死,娘刚没,楚长江就另结新欢,而你,曾经被捧在手心的长孙,同样混沌得过且过,楚长海只顾着报仇,老爷子只想着小儿子,相公难道没发现,家里没剩多少人,并且为数不多的人都在走向颓靡么?这算什么家?”

    楚开阳脸色红了红,想到母亲那张脸,不由得心虚,重孝在身,他却风花酒月,沉溺温柔乡之中,这可是大不孝。

    女子加重了手中的力气,目光炯炯:“而且,我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用不了多久,孩子就要出生,相公能不能为了孩子想一想?”

    “你说什么?”楚开阳很是惊吓,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好似要盯出一个洞来。

    “我说我怀孕了,大夫说已经三个月。”

    楚开阳脑子一瞬间炸开五颜六色的烟花,耳朵嗡嗡直响,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跟你走,我跟你走。”

    女子笑了起来,摸了摸平坦的肚皮,这孩子来得很是时候。

    第二天一早,楚开阳就发现他的四婶子不见了,连带着楚开焰和月月,母子三人没有出现,眼睛闪过悲伤又无可奈何,看一眼脸色阴沉难看的楚长海,楚开阳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能活着谁要去死?更何况他即将为人父,必须扛起一个家,桌子下,楚开阳握紧了双手。

    眸光变得深沉,吃过早饭之后,楚开阳便带着自家媳妇儿进城去了,说是采买东西。

    这一去,两人再也没有回来。

    “楚开阳想得太美,以为偷偷逃走真的可以顺利么?”楚开墨端着菜,带着戏谑的笑容坐在楚容身边:“小妹,你觉得呢?”

    楚容瞥了他一眼:“二哥,去叫小哥哥吃饭,楚开阳不需要我们做什么,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能隐忍那么多年,楚开阳的下半辈子只能处于劣势。”

    再说楚开阳虽然经常欺负他们,只不过每一次都没有得逞,也仅仅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罢了,既然选择离开,那就放任好了。

    楚开墨啧了一声:“真没想到,我们那四婶还有这种魄力。”

    带着孩子离开,放下曾经放在心口的荣华富贵和官家生活,早知道很早之前,方佳怡将手下婢女嫁给楚开阳,目的就是掌控大房,进而帮着楚长海控制整个楚家,将楚家变成他们四房的一言堂。

    随着方佳怡的离开,婢女也摆脱下人身份桎梏,也许从此安分跟着楚开阳,也许富贵之家养出来的手段压迫楚开阳,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楚容笑道:“二哥,大成信奉鬼神之说,尤其是国师这位神秘莫测的人物存在,使得他们更相信天谴与报应,方佳怡放下一切,无非就是担心过去的所作所为报应在孩子头上。不可否认,方佳怡贪慕虚荣,也心硬血冷,果断抛弃楚长海,不是一个好妻子,却是个难得的慈母。”

    不过她却忘了什么是言传身教,楚开焰和楚月已经记事,并且几乎定型,父母所作所为在心灵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只要稍加引导,这离开的母子三人不会有好下场。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