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61章 肝胆俱裂3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1章 肝胆俱裂3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长河被她吓了一跳,连忙将她拽到身边:“怎么了?”

    孟氏惊魂未定哪里说得出话来?只是面带惊恐的瞪着刘氏的方向。

    楚长河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伸手捂住孟氏的眼睛,将她按入胸膛:“不要看…”

    常见的死相就是面色青灰、僵硬得叫人害怕,而眼前的刘氏已经不是这种常见的死相了,而是面容扭曲,五官过分移位,眼瞳瞪得老大,宛若死不瞑目的牛眼,苍白得唇瓣大张,一口发黄的牙齿沾染血迹,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让人的。

    脸上的皱纹拧成一片,沟壑深深,仿佛还能够看到刘氏死前的恐惧。

    楚开翰面色并不好看,自认为饱经风霜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凄惨的死相,心尖不停的颤抖,莫名想到小妹说的那句话:爷他良心发现。

    还好,身为男子汉的他看得到有几分害怕,何况小妹那种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管家听到尖叫立刻知道坏了,阻止想要冲进去的楚容:“姑娘,老夫人死相不太好看,夫人定然是受了惊吓,姑娘留在此地为好,老奴进去处理便可。”

    楚容皱了皱眉:“世上没什么能够吓到我。”

    死相凄惨?前世的她死相才叫做凄惨,全身血肉被炸成血雨,有谁比她更惨?

    刘氏不就是被刺客杀了么?最多就是脑袋脖子分家而已,能有多惨?

    管家摇摇头:“姑娘还是留在外面,老夫人并非死在刺客手上,而是被自己吓死的。”

    楚容眨了眨眼,而后掏掏耳朵,不确定道:“大叔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

    管家重复了一遍,道:“老夫人死后,老奴曾让庸医诊断过,不知道老夫人受到何种惊吓,竟是肝胆俱裂,热血灌注脑心,身上多处血管爆裂,从而因此死亡。”

    庸医还指给他看了,好几处鼓起小包,那是鲜血无处排泄,堵在皮膜之下,生生将血肉也撑肿了。

    “吓死的?”楚容难掩惊讶,过了这么多年,是第一次听说被吓死的人,并且这个人就在她的身边,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管家点头道:“老夫人遗容并不好看,姑娘留在此处便可,老奴进去帮着安置。”心里想着要不要请两个大师超度一番,好歹叫那双死死瞪着的眼睛闭上。

    这一次楚容没再坚持,拱手一礼,道:“有劳大叔费心了。”

    管家连道应该的,吩咐人带楚容几个去偏厅用些点心,这才推门而入。

    入目是楚开翰复杂得眼神,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强装镇定,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他直接跳了起来,明显吓得不轻,忙道:“大公子,小少爷哭着要爹,大公子可要去看看?”

    楚开翰捂着心口,咽了咽口水,道:“多谢。”

    他的确是害怕,也知道管家将他打发走免得他承受不住,因此,面上带着几分感激,之后才离开房间,半点不敢逗留。

    骂自己没有出息,却是心有余悸。

    有了管家的参与,刘氏很快被楚老爷子和强装冷静的孟氏擦拭一遍,换上准备好的寿衣,紧接着黑色刷金的棺木被送进来,管家又指挥着楚长河将她放入其中,往她口中塞了一块金子,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也各自塞了金子。

    棺木半关,方便刘氏的亲人最后看她一眼。

    灵堂摆起来,孟氏和楚长河跪在地上,披麻戴孝,掉着眼泪往火盆里烧纸:“好母好娘,烧金烧银给你买路走,买路过…”

    楚容等人跟着白衣加身,跪在后面烧纸。

    原本躲在屋子里装死的楚长江夫妻不得不出来,神情悲伤入骨,挤在楚长河身边几乎哭死过去,若不是之前的过分冷漠,没有人会怀疑他们在做戏。

    “娘啊,你死得好惨啊,那些人害得你痛苦离世,儿子不孝啊,没能为你讨回公道…”楚长江哭得不能自己,高大的汉子几乎哭昏,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在场的人没人会相信他,反而觉得这个儿子太过冷血,老娘都死了,还想要从将军府身上扯下肉来,简直丧心病狂。

    “娘啊!你睁眼看看啊,这些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假惺惺悲伤难过,实际上却是恨不得你死啊,娘死得这般凄惨,他们却不算为你讨回公道,简直畜生不如!”周氏盯着血盆大口哭嚎不休。

    京城的女子个个精致,周氏眼珠一动,跟着这些人一起学着化妆,买个手残无能,大白脸、红嘴唇,又经过刺杀差点没吓死,眼泪鼻涕将妆容冲散混合一片,整张脸惨不忍睹,完全不能看了。

    她却一点也不知道,只想着从老二一家身上啃下肉来,再从将军府身上咬下血来,然后揣进兜里,藏起来。

    楚楚和楚开阳脸色也不好看,恶狠狠的瞪着楚容几个兄弟姐妹,就好像他们才是杀了刘氏的罪魁祸首一般。

    楚家二房却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们,一致认为人死灯灭,所有恩怨烟消云散,没道理在她最后的一小段路上给她耻辱不堪。

    安静,以低沉悲伤的哭声,送这个老太太最后一程。

    大房闹得不行,二房齐齐聋了耳朵没有听到,鲜明的对比叫人无声害怕。

    没多久,楚开霖匆匆而来,看了站在门口没能进去的楚老爷子一眼,什么都没说便撩了袍子推门而入。

    清俊洒脱的背影,叫楚老爷子一阵恍惚。

    什么时候开始,二房一家完全和其他兄弟离心离德?又是什么时候,二房几个孩子长得这般出色出息?

    很少去整理的记忆一点点被翻出来。

    楚开霖一进门就听到大房的人老少都有的指桑骂槐,而自家爹娘兄弟姐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隐隐有种任打任怨、默认的意思。

    楚开霖眼眸晦暗了一瞬,大步上前,袍摆一掀,对着楚开阳的后心踹了过去,口气波澜不惊:“人死为大,还请几位留下口德,免得祖母泉下怨恨爬出来找人。”

    楚开阳被踹倒在地还滑行了一段路,抬头凶狠得瞪着他,正想说什么,就被楚开霖堵得说不出口,的确,人死为大!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