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38章 富贵迷人眼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8章 富贵迷人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天之后,段文华成亲。

    哪怕瑞安将军被抓,段文华的婚期依旧没有推迟,女方是户部侍郎的嫡长女,比段文华还要大一岁。

    楚容收到请柬,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备上礼物,换上护国将军府特给为她量身定做的华贵衣裙,在成亲的那一天准时上门。

    曾经富丽堂皇的将军府因为瑞安将军的被抓变得门可罗雀,为数不多前来参加婚礼者,都是瑞安将军的直系族人,以及女方一家人,剩下的,迫于瑞安将军落马而不敢登门,就是瑞安将军的一些手下,也只是派人送礼来,之后便匆匆离开,谁也不敢触将军府的霉头。

    进入将军府,一众下人不带一点喜气,甚至带着几分愁绪,显然,他们在担心自己的前途生死,无心做事。

    没走多久,一声大红色喜袍的段文华迎面而来,带着浅浅笑容:“我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的成亲仪式。”

    楚容木着脸,将手里的礼物直接塞给他,道了一句付:“恭喜。”

    段文华无奈一笑,反手将怀里的东西递给管家,道:“直接送到我房里去,容儿的礼物实在是特殊,我要亲自拆开看。”

    管家连忙应是,而后亲自带着礼物离开了。

    段文华笑道:“多谢,我带你入场。”

    婚礼摆设在大堂之中,高高悬挂的大红色双喜字,高堂之上空无一人,为数不多的客人分立两端,静静的吃喜酒。

    一看到被新郎特殊招待的楚容,所有人停下了手头动作,抬头看着楚容。

    楚容脸皮厚,可以面不改色的往里走,随便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坐下,道:“你去忙,我自己来就行。”

    段文华却没有离开,掀开衣袍直接坐在她身边,抓了酒壶给楚容倒酒:“呐,好歹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这杯酒,我敬你,我们一干而尽。”

    楚容盯着段文华看了一会儿,脸色白了几分,却是接过酒杯,朝着段文华举了举,而后道:“一干而尽。”

    说罢,竟是一杯将那酒水一口饮尽,将酒杯口朝下,看着段文华。

    段文华面露几分笑意,道:“好,容儿这般豪爽,我一大老爷们,也不能输你半分!”

    同样,昂首,一杯烈酒灌入喉,连带着,楚容看不到的眼眸变成了冷漠。

    你可知道,我是真心将你当朋友,我曾经想要将你讨要到身边,然后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太好,若是你愿意,我自当陪伴你一生又一世,若是你不愿,我也可厚重嫁妆送你远嫁他人,除了我,嫁给别人都是远嫁。

    可是,世事无常,我们终究走向陌路,走在彼此的对立面。

    所有的情分,因为你是他的未婚妻一刀两断,所有的藕断丝连,因为这一杯酒天涯相见不再相认。

    一抹淡而浅得几乎看不到的泪珠子没入鬓角,段文华眸光染了几分平静。

    嘴角微勾,眸光闪动风华,段文华同样杯口朝下,笑道:“楚姑娘随意,本公子失陪。”

    楚容笑着点头,目送段文华离开,这一刻开始,他们只是…陌生人。

    婚礼还在继续,因为参加的宾客不多,因此,所有的程序能减免就减免,很多步骤直接被抹除,更因为高堂之上空无一人,直接拜过天地之后便进入洞房了。

    楚容揉了揉发胀的额角,眉宇之间带着不正常的红色,在旁人看不到的角落取出一根特意藏在袖口的长针,重重戳入指尖,一滴殷红鲜血流淌出来,被袖子吸收,浅得看不到,与此同时,楚容的面色恢复了三分常态。

    同样参加婚礼的楚长海遥遥看着楚容,而后朝着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使了个眼色,那里,一个相貌平平的丫鬟不着痕迹的点头,之后借着空酒瓶的便利,悄悄离开了。

    吃过酒宴,楚容便带着两个贴身丫鬟退场,登上马车的一瞬间,楚容道:“留意四周可疑之人,我猜测,有人会在路上动手。”

    这些人,十之**是瑞安将军隐藏在暗中的势力,楚家害得瑞安将军倒台,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楚家,首当其冲的就是楚容,这个和瑞安将军有着不可断去的关系的女人。

    两个丫鬟瞬间进入警戒状态,面容却是一分不变,恭敬的伺候楚容做好,而后一人在内,一人在外,将整个马车监控起来,下一刻,马车开始驶动。

    楚容闭上了眼睛。

    果然,不足两个呼吸的时间,两个丫鬟立刻感觉到身后身前各自跟着一辆马车。

    京城的街道十分繁华,人来人往,马车的速度根本快不了,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人员伤亡之事,因此,车夫满头大汗依旧不敢擅自加快速度:“这位姐姐,我们要怎么办?这样一直被跟着也不是办法。”

    不过一刻钟,他们的马车就被前后两辆夹在中间,并且距离逼得越来越近,哪怕什么都不知道他,也觉察到不正常。

    坐在马车外的丫鬟道:“别慌,照旧往前就是。”

    车夫擦了擦汗,咬着牙,马鞭一甩,操纵着马车前行。

    马车拐进一条小道,人流量瞬间减少,也许因为这条街居住的人十之**是富庶的人家,因此,一些市井平民下意识避开了这条街,叫这里冷清、偏僻很多,也因此,这里是个很好下手的地方。

    两辆马车终于将楚容的马车逼停,下来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更有一人直接拆了自家的车轱辘往地上一扔,凶狠的瞪着车夫。

    “娘的,给老子滚下来,撞了人不知道下来道歉的么?”壮汉张口就呵斥,并且抬脚踹了一脚马车,拉车的马惊了下,扬蹄子一声长嘶,身后的马车差一点被掀翻。

    马车内,丫鬟急忙按住楚容,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的楚容被颠飞,眼眸看向窗外,屈指放入口中,吹出一道道清脆的鸟鸣。

    与此同时,尚远和一个皇家暗卫凭空而出,抽出长剑,抽飞试图撞断马车的壮汉,冷道:“妄动者死!”

    似乎没想到暗中还有人,几个壮汉互相看了一眼,而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那辆被可以破坏的马车直接被丢弃。

    尚远没有任何犹豫,隐没暗中,他也想追着那些人去,但是在他心里,姑娘更为重要,因为,他宁愿选择隐没暗中,叫皇家暗卫出面彻查,况且,姑娘今日的遭遇完全是拜皇上所牵连,于情于理,皇上都应该为姑娘解决了。

    不需要尚远交代,那个皇家暗卫已经跟在壮汉之后。

    虚惊一场,楚容顺利回到家中。

    孟氏看到被丫鬟抱在怀里的楚容,下意识摸了摸她的鼻息,而后轻轻一叹:“这丫头小时候就经常这样随,随时随地都可以睡过去,想来是太过疲惫了,来,交给我,我给她换一身舒爽的衣裳,好叫丫头睡得更舒畅。”

    丫鬟躲开了孟氏,道:“抱歉,夫人,我家姑娘身边有奴婢们,定然好好照顾她,夫人莫要担心。”

    孟氏皱眉:“这是我家丫头,我又不会害她。”为什么要躲开她?

    丫鬟道:“夫人,姑娘这是喝多了酒,奴婢要带她回将军府看御医。”之所以先带回小院,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孟氏越想越不对劲,只觉得和丫鬟太过可疑,连忙伸手抓住她,然后大声的喊人:“二郎快出来,二郎!”

    楚开翰急忙跑出来,看着僵持的一幕道:“怎么回事?小妹这是怎么了?”

    孟氏道:“这个女人莫名其妙不要我抱五丫,我担心她别有用心,想要害我们家五丫,你快点把五丫抢回来!”

    楚开翰面色一变,小妹身边的两个丫鬟是买回来的,相处不久,底细是什么根本不得而知,贸然不叫孟氏触碰楚容,怎么想都觉得可疑,当下也动手,直接将楚容抢了过来,并且空出一只手,把孟氏扯到身边:“娘,你躲开点。”

    母子二人如临大敌,双喜听到动静杀出来,直接撸起袖子,绷出凶狠的表情,捏着拳头,一副随时准备打架的样子。

    那丫鬟僵硬了下,一时不查竟然被楚开翰抢走了人。

    尚远无奈走出来,道:“大公子,别担心,这两个丫鬟都是我将军府的人,不会对姑娘不利,姑娘昏睡不起,我们打算带着姑娘回将军府找御医看看。”

    楚开翰和孟氏同时低头看着楚容,楚开翰道:“小妹跟我说过,她们是皇上的人…”

    尚远微微扯了扯嘴角,道:“是,她们更是我们将军府的人。”

    是将军府安插在皇上身边的人,废了好大的心血,并且顺利在皇上面前过了眼,名正言顺可以跟在姑娘身边。

    楚开翰不懂太多的弯弯绕绕,不懂为什么送两个人要这么麻烦,不过尚远是段白黎的人他是知道的,那么尚远说这两个是将军府的人,那也就没有错,毕竟,小妹也和他说过,段白黎也是天才军师,是护国将军。

    将楚容小心送回去,楚开翰道:“麻烦多多照顾我家小妹。”

    丫鬟点头,抱着楚容直接进了屋子,而后从窗户走掉。

    尚远留在小院,以等候归来的皇家暗卫,掩饰楚容不在小院子的真相。

    ……

    “你说什么?”楚长海皱着眉头:“皇家暗卫?皇上为何会保护一个贱民?”

    “是的,大人,小人没有看错,小人原本打算栽赃他们坏了我们的马车,然后趁机带走楚容,谁知道皇家暗卫冒出来了,而且,小人也注意到,马车上一个姑娘也是懂拳脚功夫的个中高手。”一壮汉低声说道。

    楚长海眼皮一跳:“所以,你带着人灰溜溜回来了?”

    壮汉一张黝黑的脸变成猪肝色,弱弱道:“对方是皇家的人。”打死他们也不敢和皇上动手,只能选择跑路。

    “可有人跟踪?”楚长海揉了揉眉心,总觉得事情要不好了,这群蠢货,跑路就跑路,为何要立刻来找他?没得叫皇上知道他已经是皇子一党!

    壮汉猛摇头:“我们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自当小心谨慎,断然不会叫人追到这里,大人尽管放心就是。”

    “若对方是皇家暗卫呢?你们确定避开了皇家暗卫?”

    壮汉愣住,有些不确定,皇家的暗卫他也是偶然见过一次才知道他们的本事宛若鬼魅,来无影去无踪的,相比之下,他们只是普通人,对方真的要跟踪,他们又怎会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所以,那皇家暗卫究竟有没有跟过来,壮汉表示不知道。

    见壮汉的脸上,楚长海就知道不好了,站队皇子党早晚要被人知道,只不过…楚长海皱眉,十皇子最近一直被皇上打压,大有将之打压到底的架势,作为一个小蝼蚁,楚长海很肯定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自己,因此,他并不打算多出风头,好在十皇子倒台之后可以第一时间抽身离开。

    但是现在,这些存活将他完全暴露在皇上面前,就只能是十皇子党了,十皇子倒台他也没有好果子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小人知罪,请大人恕罪。”壮汉自知有罪,直接跪在地上求饶。

    楚长海无奈道:“你出去吧。”

    壮汉连忙磕头,而后往后退了去。

    在他背后,楚长海朝着暗中打了个手势,隐隐有一道冷风飞窜而过。

    书房安静下来,楚长海眸光深深,想要从龙之功,想要出人头地,想要万万人之上,他只能铤而走险,拿命来搏!

    所有,必要时候,心狠手辣还是要的,断然不能有一点心慈手软,否则,死的人就是他了。

    “失败了?”

    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

    楚长海眼眸闪烁,转头看去,段文华斜靠着,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楚长海道:“你很开心?”

    段文华笑了下,而后走到他身边,一字一句道:“楚容这个人绝对不能小看了去,也去你没有注意到,她似乎…身怀特殊能力。”

    楚长海好整以暇的等候他继续说下去,只见段文华屈指在他心口一戳,道:“当日我曾让人刺杀于她,你想知道结果么?”

    刺杀?

    楚长海眸光闪了闪,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在脑海中闪过,快得叫他抓不住。

    “足足一百八十八个武功高手,分几波的刺杀,最终无疾而终,而楚容毫发无伤。”段文华后退两步,靠坐在桌子上,眸光深深:“甚至动用了流沙星网,楚容也安然脱身,那一次,所有刺客全都莫名死去,是所有都死去。”

    死状异常凄惨,全都是被分尸,并且没有任何反抗的被分尸!

    楚长海皱眉:“这不可能,楚容又不是神,怎能随意脱身?”

    段文华笑了:“也许,她就是神。”

    他曾经让人彻查过,能从高手手中全身而退,定然也不会是简单的人,偏偏楚容根本没有内力,而她只带着一个人。

    再然后,他查到护国将军府曾经请过大夫,并且没能得出病症的根本,除了外伤,大夫也是一脸茫然。

    什么病这么怪异?

    渐渐的,段文华想到小时候那个三岁的小姑娘不哭不闹甚至一脸成熟的模样,那时候,完全可以说是因为楚容,他们这些被拐的孩子才能够被解救出来,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未免太过不像个三岁的孩子?

    所有的怪异之处联系起来,段文华得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她,就是国师大人口中‘改变四国格局之人’!”

    楚长海身躯一颤,手下一个不注意,宽大袖口竟是扫下桌上一方砚台,砰的一声,墨汁撒的到处都是,砚台碎成小块,掉了一地碎渣。

    “不可能,那个能够改变四国格局之人,已经身处皇宫重地,正是楚鸢,而非楚容!”不知道是为了说服对方,还是为了说服自己楚长海的声音格外的沉重。

    段文华轻笑:“其实你早就有此猜测的,不是么?又何必自欺欺人?啊,对了,我想起来了,皇宫之中的那位贵人似乎正是你引荐给十皇子殿下,再由十皇子殿下送入皇宫之中,成为皇上的妃子…你说,要是皇上和十皇子殿下发现,他们所看重的那个人是个冒牌货,而你这个引荐之人会是怎样的下场?”

    楚长海摇头:“莫要胡说八道,从小到大,表现得特殊的当是楚鸢而非楚容,楚容上面有好几个兄弟争着宠爱她,根本就是一个被宠的无法无天的小丫头,只有楚鸢,在爹娘不疼爱的生活之中,还能够自己长大,并且造出奇特绣艺,你当知道,这种绣艺跳下仅此一家!”

    段文华道:“我还知道,花卉兴起源于楚家二房,也知道,严氏少主名下诸多产业源于楚家,最重要的是,楚容近乎不死!”

    真的不死么?当然不是,而是她的反应很快,快得出乎意料,应变能力十分强大,从三岁到现在十三岁,从无例外。

    巧合太多,也就变成了非同一般。

    楚长海抿唇不语,段文华乘胜追击:“或者你早就知道,却害怕楚容踩在你的头顶之上飞黄腾达,将来给你小鞋穿,所以你故意让楚鸢代替楚容爬上如今的位置,不知道,我这个猜测正确几分?”

    楚长海猛然看着他,面色阴沉:“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段文华,可别忘了,现下你我是一天船上之人,你想要杀了楚容和段白黎,我想要飞黄腾达,各取所需,你如何揭我老底,你很得意么?”

    “老底?”段文华好整以暇道:“看样子的猜得十之**啊,不过你说的不全对,你就想想他们两个人的命,但是你飞黄腾达与否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想要杀掉两个人或许困难重重,但并非做不到。而你,想要从龙之功,想要蒙阴子孙后代,代价可是多得多,就是不知道,十皇子殿下可否为你达成这个目的?”

    段文华站起来,理了理有些起褶皱的袍摆,道:“今日我成亲,还要洞房花烛夜,就不陪你久坐了,离开书房之前,请将这里打扫干净,我不想明日还看到这一地的狼藉,楚大人可是明白?”

    楚长海憋了一口气:“……”

    明明是这个人找到他说要合作,现在不停的踩他痛脚,不停的挖苦折腾他,现在又让他做下人的事?

    果然,世家子弟最让人讨厌!

    “你不想救出瑞安将军了么?”楚长海忍着满腔怒火问道。

    段文华道:“想怎么会不想?但你又不能帮我,问这个有意思?”

    楚长海面色一点点变黑,甩袖就想离开,跟这种句句带刺的人说话,简直是气死人!

    “别走啊!”段文华拦住他。

    楚长海不耐烦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段文华笑道:“你将我书房弄成这副模样,难道不应该将之恢复原样?这般健忘不太好吧?”

    一个连亲侄女都能算计的人,简直就是凶猛的野兽,与之合作,随时要做好被反嘴咬一口的准备,如此,又何必给予太好的脸色?

    叮嘱完,段文华潇洒转身走人,留下楚长海一个人站在原地气得发抖!

    本想为这个人出谋划策救出瑞安将军,现在看来,这个不知好歹的人根本就不需要!

    ……

    “怎么样?”管家大叔见御医收手,连忙问道。

    御医皱着眉头,眼眸轻易可以看出浓浓的怀疑,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管家大叔再次询问,他才犹犹豫豫道:“我觉得我就是个庸医。”

    管家大叔:“……”

    完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御医,曾经多少次炫耀自己没有医治不了的病症,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姑娘打击到了,竟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了。

    御医皱眉道:“姑娘的伤势我始终找不到根究,但可以很肯定,姑娘伤得很重。”

    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偏偏没有一处伤口,简直叫人抓心挠肺,恨不得一刀子划开了姑娘的脑袋和心脏!

    但他不敢!

    会死的很惨。

    管家大叔沉默了片刻:“依你之言,有没有适合姑娘进补之物?比如药膳?比如各种珍贵药材?”

    御医白了他一眼:“我根本看不出什么毛病,胡乱进补,把人给补坏了,或者与身体起了冲突可怎么是好?”

    管家大叔闭了嘴,在入口之物一事上,他无条件相信御医。

    御医想了想道:“依我看,就这么耗着吧,之前姑娘不也是如此?吃药反而害了她,等她身体稳定下来,再考虑进补一事。”

    管家大叔只能同意。

    吩咐丫鬟为楚容换洗干净,而后道:“你们带姑娘回去小心些点,不必着急,那个暗卫被我们的人引开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两个丫鬟点头,道:“是,头儿,姑娘交给我们就是,另外,小心着点三公子,奴婢注意到姑娘经常看着三公子露出担忧之色。”

    管家大叔认真记下,而后亲自将她们送出门,回头立刻让人调查楚开霖,因为姑娘的特殊,身为‘改变四国格局之人’的特殊,管家大叔很早就让两个丫鬟留意楚容,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回来禀报,一点都不能错过。

    楚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揉了揉眉心,脑子有些疼痛。

    “小妹睡醒了?”一道略为慵懒的声音,楚容抬头看去,正是自家二哥楚开墨。

    这小子就趴在她床上,摆弄着一个极为普通的算盘,然后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二哥。”

    楚开墨点头,将东西收了收,爬起来盯着楚容道:“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

    楚容道:“我小哥哥在家么?”

    楚开墨明显的不开心了,道:“不在,你小哥哥要上学堂,哪有空天天陪着你?花店不必操心,大哥帮你盯着,爹娘都在家,还有姐姐和嫂子以及几个孩子。小妹好生没良心,我在这里辛辛苦苦等你醒来,你却惦记着别的男人!”

    楚容:“…二哥别闹,小哥哥他…”止了接下去的话,楚容揉着脑袋:“若是他回来了,告诉他我有事找他。”

    想了想,楚容盯着楚开墨看,眼眸一瞬间的放大缩小,一只大手捂住她的眼睛,只听楚开墨有些低沉的威胁:“不要乱看!看你那破败不堪随时可能翘辫子的德行,你还不知道收敛,想死就直接说,我成全你,何必为难身边人!”

    楚容张了张口,细碎片段烟消云散,宛若一阵风吹过,将之完全吹散。

    “二哥…”

    “干嘛!?撒娇我也不会原谅你!”楚开墨难得的说重话:“自己都快死了,还操心别人,就你会操心别人,别人不会操心你么?很多人顺其自然就好,何必…窥探未来?”

    楚容精神为之一振,猛地扯下眼前的大手,惊诧道:“二哥?”

    楚开墨哼了一声,见她瞳孔正常,道:“我是你哥哥,难道还不知道你?每一次特别虚弱之前,总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对么?”

    楚容扯了扯嘴角,什么叫做不该看的?这叫预见,预见未来,规避危险好么?

    “你当你小哥哥为何不出现?不就是知道了你窥探到什么与他有关的,而他不想和你纠缠,才躲了去。”楚开墨动手戳了戳她的脑门:“你啊你,多大的年纪了,还不知道为自己想一想,小心因为这破身体一辈子嫁不出去!”

    一直病殃殃的,自然会有人怀疑她的身体不好,相信没有人愿意迎娶一个随时可能会病倒的病秧子、药罐子!

    “我多大年纪?”楚容笑道:“二哥不讲理,段文华那小子和你同年,人家都成亲了,你一把年纪怎么还不成亲?”

    “嘿你个死丫头!”楚开墨瞪眼,撸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模样。

    楚容嗖的一下掀开被子,直接赤着脚冲出门去!

    楚开墨愣了下,连忙抓着她的绣花鞋,追在后面:“死丫头给老子站住,把鞋子穿了去!”

    “老子?你是谁老子!?”楚长河听到动静跑出来,看到活蹦乱跳的小闺女,明显松了一口气,而后瞪着楚开墨,横眉怒目。

    楚开墨目瞪口呆:“……”再一次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咯咯咯…”

    小孩子掩着嘴笑得欢畅。

    楚开墨瞬间横一眼:“笑什么笑,再笑把你们都抓去卖了吃肉!”

    啪!

    一巴掌打在楚开墨肩膀上,楚长河道:“臭小子你出息了啊,不是欺负妹妹就是威胁侄子,你还小没长大么?”

    楚开墨蔫吧了,大的打不得,小得欺负不得,老的不敢欺负,简直没天理了。

    “咯咯咯…”

    几个孩子拍这手,亮晶晶的看着楚长河,觉得他很厉害,将凶猛的老虎瞬间变成了猫。

    楚容笑道:“爹啊,我想吃饭,家里有饭吃么?”

    “有有有!”楚长河面色激动,儿子孙子都不要了,抓着楚容的小手就往厨房去:“你娘给你准备了好些东西热着呢,你看着吃一点,先垫垫肚子,过一会儿等身体缓过来,再吃得饱饱的…听说小米粥养胃,配上粥米一起熬煮,香喷喷的可好吃了…”

    楚开墨:“……”我果然不是亲生的!

    “小妹!穿鞋了再去!爹,给小妹穿鞋啊!”

    “死小子不早说!?”楚长河连忙转过来,抢了他手里的鞋子,顺便瞪了他一眼。

    楚开墨:“……”

    几个小鬼:“爷爷不要我们了?”

    “外公不要我们了。”

    “二爷爷不要我们了。”

    互相看了一下,而后看着楚开墨,齐声开口道:“也不要他了!”

    楚开墨捂着心口,夸张的弯下腰:“……”好似被万箭穿心,心好疼,疼得直不起腰了!

    双喜和楚云走出来,笑容满面看着孩子,也看着搞怪的楚开墨。

    楚蝶站在门口,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越来越开朗的女儿,手指抓着门框,突然不知道答应了的事还要不要去完成。

    夜里,楚开霖一身寒露归来,就看到自己床上鼓起一个小包,不需要掀开,他就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果然,蒙着被子睡觉的人正是他家蠢妹妹。

    “小妹?”楚开霖放轻声音,见她眉头紧皱,微微动了动眉头,而后扯了被子,为她盖好,正打算退出去,一只手抓住了他!

    “小哥哥!”楚容眨着眼睛醒来:“你又要走了?”

    楚开霖道:“你占了我的位置,我自然要去你的房间,难不成站着睡一夜?”

    楚容跑腿坐起,认真道:“我知道小哥哥很忙,所以我长话短说。”

    楚开霖眸光闪了闪:“别闹,大半夜的,你睡觉,有话明天说,如何?”

    “不如何,明天小哥哥又不见人影了!”楚容不依不饶:“就两句话而已!”

    楚开霖无奈,顺着她的力道在床边坐下,道:“快说。”

    楚容笑了下,而后道:“小哥哥,段白黎不能杀,这个人的未来一直是一片空白,换句话说,小哥哥有办法动他也未必能够成功。”

    楚开霖平静的看着她,道:“若我要动他呢?”

    “以软击石。”楚容认真的给了四个字:“当日段白黎命悬一线,被救起来之后,整个人的命运就从晦暗变成苍白色,从此扭转成掌握命运…”

    猛然之间,楚容好像明白了什么叫做‘改变四国格局之人’。

    真正改变四国格局之人是段白黎,这个人智多近妖,将三国联盟牢牢掌控在手中,似乎只要他愿意,天下一统、盛世传说并不是虚言!

    而她救了段白黎,所以是她改变了四国格局!

    一时间,宛若拨开层层烟雾所有不解串联成一条线,贯彻始末。

    楚开霖突然笑了:“他是你未婚夫,但就这一点我就不会动他。”

    这笑容明明温和如暖阳,楚容却感觉寒冬腊月的呼啸冷风,凉得有些毛骨悚然。

    沉默了片刻,楚容再道:“皇上是圣明君主,但也只是现在。”在不久之后,这位胸怀天下、可容纳百川的苍生明主,将会变得阴狠残忍、不择手段,所以,小哥哥,你还年轻,不要太早拥立明主,如小姑父一样沉淀下来,直到改朝换代。

    楚开霖点头:“我知道。”

    所以他一直以手法稚嫩为借口,不愿意参加科举考试,拖到现在。

    “楚长海此人过分追求荣华富贵与无上尊荣,为了自己的目的,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放弃,小哥哥的真正敌人是他。”楚容再道。

    楚开霖点头:“逻县的一切他将之算到我的头上,小妹。”

    得罪十皇子殿下,搅乱一池清水,破坏他深谋远虑的棋步。

    楚容轻咳一声:“你知道了?”

    楚开霖道:“是,我知道,楚长海彻底站立在十皇子殿下的一边,同时收拢了瑞安将军的势力,野心庞大得很。”

    所谓的收拢,其实是段文华不要才掉到他手里的。

    楚容扯了扯唇角:“我的存在破坏了他很多事,而他更相信在后面出谋划的人是你,所以,他会动你,小哥哥小心些点,我送你的袖剑不可离身,不管身在何方。”

    楚开霖眸光微闪:“好。”

    “另外,段文华这个人是个疯子,只会干疯狂的事,哪一天来个玉石俱焚,小哥哥也不必惊讶。”

    楚开霖眼眸划过一抹危险:“他想要…同归于尽?”

    “恨我入骨,带我堕入地府,小哥哥,我不会有事。”楚容连忙说道。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