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36章 楚家人进京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6章 楚家人进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色一亮,楚家人便在皇家暗卫的护送之下,踏上前往京城的路,沿途官差护送,暗中暗卫保护,大张旗鼓,好似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也因为这番作为,叫一些拦路抢劫者不敢妄动。

    某处后院之中,一个年纪看起来不大,眉宇之间却满是疲惫的女子正蹲坐在水井边,手中用力的搓洗一件打满补丁的衣裳,双手又红又肿,一道道裂开的口子遍布整双手,好不凄惨。

    “娘,我饿,我想吃饭。”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蹲在女子身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叼着脏兮兮的手指,眼巴巴看着女子。

    女子动作一顿,双手甩了甩在腰间擦了擦,道:“大妞儿,再等一等好不好?等一下娘带你上街买馒头吃好不好?”

    心里想着还差几针就收尾的绣帕,这东西很便宜,也就几个铜板,但好歹能够买两个大馒头吃,想着大妞儿生下来到现在,也就吃过一次的馒头,这一次就让她再吃一次。

    小女孩咽了咽口水,口水控制不住顺着手指往下滴,道:“娘,真的有馒头吃?”

    女子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有,有两个馒头,大妞儿再忍一忍,娘这些衣服洗完了就带大妞儿去买。”

    小女孩眼角弯弯。

    “哎呦!蝶儿啊,你还在这洗什么衣服?快点起来,带着这小贱…丫头换一身好看的衣服去,我们上京城去!”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带着明显的讨好,瘦瘦干干的老太太风风火火冲了过来,一把将女子身边的衣裳推出去,而后抓着小女孩,就要往外拖拽。

    小女孩吓一跳,直接尖叫出声,带着惊恐道:“娘,娘!”

    女子连忙上前想要扯回小女孩,却被老太太瞪了一眼而瑟缩起来:“娘,您轻着点,大妞儿还小,胳膊那么细,不经扯的。”

    小女孩依旧尖叫不断,眼泪很快流了下来,染湿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

    老太太收敛刻薄的表情,放轻口气,道:“娘轻一点就是了,你听话,快不要再洗衣服了,带着这孩子,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去,我们一家人上京去。”

    女子愣了下,因为老太太难得的柔和口气,也因为老太太口中的话,什么上京?犹豫道:“娘,你说上京?”

    老太太笑道:“是啊,你们楚家得了天大的恩惠,一家人被皇上召见,很快就要经过我们水泽村,我们收拾好东西,跟着他们一起上京,你不是想要见你娘么,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我儿子和我大孙子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娘俩了。”

    看女子,也就是楚蝶还愣着,老太太差点发火,却因为上京的事不得不忍着,道:“快点,你想问什么,等你们准备好了,我们路上说明白,你看怎么样?”

    楚蝶犹犹豫豫道:“娘,圣旨召见?可是有召见我这个外嫁女?没得自讨没趣。”

    老太太面色一急:“你这孩子这么这么死心眼?外嫁女怎么了?外嫁女就不是楚家人,就不姓楚了么?少废话,抓紧时间给老娘换衣服去!”

    说到最后,竟是忍不住崩坏了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

    楚蝶连忙道:“娘,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换。”

    说罢,试探着想要抱走大妞儿,见老太太没说什么,急忙将大妞儿带到怀里,鬼在身后追一样狂奔。

    老太太在她身后啐了一口,暗骂一句:“晦气的东西!”

    一家人紧赶慢赶,堪堪在楚家人即将离开之前,插进队伍。

    楚蝶抱着大妞儿,眼神很是惶恐:“爷,奶,我娘呢?我爹呢?”

    楚老爷子面色微微一僵,刘氏却直接冷下了脸:“给老娘滚,老娘活了这么大年纪,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不要脸皮的东西,爹死了面都没露,娘死了、妹妹死了同样没露面,依老娘看,你不如一起去死了好干干净净的。”

    楚蝶愣住,脑子里一瞬间空白,下意识放大声音道:“奶,你再说一次,谁死了?”

    刘氏大声道:“你爹娘,你妹妹,全都死了!”

    楚蝶宛若被雷打中一般,整个人陷入难以置信,紧接着,发黄的脸上满是悲伤,眼泪一瞬间打湿脸庞,难以抑制的痛苦叫瘦弱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从来没听到楚蝶这么大声说话,甚至带着质问,刘氏愣了下才嚷道:“告诉你,怎么会没告诉你,是你这个不孝女不回来,现在装个什么装?”

    楚蝶沉默了一下,而后抱着大妞儿走到自家婆婆面前,第一次昂首挺胸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老太太面露心虚,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转过头不去看楚蝶。

    旁边,老太太的儿子,楚蝶的相公孙大牛不耐烦道:“你怎么说话的?我娘不告诉你是担心你伤心难过,毕竟全家都死光了,留你一个自然会伤心难过,娘是担心你想不开!快点道歉!”

    楚蝶身躯颤抖得更加厉害,尖叫道:“伤心难过死那也是我的事!你们凭什么打着为我好的旗帜,瞒下这一切?凭什么?”

    女子尖锐悲痛入骨的声音叫所有人不寒而栗,下一刻,楚蝶崩溃的放声痛哭,所有委屈,所有痛哭,怎么哭也哭不够。

    动静太大,楚家二房自然也听得到。

    楚长河叹一口气道:“孩子娘,你去把三丫带过来吧。”

    孟氏点了点头:“那时候送信的人回来说被那家人骂了一通,我还以为是三丫头自己不会来呢,没想到…”

    楚云和双喜面面相觑,而后默契的抱紧怀中呼呼大睡的孩子,两人都没有开口。

    孟氏掀了车帘子,很快便带回楚蝶,还有一个眼睛大得过分的小女孩。

    楚长河道:“这马车不够地方,我这就下去。”

    原本拼了命、不顾一车的女人想要和孙子近一点的楚长河恋恋不舍的看一眼楚云和双喜怀里的孩子,这才离开马车。

    楚蝶坐上楚长河的位置,呜呜咽咽的哭泣瞬间变大,委屈得不行,孟氏在一边安慰,楚蝶干脆趴在孟氏肩头哭泣。

    楚云连忙将那个不大的小女孩揽到身边,见她瑟缩不已,放轻声音温柔道:“你叫什么名字呀,嗯,你应该叫我一声二姨,呐,叫一声二姨,给你糖吃,好不好?”

    小女孩畏惧的想要避开楚云,却被糖给吸引了,扭头看一眼只顾着哭忘了她的亲娘,终于是扛不住诱惑,乖巧道:“我叫大妞儿,二姨,给我糖吃。”

    楚云揉了揉她的脑袋,而后顿了顿,缓缓收回手,不经意一瞥,手上满是油腻。

    楚蝶扯了扯嘴角,温柔道:“那么,大妞儿,来,张嘴吃糖。”

    将随身携带骗小孩子的糖交给双喜,示意她为孩子打开油纸。

    双喜取了一张帕子擦擦手,这才打开糖,塞给大妞儿。

    旁边的哭声半点没有压抑,尖锐而难听,楚云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因为吵闹而有些皱眉的严姝姈,扭头道:“大嫂,我们把孩子交给大哥他们?”

    双喜连连点头:“我正有此意。”

    俩孩子刚刚睡着没多久,正是沉睡的时候,否则这么吵闹早就哭着醒过来了。

    双喜动作快,一手抱一个,直接下了车,楚云留下来看着大妞儿。

    后面的马车里,楚开翰接过孩子:“怎么回事?哭声那么大?”

    双喜不满道:“楚蝶那女人,一进来就开始哭,半点不照顾孩子,我们两个孩子都在睡觉,大妞儿也一个人害怕得不行,也不知道怎么当人家娘的。”

    只顾着哭有什么用,你委屈,你委屈别人就应该跟着你受苦么?

    楚开墨抱着严姝姈,宽大袖口稍稍为她挡去光芒,道:“大嫂你回去吧,孩子放我们这里,你们可以放心。”

    楚长河也道:“正是如此。”

    双喜叮嘱几人孩子醒了要叫她。

    几个大男人的,哪懂得换尿布喂奶?

    几人自然应是。

    双喜走后,车厢再一次安静起来了。

    楚长河道:“这孩子也是可怜,一出嫁就从来没回过家,一回家就是家破人亡,看那瘦弱不堪的样子,就知道那婆家并不是好相与的人家。”

    楚开翰点头:“当初三妹出家,就是一头毛驴拖着平板车,三叔三婶都没觉得什么,我也不好插话。”否则,他根本不愿意楚蝶嫁给这样贫苦的人家。

    倒不是他嫌贫爱富,而是对方一点都不郑重,迎娶媳妇,再不济也应该用牛车,然后平板车清洗擦拭干净才是,就这么一车子黄土而来,可见这亲事对方看得太过随便。

    这样的人家,根本不是良人。

    楚开墨嗤笑道:“都过去了,追究那么多有什么用?这家人也是,一看到有利可图便黏上来,自己送上门,可就不能怪我们不给面子了。”

    人家爹娘死了都不给告诉,简直丧心病狂,枉为人!

    楚长河陷入伤感之中,楚长湖一死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更不用说,后来的孤儿寡母紧随着也死了,变成心病,始终无法消散。

    楚开翰和楚开墨对视一眼,楚开墨道:“爹啊,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也许他们正在某个地方过得好好的呢,快看看家孙女,小脸红扑扑的,可漂亮了,可好看了。”

    楚长河瞬间被转移话题,忘了所有悲伤,凑过去看严姝姈,果然是睡得红扑扑,跟花朵似的,再没有往日的小大人模样,小脸嫩得能够掐出水来,小嘴微启,露出白白的小米牙,一颗老心都要融化了,老脸渐渐变成一朵老菊花。

    楚开墨跟着笑了,他家的小姑娘就是这么可爱!

    马车队伍继续向前,二十天之后,出现在京城之外,远远的就看到城门口等候着的人。

    孟氏伸长了脖子,眯着眼睛用力看,就想要第一时间看到她惦记了许久的儿女。

    “娘,在那儿,青色书生袍的是三弟,她旁边蓝色小袍子的是小妹。”双喜指着城门口醒目的人,忍着抽搐的嘴角说道。

    小妹怎么又装男子了,这下好了,直接被逮住了。

    果见孟氏脸色拉了下来,闷闷的坐回去,顺便将双喜也扯了回去:“别理那个死丫头!”

    一点没有女儿家的样子,难怪她看了那么久,没找到人,原来是又穿男人的衣服了,简直不成体统,这以后可怎么办?

    孟氏愁坏了。

    楚云笑道:“娘,小妹出落得落落大方可不是很好,更何况,她已经定亲了,等到及笄之后成亲就是了,何必拘束她?”

    孟氏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

    楚云耸了耸肩膀:“对,娘说得对,我不懂。”

    孟氏:“……”死孩子。

    很快,马车停下,蓝色的影子直接爬上来,楚容那张脸出现在孟氏眼前,孟氏眼眶瞬间就红了:“你这孩子,这么久也不回家,都瘦成什么样了?”

    楚云:“……”不是埋怨小妹么?这会的欢喜是个什么意思?

    楚容摸了摸脸:“还好吧?娘,我没瘦多少,小哥哥把我养得可好了。”

    孟氏心疼得不行,一只手在身上擦了擦,而后摸着楚容的脸。

    楚容任由她摸,扭头道:“嫂子,姐,我们家小鬼呢?”

    双喜笑道:“孩子在后面,跟你大哥他们在一起。”

    楚容点点头,又看向楚蝶,低声叫了一声,这才看向马车里唯一的小孩子:“你是谁家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大妞儿瑟缩了下,在楚云的鼓励下,这才抬起头:“我、我叫大妞儿,我娘是楚蝶…”

    楚容看一眼楚蝶,而后露出笑容道:“来,叫一声五姨,有糖吃,甜甜的,可好吃了。”

    大妞儿露出了笑容,这个五姨和二姨一样:“五姨,大妞儿要吃糖。”

    楚容眉开眼笑:“给你。”

    一颗糖塞进小嘴了,看着瘦弱还蜡黄的小脸,楚容微微收敛了笑容,再一次看一眼楚蝶。

    孟氏拉着她坐下:“你小哥在后面的马车么?”

    楚容道:“对,娘,我知道你想我哥了,一会儿好好看看他,随便你怎么摸都可以,好不好?”

    孟氏哭笑不得:“我摸摸怎么了?这么久没见,难道还对娘生疏了不成?”

    楚容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娘,你摸!”

    说罢,拿起孟氏的手,凑上自己的脸,一脸‘随便摸’的模样。

    楚容和双喜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小的懵懂的大妞儿也笑了起来,楚鸢咬着下唇,默默低下头,热闹的车厢与她无关,从那一日香山村村之后,她就再也无法翻身。

    不过那又如何?

    她可是听说了,她家小妹入宫当了妃子!比这群泥腿子好太多了!

    想到这里,楚蝶停了胸膛。

    马车在护国将军府停下,楚容还没有开口说话,楚开霖已经上前:“大人,我们与护国将军素不相识,住在将军府似乎不太合适?”

    这时候,楚家人还不知道段白黎就是大成众所周知的天才军师,自然也不会知道他也是护国将军,以幼稚肩膀,扛起偌大的府邸,打下一份庞大的家业。

    暗卫统领冷冷的看着楚开霖:“抱歉,三公子,皇上让我等将楚家众人安置在护国将军府,若是三公子有异议,不妨入宫找皇上说说。”

    楚开霖道:“大人这就回宫复旨了么?”

    暗卫统领道:“是。”

    楚开霖道:“那我随你一道。”

    也就是说,他想要进宫,和皇上说说。

    “嗤,你以为你是谁,皇宫那种地方是你一个秀才可以随便进出的?简直痴人说梦。”楚开阳上前一步,上下打量了楚开霖一遍,而后带着嫉妒讽刺道。

    楚开霖并不搭理他,只走到楚长河面前的,道:“爹娘且等我一等,让小弟陪着你们,我一会儿就回来。”

    而后翩然离去。

    全程没有理会楚开阳,叫他脸色一点点变成红色,站在原地羞燥得不行。

    管家上前道:“请诸位随我入内吧,就是不准备在我将军府入住,也要入内暂时休息一下。”

    心里知道得很清楚,三公子并不想在姑娘成为你们将军夫人之前和将军府有太多的牵扯,并不是看不上将军府,也不是对将军府多有不满,而是三里镇对未婚夫妻之间看得很重,就怕因为一点点小事连累姑娘,

    一片爱护之心,管家乐意成全。

    “这位大叔,你别听那小子胡说八道,既然皇上要我们住在将军府,那么我们就住在将军府好了,也不知道那小子在嫌弃什么?”楚开阳连忙说道,担心人家生气了不给住。

    这么气派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见,有机会住进去,怎么会嫌弃?

    管家大叔面不改色,做出请的姿势。

    一行人陆续入内。

    楚容带着家人在厅堂等候,所有行李还留在马车上,等待楚开霖一回来,便直接离开,楚家其他人却是大包小包,跟着管家走了,他们打算留在将军府,而圣旨所在,管家无法拒绝。

    一盏茶刚刚喝完,楚开霖就回来了,同时带着一纸圣旨。

    “你是严姝姈,姈儿么?”楚开霖摸了摸严姝姈的脑袋,柔声说道。

    严姝姈木着脸看着他,而后直接伸出小手求抱,楚开霖愣了下,这才试探着张手,将孩子抱在怀里,软软的,香香的,楚开霖下意识看了楚容一眼,记得小时候,小妹就是这么小小的,软软的。

    楚容摸了摸鼻子,这孩子不给她抱,简直太不可爱。

    “姑姑?”

    衣摆一重,楚容低下头,就看到楚辞留着口水昂首看她。

    楚容瞬间眉开眼笑:“来抱!”

    楚辞歪着脑袋:“姑姑。”

    楚容笑得更加欢畅,弯下腰直接将他抱起来:“嗯,是我。”

    “我们能跟着你们走么?”

    一道犹犹豫豫的声音。

    楚开霖扭头看去,是楚蝶,这个几乎没有交集的三姐,她的旁边,一个瘦得惊人的小女孩,摸了摸怀中小丫头嫩嫩的小脸,楚开霖道:“他们呢?”

    楚蝶茫然了一瞬才知道楚开霖问的是谁,连忙道:“他们跟着爷奶,可是我、我想跟着你们。”

    楚长河道:“那就一起走好了,六郎,你说呢?”

    楚开霖看了看楚长河,再看了看自家大哥,见他没有拒绝,这才点头同意。

    楚蝶笑了笑,连连道谢,同行一路她算是看出来,楚家二房完全被隔离开,一路上只是陌生人,一句话的交集都没有,哪怕二伯主动上前,爷奶他们也当成没有看到,但她也看出来,一路护行的人更加注重二房,甚至,这个年纪不大的六弟可是能够用以秀才的身份见到皇上,这一切都说明,跟着二房才有前途。

    至于她的婆家人,他们想什么从来不会告诉她,也不会询问她的意思,也许,这是她没有出现他们也不知道,既然如此,她又何必上赶着自讨没趣?

    不如跟着二房,好歹他们很喜欢孩子,对大妞儿很好,二伯也看在她死去的爹的面上,对她多有照顾。

    楚开霖、楚容还有楚开墨三人分别抱着孩子,其他人空手,在将军府众多下人的目送之下,离开了将军府,由此至终,楚家其他人没有出来说一句话。

    等到管家匆忙安置好一切,等待他的已经是人去楼空,不由得重重一叹:“哎呦,还想看看他们家的孩子,那么小,抱起来定然很舒服,也不知道将军府什么时候才有一个小主子给抱抱?”

    身边的下人默默低下头,他们也想要一个小主子,不兴调皮捣蛋,还是安静沉默的,只要是小主子就行。

    楚家二房跟着楚开霖回到小院子里,几间房早早被打扫出来,将行囊放进去就可以住了,楚开墨很满意:“干的不错。”

    孟氏已经撸起袖子,带着几大包东西杀进厨房。

    几个孩子凑在一起,跟着楚开墨和楚容在院子里疯玩,其他人归置行李,各自忙碌着。

    没多久,一家人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楚容道:“娘啊,好久没吃你做的饭呢,可想死我了。”

    “你这死孩子!”孟氏戳了她一下:“赶紧给老娘把这身不三不四的衣服换掉!”

    楚容眨了眨要,摇头道:“对不起,娘啊,在京城,我就是一个男的,娘要叫我儿子。”

    孟氏愣了下,而后心口剧烈起伏,瞪着眼睛道:“你这死孩子!好好的女儿家不当,装成男子像什么话?”

    楚容摸了摸鼻子,道:“当日进京时男儿身更加方便,之后便改不了了,只能硬着头皮,娘也不想我一个女儿家孤零零上京吧?多危险。”

    孟氏认真想了想,一个小小的女子,一个人上京,那得碰上多少恶人?五丫这么做是对的。

    重重点头:“对,你说得对,女儿家一个人上路多危险,这事就算了,娘不和计较,儿子就儿子吧。”

    楚开霖看着小妹,眼眸满是笑意。

    楚容笑容满面,殷勤的给孟氏夹了一筷子肉,又给楚长河夹了一筷子,这才一家子乐呵了。

    “姑姑,要吃肉!”楚辞人小,直接站在椅子上吃饭,拿着小勺子,搅得到处都是渣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楚容,也看着她碗里的肉。

    楚容笑道:“你要吃肉啊?你长牙了么?没牙也没办法吃肉。”

    楚辞张着小嘴,只看得到前面上下共八颗牙齿,此外都是嫩红色的牙床。

    双喜道:“你碗里不是有肉么?吃完了再说。”

    小孩子年纪小,不宜过早吃重油盐的肉,因此,楚家一直给孩子做的细碎的肉沫,或者肉末汤,或者肉沫鸡蛋羹,都是十分清淡的那种。

    “姑姑,吃肉!”楚辞摸了摸自己的牙齿,道:“有牙。”

    楚容忍不住笑了出来,挑了一根带着软骨头的嫩排骨放到他碗里,道:“吃吧,只能吃一个。”

    楚辞眼睛发亮,丢了小勺子动手抓排骨,很快吃了一嘴的酱汁。

    孟氏瞪了她一眼:“就你多事。”

    楚容道:“孩子们,想吃就让他吃,这有什么?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他!”

    孟氏道:“赶紧吃,废话那么多。”

    楚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一边吃一边看着楚辞与排骨奋斗。

    楚开墨照顾着严姝姈,小心剔去鱼骨头,叮嘱道:“慢点吃,也多吃一点,小孩子吃鱼长大了聪明,我家姈儿最是聪明可爱。”

    严姝姈绷着小脸,抓着小勺子,一板一眼吃得格外优雅,只是不时的偷看楚开霖,并且学着他的模样,端方,高雅,儒气十足。

    楚云看一眼自家闺女,再看一眼楚开霖,轻笑道:“外甥似舅,这话果然有道理。”

    楚开霖动作一顿,转头去看严姝姈,正好这孩子也转过来看他,一大一小,一样的面无表情,一样的神态专注,还别说,相似度十分之高。

    一顿饭吃完,楚家人赶了好几天路,累的不行,稍稍走一下便依次回房休息,至于几个孩子,早在吃饭的时候就边吃边开始睡,等到吃完饭,已经差不多埋进碗里了。

    楚容摸到楚开霖房间,自家二哥已经霸占床的一大半,正四脚朝天睡得天翻地覆,楚开霖一如往昔捧着书认真看。

    楚容将手里的茶送过去,而后低声问道:“你和皇上说了什么,为何他同意爹娘他们搬过来住?”

    楚开霖放下书,轻轻吹开茶末,抿了一口:“一个交易。”

    楚容挑挑眉,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楚开霖道:“皇上想要彻底按下瑞安将军,但这些日子以来,瑞安将军太过安分,安分得找不到下手的理由。”

    楚容想了想:“所以小哥哥说你有法子?”

    楚开霖摇头:“君心不可妄自猜测,我只是告诉皇上,我想要接走爹娘,免得瑞安将军找他们麻烦。”

    楚容道:“护国将军府可比我们这小院子安全得多,按理说,瑞安将军只会来小院子,而不是护国将军府。”

    楚开霖点头,没再说话。

    楚容想了片刻,恍然道:“你是想要将瑞安将军引出来?”

    楚开霖依旧不语,这个事实并不好听,毕竟要叫爹娘陷入险地,然而,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将瑞安将军按下,并且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三更半夜,更深露重,一天之中最疲惫难忍的时候。

    几道人影出现在小院子里。

    当先一人上箭拉弦,带着火团子的箭矢激射而出,紧接着,数十根带着火焰的箭矢一拥而上,目标正是几间住人的屋子。

    同一时间,楚开霖睁开眼睛,扯住被子一把将楚开墨蒙上,一手摸进枕头下,取出一个火折子一样的东西,对着半开的窗户打了出去,一团青烟冲上天空,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出一隐,快得叫人看不到。

    楚容摸了摸身边严姝姈的脸蛋,而后爬起来,翻窗而出,入目是两伙人打得热火朝天的一幕,其中一伙人是皇家暗卫,另一伙人…

    楚容眸光闪了闪,道:“尚远,替我保护姈儿,我去去就回。”

    尚远冷着一张脸出现,深深看了楚容一眼,而后蹲在窗户下,目的不言而喻,保护姈儿。

    楚容抽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身影快如闪电,一闪一动便出现在一个对手身后,没有任何犹豫,抬脚踹膝盖窝,将人踹趴下,俯身就是一刀子。

    多了楚容这么一个形如鬼魅者,对方很快陷入绝境,没多久就被一网打尽。

    几个暗卫各种抓着尸体直接带走,另有人扛着水桶马刷一类的东西,十分娴熟的清洗干净,整个过程不过一刻钟,所有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气中半点血腥之气也找不到。

    楚开霖这时候才出现,默默递给楚容一杯热茶,道:“回屋去…”顿了顿:“洗干净再进去,姈儿还小。”

    楚容嘴角一僵,突然觉得这杯冒着热气的茶太难喝!

    见楚开霖要离开,楚容连忙抓着他:“干什么去,大半夜的?”

    楚开霖拍了拍她的脑袋:“回屋去,别担心,我很快会回来。”

    楚容直接扔了茶杯,抱着他的胳膊道:“说明白,否则不许走,对方的人走干净没有谁知道,万一在院子外帮一个可怎么办?”

    楚开霖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我有分寸,何况我身边有暗卫,再不济,你给我的袖箭可是忘记了?”

    楚容道:“丧心病狂的人什么都干得出来,我相信皇上自己会抓住这个机会拉下瑞安将军,若是这时候你出现,瑞安将军十之**会抓你陪葬。”

    楚开霖摇头:“别担心,瑞安将军还不能说,皇上不会叫他死,所以我很安全。”

    拗不过,楚容只能放手,只不过双脚十分自觉的跟着他。

    楚开霖回头看她:“回去。”

    “我不,不看到你平安无事,我不走。”楚容别开头,其实她是想知道小哥哥和皇上做了什么交易,会进行到哪个程度。

    楚开霖无奈,只能带着楚容离去。

    楚开翰站在窗口目送弟弟妹妹离开,心里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本该挡在弟妹面前的他已经失去了当靠山的本事。

    “外面没事吧?”双喜轻声问道。

    楚开翰摇头:“没事,已经过去了,你快点睡觉。”楚辞那臭小子调皮得很,一醒来就不愿意睡觉,就得有人陪他玩,但是哪有那么悠闲自在,大半夜就该睡觉。

    因此,不要吵醒他才是正确的选择。

    双喜闭了嘴,片刻之后道:“其实,弟弟妹妹们都很好,有自己的想法,你又何必惦记着为他们扛起所有?”

    楚开翰叹道:“你不懂,小时候那般环境,我们只能绑在一起相互搀扶着长大,后来习惯了为对方着想,也忘记了长幼有序。”都想要保护在乎的人,就忘了年纪还小,忘了是个女子,忘了有兄长可以依靠。

    也就是年纪摆在那里,弟妹才会听他的话,否则,就这两个这么有主见的人,根本没办法强行管着。

    再说楚容二人,踩着一地细碎月光来到瑞安将军府,此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火红色点燃瑞安将军府上空的位置。

    兄妹俩没有犹豫,直接从大门口走进去,入目是大成最为精锐的军队,整齐有序分立两端,手中长枪带着杀气,染了丝丝鲜血。

    将军府的下人被看管起来,多处好看的景致已经被破坏。

    能够看到地上几具尸体,都是将军府的下人,想来是因为反抗而被当场击毙。

    “三公子,四公子。”一铁甲男子金刀阔马、龙行虎步而来,拱手一礼,而后道:“瑞安将军已经抓住。”

    楚开霖道:“将这东西交给皇上,可堵住天天下悠悠之口。”

    瑞安将军的势力遍布整个京城,哪怕后来名声有损,但以为积蓄的威力足够,动他,很容易招惹流言是非。

    铁甲男子连忙接过去,小心翼翼藏进怀里,动手拍了拍,这才道:“多谢三公子。”

    楚开霖道:“可否叫我与瑞安将军单独一见?”

    铁甲男子犹豫了,这位三公子虽然聪明,可到底是个文弱书生,对方可是一个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人物,当真打起来,吃亏的只会是三公子。

    而这位三公子可是皇上想要保护的人,若是受伤或者直接死亡…

    那结局简直不太敢想。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