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35章 圣旨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5章 圣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皇宫之中,诚德帝亲手书写一道圣旨:“转告小丫头身边的暗卫,让她保护好小丫头,不要再动不动杀人灭口,朕敢下圣旨,自然有能力保护她的家人,如此告知小丫头。”

    御书房中空荡荡只有诚德帝一人,然而,空气中却是一阵晃荡,十分清晰的变化告诉诚德帝,暗中有人领命而去。

    盖上大红色的玉玺,诚德帝等待圣旨干透,这才卷起来,塞入明黄色画卷布袋之中:“来人,快马加鞭送到三里镇去。”顿了顿,诚德帝又道:“还是等上一等,先给朕的军师传一句话,告诉他,朕想将他老丈人一家接入京城。”

    此时,四国之中知道楚容存在的人还不是很多,但是消息最是没办法保鲜,用不了多久,四国的所有人都会知道楚容时天才军师的未婚妻,到时候各种刺杀接踵而至,楚容的家人也无法避免。

    如此,诚德帝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楚家人接入京城。

    暗卫领命而去,相差半个月之后,一道圣旨从楚容眼中光明正大的送出去,这一次,她没有阻止,而是眼睁睁看着圣旨飞往三里镇。

    当时不想叫楚家人进京,顾虑的是楚开墨太过重要,生怕诚德帝想要控制楚开墨进而用家人威胁他不得不低下头,只想着拖上一段时间,那时候她定然有办法借着护国将军府的力量护住楚家人。

    而现在,她身边跟着皇上的暗卫,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监视。

    诚德帝此人高深莫测,真正招惹他之后,只会有不想要知道的下场,她一个小农女而已,尚且不敢挑衅帝王君威,况且,诚德帝想要她脑中的东西,那就必须护着她的家人。

    “放心吧,我在。”楚开霖摸了摸她的脑袋,抹平她皱起的眉头,道:“还有几个兄长也在,不要担心。”

    楚容笑了笑:“小哥哥,我没有担心。”

    她相信皇上知道分寸,知道她这个人自私自利,除了自己人,其他人都不看眼里,想要获得她的‘有私奉献’,定然会派人保护好她的父母兄弟。

    楚开霖静静不语。

    三里镇,香山村,已经进入十月,正是白天热得不行、夜晚凉透如冰的时候。

    孟氏追着一个刚刚学会走路、不是摔跤、爬起来继续跑的小鬼,口中大喊道:“小东西你给老娘站住,都快吃饭了,你还要哪里去?快点回来,小心你爹回来又揍你!哎呦!祖宗!”

    说话间,跑得飞快的孩子不知道绊住哪里,整个人往前一扑,五体投地摔了个结实,小鬼也不哭,麻利的爬起来,拍拍手掌,皱着小眉头看一眼手掌上擦除来的血痕,撅了撅小嘴,而后扭头去看一眼孟氏,露出一口只有几颗牙齿的小白牙,晶莹剔透的口水顺着嘴角滑落下来。

    小鬼连忙一声吸溜,继续往前跑,大声道:“奶、追我…追…”

    孟氏吓了一跳,连忙就要冲上去扶起他,但是那小子反应很快,刚追出去两步,那孩子已经自己爬起来,并且再次往前跑,以为孟氏在逗他玩,笑得格外喜人。

    孟氏双手撑着膝盖,汗流浃背:“……”臭小子!

    “娘。”双喜姗姗来迟,扶着孟氏道:“娘你回去,这臭小子交给我了,我一定将他捉来,跪在面前磕头道歉。”小鬼,不知道娘年纪越来越大了么?万一磕着碰着可怎么办?简直是找骂找打!

    孟氏咽了咽口水,跑的时间太长,喉咙因为长时间缺水而干涩疼痛,点点头道:“你是孩子娘,不要凶他,带他回家来,我给他做好吃的。”

    双喜拍着胸脯保证道:“娘,我知道了,我不会凶他的。”才怪,揪着耳朵骂一顿再说!

    熊孩子!

    孟氏抬头,那小鬼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忙推着双喜道:“快点去追,啊辞这小子还不认识路,万一跑远了可就不好抓了。”

    双喜重重点头,而后撸起袖子就追,扬起尘烟滚滚。

    孟氏:“……”这熟悉的奔跑背影,和之前那小鬼的除了尺寸不一之外,其他的并无区别,不愧是吃喝拉撒睡待在一起整整十个月的母子。

    原地站着喘息良久,这才转身往家里走,路上,乡亲父老热情的问好,无非就是‘你家那小子可真有活力’、‘你家那小子又跑了’、‘又没追到啊’之类带着戏谑却没有多少恶意的话。

    孟氏笑容满面的一一回复,口干舌燥得差点烧起来,才回到家里。

    默默松了一口去,孟氏走到厨房,舀了一瓢子水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外婆,不喝冷水。”

    孟氏身躯一僵,一口水噎在喉咙里差点呛死,猛咳了一阵子,脸红青筋暴跳,孟氏才缓过来一口气,低头看着还没有她腿高的小姑娘,白白嫩嫩的,奈何一张脸绷得紧紧的。

    她爹明明俊朗笑意满脸,她娘也温和柔顺,也不知道怎么生出一个冷冰冰的一头,不过一岁多而已,这孩子站得稳、走得稳,说话也比别人利索,就是容易吓人,冷不防突然冒出来,这么些日子,孟氏的心依旧没有适应,每一次都被吓到。

    “姈儿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要喝水还是肚子饿了?”孟氏捂了捂心口,而后蹲下身躯,半揽着严姝姈的肩膀轻声问道,忽略她难看的脸色,尤为和蔼可亲。

    严姝姈,也就是严卿和楚云的女儿,木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孟氏,奶声奶气道:“外婆,不喝冷水。”

    孟氏连忙道:“不喝不喝,我不会再喝了,你看,水瓢子我给扔水里去了。”

    严姝姈看着孟氏片刻,而后木着脸转身走了,就这么走了,一句话都没有。

    孟氏:“……”这孩子到底像谁?

    哦,像她那小舅舅楚开霖!

    想到楚开霖,就会想到同样留在京城不回家过年的楚容,忍不住心口泛酸,那么多年都不曾离开家在外过年,也不知道这个年不在家,是否吃好睡好?

    “娘!你快点出来!”双喜的声音铿锵有力。

    孟氏抹了一把脸,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一瞬间灰飞烟灭,扭头想要再喝一点水,想到那张笑脸,忍不住别开头,不能喝,姈儿知道了会生气。

    走出来,楚辞那小鬼正被双喜拎着耳朵,小小的孩子点着脚尖,笑脸扭曲,不停的喊疼。

    孟氏眨了眨眼,猛然之间想到也离开一阵子的四郎楚开墨,小时候,这个二儿子没少被他爹拎着耳朵教训,也是这么龇着牙,点着脚尖,不停的喊疼求饶。

    不过一转眼的功夫,那些孩子就都长大了,下一代都会跑会叫人会撒娇了,时间真不经用,不知不觉就过去了那么久。

    “奶、救我…”楚辞一看到孟氏,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连忙大声求救,奈何小孩子会说的话十分有效,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孟氏一阵心疼,正想上前解救,旁边一屋子急匆匆被拉开,楚长河迫不及待的冲出来,一把将楚辞抢到怀里,张口就道:“他还是个孩子,你揪他耳朵做什么?”

    眼含责备的瞪着双喜。

    双喜连忙道:“爹,这孩子才屁点大就知道到处跑,害得娘要不疼的追,熊孩子傻乎乎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会体谅人,我要告诉他懂事一点,要知道孝敬你和娘。”

    楚长河带着怒气道:“你没看他说话还不利索么?怎么听从你的教导?孩子还小,过个两三年再教导也来得及,想当年,二郎、四郎、六郎都是这么过来的,你看看他们,哪一个长歪了?哪一个不是不需要人操心?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

    说着说着,楚长河眼睛微微湿润,很快眨眼抹去眼中泪意,道:“你放心吧,我们家的孩子绝对不会长歪的。”

    双喜:“……”没长歪?

    在她心里其实三个都长歪了,表面上一派从容稳重、待人宽宥的楚开翰,其实是个心狠手辣的,杀人不眨眼,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两个小叔子呢,大的那个一脸市侩,一个铜板恨不得掰成两半来使用,对自己太过吝啬,对外人也太过吝啬,也就是对待家人,慷慨得不像话。

    小的那一个,看看,几年过去了,这个小叔子越来越远离红尘,看着那张不然烟尘的脸,总是忍不住担心哪天突然堕入空门,终日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就怕亵渎了这干净得过分的人。但是这小叔子也是手黑心狠的,离家一年多,愣是没有寄过来一封信,要不是小姑子,简直都要找人找得癫狂了。

    心里各种念头飞闪而过,双喜道:“爹啊,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

    说完,双喜就看到趴在楚长河怀里的小鬼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而后夸张的翻了个白眼,再吐吐舌头,调皮得不行,被迫压下去的愤怒再一次翻滚起来。

    双喜瞬间瞪眼,捏着拳头嘎吱作响:“……”熊孩子!

    楚长河却是没有看到一大一小的反应,只是拍着楚辞的脑袋,道:“这就对了,孩子还小,慢慢教就是了,对了,二郎刚才让人送消息来了,说是城里有个大客人要购买大量花草,会晚些时候回来,让我们先吃,你告诉你娘一声,让她不要做太多饭。”

    说完,抱着楚辞,眉开眼笑的逗着他玩,喜滋滋的回到他的工作坊,由始至终,就站在他身后的孟氏宛若一阵风,始终没有被他看到。

    孟氏:“……”有孙万事足。

    双喜:“……”

    “哼,不就是一个孙子么?有什么可得意的!”门外,一阵嘲讽的声音传来,打破孟氏和双喜之间默契的尴尬。

    孟氏当即就炸了,张口就道:“对,就一个孙子,有人连孙子都没有,真是可怜!”

    “你胡说什么?我家大郎已经得了两个儿子,两个!”周氏瞪着眼睛道。

    本来应该待在衙门大牢的她因为楚开阳的关系提前被放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功课比较好,原本只是一个秀才的楚开阳,竟是得到大儒的看中,说他的文章可以增进很多,便待在身边教导,所有人都知道,楚开阳很快就可以考中举人,成为楚家乃至整个香山村第二个举子。

    因此,被放出来的周氏半点没有觉得抬不起来,反而昂首挺胸,以举子娘自居,倒是叫一些愚昧无知的妇人跟着瞎起哄。

    放在手心里疼着的宝贝,怎能容许别人嘲笑?楚开阳一直在外求学,有没有生孩子其实她根本不得而知,但是她毫无犹豫的相信,楚开翰那小子都生出了儿子,楚开阳定然也生出了儿子,而且一定比楚开翰多一个!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难道人老了眼神不好使,硬是没看到大胖小子?”孟氏夸张东张西望,甚至抓起院子的笤帚,往下一看:“还真没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双喜连忙道:“娘,你不老,我也没看到什么孩子,定然是大伯娘怕丢脸,自己捏造出来的两个孙子。”

    孟氏一本正经道:“你说得对,她被关牢里给关傻了,明明没有孙子,非得臆想出孙子来,还是两个。”

    周氏胸口剧烈起伏,差一点被这一唱一和的婆媳给气死了。

    这时候,楚楚一身华贵长裙款款而来,拉着想要动手打架的周氏道:“娘,冷静一下,不要生气。”

    “我怎么可能不生气?这嘴贱的两人说你大哥没有儿子!”周氏瞪着眼睛,宛若一头生气的牛,不停的喷着鼻息。

    楚楚看一眼一致对外的婆媳二人,默默垂下眼帘,低声道:“娘,我们回家,家里来了客人,大哥也回来了,还带了大嫂和孩子回来。”

    不过…

    周氏也忘了打架的事,昂首瞪了双喜和孟氏一眼:“听到了么,老娘的儿子和孙子都回来了,看你还有什么好嘚瑟的!?哼!”

    撂下一句话,周氏反手抓着楚楚,转身跑得飞快,好几次,楚楚都差点因为跑得太快而摔跤,然而周氏满心满眼都是大孙子,根本顾不上楚楚。

    双喜大步上前,猛然将院门给关上了,拍了拍手掌,道:“娘,既然二郎晚些时候回来,我们就先吃饭了?”

    孟氏点头道:“对,我们先吃,叫云儿那丫头也出来帮忙,整日绣绣绣,也不怕把眼睛给熬坏了。”

    双喜道:“嗯,姈儿那小丫头,小丫头爱吃鱼……”

    婆媳二人说着话,边往屋里走。

    另一边,楚家老宅之中,大火燃烧过后,楚开翰只做主重新搭建起来,半点没有扩建的意思,因此,还是那个偏厅,只不过更加新。

    厅堂中,高位上,一个全身黑漆漆的男子浑身冒着冷气,目光冷漠的盯着堂中的地面,脸庞站着人,正是本来应该身在逻县楚长海、楚老爷子等人,就是楚开阳也一派偏偏风度,儒雅温雅,跟着站在下位,然而,谁也没有看口。

    周氏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冲进来,看到这么多人,一下子就愣了,而后眼珠子一扫,想要找一找她的大孙子,然而,入目是从大到小的三个小丫头。

    周氏:“……”

    眨了眨眼,周氏道:“儿子,我的孙子在哪儿呢?”

    一句话,成功叫楚开阳黑了脸,他身边方佳怡低下头,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周氏面色微微一变,再次问道:“我孙子在哪儿?”

    这一次,周氏的声音拔高了很多,仔细听可以听出当中的颤抖。

    楚老爷子冷着脸道:“好了,退出去,没看到有客人在了么?”

    几年不见,楚老爷子一头头发完全变成了白色,眉宇之间带着无法忽视的苍老,可见,就是跟着举子儿子吃香的喝辣的,老人家也过得不太好。

    周氏还是很怵楚老爷子的,因此,根本不敢多问,不死心的到处看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孙子的影子,脸上渐渐变成了白色,而后失魂落魄的走出去。

    楚楚抿了抿唇,没有开口挽留。

    这时候,高位之上那黑衣人开口了:“所有人都到齐了?”

    楚老爷子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开口,而刘氏则急切的道:“是的,大人,我们家所有人都到齐了,还请大人宣旨吧。”

    黑衣人眯了眯眼睛,深深看了楚长海一眼,再一次问道:“楚大人也是这话?要知道欺君之罪罪该万死。”

    楚长海眸光闪了下,却是道:“是,大人,我们楚家人都在这里了。”

    他这话并没有错,他们楚家人都在这里,至于早就拿了分家文书的二房和死得没有影子的三房,早就被所有人遗忘,并且排除在同为楚家人的行列之中。

    黑衣人似笑非笑道:“是么?那本大人就宣旨了?”

    楚长海微微低下眼帘。

    楚长江连忙将早早准备好的香案摆上,所有人依照尊卑长幼,跪在地上。

    黑衣人冷冷一笑,圣旨都没有打开,直接道:“皇上有旨,宣所有楚家人即刻入京。”

    楚长海眸光落在那不曾打开的圣旨上,微微闪动了下:“不知大人能够说明,为何皇上会要我等入京?”

    楚长海不认为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叫皇上看在眼里,并且心里也有些许猜测,但是还是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真正的原因。

    毕竟有些事没有真正说出来,那么就还有转旋的余地。

    到底是心存侥幸罢了。

    黑衣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说道:“你们收拾一下,明日便随我等上京。”

    楚长海皱了皱眉,你都那么不满的因素再一次跳了出来,并且越来越明显,总觉得这个猜测十分的接近真相,又或者,这就是真相。但不管怎么样,京城是一定要去的,毕竟圣旨已经下放,不能违抗君令,只能硬着头皮往京城去。

    刘氏连忙爬起来,辛苦的跑去收拾行囊,这是所谓的收拾行李,其实也没多少东西,毕竟他们刚刚从逻县回来,所有的行李还没有归正,就那么堆放在角落里。

    打算去哪里,只要拎起包袱就可以启程。

    一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逻县那个地方,她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被关在鸟笼之中,四方街邻长得什么模样?他根本不曾走出来看,因为他的儿子一再的告诉她,不能叫四方街邻占了便宜去,想出去遛遛弯都需要十几个人的随身跟从。

    一开始还会觉得风光无限,后来,却是满身的难受,总感觉自己吃饭喝水甚至睡觉都有人盯着,这种感觉太过不爽。

    因此,只要能离开逻县那个地方,不管去京城也好,留在香山村也好,她都不打算在去逻县了。

    也因此,说到可以去京城,刘氏跑得比谁都快。

    其他人回到各自的房间里,收拾需要携带的东西,尤其是大房,他们一直生活在三里镇香山村,所有的行礼根本没有准备,而且明日就要启程,收拾起来倒是有些麻烦。

    但是可以去京城那种繁华之地,没有人会嫌弃,也没有人会发出抱怨的声音来,有就是几个年纪小的孩子也兴高采烈的准备自己的东西。

    一时间,楚家热闹无比。

    与此同时,楚家二房一家六口人正我也在围着一张桌子享受晚餐,根本不知道楚家的其他人,即将启程前往京城去。

    “阿辞,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挑食么?把这碗鸡蛋肉羹给吃掉,你要知道像以前你的爹娘,可是没有这种好东西可以吃的,有的吃就不要浪费,听到了没有?”孟氏皱着眉,很是不满楚辞专挑肉吃,倒是把鸡蛋羹给剩下了。

    楚辞眨了眨眼,歪着脑袋道:“不吃、”

    熊孩子!

    双喜直接撸起袖子,一把掐住楚辞的耳朵往上提起,道:“小子,没听到你奶的话么?让你把所有蛋羹都吃掉,你这是浪费,你知道么?真的不想吃,从明天开始,你的桌上可就不会有这么一碗鸡蛋羹了。”

    楚长河连忙将楚辞拖拽到自己怀里,明天帮她揉了揉通红的耳朵责怪道:“孩子他才多大,你不要总扯他的耳朵,万一以后一只大一只小可怎么办,那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要不是嗯,好的,孩子从屋里抱出来,我还以为你是孩子后娘呢。”

    双喜无奈的送了耸肩膀,她也不想打孩子啊,孩子虽然小,但是也要教育啊,很多事都是言传身教的,偏偏公公这宠孩子的毛病无法反驳,她也很无奈啊!

    就在这时候,一只小小的手慢慢伸起来,对着楚辞那张得意洋洋的小脸直接抽了过去!

    啪!

    一巴掌尤为响亮,同时还有稚嫩却清晰的声音:“不吃打死你。”

    楚辞:“……”

    楚家众人:“……”

    就在这时候,楚开翰急急忙忙闯了进来,那眼睛四处扫视,看见所有的人都在一起,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道:“听说钦差大人来,还以为你们都被带走了,还好赶上了。”

    “小宝们,快点出来迎接你们二叔、二舅舅!”

    门外还有一道声音,紧随着楚开翰之后。

    孟氏眼睛一亮,惊喜道:“四郎回来了?”

    楚开翰点头:“是,二弟急匆匆找的我,我们一起回来了。”

    一句话的功夫,楚辞已经从楚长河膝盖上滑下来,颠颠跑得飞快,并且扯着嗓子兴奋尖叫:“叔,叔,叔…”

    楚开翰正想要俯下身去抱他,奈何小子眼中没有他他只能绷紧身躯,叫自己看不出想要执行的动作。

    双喜忍不住笑了,道:“相公,还没吃饭吧?快点做下来,我再去弄两个菜。”

    楚开翰点头:“多弄点,二弟风尘仆仆,来不及和一盏茶就赶回来,定然也是饿着肚子的。”

    双喜连连点头,转身走去厨房,楚云拍了拍身边规规矩矩像个小大人的严姝姈,跟着双喜走了。

    严姝姈犹豫了下,还是跳下椅子,一步步沉稳的往门口去。

    抱着楚辞的楚开墨正好走进来,不由分说将严姝姈扛起来,同楚辞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肩头,大声道:“嫂子,姐,多炒两盘肉,我饿死了,能吃下一头牛!”

    厨房传来一道声音,算是应下了。

    楚开墨笑容满面,一口亲一个粉嫩小娃娃,道:“有没有想我啊,二叔叔、二舅舅可想你们了,想得都瘦了!”

    楚辞笑出声,口水说着嘴角往下滴落,十分娴熟的往楚开墨肩膀一趴,而后重重一擦:“叔、想你…”

    楚开墨已经习惯这孩子抹自己一身口水了,很是响亮的在他脸颊落下一个吻:“嗯,二叔叔也想你,很想很想。姈儿呢,有没有想二舅舅?想的话才有好东西吃哦,是草莓,美味可口的草莓,姈儿想二舅舅没?”

    “想!”小丫头这一个字十分干脆明亮,黑漆漆宛若葡萄一样的眼眸带着耀眼光芒,唇瓣亮亮,就像雨后占了露水的花瓣,煞是喜人:“想吃草莓,二舅舅。”

    “给给给,都给!”楚开墨一颗心都要化了,忍不住亲了亲严姝姈,道:“你爹给你取这么一个名字,取聪明伶俐的美人之意,果然名副其实,我们家姈儿最是美丽,最是聪明。”

    严姝姈不再绷着脸,而是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我也吃、吃草…”楚辞小手拍在楚开墨脸颊上,以换来注意:“我吃草…”

    “好好好,吃草吃草,你吃草,哈哈哈…”楚开墨一本正经的答应,而后哈哈大笑:“二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阿辞变成羊了,吃草?嗯?哈哈哈…”

    楚辞有也懵逼,不明白这话有什么好笑的,明明姐姐也是说吃草的啊…

    严姝姈笑着笑着,扬起小手给了楚辞一巴掌:“笨蛋,是草莓,甜甜的软软的,好好吃的草莓!”

    这时候的草莓十分珍贵,小巧玲珑看着可人,但它很容易死掉,后来楚容带人小心维护培养了一阵子,才摸索出草莓的生长规律。

    然后又成为楚开墨赚银子的一**宝。

    楚辞委屈巴巴的看着楚开墨,委屈巴巴道:“吃草莓,草莓,不是吃草…”

    楚开墨笑得更加欢畅了。

    “别闹,去换一身衣裳,外面风尘仆仆,带回来多少尘沙?小孩子年幼,可经不起折腾!”楚开翰瞪了他一眼,而后一手一个抢过孩子。

    楚开墨有心牢牢抱住,奈何楚开翰的眼神太过犀利,幼年畏惧这个大哥畏惧成为习惯,心有反抗,动作却是飞快的松了手,并且讨好道:“大哥说得对,我这么脏,不适合抱孩子。”

    说完楚开墨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什么叫‘我这么脏’?简直了,这从小遗留的毛病太过深入人心了,不知道能不能改?

    楚开翰满意的点头,几个弟弟妹妹,就眼前这个最让他有成就感,也让他很喜欢在这个弟弟身上找到身为大哥的那种威严。

    楚开墨:“……”

    叹了口气,同孟氏和楚长河打了个招呼,便认命的回房去了。

    没多久,四个小菜才上来,三个肉,一个菜,加上一坛微凉的酒,简直不要太过舒服。

    爷几个坐在一起喝酒吃肉,楚长河一如往昔一杯就倒,倒了就开始炫耀,炫耀完儿子炫耀孙子外孙女,夸得所有孩子天上有地上无。

    楚开翰和楚开墨在旁边陪着,喝着小酒,说着此行的事:“我得到小妹的消息,皇上让身边的暗卫带领圣旨而来,此行入京,我们无法摆脱。”

    楚开墨嚼着肉还能将话说得清晰,也是一番好功夫,想到什么,楚开墨突然大声道:“蝙蝠大哥,厨房里留了饭菜,你自己去吃,还有,香山村有皇家暗卫,这段时间,蝙蝠大哥谨慎一些。”

    没有声音,楚开墨也习惯了,却也知道对方将他的话听进去了,好几年的磨合,早就生成两人之间的默契。

    楚开翰等了一会儿,没看到什么人,便以为楚开墨喝高了,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给爹娘带个儿媳妇回来?”

    楚开墨差点被呛死,道:“老大不小?大哥,我才十六岁,十六岁啊,晚一些成亲也没什么的吧?”

    楚开翰也不反驳,只道:“是没关系,只不过你的孩子都是弟弟妹妹罢了。”

    弟弟妹妹,只能听从大哥大姐的话,嗯,这是规矩,谁反抗,打了再说!

    顿了顿道:“此番入京不可避免,那就入京吧,我一直听说皇上是个好人,断然不会让我们上京送死的,只是四郎,有没有得到消息,为何皇上要我们进京?难道小弟小妹闯祸了?”

    楚开墨摇头:“大哥想到哪里去了?皇上英名盖世绝无仅有,几个平头老百姓还不知道他让人带到面前然后亲自动手。”

    再者,他的身份,他手掌掌握的钱财,也足够将皇上对他的家人客客气气的。

    他急忙赶回来,是担心途中遇上刺杀,毕竟他的身份是墨家家主,已经有人动手准备杀人了,现在在加上小妹的什么,楚家人简直就是大成之外的三国的最大利刺!

    不除不快!

    所以他必须亲自跟着看着守着,才能够放下心来。

    楚开翰点头:“我想也是。”

    孟氏突然问道:“隔壁老宅子是否也有在邀请入京之列?”

    楚开墨点头:“有,皇上请的我们楚家的所有人,自然包括爷奶叔伯他们。”

    眸光微闪,楚开墨有些停顿,三叔葬送火海,三婶娘‘死于意外’,就是不知道这意外能不能被那暗卫真的当成意外?

    孟氏一拍桌子,怒道:“我说呢,还老宅子来了可人,就算是你四叔、爷奶他们回来,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吧?没想到他们竟让防着不让我们知道圣旨之事,这可是大大的欺君之罪啊!”

    万一开罪他们家可怎么办?

    孟氏露出几分着急。

    楚开翰道:“娘你放心,真要有事也不会等我们吃饱喝足,静观其变便是,反而该担心得爷奶他们不是我们,毕竟他们才是欺君之罪,我们最多不知情,不知者无罪。”

    楚开霖也道:“正是这话,娘你不要担心。”

    孟氏定了定神,道:“我们也要进京么?是不是可以看到六郎和五丫了?”

    “是,娘,进京之后就能够看到他们。”楚开翰笑道。

    孟氏沉默了片刻,猛然之间重重一拍大腿:“瞧瞧我这猪脑子,竟然忘了给他们准备一点有用、可以吃的东西,不行,我得赶紧收拾,指不定明日就离开了。”

    这么想着,孟氏开始掰着手指头想着要带哪些东西,最后拉走双喜和楚云,三人好一阵忙乎。

    这时候,黑衣人出现在楚开翰和楚开墨身边,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而后道:“明日随我等入京,沿途要暗卫明卫,定然将所有人护在身后。”

    这话是通知,而不是商量,楚开翰再担心也没办法,君恩难测,弄不清楚皇上的目的,只能好脾气的忍下了,道:“如此多谢大人走上一遭,备上饭菜一桌,大人请吃饱喝足明日再离开…”

    于是黑衣人将圣旨送出去,并且就这么在楚家二房住下了。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