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34章 老公鸡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4章 老公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远沉默不语,心里有些埋怨三公子,自己明明在参与这场算计,到头来却是抓着公子的过错不放,简直是…无理取闹!

    楚开霖静静喝茶,丝毫没有将尚远不好看的脸色放在心上。

    一夜悄然而过,这一夜,很多人的命运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管家大叔救治得及时,并且找到解药,因此顺利存活下来。御医因为痴狂医术之事泄露了楚容的伤势,紧接着引来皇上算计,管家大叔当机立断打断他的腿,借着伤势,成功从皇宫御药房之中脱离出来,只待断腿完全康复之后另做安排。

    尚远,恢复往日影子一样的存在,尤其在楚开霖的一番交谈之后,未防止姑娘打破砂锅问到底而不敢露面。

    楚容行走花店之中,也因为身边多出来的一个暗卫而不得不适当泄露一点微末的能力。

    “这是红薯,你们可以在偏僻的小村子找寻,这东西产量极高,正直战乱之际,粮食需要的数量极为庞大,可以适当加一些红薯。”楚容画出红薯的模样,并且标注适合的生存环境,可抵抗的地里情况,道:“还有这叶子,完全可以当成一种青菜食用,种植十分容易,这里面都有详细,你们大可找人试验。”

    这时候的红薯早就存在,只不过不被人们接受,一些富裕人家嫌弃红薯是低贱之物,是穷苦人家才吃的食物,也因此,红薯早就存在,却只存在于平民老百姓之中,这就是一种浪费。

    暗卫接走楚容留下的纸,匆匆赶回皇宫,呈现在皇上面前。

    诚德帝眯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老实说,这种用炭笔写出来的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并且觉得…不堪入目,毛笔字才是主流,炭笔字那是不入流!

    适应了片刻,诚德帝才打散一脸的嫌弃,认真的阅读起来。

    这纸张之中,不止说明了红薯这种东西,还有山芋、马铃薯之流,这些东西都是粗糙的粮食,很多时候人类都不会吃,因为吃多了烧心,也因此,这些很容易被人忽视,甚至,当皇帝这么多年,他从来不曾听说过大成之中有这些可以果腹的东西存在。

    然后诚德帝开始反思,他的那些大司农似乎只会种昂贵的水果,种金贵的稻谷麦子,倒是忽略很多原始的东西,就比如这红薯,比如高粱。

    这让大成损失了多少粮食,也叫多少老百姓饿肚子多少年,简直罪不可赦!

    沉思片刻,诚德帝下了一道口谕:寻找几个顶尖的种植好手,最好出自农家。

    叫暗卫携带圣旨连夜出宫,分往大成各地,寻找需要的人才。

    完成这一些,诚德帝亲手将那字迹有些潦草的纸小心收起来,并且放入存放重要物件的暗格之中,并且叮嘱暗卫小心看护。

    暂时解决皇上的暗卫,楚容走进花店,开始一天的看账本生涯。

    花房的生意从一开始的人潮如海,到现在的平平静静,偶尔小猫两三只,更多的却是带着各自家中养的花登门求救,叶子枯黄了怎么救治,根系腐烂了怎么解救,如何雕琢一棵小苗苗,让它按照自己制定的途径去生长。

    诸如此类,楚容并不是专业人才,知道的也就是皮毛,更多的都是交给专门负责此事的小厮,出声提出曾经见过的,而后由那些人自行摸索,楚容只会偶尔动手亲自拨弄一番,也是别有一番趣味。

    “有没有黑色的玫瑰?或者黑色的牡丹、玉兰?反正只要是黑色的,统统给本殿下拿出来!”

    “对不起,殿下,我们店里没有黑色的花朵,这种黑色的花不好存活,培养起来也十分困难,至今为止,我们花店从来不曾出现过黑色的花,还请殿下见谅。大红色的牡丹雍容大方,殿下用来送人最是合适不过了,殿下可要进来看看?”

    “本殿下说了,要黑色的花!连黑色的花都没有,你开什么店?再敷衍本殿下,本殿下让人封了你这破店!”

    看账看得昏昏欲睡的楚容突然被外面的争吵吵得一阵清醒,皱着没有喝下一杯茶,这才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小伙计推门而入,道:“回东家,太子殿下上门来,指明要黑色的花,我们店里根本没有,怎么弄花去?太子殿下这是在找茬!”

    楚容揉了揉眉心,道:“你下去吧。”

    撑着桌子站起来,楚容理了理身上有些褶皱的长袍,摸了摸头上的帽子,确定自己是个偏偏貌美的公子哥,这才晃荡着走出去。

    外面,太子殿下气愤不已,已经下令让人动手砸店!

    楚容走过去,唇角带着笑容道:“这是怎么了?还砸店啊!”

    花店的伙计连忙走到楚容身后,脸色有些苍白,显然被太子殿下这一举动吓得不轻,若是旁人,还有办法解决,偏偏是太子,自从那一日重伤断去一条手臂之后,整个人变得阴晴不定,打杀人是常有的事,酗酒、沉溺美色,俨然也认为断去手臂的他只是个废物,一辈子与皇位无缘,过往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

    因为,太子殿下仗着储君的身份,仗着皇家的出身,没少行纨绔、横行霸道之事。

    太子殿下眼眸带着阴郁,盯着楚容看,那一身上过战场带回来的噬杀、煞气,翻滚着层层浪花席卷而来,叫人生出无边的畏惧与恐慌。

    “你是何人?这花店的东家?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太子殿下毫不掩饰眼中的质疑与高傲:“你家大人何在?请出来说话,本殿下担心话说太重吓死你。”

    楚容轻笑出声,手中拈着一缕青丝,轻轻摩挲:“原来是太子殿下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小可未曾远迎,还请殿下见谅才是。”

    顿了顿,楚容继续道:“区区不才,正是这花店的主人,殿下有任何不满意之处,不妨直说,小可定然倾尽全力,为殿下分忧。”

    太子殿下看着楚容,眼眸闪过几分兴味,猛然靠近楚容,带着厚厚茧子的手擦过她的脸庞,道:“你是这花店的主人?不骗人?”

    楚容点点头,眸光清亮,半点没有因为太子的过分靠近而生出退却之意,道:“太子殿下尽管放心,我这人年纪不大,却是从不虚言。”

    太子殿下突然笑了,道:“本殿下看你有些面善,哦,对了,父皇几个月前纳的妃子,似乎叫楚鸢的农家女,容貌看起来和你有些相似呢,不过,你的容貌更为好看,也许正是因为长时间和花卉打交道?染了几分天然气息?”

    说罢,猛然凑近楚容,在她颈窝出轻轻一吸,宛若中毒了一般,露出沉溺享受的满足表情。

    楚容眸光微闪:“太子殿下请自重。”

    往后退开几步,楚容义正言辞道:“我虽然籍籍无名,却也知道不能够玷污娘娘的名声,娘娘金枝玉叶,岂是我这等升斗小民可以高攀的,还请殿下口下留情。”

    太子殿下笑道:“说笑而已,你何必当真?”

    楚容皱了皱眉,道:“太子殿下,我知道你想要寻找黑色的花,店里小伙计说得没错,黑色的花稀有珍贵,我这小店不过是普通的花店,养不了那等稀缺珍贵之物。不过因为爱花,倒是积累了些许人脉,殿下若是愿意等待,不妨给我一个机会,叫我好生巡查探找一番,殿下意下如何?”

    太子殿下挑了挑眉,说是寻找黑色的花,其实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找茬、发泄一下心中的烦躁罢了,而现在,他似乎发现了更好玩的人——一个十来岁的小少年。

    “本殿下给你一万两银子,你跟随本殿下离开如何?”太子殿下突然开口道。

    楚容愣了下,而后冷下脸:“请恕在下无礼,断然不能答应,殿下。”

    太子殿下朗声而笑:“是本殿下失礼了,公子莫要往心里去,黑色的花就交给你,任何时候找到,都可以让人找上东宫,本殿下定然重金买下,不过,可否告诉本殿下你的真实姓名,可否允许本殿下随时前来?我们,做友人如何?”

    楚容:“……”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没有任何的交集,而且她只是一个花农,太子殿下却是尊贵无双的皇子皇嗣,明显不在一个层次面的两个人,如何做友人?

    似乎看出楚容脸上的怪异表情,太子殿下笑了笑,随即在身上摸了摸,取出一个龙形玉佩来,不由分说的塞到楚容手里:“不要害怕,不过是你与本殿下有缘罢了,此玉佩送于你手,但凡有事可以到东宫,本殿下等着你的出现。”

    说罢,洒脱转身而去,那条空空荡荡的袖口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身份尊贵,气度优雅雍容,在一次次的厮杀之中,得到突飞猛进的进步,与生俱来的傲气风华也是无人能敌,然而,就是一次意外,错失一飞登天的机会,从此爬不起来。

    那道背影,依旧不减上位者的风采,却也带了几分英雄气短的孤寂落寞。

    他,也是不甘心的吧?

    很小接受未来皇位继承人的为君之道,为了磨砺心性于战场上出生入死,所有的一切都为他铺好通向皇位的那条路,却没想到,到头来磕了一身血,倒在龙椅边缘,无法再踏行一步。

    怎么会甘心?

    从小就认定自己是未来的皇帝,也为了当这个皇帝拼了命的学习,再苦再累也咬牙坚持,真没想到会有栽倒的那一天。

    惶恐不安、愤怒绝望到最后茫然无措、心灰意冷,太子,其实也很可怜。

    不过那又如何?

    过得好不好,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楚容颠了颠手上的龙形玉佩,想了想将之收了起来,此龙形玉佩是太子的随身之物,不能随便丢弃,送回去似乎也太过浪费了,不如就收在身边,也许有一天真的会派上用场。

    “好了,大家都各自忙碌,今天的事大家最好全部忘干净,他是太子殿下,是东宫之主,是大成储君。”只要他身上还顶着太子的头衔,那么他就一辈子是太子殿下,再怎么落魄也改变不了他流着皇家的血脉,身为储君的事实。

    楚容警告大家的目的,便是告诫他们祸从口出。

    皇宫之中,断了一只手臂太子殿下心平气和的坐在承德帝面前侃侃而谈,若是以前,少不得带上几分毕恭毕敬,而现在,他可以坦然面对一国之君。

    “父皇,你说得对,这个楚容的确非同一般,旁人看我的眼神带着怜悯,带着可惜与嘲讽,而她平平静静,没有对我这个太子的敬畏,没有因为我此时的落魄而面带鄙夷,也许在她的眼中,我和她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太子殿下笑着说道。

    承德帝点头道:“朕也不曾见过那个孩子,不过听暗卫统领传话,此人甚是聪明。”

    能用金钱摆平的交易,都不算太难的来往。

    若是张口闭口无私奉献,那么承德帝就该三思而后行了,头顶‘改变四国格局’的至上预言,楚容一人其实挺让承德帝忌惮。

    但是楚容已经明明白白的说清楚了,想要我干活?可以!拿出钱来。

    如此,将所有的一切变成你来我往、钱货两讫的交易,可谓是聪明至极的做法。

    太子殿下道:“是,我听从父皇的话找个时间登门找茬,她却笑容满面的与我交谈,纵然我言语之间多有冒犯,她也只是绷着小脸而已。父皇,你不曾跟我说过她是个女子,我还以为她真的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少年。”

    承德帝愣了下,而后朗声笑出来:“当真?身为女子,竟然将一个少年表现得淋漓尽致,也算是一大奇谈了。”

    太子殿下来了兴致,一句不落的将与楚容的交谈情况,完全告知承德帝,承德帝听得认真,偶尔发出笑声。

    原本还有些隔阂的父子二人,竟在一个外人的话题之下,渐渐靠近。

    在太子离开皇宫之前,承德帝叮嘱他道:“断去一条手臂,并不意味着截断前路,太子,年纪也不小了,膝下儿子儿女一大群人。”

    太子怔了怔,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承德帝的意思:感觉一条手臂从此与皇位无缘,但是你的儿子四肢健全。

    也就是说,皇位不一定传给儿子,也可能传给孙子。

    只要你足够优秀!

    他当不上皇帝没有关系,但是他的儿子可以,他从小接受储君到教育,好几个恩师轮流教授他为君之道,他完全可以将自己毕生所学教出一个皇帝儿子来!

    如此,便不需要看底下人的脸色!

    “父皇…”想通了一切,太子殿下哽咽了,依靠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儿子。

    承德帝却没有给他太多宣泄情绪的时间,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太子殿下点了点头,道:“父皇好生照顾自己的身体才是,儿臣告退。”

    本殿下离开之后,并没有听到承德帝传来的叹息声,皇子就有好几个,若是加上皇孙…此番皇位争夺可谓是一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

    这一天皇宫之中的宫人清楚的看到,那个完全堕落的太子殿下再一次春风满面,脊背挺拔,尊贵雍容之气蔓延,那个泰然自若的太子殿下回来了!

    然而,宫人们并不知道太子殿下发生了何事,让他改变如此巨大。

    皇宫发生的一切楚容自然不会知道,此时,楚容被段文华拦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原本稚嫩的容颜带了几分疲惫:“容儿…”

    “我说过不要再叫我容儿!”楚容厉声打断。

    段文华张了张口,认命道:“那么,楚容。”

    楚容沉默,等待段文华开口。

    段文华道:“这大街之上人多口杂,你当真要我在这里与你说话么?”

    楚容依旧沉默,就在段文华以为他不会开口说话的时候,楚容开口道:“上车吧。”

    段文华没有一点犹豫,直接掀了帘子,爬上马车。

    楚容便看到一脸憔悴的段文华,有些惊讶的微微挑眉,段文华因为学院闹事一事被惩罚面壁思过,如今三天一过,自然被放出来。

    只不过按照将军府的能力,关照段文华轻而易举,却没想到,段文华宛若枯萎的花,一下子憔悴得惊人。

    默默的为他倒了一杯茶。

    段文华嘴角含笑:“我就知道,容儿你最是心软,刀子嘴豆腐心。”

    楚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刀子嘴豆腐心了,你接受惩罚面壁思过,还是我让小哥哥下手的,天真的孩子!

    段文华吃吃笑了一阵,而后细细品尝茶水:“也只有容儿的茶,才喜欢带着花香。”

    “随便找个茶楼。”楚容吩咐了一句,马夫应了一声,然后操纵马车,朝着最近的茶楼走去。

    段文华有心说话,然而楚容始终没有回应他一句也就住了口,目光盯着楚容看,眼眸带着不变的笑意。

    将人很快到了茶楼。

    楚容喝着茶,看着段文华,意思不言而喻: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段文华无奈叹息:“还是这么果断直接…”

    楚容不语,眉宇之间露出几分不耐,今天小哥哥说了会早些回来,说了会给她煮好吃的面条,没得因为一个不相干之人,扰了兴致,耽误时间。

    段文华:“……”将嫌弃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生了一张叫人讨厌的脸庞。

    轻咳一声,道:“你怎么没死?”

    只是五个字,成功叫楚容炸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当日的刺杀,你也掺和其中?”

    段文华好整以暇的看着楚容炸毛,在她一脸隐忍的注视之下,道:“不是,我没有掺合其中,只不过知道下手之人都有哪些人罢了。”

    楚容深吸一口气。

    段文华笑道:“现在可以和我好好说话了么?”

    楚容瞪了他一眼,道:“你说。”

    段文华轻笑,稚嫩的脸庞风华绽放,不似段白黎出尘脱俗,不似严卿俊美无双,而是属于自己的风采,如果说段白黎就是雪上的风,清冷中带着刺激皮肤的凌厉,严卿是艳阳下的风,灼热中带着令人窒息的狠,那么段文华就是初夏的夜风,清凉中不失温暖。

    若不是之前那带着讽刺的话,楚容都要被这个笑容给迷惑了。

    “我想知道,你为何对我赶尽杀绝。”段文华眼巴巴看着楚容,话里话外带着几分委屈。

    楚容理所当然道:“你动手杀我,还不容许我反手杀你?是何道理?”

    段文华微微摇头:“你说过的,我可以迁怒于你,所以你不能反抗,只能承受着。”

    楚容:“……”脑子没病?

    “难道不对么?”段文华问得无辜。

    楚容:“大哥,你的意思是你要杀我,我还得乖乖的站在原地让你的刀抹我的脖子?”

    “难道不是?”段文华反问。

    楚容:“……慢走不送!”

    楚容站起来,转身就要走人,段文华连忙拦住她:“说话就说话,话还没说完,你走什么走?”

    楚容甩开他的手:“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我说过你可迁怒我,我受着就是,但不反抗?我又不是傻子,被人拿刀子追还要将脑袋送过去!?”

    段文华道:“那就算了你说话不算话没关系,我都可以原谅你,你想要反抗也没关系,我会继续让人杀你,直到…你死了,或者段白黎死了。”

    楚容:“……”疯子的世界简直无法理解!

    “随便你怎么想。”楚容冷漠说道:“还有事么?没有的话我就走了?”

    “你还没回答我,为何对我赶尽杀绝。”

    “因为你要杀我,所以我也会杀你,小心了,亲爱的望月。”楚容龇牙威胁道。

    段文华半点不觉得害怕,反而笑了笑道:“那么我等着就是。”

    楚容:“……”突然不明白这个人拦住她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真的只是问几句废话?

    然而,段文华说完之后,并没有再拦住她,而是眼睁睁的目送她离开,直到完全消失。

    回到家中,楚容还有些懵逼,不明白望月的意思。

    甩了甩脑袋,楚开霖按住她的脑袋:“调皮,快点去换洗一番,而后到厨房帮我,不动手的人没有面条吃。”

    楚容眉开眼笑:“小哥哥等我!”

    稍微清洗一下,楚容便急匆匆跑到厨房去,帮着清洗青菜,烧火烧水。

    楚开霖娴熟地擀面条,之后一根根抖开,撒入滚开的热水之中,取来两个碗,倒入早早准备好的鸡汤,面条软韧劲道适度之时,迅速挑入鸡汤之中,取青菜过热水焯过。

    锅里倒掉水,清洗干净,大火热油爆香肉沫,淋在汤面上,撒一把小葱花,美味又简单的面汤就做好了!

    楚容尤其喜欢这样简单的味道,面条下水煮之前热水里放适量盐,煮出来的面条格外好吃。

    这个下面条的手法还是楚容率先做出来的,之后家人一致觉得此法下的面条尤为美味,便也跟着用这个方法煮面。

    汤色清亮,青菜鲜艳,肉沫香气浓香,可谓是胃口大开。

    兄妹俩头碰头,凑在一起互相抢对方碗里的肉吃,更多的时候是楚开霖让着她,一脸无奈。

    之后楚开霖看书,楚容则匆匆跑到护国将军府。

    管家大叔已经能够站起来了,冷着脸瞪着断腿的御医:“不就是辞去太医之职,又不是要你的命,只需一脸死了爹娘的表情么?”

    御医幽怨的看了看自己的腿,一脸生无可恋又无人理解的绝望痛苦道:“你不明白的。”

    “我不明白什么?皇宫那个地方可是吃人的,你呆了那么多年,难不成还看不明白?现在给你机会让你离开,一脸如丧考妣也不嫌晦气!”管家大叔脸色极为难看。

    “大叔?你好了?”

    楚容走进来,看了看生无可恋的御医,之后打量着管家大叔,也许失血过多,大叔脸色有些苍白。

    一听到楚容的话,管家连忙带上笑脸:“姑娘你来了?这个时辰可是用饭了不曾?老奴让人准备饭菜去,姑娘想吃什么?”

    楚容摆摆手:“不必忙活,我已经吃过了。”

    管家却是不相信,风风火火的和楚容说几句话,便风一样刮了出去,拦都拦不住。

    “你怎么了?”楚容凑近御医,那张脸消瘦不已,面颊几乎看不到任何肉,不过几日的功夫,整个人都萎缩了。

    御医有气无力道:“姑娘,在下不方便给你行礼,还请姑娘见谅。”

    楚容:“无事,只不过你为何这副生无可恋?”

    御医道:“姑娘你不懂,对我来说,御药房拥有天底下最丰富的药材宝库,是医者毕生的追求之地,却因为那个老不死的,生生将我赶了出来,我好恨,好恨呐!”

    说到最后,竟是捶胸顿足,恨不得动手杀人的模样。

    楚容:“…皇宫药材很多那又如何?又不能随便你挥霍,你激动什么?”

    御医瞪了她一眼,随即想到对方是公子的意中人,连忙收敛不恭敬的眼神,道:“姑娘,纵然很多药材我触碰不到,但我可以看啊,摸不到还不允许我看一眼么?那死老头子欺负人太甚!姑娘也不通情达理,太气人了!”

    一条腿说打断就打断,半点询问他的意思都没有,偏偏对方也是公子的人,不敢直接下毒毒死他,忍着忍着,倒是憋了一身的气。

    说着说着,似乎想要哭出来一般,声音都变得暗哑充满委屈,而后又陷入绝望、睁大眼睛生无可恋的躺尸。

    楚容:“咳,你这是何必,皇宫之中的确是集齐各种珍贵稀缺的药材,但是你是大夫啊,不是应该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么?终日埋在药材堆里算什么事?”

    御医眼眸动了动,似乎有些动容。

    见状,楚容再接再厉道:“医者,实践中能够更好的突破自己,叫自己的医术更上一层楼,大人你说对不对?”

    御医喉咙滚动,道:“你说得对,只不过我现在就是废人,而且外面医馆不少,我一个医治皇上妃子的御医,怎么好抢人家的生意?”

    尾音上扬,楚容清楚的听到几分得意洋洋。

    从来不知道一个老头儿这么可爱,楚容憋笑道:“…咳,是,大人最是善良不过了。”

    御医眉眼之间带了几分笑意,身上那些生无可恋的气息散去不少,却依旧有几分茫然:“所以姑娘,你年轻,脑子转得快,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做什么?”

    楚容歪着脑袋认真想了下,突然想到在外出生入死的段白黎,道:“你可以当军医。”

    御医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了,军医,名字很好听,其实只要学会最简单的包扎手法就能够胜任,毕竟那种地方每天都在死人,而且十之**是刀伤剑伤等皮外伤,真正的疑难杂症不需要考虑。

    也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会选择军医。

    而他一个当世名医,怎么能沦为无用军医?

    楚容不明白御医的脸色为何一下子变得难看,只道:“战场上每一条命都十分珍贵,能留一个是一个,士兵太多,动辄几千几万人,军医只有十几个,根本救治不过来,你若是愿意,大可出一份力。”

    想到瞬息万变、随时面对生死的战场,楚容又想到了抗感染良药青霉素,这时候的医术十分简陋,一个小小的风寒都可能死去,更不用说那些士兵伤口感染病毒之类的脏东西了。

    不过青霉素这种东西她大概知道从发霉的东西提取出来,究竟怎么得到,她不得而知。

    不过古人的智慧难以估计,楚容想着要不要随口一提,让御医这个医痴狂魔好生研究?

    只不过脑子一过,楚容并没有鲁莽的开口。

    御医张口道:“可是军医大多不需要多少医术,万一埋没了我一身本事可如何是好?”

    楚容:“……”原来自恋是自古以来就有的,现代人类简直是完全遗传先辈老祖宗了!

    “钱老,有神医之称的钱老就在军营里当军医。”

    御医眼睛瞬间睁大:“你、姑娘你再说一次,谁当军医?”

    楚容不了解钱老二字的重量,御医却是知道的,那个人也是御医出身,后来年纪大了离开皇宫,有时候皇上有需要,还是会派人将他请回来,是请,不是命令!

    可见钱老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

    就这么一个人,竟然去了军营当军医?御医一脸难以置信。

    楚容微微挑眉,看来啊黎名下的人也不是所有人都互相认识的,钱老一直在三里镇行医为善,后来啊黎落难便守着他不离开,啊黎上战场他也跟着上战场。可是这个同样是啊黎的人的御医却是不知道钱老跟在啊黎身边,甚至因为钱老甘心成为军医而心生惊讶。

    楚容道:“钱老,我说钱老也在军营里当军医。”

    御医瞬间跳了起来,也不知道年纪一大把了,是如何练就这灵巧劲的,还知道避开断去的腿,稳稳站在地上,简直不要太不可思议。

    只听御医道:“军营之中都是我大成大好儿郎,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受伤死去,我要去军营,我要为大成效力,为挽救无数人而付出我短暂的一生!”

    楚容:“……”为何好似看到一只斗志昂扬的…老公鸡?

    “你还是躺着吧,等你那条腿彻底好了,再去为大成效力、为挽救无数人而付出短暂的一生。”管家的声音冷冰冰插了进来,瞥一眼御医,嫌弃的别开头。

    御医:“我这样子样子是谁害的?你个老东西,还敢说风凉话!?你这是在得罪一个优秀大夫你知道么?”

    管家:“嗯,我知道。”

    口气之中满满的敷衍塞责。

    御医:“……”

    楚容:“……”

    管家不搭理御医,而后看着楚容笑得一脸灿烂道:“姑娘,饭菜已经准备妥当,你看着将就用一点,时辰不早了,姑娘晚上留下来么?公子那屋子已经好久不住人了,生灰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气,死沉死沉的。”

    楚容道:“大叔,我已经用过饭了,真的,我哥哥亲自下厨做的,我这肚子还是撑的…”只需啊黎的屋子…她还没有走进过,似乎可以趁机走上一走?

    在管家大叔露出失望、无奈、可惜的表情之后生生转成:“不过再吃一点点也是可以的,毕竟将军府的饭菜都特别好吃。”

    楚容:“……”说完她自己都懵逼了,受罪的还是肚子。

    管家笑了笑:“姑娘不必勉强自己,吃撑了对身体也不好。”

    楚容笑道:“没有,我是真的想要再尝一尝将军府的味道,再尝一尝啊黎府中的食物。”

    管家嘴角斗咧到耳后根去了,连忙恭请楚容移驾偏厅用饭,只需御医,管家表示忘记了那倒霉的人!

    御医:“……”

    望穿秋水、望眼欲穿之后,御医才等到下人送来饭菜,这一次,他没再拒绝入口,而是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扫,并且吩咐明日做一些帮助骨头愈合恢复的汤水来。

    他要早日养好腿,早日站起来,早日为大成效力,早日解救千千万万的人!

    御医一脸正义浩然。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