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33章 并,不是非你不可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3章 并,不是非你不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皇上!宫里有刺客闯入!”

    一句话,格外尖锐,又因为过分激动而破了音,粉面太监连忙深呼吸,而后用自认为最好听,其实最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扭捏道:“皇上小心,宫里有刺客闯入,奴才已经将她送到偏殿之中了!”

    嗖!

    一根利箭凭空而出,直接刺穿粉面太监的咽喉管,大量鲜血喷涌出来,眨眼之间染红了细嫩的脖子,也湿透了衣裳。

    “妖言惑众者,罪当伏诛!”

    暗沉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刚刚听到声音急忙跑出来的太监总管暗暗抹汗,看了看地上那死不瞑目的尸体,终究是叹息一声:“来人,给处理干净了,莫要污了皇上的耳目。”

    立刻有两个小太监跑上来,七手八脚的抬走尸体,另外四个人端着布与水盆,好一阵洗刷才清除满地血渍。

    整个过程非常迅速,显然已经演练了上百遍。

    太监总管抹了汗水,转身回御书房,等待皇上的询问。

    伏在一桌子奏折上的承德帝抬起头,沉声道:“给朕送杯茶来。”

    太监总管连忙应是,很快端上明目护眼的清茶来。

    承德帝轻轻抿一口,而后道:“外面出了何事?”

    “回禀皇上,一个妖言惑众者,已经被暗卫统领一箭抹杀。”太监总管低眉顺眼,半点不敢添油加醋。

    承德帝默默喝茶,喉咙舒服了之后道:“妖言惑众么?他说了什么?”

    至于随便杀人,那是他给暗卫统领的权利,一个无关紧要之人,杀了也就杀了!

    太监总管连忙道:“皇上,他说皇宫闯入刺客,被他引入偏殿之中了…”

    话还没有说完,太监总管就看到他妈英明神武的皇上有些急切的站起来,因为太快太急,以至于眼前一片昏暗,很是踉跄了好几步,这才扶着桌子站稳。

    然后便急切的说道:“偏殿?哪一座偏殿?”

    皇宫之中宫殿最是多而杂,不住人且地方太小的都算是偏殿,偏殿那么多,不知道那个蠢货将人送哪里去了!

    不需要太多的证据,承德帝就是知道,定然是楚家那小女儿被赶进偏殿了。

    他花费心思才弄进来的人,没得被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给折腾没了!

    太监总管吓了一跳,连忙就要跑出去叫太医,却被承德帝一把扯住手臂:“哪儿去,朕朕问你话呢,究竟是哪个偏殿?”

    太监总管一脸茫然,似乎不明白承德帝这话的意思。

    承德帝一恼,猛然将之推开,而后叫来暗卫:“她在哪儿?”

    “福庆宫,延平殿。”

    果断而直接的六个字,成功叫承德帝变了变脸,而后大手一挥,以皇上为主,暗中暗卫跟随保护为辅,所有人蜂拥而上,朝着福庆宫而去。

    福庆宫,自古以来便是无人居住的废殿,传说因为这个宫殿之中住过第一个被废的皇帝,从此无人敢居住,妃嫔没有资格,皇子皇孙金贵,不能染了晦气。

    这福庆宫便这么荒废下来。

    直到先皇开始,才在这里圈养暗卫,暗中保护皇宫安危,也是暂时的休息之地。

    人渐渐加多,队伍越加浩荡,肥姑便是其中一个。

    本来是最普通的打扫宫女,却加入皇上的队伍,朝着福庆宫而去,心里七上八下,也真心期待。

    担心姑娘而七上八下,终于得到姑娘的笑意而充满期待。

    没多久,一行人来到福庆宫。

    一股浓郁得叫人惊心动魄的血腥之味充斥着这座宫殿,宛若整个宫殿都被鲜血浸透,阴冷与杀戮之气无边蔓延。

    承德帝站立片刻,并没有立刻让人冲进去,而是静静等待着,昂首等待,似乎在迎接某个尊贵无双的人。

    太监总管不敢开口,静静的立在皇上身后。

    肥姑抓心挠肺,很不想用自己肥硕的身躯撞开挡路之人,直接冲进去一看究竟!

    然,到底没有冲动。

    于此同时,楚容铁青着一张脸,盯着第三个据说是测试脑力的算数。

    在古代这种没有乘除只有加减的算法来说,这测试脑力的算数十分费时费力还费脑,楚容却只要两三个公式,便轻而易举的解开了。

    默默用狗爬的毛笔字写下答案,默默的迈步走进大开的门,然而是第四关脑力测试…

    楚容:“……”

    现在还弄不清楚身处何地,谁人算计,楚容就觉得自己该一把刀抹了脖子自杀谢罪了!

    果然,有人开始怀疑她的身份,然后就有了这一路的‘无理取闹’,明明很普通的算数,明明很简单的推理,却是大成几千年来无人能解的存在。

    明明她已经动手杀了人,染了一手的鲜血,这群人却固执的认为,她是个有脑子的人,甚至拼了好几条命将她驱赶入这宛若永无止境的暗道之中。

    “谁在暗中,吱个声,否则我就在这里不动了!”楚容双手环胸,有些耍赖的往地上一坐。

    暗中双眼亮晶晶之人:“……”

    楚容道:“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但请你们相信,我绝对可以你们所有人在我死之前死去,所以,敢不敢出面一见?”

    敢不敢?敢不敢?

    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然后楚容面前多了一个人,周身包裹在黑暗之中,一双眼眸格外阴骘冰冷,宛若冰冻千年的黑暗冰窖,永远不会解冻!

    楚容眨了眨眼:“你是?”

    “你想要见我。”这人的语气和他的人一样冰冷入骨,眼眸盯着人看,就像被毒蛇盯住了一般止不住的全身颤抖。

    楚容:“我知道,我意思是,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静静的看着楚容不说话,阴骘的眼神无端给人压迫十足。

    得不到回应,楚容继续道:“能告诉我你们的目的何在么?”

    那人依旧静静的不开口。

    若不是之前说过一句话,楚容会认为对方是个哑巴。

    张了张口,楚容继续道:“设置这些障碍游戏有意思么?难道通关者可以成仙成佛、万人之上么?”

    因为对方不会开口,确定到男性特有的低沉声音:“是,古往今来,通过此关者,只一人也,你算是第二个。”

    楚容微微挑眉:“为什么算是第二个?”

    算?难不成有人明明可以通过全部关卡,却选择放弃?

    对方沉声道:“第一个是天才军师,第二个…楚开霖,不过他选择弃权不走,所以你可以是第二个。”

    楚容眼眸微闪:“弃权不走?是什么意思?”

    对方没有回答。

    楚容道:“可以弃权的意思是并不一定要走到最后,对么?”

    对方依旧不开口说话。

    楚容抓了抓脑袋,差点将头顶的帽子给顶掉了,连忙手忙脚乱的扶正,而后道:“那我也可以弃权,对么?”

    直觉告诉她,若是将所有关卡走一遍,那么她的身份就彻底坐正了,头顶‘影响四国格局’的大帽子,也许就会和楚鸢一样,成为后宫的一员,了此残生。

    “你不想要解药了么?”

    “我想要!”楚容咬了咬牙,道:“我想要解药。”

    “想要解药就通关,一共十关,全部通过,你可赢得解药。”以及一生荣耀,风光无限。

    后面的话黑衣人并没有开口,冷漠硬汉的形象让他无法出说一句动听的话来,干巴巴,硬邦邦,充满威胁才是他的说话方式。

    楚容点头:“我会的。”

    前面四关,毫无障碍,风平浪静,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黑衣人得到满意的答案,转身就走,半点没有拖泥带水,和来时一样,宛若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楚容仔细感受了下,竟是察觉不到具体位置,她知道四面八方隐藏各种各样的暗卫,但是具体某个角落却是抓不到痕迹,就像会流动的云,明明存在,却抓不到。

    外面,承德帝身边徒然出现一个黑衣蒙面人,没有太多的言语表达,只是对着承德帝轻轻颔首,便听到他们英明神武的承德帝朗声而笑:“天佑我大成!”

    肥姑简直要哭了,本来刻薄面相的她,竟然生生挤出几分慈爱,盯着那紧闭的房门,双眼布满担忧。

    这福庆宫她是略有耳闻的,而且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比如,这座废弃宫殿之中驯养出着一批又一批的暗卫,这座废弃宫殿因为经常死人,而成为皇宫之中女眷不敢触碰的禁地。

    姑娘一个女儿身,如何在里面折腾?

    焦急得不行,肥姑第一次露出了破绽,不顾在场百来号人,冒着泄露身份的危险,匆匆退离出去。

    承德帝身边的黑衣人就要冲过去拦住她,却被承德帝制止了:“随她去。”

    黑衣人低下头表示服从。

    肥姑一路狂奔,好在她还有几分理智在,没有直接找护国将军府留在宫里的人,而是找楚鸢。

    “娘娘,求求你救救小容子,她还那么年轻,若是出事了可怎么是好?”肥姑凭借壮硕的身躯,一路人挡撞人,门道砸门,竟是一路通畅无阻,直接出现在楚鸢面前,猛然噗通一声跪下,张口就哭号。

    楚鸢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小容子?你说小容子?楚容么?”

    “娘娘,求求你救救小容子,她那么乖巧懂事,怎么会犯错,定然是那些贼人太过嚣张,这才害得小容子闯进福庆宫的,娘娘,你最是心善,求求你大发慈悲吧…”

    “住口!哪里来的疯婆子?什么小容子,我家娘娘根本就不认识,你莫要胡乱攀扯!”姑姑气势汹汹杀进来,将楚鸢护在身后,一通咒骂:“哪里来的脏东西,娘娘寝宫你也敢闯,简直活腻了,来人,堵了她的嘴,把她叉出去,莫要吵着娘娘休息!”

    “是…”候在门口好奇被吓傻的人急忙反应过来,一致的撸起袖子,上前抓住肥姑往外扯,奈何人家太胖太壮实,一个人顶七八个瘦小的小姑娘,猛然发力,七八个小姑娘直接被甩了出去。

    楚鸢:“……”

    姑姑:“……”

    “娘娘啊,还请看在小容子任劳任怨的份上帮帮忙,她家里的哥哥定然担心极了,万一再出事可怎么办?”肥姑哭着说道。

    楚鸢忍无可忍:“说来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都下去门口等着,把门关上。”

    姑姑打算留下来,觉得那么胖的人万冲撞了娘娘可怎么是好?

    然而,楚鸢却是毫不留情的驱赶:“姑姑你也出去吧,放心便是,此人与我有过几次见面,粗俗不堪,人却是极好的。”

    姑姑面带怀疑:“娘娘…”

    “下去吧,有事我立刻喊你,反正你就在门口,可以直接冲进来,如何?”楚鸢摆摆手,姑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并且瞪了肥姑好几眼,眼神意味明显:敢胡作非为,老娘刮了你的皮!

    肥姑见多了这样的嘴脸,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肥姑都能轻而易举的将之当成不存在,半点羡慕、向往也没有,脸皮厚,是她行走在皇宫、并且顺利活下来的重要诀窍之一。

    “好了,人都走光了,现在你可以豪不隐瞒的全部说出来了么?”楚鸢并不打算和一个肥婆虚以蛇尾,多看一眼都觉得腻眼,若不是肥婆提到楚开霖,她定然搭理楚容,甚至会觉得,死了正好,因此直接开口道。

    肥姑抹一把肥硕的脸,道:“是这样的,娘娘,您听我说来…”

    肥姑只是将自己所知道的告知,半点添油加醋都没有,只不过有些事半真半假,需要亲自判断。

    楚鸢听着,而后道:“那我没有办法救她。”

    肥姑道:“娘娘,非是需要娘娘直接救她,而是在她需要的时候说上一句话。”

    因为不确定姑娘是不是真的会被皇上责罚,也看到皇上龙心大悦,因此,肥姑并不知道楚容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求救楚鸢会不会带来更大的祸事,如此说来,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方法。

    楚鸢沉默了片刻,道:“后宫之中可有人前往福庆宫?”

    法不责众,只她一个也许会受罚,人多了那就大家一起受罚。

    肥姑不点头也不摇头,只道:“娘娘是皇宫之中最为特殊的存在,只要不触及皇上逆鳞,那么皇上定然会包容娘娘。”

    因此,适当犯错没关系,况且她有一种敏锐的感觉,皇上是知道姑娘的身份,也知道姑娘和娘娘的姐妹关系这个时候姑娘落难,娘娘却袖手旁观,相信皇上心中的娘娘便会大大改观。

    楚鸢再三犹豫,最终还是决定一探究竟,不为别的,只楚开霖威胁她、抓着她把柄一事,楚鸢就不敢冒险。

    此时的福庆宫,承德帝不急不缓的等在外面,身边的人翻了好几倍,各宫娘娘纷至沓来,太后宫殿的人也来了好几趟。

    承德帝却始终没有开口解释在等待什么,而是静静的看着,但笑不语。

    直到太阳落山,太后娘娘姗姗来迟:“皇帝,到底怎么回事?”

    福庆宫她自然也知道,暗卫汇集之地,多少无知宫人意外落入此地从此了无音讯。

    现在不过是又一个宫人无意落入,却惊动了皇上,甚至一天不批改奏折,一天不召见文武百官议事参政,连午时用饭都给推迟。

    里面当真只是一个宫人?

    承德帝连忙让人送来御椅,亲自扶着太后娘娘上座,而后道:“母后这是听了哪个不懂事的乱嚼舌根?朕不过是随意走走看看,福庆宫常年凄凉,却是冷静头脑的最佳去处。”

    太后娘娘明显不相信:“罢了,你做什么哀家不该过问,哀家听说瑞安将军这些日子以来到处征收粮食,好几次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不敢反抗,对此一事你可知道?”

    承德帝面色闪过一抹厉色,道:“母后莫要担心,瑞安将军不过是完成朕给他的任务罢了。”

    太后娘娘放低声音:“哀家知道,但哀家也想说一句,瑞安将军是武将,若是手中真的能够拿出几十万人享用的粮食,那皇帝你该担心了。”

    承德帝点头:“朕心里有数。”

    太后娘娘也知道适可而止,承德帝根本没打算放过瑞安将军,这时候她再三求情,只会让皇上敏感与厌恶。

    转开视线,太后娘娘盯着福庆宫,不再提起瑞安将军之事。

    承德帝却记住了太后的话。

    一株墨色玫瑰,招来太后的关注,瑞安将军走了一步好棋,同时也陷入承德帝的极度反感之中。

    福庆宫之中,楚容脸色并不好看,却是走下去,越能够发现,这个所谓的测试完全是用来忽悠人的,不要说啊黎这种绝顶聪明之人,就是她,也能够轻易解开,如此,这测试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最后一个关卡走过去,楚容木着脸看着那个冷冰冰的黑衣人,道:“我已经全部闯过,现在是你该完成承诺的时候了,解药,给我。”

    黑衣人看了楚容片刻,而后道:“你是楚开霖的妹妹楚容,是与不是?”

    楚容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黑衣人道:“是与不是,你都是我大成寻找的人。”

    楚容:“……”然后呢?

    黑衣人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递给楚容,道:“此番多次设计,目的便是引你入宫,凡是我大成子民,胜负大能者自当为大成效力,容姑娘,此话你可同意?”

    楚容暗暗提起警惕,她敢肯定,这个黑衣人乃至皇上都是知道她的身份的,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现在的楚容还心存疑虑。

    想了想,楚容道:“你说得对,能者多劳。”

    黑衣人赞同的点点头:“正是这话,所以容姑娘,你是国师预言之人,你应当负起对应的责任,才不枉费,皇上的仁慈与苦心。”

    楚容微愕,有些不明白黑衣人的话,皇上的仁慈与苦心是个什么意思?楚容不记得承受过皇上的恩惠,如何说仁慈,如何说苦心?

    似乎看出楚容心中的不明白,黑衣人道:“你千方百计的隐藏在楚鸢之后,楚开霖千方百计将你藏在众人之后,目的不就是一个自由?一个随心所欲?我大成国主向来开明圣仁,但凡可用之才,从来不会在乎贫贱富贵,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抓得住,心无二意,那么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楚容默然,这位诚德帝比她想象的还要高深莫测,一个暗卫,就能够了解所有,并且代替皇上开口,这说明皇上对他的信任已经超乎所有百官乃至血脉相连之人,并且,暗卫的实力深沉得可怕,与之对上,似乎没有反手之力,只能…听之任之,跟随对方的思路走。

    “容姑娘,若是不愿意出现在世人面前,大可藏在后方,如同天才军师一样,皇上可以给他足够多的权利与信任,而天才军师也值得皇上放权,这么多年,从来不曾叫皇上失望过,并且保持神秘,皇上从来不曾主动过问他的身份。还是那句话,只要拥有足够的能力,只要不背主叛逃,那么,皇上愿意为你撑起一片天空,叫你纵横驰骋。皇上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叫我大成千万老百姓一世无忧,平安喜乐,叫战争不再,叫我大成兵强民富,四国之中无人敢欺。”

    难为一个暗卫一口气说上大串的话,只不过依旧改变不了话语之中的冷硬与直接。

    楚容再一次刷新对皇上的认识,并不是所有的皇帝有容不下有能之人,又或者说,诚德帝拥有掌控江山万里,把握臣下众人的能力,所以不害怕放出权利。

    就如同瑞安将军,给他把持整个京城的兵力,却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之拿回来,功高震主?那也是皇上给予的,想要收回来,只要动用早早埋伏的暗线便可。

    果然是玩权利的人,大胆、耐心…不怕死!

    想了想,楚容道:“多谢,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你可以转告皇上,我是个见识浅陋的小农女,眼中没有家国天下,只有…银子。”

    黑衣人难得愣了下,而后一脸阴沉,刚想张口,就听到楚容道:“我是个人,自私小气,没有好处的事绝对不会沾染,有危险的事也会三思后行,所以不要指望我无私奉献,再多的财富,没命去享也是无济于事。”

    黑衣人深深的看着楚容,之后转身就走,一句话也没有交代。

    楚容:“……”现在是个什么意思?将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地方,难不成是想要看她再次大开杀戒么?

    低头看着手里的小瓷瓶,取出瓶塞一看,里面只有一颗绿油油的东西,淡淡的茶香飘散,清新怡人。

    就在这时候,一道门突然打开,黑漆漆的房间瞬间被光明取代,楚容毫不犹豫的收起瓶子,抓着袍摆,一头扎了进去。

    这是一条狭长的暗道,时而笔直,时而九曲十八弯,时而起伏不定。

    楚容绷着神经,一步步朝着光芒发出的地方走去。

    暗道之中没有一个人,楚容孤身一人,静寂无声。

    不知道走了多久,出口就在眼前,楚容屏气凝神听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守着出口之后,这才迈步而去。

    入目是皇宫之外静寂森严的小道,因为靠近皇宫重地,所以不允许闲杂人等胡乱出走,甚至大声喧哗也是被禁止的,因此,这一条小巷子一个人也没有,楚容这么突兀的出现,倒是没有被人发现。

    扭头看一眼高大雄壮的宫墙,楚容咧了咧嘴,无言的表示皇宫各种危险、各种算计,身为普通人,很明显脑子不够用。

    “姑娘?”尚远从黑暗中走出来。

    楚容抬头,忍不住问道:“尚远,你对皇上这个人的认识是什么?”

    尚远想了想,直接道:“深不可测。”

    楚容点头:“你说得对,好了,废话不多说,我们赶快回去,大叔还等着解药救命。”

    皇宫的一切,楚容不打算提起,尚远也不准备出口询问,暗卫的职业操守就是听命,不该知道的、主子不说的,那就当成不知道。

    此时的护国将军府,御医心急如焚的来回走动,不时伸长脖子,看向入口,就想在第一时间看到期待的身影。

    “也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找到解药?这都过去一天一夜了。”御医摇了摇头,耐着不安的性子走回房间,已经被青紫色包围的管家完全失去意识,进气多出气少。

    “哎,这可怎么办?”御医取出长针,用力一扎,放出大量乌青的血,之后迅速止血。

    也就是在这时候,楚容跟着尚远飞快跑了回来:“大人,解药我带回来了,你快点看看能不能用?”

    御医手一抖,差点一针扎死管家,还好他控制住了,看看划破管家的脸庞,又一道乌青血液流淌出来。

    御医连忙扔掉长针,接过楚容手里的瓶子,到处里面的小药丸子,凑近嗅了一口,之后揩下一点点,探出舌尖品尝一口,而后重重点头:“是,这东西就是解药!”

    说罢,直接掰开人事不省的管家的唇口,粗鲁的塞了进去。

    楚容蹲在地上,眼巴巴看着管家,尚远就守在她身边。

    三人直勾勾的看着管家,看着裸露在外的手脚、脸庞从可怕的青紫色变成灰白色,再恢复些许血色,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总算救过来了。”差一点,这个老东西就彻底掉进棺材里了。

    御医抹了一把汗水,宛若脱离了一般,直接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而楚容了松了一口,揉了揉僵硬的双脚,而后道:“之后就拜托大人了,我在这因为无法帮忙,这就先回去了。”

    御医连忙站起来,亲自将楚容送到门口,看着她消失在夜色中,这才揉着眉心转头回去。

    楚容回到小院子里,楚开霖正等在她的房间中,一个人自斟自饮,淡淡茶香蔓延了整个房间。

    “小哥哥?”楚容连忙走过去,张开双手抱住他的肩膀,带着几分撒娇道:“皇宫险地,简直不是人活的。”

    楚开霖伸手将之抱在怀里,道:“用过饭了么?”

    楚容眨了眨眼,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两三顿没吃饭了,肚子饿瘪了,饿过头了,竟然不知道饥饿了。

    这时候放松下来,突然觉得好饿,可怜兮兮道:“小哥哥,我饿…”

    楚开霖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发顶,低声道:“在这等着,我给你下点面条吃,如何?”

    楚容连忙点头:“要多多的肉,要两碗,小哥哥和我一起吃。”

    楚开霖点点头,道:“好,等着。”

    楚容趁着楚开霖下面条的功夫,连忙跑去抱回来一身衣裳,正好尚远反应敏锐,已经为她准备好热乎乎的汤水,楚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一脸慵懒走出来时,楚开霖已经坐在桌边,面前放着两碗冒着热气的汤面。

    上面卧着的薄薄肉片,看着就十分有胃口,楚容眉开眼笑跑过去:“谢谢小哥哥!”

    楚开霖伸手为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道:“吃吧。”

    楚容不再说话,抱着碗口,拿着筷子,吃得不亦乐乎。

    楚开霖看了她一会儿,之后也开始拿筷子吃面条。

    有人陪伴的饭菜总是格外的香甜可口,更何况一个动不动抢自己碗里的肉片的小贼,一碗面,楚开霖吃得极为辛苦,也极为无奈。

    饭饱之后,楚容开始说起皇宫之事:“小哥哥,你和楚鸢说了什么?为何她生怕被你连累的模样?”

    楚开霖道:“没什么,不过是告诉她一些真相,叫她知道自己的立场罢了。”

    楚容点点头:“小哥哥,皇上简直神通广大,他手中的暗卫也是绝顶人物,就解药一事,是皇上让人设计将我骗进皇宫的。”

    楚开霖道:“我知道。”而且他也算是帮凶之一。

    楚容道:“小哥哥,还好皇上是个好人,不然,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整个宫殿都是各种暗卫,哪怕她跑得再快,也躲不开这么多的连续攻击,更何况,当中还有捕捉当世高手的流星网。

    楚开霖道:“你见过皇上了?”

    楚容摇头:“并没有,皇上这种高山大海,岂是我这种小人物可以见到的,不过皇上让暗卫告诉我的话我全都记住了,小哥哥,你觉得,不知道皇上愿不愿意用金钱之类的黄白之物与我作交易?”

    楚开霖眼眸带起一抹笑意,瞥一眼窗外,树影绰绰,月光尤为凄凉。

    楚容微微挑眉,果然,小哥哥身边跟着皇上的暗卫,如此说来,所有的一切就全都能够解释清楚,因为一场刺杀,她进入皇上的眼中,生出怀疑,所以一而再的试探,御医、尚远,乃至管家,都是一种逼她露出真面目的手段。

    而且皇上很成功,顺利逼出她的所有。

    只是不知道,这事啊黎知道么?

    楚开霖道:“皇上向来开明,你小人之心,皇上却是宽宏大量。”

    楚容抓了抓头发,作疲惫状,道:“只要有钱,想干什么不可以?小哥哥,还有什么明天再说如何?我快要困死了!”

    楚开霖摸了摸她的脸庞:“你睡,我在这里守着你。”

    楚容眸光微微闪动,而后乖巧的点头,打着哈欠,一步步踱步回内室。

    楚开霖自己泡着茶水品尝,目光又温和渐渐变成冷漠,夜色一点点发凉,没多久,一抹身影出现在楚开霖身边:“抱歉,三公子,我家公子说,姑娘只能走到皇上眼皮子底下,才不会成为威胁。”不是威胁,皇上自然不会赶尽杀绝。

    来人正是尚远。

    楚开霖面色平静:“所以,段白黎一言不发,直接命令你们配合皇上的行动?嗯?我猜,当中还有瑞安将军的手笔,对么?”

    尚远额头浮现一层汗水,曾几何时,尚华在他耳旁说过,这位三公子依稀有公子的风度与神采,当时嗤之以鼻,毕竟公子只有一个,天底下只有这么一个绝顶聪明之人,相似能有多少相似?

    而现在…

    原来,尚华的话并不假,甚至,有几分不近其实。

    “抱歉,三公子,姑娘到底年幼,谁也不能保证她会不会在皇上面前露陷,所以…”尚远低下头,带着几分气虚,毕竟算计姑娘在先,做不到理直气壮,哪怕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姑娘。

    楚开霖不语,淡定的喝了一杯茶,道:“我知道段白黎心中所想,皇上此人当世明主,段白黎担心舍妹一味的避让逃离叫皇上恼怒,可是如此?”

    身为‘影响四国格局’之人,楚容若是一直藏着掖着,相信时日久了,皇上也会放弃她,那时候就是楚容的死地。

    诚德帝再如何英明,也不会容许楚容这么一个人行走在其他三国,得不到,那就毁掉,彻彻底底的毁灭,谁都别想要!

    尚远点头:“皇上英明神武,有自己的掌控手段,一旦脱离掌控,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灭杀!”如同瑞安将军,因为他手中握有兵权,不可能一下子抹杀,只能一点点,温水煮青蛙,将之彻底打杀!

    楚开霖道:“此事就此作罢,我不会在小妹面前提起,她心有疑问我也不会为之解答,麻烦转告段白黎,两个人之间若是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其实我家小妹更喜欢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而不是阴谋算计不断的后院方寸之地。”

    并,不是非你不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