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26章 百里挑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6章 百里挑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偏僻宫殿之中,楚开霖与房先生一身常服,四周凄冷却不带半分荒芜,两人相对无言,只是目光却是默契的看向门外。

    也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过安静,房先生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你这位六妹妹似乎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你为何忌惮她?”

    不久之前,他这位莫逆之交的小友突然找到他,请求带他进宫,目的也说得很清楚,想要见一见皇上新收的妃子。

    皇宫后院重地,尤其是后宫女眷所在,外人根本不能踏入一步,冲撞后宫女眷事小,得罪皇上,那就是杀头的大罪,因此,哪怕是极为重要的事,文武百官也不会往后宫跑。

    在得知这位小友有意进入后宫,房先生第一反应就是拒绝,然而对方的眼神太过纯净与镇定,擅入后宫是死罪,若非实在是有要事,这才会这般冒昧求到他头上。

    这么想,房先生就放开了,动用太傅府埋藏在皇宫之中的暗探,而后借着入宫面圣的机会,悄悄潜入后宫。

    再将这位后妃带出来。

    整个过程十分流畅,没有任何阻挠,房先生庆幸之余,更多的是紧张。

    楚开霖扭头看着房先生:“你想当知道我这位六妹妹本事强大,以卑贱农女之身由十皇子殿下亲自护送入京,转头奉送给皇上,期间可谓是无端顺利。”

    房先生挑眉,曾经国师的预言他也是知道的,但他对这个所谓的影响四国的人嗤之以鼻,若这个人真的存在,定然不会是一介低微的农女,并且也应该拥有特殊能力,什么杂交,这妃子自己都说不清楚,又如何说明白?

    似乎看出房先生眼底的轻视,楚开霖继续道:“六妹妹顺利入宫,我也不打算揭穿的真实身份,并且这身份究竟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自然不会干涉,但是六妹妹心大,竟然怂恿十皇子殿下对我下毒手。”

    房先生皱了皱眉,不发一言。

    楚开霖道:“若只是单纯的对付我,我自然有手段叫她乖乖低头,然,她竟然让十皇子攻击舍妹…”

    说到最后,声音变得冷漠与晦暗,宛若毒蛇匍匐在草丛里、伺机而动的危险瞬间笼罩,他自认为见多识广的房先生也忍不住毛骨悚然,看了楚开霖一眼又一眼。

    但是他却知道,他这位莫逆之交轻易不动怒,招惹他的宝贝妹妹,那绝对是触及逆鳞了!

    所以…

    “你想如何做?杀了她斩草除根?还是威逼利诱?”房先生眉头皱的更甚,看了不久之前没有通知魏少友,说明白,这时候若是做错什么惊人的举动,他也只能扛着,但是他背后可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啊,他一个人为知己好友两肋插刀、死不足惜,但是…

    方先生抬眸看着楚开霖,眼底深处变了变,也染了几分不悦。

    楚开霖道:“房先生尽管放心,我自有分寸,断然不会叫先生左右为难。”

    房先生的脸色一瞬间僵硬了,看楚开霖的目光由不悦变为尴尬,正想开口说什么,楚鸢已经被宫女带了进来。

    收敛心神,房先生一派文人雅士高洁之相,楚开霖神色淡漠,静静凝视楚鸢。

    而楚鸢一看到楚开霖,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就知道此事有问题,然而却没想到会在皇宫后院看到楚开霖。

    心里一惊,直接开口道:“你们竟然敢擅闯皇宫重地,不怕掉脑袋么?”

    宫女将楚鸢送到之后,朝着楚开霖与房先生的方向行了个礼,而后躬身退出去。

    期间看都没看楚鸢一眼,哪怕她已经是尊贵的皇帝妃子。

    楚鸢脸色变了变,羞愤多过于尴尬。

    “你可知道,我为何寻你?”楚开霖并不打算和她废话,一是皇宫重地,贸然闯入已经是极大的危险,自然应该抓紧时间完成任务。

    楚鸢眼眸闪烁,很容易想到她让十皇子刺杀的事暴露了,楚开霖此次冒险进宫,是为了找她算账的。

    下意识往门口退去,突然一阵阴风而过,本来大开的门猛然关上,吓得楚鸢跳了起来,白着一张脸往地上倒去。

    楚开霖眼睛一眯,楚鸢猛地捂住口鼻,瞪大眼睛一脸惶恐,尖叫声声声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房先生看了两人一眼,自觉开门走出去,将空间让出来。

    楚开霖凑近她:“敢动我小妹,你就是死了也不足以消我心头之恨,然,你也是我妹妹,我给你一个忠告,皇宫重地,后宫美色三千,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这些日子你定然有所了解。此时你身上有一层光芒作为保护层,一旦被剥夺,不必说欺君之罪,只后宫妃嫔就能够将你悄无声息的抹杀。”

    楚鸢面色惨白,却也知道楚开霖说的话没有一个夸大,几个月以来,若不是她身上背负的国师预言之人的身份,那些美人就能够将她生吃了。

    她只是小农女,最多的心思也就是占占小便宜而已,从来没想到会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而送命。

    但这在皇宫后院稀疏平常,甚至有很多人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不知道缘由。

    “所以,再自作聪明,我会叫你知道,身边群狼环饲的滋味。”楚开霖只不过警告一番,而不是报复楚鸢,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家妹妹。

    不需要太多的证据,他就知道那个国师口中的改变四国格局之人,就是自家小妹。

    只看家里从小到大的变化会能够清楚的知道。

    小妹懒惰成性,事事由兄长父亲出面,归根究底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父兄都知道楚容的特殊而不愿意她涉险。

    因此,楚鸢自愿为了荣华富贵、锦绣繁华而挡在楚容面前,楚开霖乐意成全,并且将此作为把柄,捏住楚鸢…为己所用!

    楚开霖走了,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楚鸢蹲坐在地上良久,身上繁琐宫装浸泡一身汗水,重重压在身上,有些喘不过气来,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眸有些涣散。

    带路的宫女一言不发等着她,直到她愿意离开。

    “你费尽心机闯入皇宫只是为了威胁一个女人?”房先生的眼神有些古怪,就好像这个人是个怪物一般,又像第一天认识他。

    楚开霖淡淡开口道:“我是书生,自然以温和手段处事待人,做不出杀人灭口之事,到底是兄弟姐妹,血脉相连,六妹妹知道谁才是对她好的人。”

    房先生忍不住斜着眼睛看他,向来高洁清贵的眼眸带了几分鄙夷。

    就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楚开霖半点不以为耻,十分淡定的接受房先生的鄙视,借着宫人的带领,两人终于离开皇宫,阳光发在身上,莫名有种拨开云雾、重新投胎做人的错觉。

    马车哒哒走到院子,楚开霖的脸色难得变得铁青。

    “段文华!”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人,抓狂的楚开霖撩起袍子,疾步走进院门。

    正准备出门的段文华见了鬼一样调头回去。

    楚开霖:“……”

    走过三道门,楚开霖终于还是看到了自家小妹一脸幽怨的模样,背着阳光,就好像乌云笼罩在头顶,无法驱赶身上的阴霾。

    楚开霖心口一疼,加大步伐走近她。

    楚容微微昂首明媚望天:“小哥哥太过分!”

    楚开霖步伐一顿眸光变得暗沉。

    “小哥哥太过分了!竟然给我下药!”楚容幽幽怨怨的看着楚开霖,一脸‘你是坏人,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看着楚开霖。

    楚开霖止住了步伐,隔着一段距离静静看着她。

    楚容委屈巴巴:“小哥哥有没有想过,那东西可是会让人昏睡三个月的,三个月啊,不吃不喝只知道睡觉,万一睡死过去、饿死、渴死怎么办?”

    楚开霖:“……”就不该对着懒货有多少同情之心,重点是饿不饿、渴不渴的问题,好么?蠢妹妹!

    楚容继续幽怨道:“你看才一天而已,我已经饿瘦了!”

    楚开霖继续迈步,走过去将她拎起来往屋里带,同时让人去请大夫,当时得到那神奇的药丸子已经检测过它的安全性,然,这时候听到小妹提起来,总觉得不确定身体没问题心里不安心。

    同时懊恼非常,干的什么荒唐事,三个月不吃不喝身体怎么受得了?万一真的出毛病他就是自杀谢罪也来不及了!

    楚容猛然爬到他的身上,两只手吊着脖子,小腿缠住他的腰部,宛若一只调皮的猴子,笑嘻嘻道:“小哥哥当真了?其实我很好…”

    “闭嘴!”楚开霖身躯僵硬,指尖颤抖非常,终究是忍不住,动手将人从他身上撕扯下来:“半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成何体统!?”

    楚容撅着嘴,大家是兄弟姐妹,亲密点怎么了?和女儿家的样子有什么关系?

    迂腐书生!

    楚开霖眯了眯眼睛,一抹诡谲的危险迸发出来,就像行走夜间的杀戮之刃,反射着寒光的眸子盯着楚容,几乎化成实质碾碎她的心魂。

    楚容咽了咽口水,顺便缩缩脖子:“……”

    修长的指尖落在楚容脖子上,冰冷入骨,不用怀疑,楚容也知道,小哥哥那指甲一划就能叫她血管爆破!

    好可怕!

    “小、小哥哥…”楚容声音弱了三分,也婉转三分,如诉如泣,绕梁三日而不灭。

    楚开霖眨了眨眼睛,眼眸的危险荡然无存,只有兄长对妹妹的无奈与包容。

    楚容:“……”变脸真快。

    这时候大夫被带了来,楚开霖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给楚容检查身体,而后不厌其烦的问了一次又一次,哪怕人家大夫都不耐烦了,他还是不放心的再三确认身体没问题。

    送走大夫,楚开霖摸了摸她的脑袋,道:“现在可以说了么?你的布局是什么?瑞安将军府之于我们是庞然大物,若是不愿意叫我知晓,那我只能将你送回去。”什么仇,都不及小妹一根头发丝,不报也罢。

    楚容咽了咽口水,道:“瑞安将军是皇上宠臣,手握兵权,掌控京城与皇宫安危,若非可信之人,皇上绝对不会将小命送到别人手里。”

    楚开霖沉默以待,小妹其实看的很清楚,所以要动瑞安将军,等于和皇上正面冲突,哪怕拥有拽下瑞安将军的能力,那也是彻底的得罪皇上,要做好被皇上惦记的准备。

    作为小人物,被皇上惦记其实很危险。

    楚容继续道:“我知道之前瑞安将军被皇上惩罚,皇上对他生出些许不满,但也只是些许而已,内心深处,皇上还是宠信瑞安将军的,所以,在他还没有被皇上放弃之前,动瑞安将军无疑是打皇上的脸。”

    她还要小命,还要守着家人,怎么可能会叫自己身处危险之地?

    “所以,我的想法是,一点点将瑞安将军从皇上心中拔除,到时候不需要我动手,皇上就会亲手了结了瑞安将军。”

    望月年纪小、犯蠢迁怒她家人,她可以放过,一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好歹留有几分情分在。二…啊黎心里其实不愿意同望月你死我活,若是她真的动了望月,哪怕啊黎不说,她也知道,两人之间会出现无法抹除的裂缝。

    既然决定共度一生,便随时随地为对方想一想,而不是一味的向前冲,感情是一起经营的,维护的。

    但瑞安将军不同,啊黎心里计划着望月,瑞安将军却只是流着相同血液的陌生人,况且她会从中作梗,不会亲自动手。

    毕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楚开霖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楚容抹了一把脸,道:“瑞安将军终日行走城里城外,军营与府邸、皇宫之间,能制造的猫腻实在太多太多,比如…站队。”

    如今太子失势,剩下的皇子个个打了鸡血的招揽文武百官,瑞安将军想要从龙之功似乎也很正常。

    “你做了什么?”楚开霖唇角上扬,眼眸光芒闪动。

    那眸光,落在楚容眼中就是邪肆鬼魅,忍不住头皮发麻,她的小哥哥到底怎么了?为何一副森冷恐怖的样子,简直要吓死人了。

    轻咳一声,楚容道:“也没做什么,就是动用护国将军府的埋藏在军营之中的暗线,促使瑞安将军的人接近十皇子殿下。”

    楚开霖眼眸一瞬一瞬变得冰冷:“为何是十皇子殿下?”

    楚容忍不住反问:“这人野心太大,年纪轻轻杀戮染就周身,煞气太重,影响国运,不堪担任天子之位,还是说小哥哥看好十皇子殿下?”

    什么是金口玉言,便是说的话,不曾出现过虚假!

    楚容有些急切,以为小哥哥已经站了队,早知道国子监那些学子将来十之**是国之栋梁,皇子们更喜欢从源头开始投资,培养自己的势力。

    因此,楚开霖选择拥护明君么不是不可能。

    楚开霖怔了怔,那张脸明显的焦急,她在担心他出事!

    周身气势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阳光笼罩,光华万千。

    摸了摸楚容的脑袋:“没有,只不过就事论事,十皇子殿下自小生活在皇上身边,很是得宠,按理说太子失势,最有优势的不应当是十皇子殿下么?”

    楚容忍着不断翻滚的鸡皮疙瘩,道:“但君心难测,养在身边,逗闷取乐,也是一种天伦之乐,并不代表什么。”

    皇上年纪大了,纵然身体看起来硬朗,但是内部究竟如何谁知道?越是年纪大了,越会懂得享受天伦之乐,享受儿女孙子们的讨好。

    除此之外,他更是一国之君,祖宗家业送到他手里,他自然有责任转送到下一任君王手中。

    孝子人人可以做,一国之君,却是百里挑一。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