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25章 我给过你机会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5章 我给过你机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城,严卿收起脸上的肃杀,懒洋洋横躺在软榻之上,面前是严宗明,隐隐有和段白黎齐名的天才军师。

    只不过现在这位天才军师却是一脸狼狈,灰头土脸的瞪着严卿。

    “大少爷,我和你说过,私兵之事事关我严氏一族存亡,你可以将之握在手上,但你却不能因此将严氏推入死地!”

    那么大的事,这位大少爷却是轻飘飘的充入正规军队之中。

    难道他不知道,朝廷对各地士兵都有名录登记在册的么?难道不知道多出来的这么多人只会是压倒严氏的高山么?

    他到底要做什么?

    严宗明额头突突直跳,唇角起了燎泡,喘着粗气,一副想要杀人又不得不顾及的模样。

    严卿神色淡淡:“多大的点事,你也知道私兵一事事关我严氏存亡,那你为何不劝劝父亲?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一天,我南城严氏圈养私兵一事终究会公诸天下,与其到时候九族皆亡、祖宗蒙羞,不如早早解决后患。而有什么方法比让私兵充入正规军队更为有效与合适?”

    南城严氏手中握有兵权,但南城严氏只是拥有使用权,这些兵士还是大成的兵士,吃喝穿都是大成在掏银子。严氏养了那么多的私兵,每年但就饷银就叫严氏喘不过气来,更要随时担着被发现的危险。

    严卿不是孤身一人,他身后有要保护,任何危险他都不敢留着。

    加上,段白黎突然让人送给他的信,哪怕他不愿意承认,也不敢否认段白黎此人机智若妖,掐着他的软肋,叫他不得不听从指挥。

    私兵一事太过庞大,弄不好就是九族皆亡,有段白黎的插手,严卿没有多大困难,便借着战死沙场的兵士之名,叫他们真正站在阳光下,依旧是严氏的军队,却比原来更加骁勇善战。

    这一点,严宗明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家少主将私兵全部放在明面上,并且无人察觉,就好像这些人只是拔营到别处训练、不久之前刚刚回来一般,没有人怀疑他们出处。

    担心严氏因此覆灭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心惊胆战,震惊于严卿的手段,近十万的私兵就这么轻易的推到阳光下。

    是严卿自己的手段,还是…背后有人相助?

    若是后者,那他还有什么价值?

    顶着一脑门汗水,严宗明目光变得冷冽,隐隐带着杀气。

    严卿抓了个苹果塞入口中啃食,道:“所以严宗明你大老远跑回来是为了和本公子大眼瞪小眼的?”

    咔嚓!

    这苹果还真脆,而且味道不错,新鲜甜美,一会儿让人给小百合送点,嗯,还有他家闺女,不知道这么多天没见,那俩宝贝是否还记得他?

    心思百转,严卿掰着手指头算计着什么时间回三里镇,至于严宗明说了什么,严卿表示很抱歉,没有听到。

    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严卿还没有确定出回三里镇的时间,严将军就杀气腾腾的赶了回来不由分说直接和严卿动起了手,就是在这时候,严将军才意识到,这个被他忽视许久的儿子已经比他更受拥戴,整个严氏再没有他的说话之地,反倒是严卿,一句话便让人将他拿下。

    “让他和严夫人关在一起。”严卿冷声吩咐道,心里暗暗破口大骂,从来不知道他这位呼风唤雨的父亲,竟然是一个愚蠢之人,边关战事凶猛如虎,身为一方将领,竟然私自带兵出走,犯了军中大忌、皇上大忌,更甚至将手中的掌军之权完全拱手让出去!

    简直…蠢的不可救药!

    当天夜里,严卿受到段白黎的私信,上面的字迹令他厌恶,却也因此松了一口气。

    哪怕恨他父亲恨的要死,真正在他面对生死的时候,却是想方设法想要保住他。

    还好,段白黎得了便宜之后没有赶尽杀绝。

    只不过…回头看了看沐浴在阳光下南城,严卿眉宇之间陇上一层坚定,大好男儿,志在四方,驰骋沙场,纵情高歌,纵然马革裹尸,也甘之如饴。

    小百合,等我回来!

    一纸圣令将严卿送上了战场,而他,根本来不及回到三里镇看看他的小百合,亲亲他的小"qing ren",连夜点兵调将,第二天天未亮便帅兵出征。

    京城,楚容得知严卿代父上战场,并没有多少意在,甚至,她早就有所准备,严卿生死如何她在意不深,只是担心家里的姐姐寻死觅活、担惊受怕。

    还有那小侄女,才多大的孩子,一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以后该怎么办?

    好在,严卿身边有段白黎,好在,她姐姐已经不是被宠的不知天高地厚的闺阁女子了。

    楚开霖摸了摸她的脑袋:“当年叫姐姐掌管一个鲜花饼屋的目的便是如此?”

    楚容也不否认:“是,南城严氏是什么人家?所有血雨腥风只会隐藏在暗中,姐姐只要自己站起来,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孩子。”

    鲜花饼屋在三里镇因为楚楚的插手并没有成功,甚至直接夭折了,但那段时间的心性磨练无与伦比,楚云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能够安然生存在严氏后院的腥风血雨之中,也明白南城严氏世代出名将,严卿的舞台就是战场,而她不能拖累严卿张开翅膀。

    她能做的就是为他扫除后顾之忧。

    楚开霖摸了摸她的脑袋,眼眸深处光芒万丈:“那,瑞安将军府你准备如何?”

    楚容一噎,有些心虚的别开头,一直以来,她根本没有打算叫小哥哥参与进来,哪怕小哥哥多次提醒她,她依旧不改初心。

    楚开霖笑了,笑得温润如玉,笑得如沐春风,楚容却感觉满头的乌云笼罩,阵阵阴风剐着头皮。

    那只手贴着脑袋,叫楚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突然发现,小哥哥有点…鬼畜的感觉?

    “那么,小妹乖乖呆着家里,瑞安将军府的事交给我,如何?”楚开霖说的轻松自然,好似说今天吃饭了一样平常。

    “哥,哥,哥,我错了…”楚容硬着头皮道。

    楚开霖轻轻摇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充满未知的诡异的危险:“来不及了,我给过你机会。”

    然后楚容就被囚禁了,还是这个普通的小院子,衣食无缺,小哥哥也天天跑过来,但就是没有自由,也失去与外界的联系,就是尚远,也完全失去了踪影。

    楚容心口嘭嘭直跳,不明白小哥哥到底做了什么,她的翻墙本事完全被禁锢,隐藏在暗中保护她的人也失去踪影,除了每日给她送饭的小哥哥,她甚至见不得其他的人!

    简直不要太诡异!

    楚容:“……”怕怕,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地间,宛若只剩下两个人,除了彼此的声音,静寂无人!

    楚开霖抱着楚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庞,低声道:“小妹,你还太小,又是女子,有些事表现得再好,也无法改变这些事实,身为兄长,我定然会为你扛起一片天空,任你畅游天下,你想杀人,只需要开口说一声…”

    一连几日,楚容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尚远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冒出来:“三公子,姑娘她究竟怎么了?”

    楚开霖收起为数不多的柔情,拉起被子将楚容包裹好,撒下纱帐,踱步到尚远面前:“只是睡着了而已,不必大惊小怪。”

    等了这么多天,终于舍得出来了。

    尚远担心得不行,打算找个大夫回来,却被楚开霖挡住了去路,只听他开口道:“我想知道,小妹之前的布局。”

    别人不知道,这位贴身保护小妹的尚远绝对知道。

    本能的,尚远竖起寒毛,防备的看着楚开霖,明明手无寸铁的书生,却给人一种动动手就能捏死人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惊怵!

    “你、你想干什么?”

    尚远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也听到声音之中的颤抖,跟在公子身边那么多,哪怕刀口悬在头顶上,他也能面不改色,而现在,面对一个还没有他一半年纪的少年,却是毛骨悚然、冷汗淋漓。

    楚开霖面不改色道:“我知道小妹的目的是将段白黎的身份公诸天下,瑞安将军府不承认他的存在,护国将军府却是他的容身之所,小妹不愿意段白黎见不得光,她的想法,我会帮她完成。”

    尚远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心跳如擂鼓,试探道:“姑娘还说过,还公子一个清白…”

    “他,真的清白?”楚开霖淡淡道。

    尚远哑口无言,的确,公子并不清白,瑞安将军夫人的确是死在公子手里,可那又如何,那个女人死不足惜,哪怕死个千遍万遍,都不足以消灭她的罪恶!

    “所以怨不得段文华对他下死手。”更何况,没有成邺大江,就不会有拽小妹入水的现在,他的宝贝妹妹可是完全倾心于段白黎,这份感情,段白黎完全占了便宜!

    眼眸隐隐闪过厌恶,楚开霖很快控制情绪,恢复云淡风轻,只要是小妹喜欢的,他会努力接受,哪怕对方是个麻烦加身之人。

    尚远口干舌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将姑娘的布局交出去,犹豫了下,尚远问道:“姑娘究竟怎么了?”

    楚开霖道:“无事,睡一觉就好了。”只不过这一觉的时间有些长。

    “容儿!容儿!”

    门外传来拍门声,尚远抓紧时机躲闪离去,他需要问问公子,再做打算。

    楚开霖唇角勾起,讥诮中带着冷漠。

    门外的段文华等久了无人给他开门,只能翻墙而入,还没跳下去,趴在墙头的他就看到楚开霖静静的拦着他。

    段文华“……”

    卧槽!

    既然有人为什么不给他开门!?

    叫他一个堂堂贵门公子爬墙头,实在是有**份!

    心里一抖,段文华直接从墙头掉了下来,摔得龇牙咧嘴,掐着腰差点爬不起来:“那个,开霖,快点来扶我一把…”好像闪了腰了。

    楚开霖神色淡淡,半点没有帮他的准备,反而落井下石:“段公子可知道擅闯女儿家闺房不太合适?”

    段文华被噎了下,瞪着眼睛说不出一句话来。

    楚开霖毫不犹豫的下逐客令:“舍妹身体不适,正在静养,还请段公子就此归去,他日舍妹身体康健,定然叫她登门道谢。”

    提到楚容,段文华连忙问道:“她怎么了?好多天没见到过,可是生病了?严重么?需要我让人请御医么?”

    楚开霖眯了眯眼睛,平和的目光打在段文华身上,竟然有种被窥探秘密的错觉,下意识眼神闪躲,不敢直视。

    “不必了,有劳段公子惦记。”楚开霖并没有说破,而是走过去,将门打开。

    段文华莫名心虚,加上腰是真疼,也扛不住多久,只能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在楚开霖关门之前急忙道:“等她好转之后让人往将军府送信,好叫我也放下心来,可行?”

    楚开霖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他。

    果然京城个个都是人精,一个碰面,就能生出千种万种的算计,小妹利用段文华打探瑞安将军府的一切,段文华不也利用小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段文华心虚更甚,终究是不敢再说什么,捏了捏拳头,转身疾步离去。

    楚开霖矗立良久,而后转身关门,行至房门口朗声道:“三天,三天之后若是不给我答复,那么很抱歉,我只会按照自己的手段方法。”

    皇宫后宫之中,身着俏丽华服的女子古怪的长着一张平凡的脸。

    然而,整个皇宫之中没有人敢小瞧她。

    因为,她是十皇子殿下亲自带回来了,说是国师依据留下来的线索找到的人,那个据说可以改变四国格局的人。

    此时,女子趴伏在栏杆之上,低头看着水里戏耍的红色鱼群。

    这么悠闲自在的日子,楚鸢以前想都不敢想。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几个月的时间足够她戒不掉这种日子,因此,听说她那六哥就在京城的时候,楚鸢差点吓死。

    不过六哥楚开霖似乎不知道她就在皇宫,倒是叫她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就在一个月前,不知道哪个老东西在皇上面前提起两人关系,并且特意恩准他入宫见她一面,她根本就不需要好么!?

    想到楚开霖那平平淡淡的目光,楚鸢就觉得心慌意乱,好像事情已经错开了轨迹,随时可能出现意外,明明两人的谈话十分正常。

    于是,楚鸢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决定先下手为强!

    但她手上没有人,也不敢杀人,只能找到十皇子留在她身边的眼线,然后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她那五姐姐也来了,并且同瑞安将军府上的少爷关系不错!

    简直是晴天霹雳!

    为了自己的身份不泄露,楚鸢动了杀心:“请告诉殿下,我爹因为楚容而死于非命,请殿下为我报仇雪恨,他日定有重谢!”

    眼线深深看了楚鸢一眼,而后龇着一口牙森白牙齿问道:“娘娘打算怎么做?”

    楚鸢抬起高傲的下巴:“自然是一命偿一命。”

    之后怎么了楚鸢不知道,她一直在等消息。

    “娘娘,皇上有请。”一个宫女匆匆而来。

    楚鸢立刻忘了心里的忧虑,整理衣裙,而后跟着宫女款款而行。

    走着走着,楚鸢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皇上每次召见她都是亲自来到她的寝宫,什么时候带她到别的地方去了?

    心口嘭嘭直跳,只觉得不对劲,也很快发现,这条路并不是前往皇上的御书房。

    怎么办?

    好似知道楚鸢的焦灼,少年带路的宫女突然转过头,低眉顺眼,说的话却是无边阴冷:“娘娘还是快点跟上,免得我家主子不耐烦将事情当话柄兜出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