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22章 再见,亲爱的望月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2章 再见,亲爱的望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依言,用饭,梳洗,去乏,而后懒洋洋躺入炕灶之上,已入十月,天气渐渐转凉。

    街道上打更人有节奏的提醒: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夜色暗沉,星辰稀疏,洁白无瑕的月光盘子躲入云层之中。

    一道娇小矫健的影子一闪而过,宛若流星飒沓,流光飞舞,撞击在墙头屋顶,光芒璀璨,卷起凉风习习,冰冷入骨。

    落地无声,一片瓦片被揭开,露出里面灯火阑珊处。

    豪华奢靡的雕花垂纱大号床榻之上,一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少年蜷成一团,柔软丝滑的绫罗锦被都盖不住满身孤独与畏惧。

    苍白的脸,冷汗如瀑,唇瓣没有一丝血丝,微微颤抖着,好似沉浸可怕的噩梦之中,不可自拔。

    “…哥…”呓语声声,带着不为人知的沉痛,惹人心疼的不安,以及…入骨三分的悲伤悔恨。

    他…不快乐。

    屋顶上,一黑影静静盘坐,听着房间内偶尔几句、断断续续、满是疼痛的呓语,昂首看着凄冷夜空,一声轻叹荡开涟漪。

    第一抹阳光无情的撕开黑夜。

    小院子苏醒,为数不多的几个仆从开始忙碌,扫洒整理,烧水做饭,擦去院中浸泡一夜露水的石雕桌椅,换上干净、新鲜的瓜果点心。

    楚开霖习惯早起,燃起烛台,静坐书桌前,翻几页书,而后才是打水清洗,于院中走两圈,看看干净剔透的绿色树木,偶尔兴起执玉箫深深浅浅、低吟浅唱。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楚开霖推开隔壁楚容的睡房,意料之中,小小的人完全埋进被子里,蒙头呼呼大睡,不知今夕是何年。

    唇边一抹笑意绽放,楚开霖迈步走入,掀开被子找出脑袋,而后拍了拍她的脸蛋:“小懒虫,还不起床么?”

    “别闹!”

    浓浓鼻音,转个方向,继续睡。

    楚开霖也不恼,寻了一把椅子,就这么坐在床边看书,偶尔转头看一眼睡得天昏地暗的人,实在不明白,大好的青春年华,小妹为何每每赖床不起?

    进入巳时,床上那人终于有了反应——

    懒洋洋探出脑袋,两只小手张开,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而后神清气爽的睁开眼睛,入目是少年如画。

    楚容:“……”

    楚开霖放下书朝她看去,小脸睡得红扑扑,煞是娇美可人,不由得眼带暖色:“可是舍得起来了?”

    楚容道:“小哥哥好惨,每天都要闻鸡起舞,照我说,每天睡到自然醒,是最幸福的事。”

    楚开霖但笑不语,曾几何时,这个小丫头口中还说过: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然长眠。之类不伦不类的话,以督促自己早睡早起。然而,转头却忘了个干净,依旧我行我素,嗯,睡到自然醒。

    抓了放在床边的衣裳,楚容麻利的套上,随手抓了抓头发,揪起头发挽了个髻子盘在脑后。

    楚开霖走出去,再进开始手里端了一盆温水。

    看着小妹梳洗漱口,楚开霖收起书本,将椅子放回远处,而后带着面色红润的小妹走出房门。

    厅堂中早已摆上热腾腾的早饭——稀粥、煎蛋、花卷、肉沫炖豆腐,以及一碟凉拌黄瓜。

    兄妹俩安安静静用完早饭。

    然后就是进入正题:

    “咳、小哥哥你今日休沐么?”楚开霖盯着楚容看,意思不言而喻,原本打算绕过他的楚容突然感觉心虚不已,只能转移话题。

    楚开霖眸色淡淡:“非是如此,小妹顽皮,素来喜欢孤身涉险,若是我不曾抓住你,入了繁华京师,便是鱼入大海,难以捉到。”

    楚容心更虚了。

    就听楚开霖继续道:“于是,我便请假半月,坐于城墙下,静候小妹到来。”

    果然小丫头没有和他相认的意思。

    什么‘本公子可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哥哥’,死丫头,这话也忒气人!

    楚容理亏,凑近他,带着乖巧讨好:“小哥哥别生气,要不,你打我一顿?”

    楚开霖口气平静,望着近在咫尺的小脸,道:“我不曾生气,为何要打你?”

    楚容伸出手,讨巧的为他捏肩膀:“小哥哥别口是心非了,你就是生气,生气我在城门口不认你对么?”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笑意,打掉肩膀那双小小的手,道:“没有生气,女儿家贞贤静淑为上。”

    楚容缩回爪子,低声道:“小哥哥忙碌你的学业去便可,剩下的我会处理…”

    额头一疼,楚容捂着脑袋,委屈巴巴的看着始作俑者:“小哥哥为什么打我?”

    “我为兄长,纵然比不得你武功高强,聪明伶俐,但是别忘了,我在经常已然一段时间,瑞安将军府行事如何,手段如何,你当明白我熟知一二。小妹护着我,我收下,然我更希望你选择相信我,一起谋图所想之事,我这么说,小妹明白么?”楚开霖口气平淡,眼眸却是一派认真:“还是小妹相信不过我?”

    楚容泄了气,无赖一样往旁边榻上一坐,道:“小哥哥胡说什么,你是我哥哥,我怎会不相信你?只不过觉得有些事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就不要两个人涉险。”

    “涉险?原来小妹还知道涉险。”楚开霖俯下身躯,明明文弱清瘦,暗影却将楚容压个严实:“瑞安将军府欺我农家贱民手无寸铁,事实确实有骄傲的根本,瑞安将军手中一方二十万兵权令,长时间停驻京城五十百里之外六跃峡谷西边,真正的扼住皇城咽喉。皇上虽说责难于他,却只是免朝而已,由此可看来,纵然盛怒,瑞安将军在皇上心中也是不可取代的存在。”

    楚容敛眉不语,楚开霖抓起她,叫她坐正,一撩袍摆坐在她身侧:“你猜,若是瑞安将军出事,皇上会不会插手?”

    自然会!

    楚容毫不犹豫的点头,若非真正信任,皇上又怎会将皇城安危国运尽数相托。

    之前发落瑞安将军也不过是给个警告而已,叫他知道这天下究竟谁做主!

    然,那又如何?家人受惊之事差点殒命之事如鲠在喉,楚容咽不下去,也不愿意咽下去,所以瑞安将军府必然要付出代价!

    “所以你说,这京城,知彼知己,除我之外,何人可信?”楚开霖一进再进:“京城风起云涌,瞬息万变,面上祥和宁静,内心深处刀光剑影,我虽手无寸铁,却能给你参谋提意见,你觉得如何?”

    楚容看着他,眸光郁郁,小哥哥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告诉她,瑞安将军府不好对付,而他可以帮忙出主意,所以不要一个人擅自行动。

    无奈点头。

    楚开霖得到满意的结果,果断站起来,理了理有些凌乱起褶皱的袍摆,淡淡开口道:“记住你的决定,今日你且待在这里,我会将瑞安将军府诸事一切整理成册,而后送到你手中,如何行事,待你对瑞安将军府,对整个京城有所了解,细作打算。”

    话音落下,缓步而出。

    楚容身躯一软,俨然生无可恋。

    不过一个时辰,楚开霖整理好的内容已经出现在楚容手中,厚厚一层,足有两个砚台叠加大小,墨迹很新,墨香浓郁,里面的字迹熟悉入骨,可见是楚开霖抓紧时间亲手书写而出。

    这才知道,京城果然风起云涌,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太子归来落下残疾,此生与皇位无缘,其他皇子陆续回京,皇位之争被拉到面上来,文武百官争相站队,最重要的却是皇上的态度,任何表示也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你争我夺。

    边关战事起伏不定,不过那天才军师之威太过显着,不只是三国联盟的内乱,就是大成内部也相信天才军师在,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国不会灭,皇位之争更加明显。

    瑞安将军地位不容忽视,哪怕此时被皇上下令留职查看,几位皇子依旧不忘记拉拢他,并且为了讨好这位瑞安将军,动不动给还在学堂的楚开霖下绊子。更甚至,楚开霖的身世被拉出来,各种阴谋诡计接踵而至。

    若非三里镇的县令大人是大皇子殿下,相信这些皇子为了拉拢瑞安将军,已经下令刺杀楚家人。

    对此,楚容表示无语:“……”

    没有人会在乎楚家是不是无辜的,他们只知道瑞安将军栽在楚家人的手中,定然怀恨在心,而他们有心讨好瑞安将军,最好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毁掉楚家人。至于楚开霖身在京城之中,又有皇上的暗卫近身保护,他们下不去手明面上使点绊子还是可以的,但是远在三里镇香山村的楚家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这些皇子也太过无赖!

    好在他们的县令大人是当今大皇子殿下,哪怕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大皇子也不可能看着出家人葬送在其他皇子的手中,并且还要拼了命的保护楚家人,免得落下一个骂名——护不住名下子民,这可是**裸的打脸。

    抬头看了看外面火红的大太阳,时辰还早,楚容想着自家小哥哥这时候应该不会过来,便换了一身男装,溜溜达达往瑞安将军府走去。

    瑞安将军府门前的两只大石狮子,威武挺拔,怒目凝视每一个经过的人,楚容盯着这两只石狮子半天,两旁护卫看不下去,当中一人走过来,打量了楚容一番,而后沉声道:“公子若是无事无去最好速速离去,此为瑞安将军府邸,寻常百姓,莫要到此处来玩耍。”

    楚容的男装看上去要比实际年纪小两三岁,也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一看就是调皮捣蛋跑到将军府来玩耍一番,因此,那护卫口气只是冷淡而非凶狠。

    然,每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都自带一股凶悍的杀气,他们沐浴在刀光剑影之中,血腥与杀戮扛在身上,很多年纪不大的小孩子容易被他们身上的那股杀气惊煞到,而后哇哇大哭。

    但楚容不是小孩子,静静地盯着那护卫看了片刻,而后拿出一锭银子,道:“能否进去禀告你们小公子,就说三里镇故人来见,若是他不愿意见我就立刻离开,如何?”

    护卫多看的楚蓉一眼,毕竟他身上的杀气他自己知道,家里的孩子都不敢靠近他,那老远的距离,还经常被他吓哭。但是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公子,却敢直直面对他的眼睛,而且气定神闲,不慌不忙,难免觉得稀奇。

    听了楚容的话,那护卫愣了下,而后不确定道:“你是何人?若真是我家小公子的故人,最好将名讳报上来,我好告知小公子。”

    小公子,那种尊贵无双的人,怎么可能是随随便便的人能见到的,因此不报上名讳,只是两个字‘故人’他根本不敢上报。

    楚容歪了歪头,正想说什么,自门口走出来两个人,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哪怕近十年没见,容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楚容还是从那张脸上看到儿时熟悉的轮廓,笑容满面道:“望月!”

    走在前头那个矮小的少年脚步顿住,抬起头,朝着楚容看去,而后脸上出现一瞬间的茫然,过了一会儿才惊讶道:“小哑巴?”

    小哑巴你妹!

    楚容怨念横生,明明这么多年没见,这三个字不应该忘的天涯海角去么?为什么这个望月还记得?

    小哑巴?姐姐才不是!

    段文华加大步伐,朝着楚容走去,睁大眼睛上下打量她,而后问道:“你怎会在此地?”

    说完这句话,段伦华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盯着楚容的眼眸也从好奇变成阴冷,好像一把利刃,想要刺开楚容的胸膛,挖出她的心脏,碾碎她的骨头一般。

    那冰冷入骨的眼眸叫楚容怔了怔,我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笑着说道:“正好来到京城,想到你是将军府的公子,便登门寻你一寻,这么多年没见过,望月可是还好。”

    望月面色难看,猛然转过身,侧对着她,冷道:“你一个贱民不远万里跑来京城,究竟为何,胆敢擅自登我将军府的大门,不怕本公子将你拿下问罪么?”

    楚容一脸‘你无理取闹、你不可理喻’的看着他:“不过是好久不见,路过京城登门一叙罢了,所犯何罪,需要望月你动手将我拿下?”

    望月冷着脸,稚嫩的面容微微僵硬,动了动唇角,吐不出一句话来。

    他的身后,装扮明显是小厮模样的男子上前一步,对着楚容拱手一礼,而后道:“公子得罪,我家少爷有急事外出,若是公子愿意,等我家少爷空下来,送上拜帖,择日登门。”

    楚容冷笑一声,不搭理那下人,而是看着望月道:“多年未见,你就是这么对待老朋友的么?算了,既然你不将我当成故人,我又何须上门自取其辱?再见,亲爱的望月。”

    当年那个话痨终究是成为过去,时间抹除了所有的联系,同时抹除的还有自认为的情谊。

    说罢,深深的看了望月一眼,然后转过身,准备大步离去。

    望月纠结了一下,面色阴沉得滴水,终究是上前抓住她的手,道:“跟我进去。”

    楚容唇角勾了下,却是一脸的不情不愿:“放手我还要回去呢,家里的哥哥等着我,没工夫跟一个陌生人胡扯!”

    望月脸色更加难看了,抓楚容手的力道紧了三分,转身往府邸里拖,但在他身边的小厮连忙让开位置,只是偷偷抬头看的楚容一眼。

    楚容转过头,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明明干净清澈,那小厮却感觉毛骨悚然,好像内心深处的所有完全被那年纪不大的小公子窥探,忍不住羞耻蔓延。

    抹了一把汗水,小厮看了看自家少爷,故意放慢的脚步,叫三人距离拉开,而后一头扎进假山之中,转了个方向,朝着瑞安将军的书房跑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