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21章 化成灰都认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1章 化成灰都认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入军营?”瑞安将军插了一句。

    大皇子瞥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何文峰怒道:“皇上,卑职所言虚假与否,只需要大皇子殿下让人将那个人的容貌会从来与之对比,就能得出结果。”

    承德帝大手一挥:“准。”

    很快,一张画像出现在在众人面前,大皇子亲自执笔作画,墨迹新鲜,落笔流畅自如,承德帝不免多看了两眼,眼带赞赏。

    “这人的确是段白黎,三年之前微臣可是亲眼见过段白黎的容貌的。”一文官上前说道。

    很快又有几人上前符合。

    瑞安将军恼恨不已,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而已,竟然将将军府推到这等层面上,简直是孽障!

    冷酷道:“皇上,微臣不知道这人为何与我那不孝子容貌相似,不过微臣可以肯定,段白黎已经暴毙而亡,并且埋葬祖坟之中,何大人口中之人的确不是我将军府的公子。”

    我就是不承认又怎样,你敢开棺验尸么?那你敢我也不会同意!

    所以段白黎死定了,瑞安将军府的大公子已经死了!

    大皇子猛然看向他,神色莫名,似乎愤怒,似乎讥诮,也似乎…怜悯,总之,晦涩难懂。

    就是承德帝,也多看了瑞安将军几眼。

    何文峰愣了下,所有的讨伐全都是基于段白黎还活着的前提下,若是段白黎已经死亡,那么所有的言论否不攻自破,并且无中生有。

    纠结不下,最终不了了之,瑞安将军松了一口气,何文峰却记住了他,打算盯着这个狠毒的将军,绝对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得到消息的楚开霖眸光淡淡,眼底深处却是说不出冰冷,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既然无法消除瑞安将军府与段白黎的关系,那就抹除段白黎的存在,刚好,三年前‘段白黎’已经死亡,并且埋入黄土之中,而小妹的未婚夫只是一个同样叫段白黎的人罢了!

    没过多久,远在长月郡的段白黎也收到消息。

    沉默片刻,而后苦笑道:“他比我有魄力。”

    血脉、生恩、养恩,都是段白黎无法轻易放下的,曾经他也想过一刀两断,却总是临到头止步不前,犹豫不决,然,终究下不去手。

    莫名的,段白黎想到楚容家中的父母兄弟。

    同样是血脉相连,为何差距那么多?

    想到楚容,段白黎问道:“加派人手保护楚家人,如何?”

    尚华道:“公子,瑞安将军府三番两次对姑娘发动刺杀,每一次姑娘都叫他们都能有来无回,最后一次,将所有人抓了起来,似乎在严刑逼问。”

    “哦?结果呢?”段白黎眼眸闪过讶色。

    “也不知道姑娘都用什么手段,逼得那些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包括瑞安将军府内部人员布置、换守时辰,全都叫姑娘掌握在手中。”尚华闷声说道:“公子,我不明白,三公子已经动手为你斩断瑞安将军府的牵绊,你为什么还要护着瑞安将军府?”

    他永远忘不了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公子身上浮现的悲伤与绝望——三年前已亡,此非我儿。

    瑞安将军不承认公子的存在,公子为何还要让人保护小公子?

    段白黎眼帘低垂:“你不明白…”

    不明白?你说了我就明白!尚华有心说出口,但是看到自家公子这副模样,就知道公子不会告诉他。

    想了想,尚华道:“公子,姑娘她到底想要干什么?抓着那些人严刑逼供,之后又没有任何的动作。”

    段白黎:“她在看我的态度。”

    尚华张了张口,终究没再开口。

    片刻之后,段白黎书信一封,让尚华送出去:“记住,务必将它交给容容,并且告诉她,三年前她救下我的命,我这条命便是她的。”

    尚华不赞同的瘪嘴,然后在段白黎冷冷清清的目光之下,闭了口,收了眼神,转身认命的送信去了。

    没多久,这封信出现在楚容手中。

    楚容抬头看着尚华,道:“你可以走了。”

    尚华愣了下,而后不确定道:“姑娘就没有话叫我带给公子么?”好歹一句问候,一句叮嘱,也免得公子日夜的牵挂没有回复。

    楚容想了想,取来纸笔,写下一句话:待我长发及腰,公子归来娶我可好?

    而后卷了卷塞入信封中,交给尚华,轻咳一声道:“拜托。”

    尚华点头:“公子还让我转告姑娘‘三年前她救下我的命,我这条命便是她的。’”

    楚容微微一怔,而后露出灿烂的笑容,道:“我记住了,转告他,他的命是我的,请为我保护好他自己。”

    尚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暗道莫名其妙的两个人。

    不过他还是原话转达给他家公子,然后看着他家公子中了毒一样盯着一张纸看半天,此后每天都看,并且随身携带,还会露出可怕的浅浅笑容。

    尚华道:“……”完了,公子中了一种叫做‘容容’的剧毒!

    而楚容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后,便着手报仇之事。

    当日家人恐惧的模样她无法忘记,也无法选择视而不见,因此,她试探了段白黎的态度之后,便决定动手了。

    “大哥,家里就交给你了,温大叔他们会保护爹娘他们,大哥出门在外不可让人离了身边,最多两个月,我就会回来。”

    趁着夜色,楚容找到楚开翰,并且告诉她,她要进京。

    楚开翰沉默,片刻之后道:“会不会有危险?小妹,我们可以找严卿。”

    楚容笑着摇头:“严卿最近自顾不暇,哪里有功夫搭理我们?”

    楚开翰挑眉:“何意?”

    楚容道:“大哥还记得我儿时被绑之事么?”

    楚开翰不语,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楚容道:“背后之人就是南城严氏。”

    楚开翰震惊。

    “想不到吧?南城严氏蒙盛宠那么多年,却私下圈养私兵,并且到处劫掳根骨极佳的幼童用来培养死士。”楚容轻飘飘道:“这么多年,严卿从来没放弃暗中搜寻他们的存在,而最近,继掌握南城严氏之后,私兵与死士也成为严卿势在必得了。”

    楚开翰抹了一把脸:“小妹如何得知?严卿告诉你的?还是,你也掺和其中?”

    楚容忍不住轻咳一声,道:“我怎么参与其中?是温大叔告诉我的,不信你去问他。”

    暗中的温大叔:“……”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楚开翰叹息一声:“既然严卿空不出手,那小妹自己小心,不过家里明里暗里守护的人实在太多了,小妹带两个人在身边,也叫大哥放心,如何?”

    楚容点头:“大哥不说我也会带人,京城这个繁华之地我人生地不熟,自然要带这两个熟识之人。”

    两道黑影应声而出,赫然是段白黎就在楚容身边的人,规规矩矩现在楚容身后,用他们习惯性的冷脸看着楚开翰,明明没有杀气,却见楚开翰毛骨悚然,差一点就拉着楚容跑了。

    连夜,楚容带着人跑了。

    一路快马加鞭、餐风露宿,几乎没有多少休息时间,狂奔在荒野小道上。

    路上,楚容立刻发现这两个人的特殊之处。

    他们几乎是全能的,荒郊野岭也能找到可口的食物,没有条件烹煮热粥热菜,他们能够将肉做成各种各样,鲜美不腻口。庞大黑暗森林中,他们会辨认方向不迷路,准备躲开毒蛇猛兽攻击,还知道各种有毒之物。他们借助随身携带的绳索与匕首,用最短的时间,最省力的方式,翻越大山…

    种种,楚容一天一天刷新对段白黎的认识。

    终于在即将到达京城前的一个小镇上问出口:“子夜,子时,你们会的东西哪里学来的,好生厉害。”

    子夜略高,子时略沉默。

    听了楚容的问话,子夜道:“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子给的,不过用丛林生存技巧与横跨大山之能却是去年学会的。”

    楚容点头,心里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却没有问出口。

    子夜犹豫了片刻,道:“姑娘,刚刚得到消息,三公子已经知道你即将入京,每日等候在城门口,我们…”

    楚容头皮一紧:“……”小哥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消息灵通了?

    “是大公子。”子夜道:“大公子不放心,便让温叔传信于三公子,请他多多照顾你,三公子猜测到姑娘你有意避开他,也算不准姑娘哪一日进京,便经常徘徊在城门口等候。”

    楚容抹了一把脸:“……”小哥哥好聪明,这都知道。

    在她眼里,楚开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怎么可以叫他跟着担惊受怕?她要做的事十之**会有危险,所以还是不要叫小哥哥操心了。

    谁知道,小哥哥已经知道了,并且也知道她会避开他。

    怎么办?

    不知道改头换面能不能躲过去?

    想了下,楚容有些迫不及待的买了胭脂水粉,在脸上一番倒腾,原本清秀可人的模样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俊俏富贵小公子,比原来年轻了至少两岁。

    子夜子时默默换上护卫服,从暗中走到明面上,三人组成一个队伍——富家公子携带护卫外出。

    这样的组合经常可见,并不显眼,尤其是京城这种繁华富贵之地,更加不会稀奇。

    路经人来人往的城门口,楚容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小哥哥,明明纤弱,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一身青色长袍,身前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文房四宝,对面一人正说些什么,而小哥哥奋笔疾书。

    原来,借地摆摊为人写信。

    很多年前,楚开霖就在三里镇这样做过,赚了为数不多的第一笔银子,几年之后,小少年已经长成翩翩美少年,风华更甚从前,却是不该优雅端方的气度。

    楚容有些晃神,甚至再次想不明白,为何当初调皮捣蛋,上山能捉鸟、下水会摸鱼的小哥哥会长成这么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恍惚之间,青色的影子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并且抓着她的手,淡淡开口道:“小弟,你终于来了,为兄等得好着急。”

    楚容下意识摸了摸脸:“……”明明妆容未花,为何小哥哥一眼认出她?

    轻咳一声,楚容眉头上挑,眼底能上不屑:“这位公子好生无理,本公子与你素不相识,为何抓着本公子?本公子可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哥哥呀?”

    明知道小丫头装模作样,楚开霖还是觉得不爽,哥哥都不要了还得了,该教训教训才是:“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出你,小弟。”

    化…成灰?

    楚容尽量叫自己的脸不要扭曲,正想开口说什么,就见同样身穿青色长袍的少年们涌了过来,好奇又慈爱的看着楚容:“开霖,这位就是你等候多少的小弟?当真是…可爱得紧。”

    “的确是调皮可爱。”

    楚容:“……”

    楚开霖难得露出一抹笑容:“是,家中小弟最是娇气又调皮,看到兄长还假装不认识,回去该打一顿才是。”

    楚容昂首:“小哥哥,你不能这样!”

    “嗯,现在知道叫小哥哥了?刚才不是还不认识么?”楚开霖反手牵住她的小手,带着她送到自己胸前,道:“我的弟弟,年幼不懂事,你们多多包涵。”

    “小…小弟明明很可爱,哪里不懂事了?”吴择眼神闪躲,实在是无法面对女扮男装的小丫头。

    若是往日,他绝对会大骂一声伤风败俗、不知羞耻,但是现在,小丫头不远万里入京来,风尘仆仆,就不要多加苛责了。

    “吴择哥哥,你也在啊。”楚容笑眯眯看着吴择。

    吴择点点头,还是接受不了女扮男装的小丫头,深吸一口气,勉强笑了笑便站到楚开霖身后,遮住渐渐扭曲得脸。

    “我是白戍,开霖的同窗好友,小弟可以叫我白戍哥哥。”一少年上前,本想要摸摸楚容的脑袋,却被楚开霖挡了去,只能无奈的收回手。

    另外几个也自我介绍了下,然后都要求楚容叫他们哥哥。

    楚容:“……”好多哥哥。

    “好了,一路赶路辛苦了,我带你回去休息。”楚开霖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其他人跟在身后。

    而子夜子时木着脸横插在一群文雅书生之中,分寸不让的跟着楚容,生怕她受到危险。

    其实是不想三公子之外的男人接触他们姑娘,毕竟,姑娘是他们公子的人,不容许他人染指半分!

    楚开霖将她带到一处僻静之所,而后感谢陪着他蹲在城门口那么几日的好友。

    “小哥哥,这京城寸土寸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不管是租赁还是购买,都是一笔不菲的银子。

    楚开霖没有回答她,而是平静的看着她,一眨不眨,偏偏表情太过冷淡,叫楚容坐立不安。

    “小哥哥?”楚容放轻了声音。

    楚开霖不语,继续盯。

    楚容举起双手:“好吧,好吧,要打要骂都快一点好么?”

    楚开霖突然出手,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折扇打在她的头上:“还敢说没有我这个兄长?”

    “不敢!”楚容捂着脑袋,笑嘻嘻道:“小哥哥别生气,我就是想知道,我变成男人了,小哥哥会不会认出我来。”

    “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楚开霖平静开口。

    楚容:“……”别说得这么吓人好么?

    不过…

    “怎么看出来?我自问没有破绽。”就是声音,她也特意改变了下,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来?难道她身上还有什么显眼的、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东西?

    楚开霖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你是我妹妹,我自然会认出你来,此事揭过不提,先去用饭梳洗去乏,好生休息。明日我一早会过来,我们再商量后事如何行走。”

    楚开霖离开了,却不是回书院,而是在楚容隔壁的屋子里住下,毕竟一个女儿家出门在外,哪怕身边有两个护卫保护,他还是觉得不放心。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