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18章 杀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8章 杀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京城瑞安将军府。

    “没有杀掉?”段文华冷着脸,猛然上前,一脚将跪在面前的人踹飞,道:“你再说一次!”

    那人白着脸,爬起来跪好之后,羞愧难当:“属下无能…”

    段文华讽刺道:“的确无能!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贱民都杀不了,要你何用?”

    那人低下头不敢反驳。

    段文华转过身闭了闭眼,道:“加派人手,若是再失败…”

    那人领命而去。

    离开段文华的院子之后,转入瑞安将军的书房,低声将事情从头到尾禀报清楚。

    瑞安将军沉默了片刻,道:“查清楚为何全军覆没了么?寻常农家怎会隐藏此等高手?”

    那人道:“将军,楚家大姑娘是严氏公子的夫人,不久之前刚刚生下一个女儿,留在楚家的人都是严氏的人。”

    如此说来就说得通了,当初就是考虑到楚家同严氏的关系,这才多派了人手,谁知道还是一败涂地,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瑞安将军神色莫名,道:“罢了,既然望月想要赶尽杀绝,本将军便成全他。听从你们少爷的吩咐,加派人手刺杀,本将军会另外派人,两方人马互不相干,也不需要相认,但你们不要因此而松了警惕。”

    那人连忙道是,想要出去,洛阳将军出声喊住了他,道:“此事你知我知,莫叫第三人知道,尤其是你们少爷,想必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们少爷?”

    “是,将军,小人明白。”

    书房静寂了片刻,瑞安将军才叫人进来,亲自点了几个爆发力出色者:“此去只许胜不许败。”

    香山村,楚容站立屋顶上,目光下放,冰冷、杀气无边蔓延,视野中,一群黑衣人打得如火如荼,血腥之气不断扩散,黑夜中,宛若深渊死地一般的残忍笼罩。

    突然,一柄长剑对着面门飞速而来。

    楚容眯了眯眼,身躯一侧,灵巧躲开攻击,那人似乎没想到会被躲过去,长剑顿了下,而后猛然收回,面对楚容一进再进。

    楚容身躯娇小,宛若灵蛇一般精准躲避,寒光打在脸上,下腰、后空翻,小脚踹飞那剑,紧随而来的是长剑直攻咽喉!

    楚容面不改色,手掌成刀,身形飞速闪动,形如鬼魅出现在黑衣人身后,掐着那人的后颈,重重扭断他的脖子!

    咔嚓!

    咣当!

    长剑碎裂成两截,跌落在地上,那人瞪大眼睛,过分平凡的脸上一片惊骇!

    楚容冷笑一声,抬脚将还未冷却的尸体踢下屋顶,顺便捡起那断剑,重重一掷!

    噗嗤——!

    精准入骨,明明是断裂的剑,却使出了正常的力道,刺穿院中一黑衣人,鲜血喷涌出来,很快被他的对手一刀斩杀!

    “多谢姑娘!”他的对手朝着楚容的位置拱手一礼,而后继续战斗。

    楚容点了点头。

    很快,杀戮进入尾声,早有准备的楚容等人毫无疑问的获胜。

    依旧是无人生还,无逃走一个。

    “怎么样?还是那群人?”楚容跳下屋顶,走到温大叔面前问道。

    温大叔道:“是,还是那群人,不过实力会比之前的那群人强大三分。”

    楚容沉默了片刻,道:“麻烦大家,把尸体和血液清理干净,免得明日吓到村子里的人。”

    温大叔奉命而去。

    “小妹,这些人是不是不杀死我们不甘心?这样下去可不行,家里人已经好多天没有走出去,刺杀继续下去,我们该怎么生活?”楚开翰有些忧心,也只有呆在家里,他才有能力将家人完全的保护起来,但是离开这个家,陇南他高价聘请江湖高手贴身保护,也总会出现意外。

    楚容道:“大哥别担心,再等等,我相信有再三再而三的失败,对方定然会派更高强武艺的人前来,又或者亲自前来,只要对方亲自前来,我就要办法将他拿下。”

    至于追到京城去,楚容想都没想过,毕竟她的家人都在这里,亲眼看着他们平安无事,她才能安心的做事,若是孤身一人前往京城,自然是伸手不到香山村,谁也不知道意外会不会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她承受不起任何的损失。

    楚开翰羞愧难当,再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当兄长的失职。

    一只小手拍在肩膀上,楚开翰低头看去,他家小妹真笑盈盈的看着他:“大哥,不要忧心,有我在呢。”

    楚开翰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不过三天,第三批刺杀者继续前来,这一次明显比之前的刺客更加凶悍,他们的招数招招直逼死穴,没有太多的花哨,狠辣、果决又充满军人才会有的浩然正气。

    楚容眸光一闪,身躯闪动,那群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抓住一个明显是领头的男子,小手十分的狠戾,咔嚓卸去下巴,紧接着拽着胳膊重重拖拽,将之拉脱臼了,小脚能踹膝盖窝,将那人压压在地上,抓着他的一把头发,逼他昂起头:“瑞安将军府的人么?看你的身手明显是军人出身,什么是真的?为家国天下服务,为老百姓挺身而出,可是你在做什么?以军人的身份对老百姓出手,你不会觉得羞耻吗?”

    一气呵成的动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就是温大叔心里有所了解,只是露出惊讶罢了,很快反应过来,招呼自己人回神。

    那人平凡的面容明显僵硬住了,眉宇之间震惊之时还没有散去,一抹羞耻飞闪而过,然而很快调整过来,用凶悍充满杀气的眼眸瞪着楚容,下巴脱臼,嘴巴闭合不住,根本无法说出一个字来,反倒叫口中的津液不停的滴落下来。

    楚容我打算听这个人的回答,她出手的目的就是留下一个活口,好逼问想要知道的事,扭头,冷冷道:“留下一个活口便行了,其他人全部斩杀,片甲不留!”

    谁也不会想到这么狠戾果决彪悍的话语,出自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口中。

    楚容的话语落下,温大叔等人立刻撤开身躯,站成一线,紧接着,所有人手中出现一个类似于炮筒的东西,在对面那群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动手拉响了炮筒上的一根弦。

    滚滚黑烟人用而去,将视线变成黑色,模糊不清,无法看清楚脚下的路。

    “有毒!”黑衣人之中不知道谁大声的喊了一声,然后猛然后退,一只手捂着口,以此躲避毒气入体。

    下一刻,他们才发现做了十分多余的事。

    只见,同样被黑夜笼罩的目标人物半天没有躲避,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捂着口鼻后退,甚至露出鄙夷之色。

    黑衣人:“……”难道这些烟雾也没有毒,只不过是迷惑人的?可若是用来迷惑人,你们不应该冲过来把我们全部杀掉么?站在那里看我们笑话是几个意思?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黑衣人也没想去,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样反应,扭头寻找他们的领袖,赫然发现,他们的老大被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掐在手里,并且一只脚给踩跪了,半点没有反抗的能力。

    黑衣人:“……”

    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农家小院而已,就算有严氏公子的相助,也不该这般刀枪不入,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也拥有鬼魅的武力!

    重要的是,他们的将军到底知不知道?

    若是不知道,将军而三的派人前来,不全都是送死么?多少人也不够填满这个深不见底的沟壑!

    就在黑衣人茫然不解,不知道怎么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正在眩晕冲击着脑袋,宛若被人捧着脑袋用力的摇晃,视野变得模糊不清,好些景物都出现了重影。

    这是…中毒了!

    “你们下毒?卑鄙!”一黑衣人愤怒道。

    温大叔讽刺道:“这位兄弟说的话可真有意思,你们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农家小院子,都不觉得卑鄙无耻,我们只是下毒而已,就卑鄙了么?原来瑞安将军手下的人竟是这般…无耻啊。”

    “你!”身为糙汉子,习惯用拳头说话,一下子被温大叔堵了个哑口无言,一张脸憋的通红,瞪着两只眼睛,凶悍无比。

    “走!”打不过自然要跑,将消息送出去也不错,黑衣人扫了楚容等人一眼,阵阵发晕的脑袋,决定撤退,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些都只会叫他们脑袋眩晕,似乎并不致命,只要给他们时间,给他们机会,他们定然会完全的接触。

    楚容抓了个人,将手中的活口塞给他,而后大步上前,速度飞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这个娇小的小姑娘,就出现在一个黑衣人面前,抬起小脚对着胸膛重重一踹!

    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防备,那个黑黑的胸膛正中一脚,而后猛然后退,而我就是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眩晕的脑袋更加沉重,猛然一甩脑袋,而且他的是鼻梁遭到重击!

    嘭!

    不需要动手摸,黑衣人都知道自己流了一脸的鼻血,视野突然变成一片漆黑,终于扛不住晕过去了。

    楚容:“……”好生脆弱,不过是踹一脚,再给一拳,这个人就承受不住晕过去了,简直脆弱不堪。

    显然楚容已经忘了,在这之前,她给人家下了毒,不致命,却难解。

    以后再找个黑衣人倒下之后,院子里的其他黑衣人接二连三的毒性发作,很快倒了一地。

    温大叔:“……”发现这些武功高手也不是那么难抓呀。

    楚容吐了一口气,道:“温大叔,让人把他们看顾起来,你保护好了,不要叫人给劫走了,然后书信一封,送往京城瑞安将军府,我倒想知道,瑞安将军府这么多人落在我的手中,瑞安将军会如何做?”

    继续刺杀?还是派人劫人?又或者对她服软,威逼利诱她放人?

    摸了摸下巴,楚容突然有一个觉得不错的想法。

    “补一句,若是瑞安将军,愿意一个人一百两银子来赎!”楚容勾起笑容,她会还给将军府,但是怎么还就是她的事了。

    没过多久,将军府果然收到三里镇送来的一封信,信上的内容无非就是说,你们人都在我的手上,想要人就拿银子来赎人,否则我就撕票,在这之前,请看我们的诚意,于是这封浅显易懂略小白的信,随着当中的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被送到将军府。

    “送信之人可是抓到?”瑞安将军黑着一张脸,一只手几乎将那封那张纸捏碎,另一只手放在桌上,恨不得直接把桌子给拍碎一般。

    “属下无能…”

    “本将军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将军只想知道,送信之人可是抓到?送信人姓甚名谁可是知道?送心之人现在何处可是了解?”

    一连三个问题,地上那跪趴着的人竟是一个也答不出来,只能沉默不语。

    安将军再也承受不住了,双手用力的按着桌子,而用力一掀,将桌子上的文书,笔墨纸砚之类的物品全部砸碎在地上,桌子倒扣着,狼狈不堪的一幕昭示着桌子的主人心里的极度愤怒。

    “滚!”

    瑞安将军很少发脾气,但是一发脾气就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了,多年征战的杀戮之气笼罩全身,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恐怖的杀戮与血腥充斥着整个房间,让人毛骨悚然的同时心惊肉跳,好似一把无形的利剑挂在头顶之上,随时可能掉下来,砸和透心凉!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那个人爬出了书房,呼吸到外面冰凉的空气,才猛然发现,脑袋和后背上一身的冷汗。

    再踏出下一个脚步的时候,书房里传来一阵砸碎击打之声,闭上眼睛照可能也知道,厨房里的书架,摆饰所用的各种花盆器件,全部都化成了灰烬。

    这时候管家匆匆而来,扫了一眼旁边白着脸不敢离开的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摆摆手,示意那个人可以退下,而他自己则小心翼翼推开书房的门,迈步走进去。

    作为和瑞安将军出生入死多年的下人,管家在瑞安将军的心里还有几分面子,喘着粗气,看着管家,再没有动手砸东西,然而,书房已经变成了废墟,所有的东西只能清出去,重新换上新的。

    管家看了看六安将军,确定他的身上没有任何受伤之处,这才转头叫来人,到库房领各种摆件,而后都带着人将书房整理干净。

    一段时间的冷静之后,瑞安将军平静下来,沉默的望着窗外苍白的天空,冷道:“一个小小的农家贱民也敢和本将军叫嚣,简直不知所谓。”

    管家沉默的听着,不敢说话。

    瑞安将军继续道:“贱民果然是贱民,为了那银子,竟然将本将军的人抓起来换银子,也不怕钱太多给撑死了。”

    让他愤怒的是一个小农家对他这个朝廷命官嚣张至极,敢送信威胁他,简直是不要命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瑞安将军道:“动用人手将被抓的人所在之处查出来,而后救出,至于那个和孽子有关的农家,就毁了吧,本将军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候管家才开口道:“将军,对方能够将我们的人马全部抓住,而且送信威胁,奴才觉得这当中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最好将那一家人彻底查清楚了,再下手不迟。”

    因为对方是农家,身为一国大将军的瑞安将军,绝对不会投入太多的关注,农家人那都是手无缚鸡之力,随便动手都能将他们轻而易举的捏死,所忌惮得就是严氏公子的相助。

    瑞安将军深吸一口气,冷静道:“那就查。”

    刚才表明了,瑞安将军不会在随便动手,而是将这个农家看在眼里,当成敌人认真去对待。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