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16章 风雨欲来时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6章 风雨欲来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段文华这段时间一直盯着书房,他这位父亲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没有查不出所有的道理。

    所以,他只要等着,那个累他半生沉浸冰冷之中的男人,自然会乖乖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想知道那人藏身何处,想动用手段,将那人的一切尽数毁去。

    据说,最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活着却生不如死。

    终于,三天后,他得到了一个地方名,一张本不该存在的婚书。

    “三里镇?香山村?一个叫做楚容的未婚妻?”段文华捏着白纸,眸光深深浅浅,无意中带着几分茫然——似乎在哪里见过、听过?

    “少爷可能忘了,几年前少爷幼年之际,曾落入人贩子手中,之后辗转各地,其中就有三里镇,而这位楚容姑娘,当时和少爷关押一处,出生入死一段时间,再后来大公子出面,将少爷解救出来,同时还有楚容姑娘。”小厮一看段文华茫然又带点疑惑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困惑不解,连忙提醒道。

    段白黎茫然更甚,而后眸光变得清亮,记忆里,儿时有一个不大的小姑娘,他叫她小哑巴,她叫她望月,她曾就过他,而他曾想过将她讨要回来当…通房丫头。

    忍不住捂了脸,段文华面容一阵阵的发热,当时年纪太小,很多事都不明白,不明白通房丫头的含义,只想着这个不会惧怕他的小丫头陪在他身边,成为他的玩伴,一起长大。

    回到京城,他也曾多次动了抢人的念头,毕竟这么多年下来,敢在他面前无所顾忌的人,只有这么一个有趣的小丫头。

    然而,大哥几次三番阻止他,说什么身份天壤之别、富贵迷人眼,强制将之带回来,总有一天,小哑巴也会变得和别人无异——贪婪、虚荣、表里不一。

    再后来一系列事接连发生,这个在他心里留下一席之地的小哑巴渐渐被放在角落里蒙尘,不去刻意想起便不记得,可以去想也需要拨弄那层灰烬,才能忆起。

    时间从来不会太过宽容,自以为会永远记在心里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时间沙掩埋。

    只是…

    “她现在是大哥的未婚妻?”段文华面容突然阴沉了下来,冷霜遍布,浓浓的嘲讽不断蔓延,甚至生出阴谋之说——大哥就是为了独自占有小哑巴,才多次阻止他抢人的吧?

    果然,这个大哥是怀着目的接近他的!

    简直罪该万死!

    “少爷,楚容姑娘的确是大公子的未婚妻,不过得到的消息却是意外,大公子于成邺大江几欲死亡,却不知为何,顺着成邺大江漂流至三里镇,恰好在香山村香山之上的香水河,之后被楚容姑娘所救,再后来,大公子容貌娟秀俊雅无双,村里大姑娘小姑娘都喜爱他,哪怕大公子闭门不出,各种人各种上门也叫他厌烦,这才有定亲一事,婚书一张。”小厮连忙将知道的尽数说明白。

    老实说,他也觉得很神奇,成邺大江是大成最凶猛宽阔的大江,浪涛凶猛能够撕裂一艘大船。有时候都能在岸边看到长时间生活在水中被撕裂的大型鱼类尸体,更不用说于水里没有多少反抗能力的人类。至少他从来不曾听说有人在这条凶猛澎湃的大江里存活下来,当然不排除这些人流落他乡,无人得知。

    第一次听说大公子还活着,觉得不可思议,毕竟是他亲手将人推到大江之中的,因为下不去手,秉着自生自灭的态度,谁能知道这个人还命硬硬的活了下来。

    更叫人惊奇的是,以半死之躯漂流那么多天,还能够好运气的活下来,并且四肢完好无缺,只受了一身重伤。

    段文华闭了闭眼,将儿时那个调皮可爱偏偏故作早晨的小哑巴从脑海里甩出去,片刻之后,沉声吩咐道:“派人,杀!大哥的未婚妻?杀!大哥认识的人?杀!我要他和我一样一无所知!”

    一脸狰狞,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模样,叫小厮颤抖了下,身体比反应快,直接跪倒在地上,脑袋贴着地面,不敢去看那一张狰狞的脸。

    而后急忙道:“是,少爷。”

    交待完一些事,房间安静下来,段文华感觉全身失去了力量,身体好像被抽去了骨头一般,软绵绵、有气无力,忍不住捂住脸,任由滚烫的泪珠打湿眼眶,然后顺着指缝滴落下来。

    片刻之后,段文华整个人缩在椅子上,双手抱着腿,将脸埋在膝盖里,无端给人一种冷寂孤单的气氛,就好像是被全天下抛弃了一般,孤孤单单凄惨万分。

    风雨欲来时,楚容无所知。

    段白黎打仗去了,大哥忙着城里的花房,偶尔休假留在家中,也要照顾孩子,能分给她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而二哥也忙,墨家铺子太大,烽烟四起时,必须出面掌控一切。小哥哥进京,除了每月不断的信件,但没有任何的联系。姐姐忙着照顾孩子,自然也不会有时间搭理她…

    “啊,太闲了…”楚容哀嚎一声,抓了抓自己凌乱得宛若鸡窝的脑袋,嘀咕:“不能再这样下去。”

    几乎没有犹豫,楚容赶着小牛车,来到碧玉山庄。

    这一次,楚容也开始忙碌,花卉种植需要精心看顾,从幼小时候培育固定造型,千种人有千种创意,但是楚容历经两世,看过诸多花园美丽夺目的造型,因此,诞生在她手中的花卉,往往比别人要吸眼睛得多。

    忙碌中,也就忘了太多的烦恼。

    “王叔,庄子收成的账册送到我房里来,另外,通知下去,各方掌事明日到山庄来一趟,我有事宣布。”忙碌一天,楚容却不感觉疲惫,昂首看着西下的暖阳,张开双手,尽情舒了个懒腰,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一笑着说道。

    王叔连忙点头,将楚容送到房间里休息,安排厨娘准备精致可口的饭菜,然后才匆匆找人抬账册来。

    楚容已经两年多近三年没有搭理账册,猛然看到七八口大箱子被扛到她的房间,一字排开,一时间竟然回不了神,张了张口,突然觉得好想睡觉。

    好似看出她的震惊,王叔笑着解释道:“姑娘,这里面册子都是分门别类整理妥当的,包括进账与出账,按照姑娘以前制定的制度,每个月一份奖励,以估计大家尽心尽力,成果颇高。只是姑娘,老奴觉得没有必要,这里好多人都是签了卖身契的,他们的一辈子包括命都是属于姑娘的,没道理再额外给他们报酬。”

    换个方面讲,只能说姑娘太过心地善良,卖身契在姑娘眼中只是一张纸,不是束缚一个人的绳子,姑娘给他们尊重,给他们生活的希望。

    但他就知道人都是宠出来的。

    对他们太好就会变成一种习惯,以后但凡有半点不当之处,便会被揪起来,成为攻坚的理由。

    三年里,如果不是他的压制,就姑娘这种放羊的态度,他们这些人欺上瞒下才怪,就他手里已经收到好几份私自送的礼物,目的何在?不就是勾结以谋夺姑娘的家财么?

    在他之前,庄子出现勾结外人谋财害命之事,他也是知道的,也不觉得意外,因为姑娘太过相信人,也太过不将财务放在心上,甚至深刻推崇用人不疑的态度,这才叫有些人有恃无恐,贪欲放大,铤而走险。

    楚容看着王叔,黑白分明的眼眸中竟然带着几分幽怨与委屈:“王叔,我知道水至清则无鱼,我有分寸。”

    王叔眼睛亮了下,而后露出浅浅的笑容,原来姑娘并不是不知道,而是放纵了,只要不踩姑娘的底线,那么姑娘不介意他们的小动作不断。

    如此深明大义、善解人意的东家,之前那个主管平叔为何不知足?

    白白浪费了姑娘的信任,也浪费了一生安乐的生活。

    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他们的姑娘委屈巴巴的看着他道:“王叔,不如你再抬回去?”

    王叔的笑容变得明显,脸上的皱纹深刻三分,眼眸带着微不可查的慈爱:“三年送给姑娘十六箱么?”

    眼睁睁的看着那小小的人垮了脸,一脸生无可恋,王叔终于绷不住,郁结心中多年的不甘心,那一瞬间灰飞烟灭。

    此前恩怨情仇随风而去,此后风雨无阻,守着你,看护你长大。

    拒绝不了,楚容只能硬着头皮收下八口大箱子,吃下王叔我们精心准备的饭菜,而后便一头扎入账册之中。

    正如王叔所言,这些账册整理得清晰明了,楚容需要看,而不需要动脑子去想,顺着这些账册的整理思路,已经将整个碧玉山庄掌握在手中。

    夜色渐沉,王叔三番两次敲门,逼得她不得不放下账册,顶着红红的双眼,早早入睡。

    “账册可以慢慢看,身体却只有一个,你还在长身体,不要伤害了身体才是。”王叔不赞成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熬夜。

    楚容从善如流,爬上床,进入沉沉的睡眠中。

    这一天太过充实,以至于她都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一躺就睡。

    第二天下午,所有管事到位,他们都是王叔亲自过目过的,纵然小毛病不断,但是无伤大雅,王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楚容静静的看着所有人鱼贯而入,静静的在她面前站定,而后双手交叠,规规矩矩的低下头表示臣服。

    当然,毫不意外的有几个刺头吊儿郎当站得东倒西歪,半点没将十来岁的小姑娘放在眼里,在他们心目中,这个小姑娘不过是狐假虎威,仗着王叔在背后撑腰,才敢这么高高在上的看着他们。

    然而他们却忘了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却是一手创办的碧玉山庄的人,庞大的家业也是她用那纤细的肩膀扛起来的。

    这不只是看脸的时代,还是个看年龄的时代,更是得看性别的时代。

    啪!

    楚容猛然一掌拍在桌上,力道之大,实木的桌子竟然裂开一条缝隙,然后宛若蜘蛛网一般四处蔓延,紧接着轰然倒塌,化成齑粉,凄凄惨惨的落在地上。

    只是这些管事吓了一跳,就是王叔也瞪大了眼睛,片刻之后,眼眸闪过一抹笑意。

    不由得想起在此之前,他家姑娘说——

    “王叔,找个人帮我把那张桌子处理了,做成一拍就能断裂,还要声音巨大,桌子完好无损的模样。”

    那时候王叔不明白姑娘是什么意思,却是按照姑娘的吩咐办了。

    原来,用来此处。

    相比知情的王叔,其他人可就是一脸惨白了,不可思议的盯着小姑娘呆呆的脸庞,然后听到小姑娘略微尴尬的话:“不好意思,见到诸位太过激动,竟然忘了控制力道,不小心拍碎桌子,实在是抱歉,吓到诸位了,王叔,让人给大家看座,奉上茶水点心给他们压惊。”

    所有人:“……”

    不小心就将桌子拍碎了,要是故意的呢?

    作为总会心虚,莫名的就想到自己身上,却是那只小手拍打在自己身上呢?会不会像那张桌子一样,碎成渣渣?

    这么想着,额头忍不住冒出冷汗,并且心虚与慌张不停的发酵。

    “咦,你们这是怎么了?”楚容一脸纯真,而后恍然大悟,笑道:“大家别害怕,我的力气是大了点,但是不会随便往人身上拍的,别害怕啊!”

    众人:“……”怎么办,心里更害怕了,万一那只小手都打在自己身上怎么办?

    上等实木做成的桌子尚且一拍就碎,他们可都是肉做的,比不得实木坚硬,那不是一拍就能拍成肉泥?

    冷汗如瀑,有些人开始颤抖了,尤其是之前几个不安分、目中无人者,此时规规矩矩的低下头,身躯紧绷,半点不敢松懈,就怕那小手往身上招呼!

    在碧玉山庄也那么多年了,为何从来没听说过小东家有这种骇人听闻的力气?

    个人心思,各种猜测,屋内一片和谐。

    王叔让人麻利收拾残局,重新摆上木桌,而后才回到自己的位置,目光一扫,嗯,姑娘这下马威简单粗暴,偏偏还十分有效,老人家一脸和蔼之色。

    楚容也不再浪费时间,随便逮着几个人开始询问这几年的情况,包括收入与支出。

    这些人不敢有所隐瞒,竹筒倒豆子倒了个干净,还要小心那只端茶的小手。

    楚容也不会找茬,而是为了…

    “很好,你们做得很好,感谢你们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的努力。”楚容站起来郑重鞠躬,所有人紧跟着站起来,并且迅速往旁边躲去,开玩笑,这个小东家可是可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更何况她一掌能够拍碎桌子的呀,活腻歪了才敢受她的大礼。

    楚容也不强求,礼到了就够了,认真道:“你们也知道如何三国联合起来对付我大成,也许战争离我们小老百姓很远,但请你们记住,大水被掀起波浪来,小鱼小虾也会受到影响,无法置身事外。”

    所有人盯着楚容看,眼中带着不解。

    楚容继续道:“战争最需要的是什么你们可曾想过?”

    见众人窃窃私语,有讨论的,也有不解的,更有听而不闻的,顿了顿,楚容继续道:“药材、粮食。”

    至于武器之类的东西想都不要想,她就是个种地的,那些东西太过遥远,也不想推动冷兵器的前进。

    “碧玉山庄大多数土地用来种植花卉,少数栽种果树、稻谷,此外再无旁的,我知道大家都是一把好手,这么多年为庄子付出血汗。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完成任务,五年之后还你们卖身契。”

    轰!

    宛若大火熊熊燃烧,所有人瞬间被楚容的承诺镇住,他们这些人都是签有卖身契的,不过大多是几十年的活契,原想着一辈子就这么耗着了,只能期待子孙后代光宗耀祖、出人头地。

    而现在,只要努力干,完成不知名的任务,便可以在五年之后获得自由之身。

    “不知,东家说的是什么任务?”当下就有人忍着急促的呼吸,小心询问。

    其他人不说话,死死盯着楚容,耳朵竖得高高的,他们也想知道,所谓的任务会不会太困难。

    王叔皱着眉,不知道该不该出面阻止。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