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15章 卑贱庶子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5章 卑贱庶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香山村各种不好的言论还在攻击着楚容,我被村长出面压制,想必这种言论更加凶猛。

    楚容一笑不置可否,楚开墨却每逢听到,就和人打一架,孟氏习惯直接破口大骂,言语犀利凶猛,战斗力十足,很快赢得双喜的星星眼,婆子二人联合起来,打遍香山村无敌手。

    楚开翰:“……”

    “诸位,很感谢大家关心舍妹的终身大事,也叫各位知道,啊黎并不是不告而别,而是参军入伍了,你们也知道,此次入伍的人很多,并且不在同一本名册上,所以,啊黎应征入伍大家都不知道。在此之前,啊黎与舍妹的亲事已定,除非出现不可抗拒之事,否则不会解除。啊黎善解人意,有心放舍妹自由,毕竟,战场瞬息万变,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啊黎担心他有不测叫舍妹受委屈,但是我们却不能白白叫啊黎心冷,一出事就急忙撒手。我们定下一个约定,若是舍妹十六岁,啊黎还不曾回家,那么亲事作罢。”

    “婚事向来父母之命,舍妹完全不知情,还请诸位口下留情,毕竟你们也有姐妹女儿。”

    若说前面的话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后面的话的就是威胁。

    他们口下不留情,休怪我以牙还牙,一报还一报!

    到时候还不知道真正难堪的人是谁!

    楚开翰手段略显温和,请求村长将村子里的所有村民集合起来,不管男女老少,而后一番冷静而充满深意的话语。

    是澄清也是警告。

    若是这些村民们继续这般言语攻击,那么对不起了,他也会生气,也会动手打人,更会破口大骂,叫他们各种的姐妹女儿抬不起头来!

    来呀,互相伤害呀,谁怕谁先输!

    出于对有钱人本能的忌惮,村民们倒是不再凶猛言语攻击,而是背后议论,达不到楚开翰的目的,却也知道人言可畏,只能如此。

    楚容看着家人为了她各种付出,心里暖暖得差点落泪,转头,彻底解决了这件事。

    抹除一个流言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叫一个新的流言呼啸而至!

    此事仿佛一夜之间在香山村所有人口中流传,若是没有人在后面推动,楚容绝对不会相信,而她得罪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不需要多少力气,就将那背后之人找出来。

    “真是不安分,都嫁人了,还打算对付我?”楚容啧了一声,想也知道,周氏的事叫楚楚恨不得打死她,但她很少出门,也不会轻易被抓住,楚楚多次埋伏不成,转而用其他的手段。

    比如,流言蜚语。

    心理素质差的,脸皮薄的,在那么多人的指指点点下绝对会羞愤欲死,更甚的是一刀子抹了脖子了事。

    好在楚容脸皮厚,做不来自杀之事,顶着一脑袋嘲讽与谩骂也能视而不见全当放屁。

    “二哥,楚楚嫁的男人是什么身份?”楚容问道,表面上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商人,但楚容知道不是,当日楚楚出嫁时说了,那人可是个双手染血之人。

    楚开墨道:“你也知道我们三里镇藏龙卧虎,各路人马都有,那人是京城一六品官员的嫡长子,名唤关喆,也是十皇子埋伏在三里镇的钉子。”

    到底是自己的侄女,楚长海还不敢太过分,随便找个人打发了,这才会联合关喆,以联姻的手段共谋后事。

    这是楚开墨经过一番摸查,才得到的消息。

    楚容点点头:“难怪楚楚可以调动人手。”

    “你想怎么做?”楚开墨问道。

    楚容微微抬头,一脸高深莫测:“佛曰:不可说!”

    楚开墨斜眼,眼眸满满的嫌弃。

    ……

    边关战事频频往京城送,时而欢欣鼓舞,时而悲痛连连,百姓们期盼崇敬了那么多年的天才军师力王狂澜,给他们一个安定无忧的生活环境。

    天才军师在京城可谓是人而周知,身份神秘莫测,却无人去探查。

    但这不包括有些人。

    楚开霖来到京城已经有一段时间,平日里进出学堂和普通学子无意,然,他还带了个特殊的任务,那就是摸查段白黎的身份。

    “没想到竟然是这个身份。”

    手中一张纸被他捏成团,楚开霖眉头紧皱。

    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被别的男人叼走了,自然要查清楚这个男人的底细,那怎么敢安心的将妹妹嫁出去?

    幼小时记忆已经模糊,楚开霖只知道段白黎面熟,却想不到具体在什么时候见过。

    到了京城游走各地,渐渐积累人脉,喘口气的功夫还不忘打探段白黎的身份,然后,这个人的生平全都出现在他的面前。

    瑞安将军府的庶子、大公子,生母是青楼一歌姬,被瑞安将军下属奉送所得,凭借优美歌喉、倾城容貌在将军府取得一席之地,很快成为瑞安将军的美姨娘。

    主母未曾怀孕,侍妾不得领先,这是规矩。

    但那美姨娘小聪明不断,竟是偷偷倒掉避子汤并且顺利怀孕。

    这下子闹大了,将军夫人炸了,瑞安将军却是高兴了,毕竟是第一个孩子,哪怕是小妾肚子里出来的,那也是流着他的血!

    因此,小心派人看顾,还叮嘱将军夫人不可妒忌,好生照顾美姨娘。

    将军夫人再心不甘情不愿也不敢反驳瑞安将军,到底是正经主母,气度还在,不会叫男人觉得她善妒。

    她小心翼翼的照顾美姨娘,请最好的大夫,给最好的药材,住最好的房间,吃最好的食物,穿最美的衣裳,将军府最好的东西都往美姨娘的住处送。

    被人捧高了,有些飘飘然,却没有那个福气母凭子贵!

    于生产的时候大出血,孩子刚刚面世,美姨娘就一命呜呼了。

    段白黎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瑞安将军觉得他害死了美姨娘,毕竟是为了生他。而美姨娘这等沾染风尘、却没得清新脱俗的女子实在是深得他心,红颜已逝,瑞安将军心里惦记,越是惦记,就越不想看到他。

    刚出生的孩子,刚刚失去母亲,转眼又被父亲厌弃,而他一无所知。

    好在这孩子天生聪明,才会走路就开始认真,跌跌撞撞长大,努力表现自己,想要得到父亲的一声夸赞,然而,每每得到的却是冷漠的谩骂。

    哪怕之后赢得天子亲口赞誉,那个背着父亲的男子依旧不看他一眼。

    渐渐的,不大的孩子也习惯了。

    庶子卑贱,生母早逝,生父不喜,造就了段白黎冷漠孤苦的人生,也因为孤独太久,才会在同父异母的弟弟的亲近之下完全将之当成救赎,给他想要的一切,张开双手护着他长大。

    再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才之名没落,庶子更加卑贱,唯有弟弟从来不曾改变的亲近。

    再然后…

    三年前,将军府大公子段白黎病逝,棺木已经敲敲打打送入祖坟之中。

    可…

    段白黎好好的呆在香山村。

    脑海中叫儿时一大一小两个闯入家中的人与段白黎和他弟弟重合,四叔口中一再的将军府公子更是坐实了彼此的关系。

    揉了揉眉心,楚开霖眸光发沉。

    三年前将军府迫不及待的抹除段白黎的存在,三年后他小妹成为段白黎未婚妻,会不会…不太合适?

    紧接着,楚开霖发现,三年前天才军师失踪,同年段白黎‘死亡’,想要不联系起来都困难!

    这才有楚开霖查找军师身份的事。

    然而,段白黎的身份众所周知,不费什么力气就全部摆在面前,但是军师的真实身份,那就是镜中花水中月,连皇上不不彻查、便倾覆相托的相信他,给他尊贵无双的身份。

    楚开霖拌点查不到。

    但不妨碍他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只是,他能够想到,难道别的人就想不到么?为何从来没有人将这两个人的身份重合在一起?

    楚开霖眸光深深,觉得有必要在认真探查一番。

    不过,瑞安将军府已经没有段白黎的位置,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入赘?

    一身风雅俊秀的楚开霖摸了摸下巴,认真的想着这个问题,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决定找父兄好生商量一番。

    姐姐的嫁出去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妹妹再嫁出去…楚开霖更希望妹妹留在身边。

    长月郡,段白黎半头青丝披肩,身上带着一股清冷之气,尚华静静的立在他的身边。

    “知道了?意料之中。”段白黎取下灯罩,将手里的纸送进去燃烧,看着它化成灰烬,才撤了手:“段白黎的身份并不难查,知道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公子,三公子可是在调查军师的身份。”尚华有些担心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段白黎道:“两人同一年出事,正常人都会将之联系起来,只不过段白黎的污名太重,军师的名声太显,没有人愿意相信两人是同一人。”

    尚华娃娃脸浮现悲伤之色,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营帐安静下来,无声得叫人害怕。

    尚华突然觉得这时候的公子恢复以前清冷生人勿近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道:“公子,尚远传来消息,二公子正物色美男子。”

    说罢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段白黎身躯一僵,道:“目的?”

    尚华心里莫名涌上一股恶劣的情绪:“给姑娘买一个好看的夫君。”

    咔——!

    尚华看着他手中短成两截的劣质毛笔,眼睛亮了亮,这样有生气、有情绪的公子才是他想要看到的公子。

    “买一个好看的夫君?”段白黎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咬牙切齿,心口一抽一抽的疼,甚至深处一股紧张:“她…容容怎么说?”

    “姑娘答应了。”尚华如实相告,而后问道:“公子为何不将容容姑娘带在身边?公子明明说过姑娘非同小可,而且身手不差,不至于…嗯,拖后腿。”

    段白黎沉默,冷寂眸子盯着手里的断笔,就在尚华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他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她不喜欢颠沛流离…”

    很早以前,段白黎就发现楚容喜欢安静,喜欢坐吃等死,若非必要,能不动手,能不出面,她绝对不会动一下。

    好得好听点是安静,难听点就是…懒惰。

    若是跟在他身边,颠沛流离的日子天天有,甚至随时可能面对死亡,而他…也舍不得她受苦。

    只是想到他的姑娘惦记着买一个好看的夫君,段白黎就觉得压抑,有什么东西堵着心口,喘一口气都觉得困难。

    忍不住苦笑一声,段白黎低下头,不得不承认,那个还没他肩膀高的小姑娘彻底在心里扎根发芽,并且长成大树,牢牢困住一颗心。

    然而,很快他就顾不得心中的难受了。

    “公子,严将军有请。”尚安疾步而来,低声道:“事关帅印之事,严将军名下严宗明也在。”

    段白黎眸光一冷,站起来理了理衣袍:“为我束发,我们会一会严将军,还有据说快要与我齐名的严宗明。”

    ……

    瑞安将军府,一十五六岁的少年飞奔闯入书房,打断里面的谈话。

    瑞安将军斥道:“滚出去,规矩何在,你忘了么?”

    “父亲!”少年面色阴郁,紧紧盯着他。

    瑞安将军抹了一把脸,将有些扭曲得面容拨动平静,沉声道:“你们先下去,本将军交代的一一给我弄清楚,再有第二次失误,你们也可以选择告老还乡了。”

    “…是。”几个人有气无力的应下,瞥一眼阴郁少年,而后鱼贯而出。

    书房安静了下来,瑞安将军这才看向捏着拳头好似要打人的少年:“说吧,什么事?”

    “父亲,我听说,大哥…段景宏就是我大成皇帝重用的神秘军师,不知是不是真的?”少年——段文华认真问道。

    瑞安将军凝视着少年发红的眼角,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段文华带着颤抖道:“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父亲不必瞒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

    深深的看着少年,瑞安将军终究是点了点头:“没错,我让人彻查的结果却是如此。”

    少年双目瞬间赤红,有凶悍的杀意,也有惶恐的无助,最后化成一片冰冷的疯狂,片刻之后扭身夺门而逃。

    瑞安将军静立良久,而后吐出一口浊气,自言自语道:“有些错误只能将错就错,文华,父亲会保护你安然无恙…”

    “来人,彻查三年内他的藏身之地,还有,身边出现的所有人,记住,是所有人,尤其是关系密切者。”

    吩咐完,瑞安将军找来段文华的小厮,不理会对方的小心翼翼,直接开口问道:“你们少爷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想清楚了再回答,若是有半句假话,本将军不愿意听。”

    小厮面色发白,他是少爷的小厮,主子自然只有一个,贸然泄露少爷的秘密等同于背叛!咬牙想要拒绝回答,然而最后一句话却叫他犹豫了,将军关心少爷,是父子,没道理他们这些当下人的阻拦着。

    只能对不起少爷了。

    下定决心,小厮跪趴在地上,恭敬道:“回将军,昨天下学少爷有事寻找将军,无意中听到将军和几位大人的谈话,这才…”

    瑞安将军深深一叹,道:“回去盯着你们少爷,有任何异处立刻来报,尤其是出府,明白了么?”

    “是,将军。”小厮抹了一把汗退去。

    瑞安将军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紧闭双眼,想要想一想那个孩子的容貌,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记得那孩子的模样。

    猛然睁眼,眼眸中满是惊诧与恍然,最后变成冷漠淡定。

    既然已经无视到这种程度,那就继续无视下去吧。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