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13章 步步算计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3章 步步算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冰铁骑三千领袖樊客三次跪求上战场,历历在目,所有人,睁着眼睛看他,他不能退,也…不愿意退。

    抱紧怀中之人,段白黎道:“蓉蓉,国有难,百姓受苦,我…无法安心,你可能明白?”

    楚容面露微笑:“我明白!”可那又如何,我明白,不代表我赞成。

    轻轻推开段白黎,楚容大口喝茶,压下喉咙的堵塞。

    段白黎眸光闪过几分愧疚,若是可以,他只想要我想找个姑娘看着她长大成人,看着她披上嫁衣走向自己,成为他的新娘,口中有些疼:“予我两年,了却牵挂,陪你花田篱下。”

    楚容笑了笑,没有说话。

    段白黎摸了摸楚容的头,轻轻将她拥入怀中:“若我不能归来…”

    楚容昂首,目光如炬道:“我会找个俊美男子成亲,生一堆孩子,食知味寝安眠,百岁无忧。”

    段白黎脸色变了变,却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楚容的手紧了三分。

    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她这人原来冷冷清清,放在心里的也就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此后多了一个段白黎,但是她死心眼,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哪怕万劫不复,哪怕伤痕累累,哪怕死无葬身之地。

    有些话,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征兵令结束,那些年轻的面孔带着对未来的茫然,走向战场。

    不久之后,段白黎无声离去,连同神医钱老,贴身小厮尚华,走得干干净净,好似没有一丝留恋。

    楚容望着空空荡荡的房子,第一次生出怨恨之意,一个人,捂着脸蹲在地上,无声落泪。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看着家人担忧的眼神,欲言又止的话语,楚容笑脸以对,只不过所有人都认为她心里苦涩,所有苦痛往肚子里咽。

    毕竟,段白黎可是她的未婚夫,全是连最后一面也不让她见,走的静悄悄,好似怕人挽留一般。

    他们在可怜她,而她也变得沉默,整日绕着小侄子小侄女,要不然就是坐着发呆,脑子一片空白。

    “姑娘,公子只是担心你伤心难过,不告而别,不过姑娘放心,公子绝对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姑娘是公子的未婚妻,总有一天,公子会八抬大轿迎娶姑娘入门…”尚远似乎担心楚容想不开,终于在某一天跳起来干巴巴的安慰。

    楚容失笑:“他当然会娶我。”

    敢不娶?揍你丫的!

    官道上,一支队伍宛若黑夜中的幽灵,飞驰在道路上,眨眼并看不见,马蹄声声,带起烟尘环绕,一句绝尘。

    “她怎么样了?”憋了十天,段白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一身戎装穿在身,身下战马嘶鸣,长时间的奔波叫他一个不善武艺者受尽苦楚,不过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哪怕疲惫的恨不得就地睡过去,他也能保持脑袋的清醒,不露半分倦怠。

    “回公子,姑娘她…挺好的。”樊客糙汉子脸忍不住扭曲了,钱老离开前再三告诉他,容容姑娘的一举一动必须尽数掌握在手中,以便公子随时知道。

    在他眼中,女人就是女人,适合留在后院,安安静静的等待男人回家,既然是呆在家里等候,又怎会有事?公子操心那么多干什么?

    也因此,男女之间的腻腻歪歪他半点不懂,甚至觉得麻烦,此时便也说得含含糊糊不清不楚。

    “樊客!”段白黎口气一冷,十分不满樊客敷衍的态度。

    樊客虎躯一震,只觉得脑门冷汗狂流:“公、公子,姑娘她不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个人都瘦了。”

    过分夸张的话樊客信手拈来,随即皱了皱眉,总觉得这样下去不太好,男儿志在四方,怎能缠绵儿女之事?

    段白黎低低一笑,笑声听不出喜怒,但是樊客明显感觉到公子对他的疏离与排斥:“她才不会食不下咽、寝不安眠。”

    脑中浮现那句——“我会找个俊美男子成亲,生一堆孩子,食知味寝安眠,百岁无忧。”

    那样的女子,从来不会为他而活,又何来食不下咽寝不安眠?

    “公子说得对,所以公子不必惦记太多,姑娘身边有人照顾,定然安然无事。”刚才还是专心打仗才是真的。糙汉子偷偷看着段白黎,虎目浓烈的期盼,期盼这个人给他一个承诺,给啸云骑一个承诺。

    然,终究是不可能。

    此后段白黎一路沉默,除了偶尔的询问楚容之事,安静得叫人心惊肉跳。

    又一个十天,段白黎到达聊运城,这座府城几乎人去楼空,能逃的都逃了,包括老百姓和守城军讲,只有一些残兵弱将留守,街上空无一人,很多屋舍甚至遭到攻击,荒芜之相乍起。

    段白黎自街道飞驰而过,眼眸变得冷酷。

    纵马停滞,段白黎朗声喝道:“守城将领何在!?”

    一穿着破破烂烂、手中长刀卷刃的男子站立城墙上,居高临下:“来者何人?请速速退去,五里之外长月郡驻扎严家军,还望速速离去,免得白白丢掉小命!”

    一张黑色面具遮住整张脸,除了眼睛,根本看不到面具之下,容貌几何,这份装扮?

    男子心口一跳,唇瓣忍不住颤抖起来,死死的盯着面具人。

    是不是你?

    是我!

    “你很好,给你一个时辰,率领所有人退守长月郡,此地,交给本将。”段白黎勾了勾唇,老弱病残又如何,只要心向大成,他绝对愿意出手相救。

    城墙上那男子终于绷不住趴在墙头,颤抖问道:“可是…护国将军?”

    鬼才军师,身负护国将军之名,行掌军之责。

    “是。”

    前一刻威风凛凛、打算为国捐躯的男子,听到一个字之后,竟是嚎啕大哭:“将军!”

    身后,残破得几乎撑不起来一支军队的士兵齐齐扔掉手中武器,趴在墙头,盯着城墙下看不到容颜的冷漠男子。

    “将军!”

    “军师大人!”

    樊客热血沸腾,双目赤红,两只拳头捏得死紧。

    段白黎冷眼看着,而后冷声道:“樊客,派五百人护送他们离开。”

    “是!”樊客领命而去。

    段白黎转身,直接朝着城中心而去。

    三国联盟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也许看不起聊运城,也许为了找个乐子,眼睁睁看着聊运城变成空城而不动。

    然,动我城池,动我百姓,死不足惜!

    黑色的影子穿梭在聊运城中,只看得到影子而看不到所为何事,那些老弱病残不由得好似。

    “樊将军,聊运城已然是空城,根本挡不住三国联盟,将军,目的何在?”

    “是不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樊客昂首挺胸,神色冷峻:“非要胡乱猜想,抓紧时间撤退。”

    目的何在?

    依然是震慑天下!

    不到一个时辰,整座城彻底变成空城,段白黎高座城墙之上,举目远眺,那一片土地,三国的旗子随风飘扬,将整个聊运城包围得密不透风,聊运城,根本守不住!

    只能退守,以图后路。

    与此同时,三国联盟之中。

    “将军,不好了,大成那面具人出现了!”

    砰砰砰!

    一连几声,手中武器落地,扬起尘烟滚滚,整个军营瞬间沸腾起来,惶恐不安,宛若下一刻就是死亡一般。

    “安静!都给我安静!”军心不可动摇,守将立刻派人压制,然而效果并不明显,怪只怪面具人威压太久,那股害怕好似深入灵魂之中一般,稍稍提起便震动心肺。

    最后根本压不住,不得不杀鸡儆猴——叫嚷得最凶者,被守将一刀斩杀!

    偌大军营好似一瞬间安静来,所有人面带畏惧的看着那染血的大刀。

    “现在可以听本将军说话了么?”守将冷冷的扫过去,触及他的目光,纷纷低下头。

    守将冷道:“面具人又如何?你们当知道,三年前此人便死无全尸,当前之人,不过是冒名顶替,叫我等自乱阵脚罢了!”

    大成那神秘军师,三国用整整三年的时间去验证是否真的失踪,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的皇帝也在派人寻找,说明,此人十之**是遇害了。

    要知道那个人脑子聪慧无双、风华绝代,却是个文弱书生,动动手都能捏死的存在。

    好像很有道理?

    士兵面面相觑,默默看向传令之人。

    “此人妖言惑众,为敌方奸细,自当斩于剑下!”染血的长刀高高扬起,手起刀落,血溅三尺,染红了一片土地:“这就是祸乱军心的下场,你们安心便是,现在,各自回去,三天后攻城!”

    之所以不拿下聊运城,是因为得到消息城中又埋伏,并且亲自布下陷阱者为大成军师,很多年前被打怕了,生怕走一步都被算计,因此便搁浅下来,等待确切的探查结果。

    只是这结果迟迟不来。

    谁知道…

    看着士兵各自回去,守将踉跄了下,眼前发黑,那人似乎真的回来了。

    “找人查查,此人究竟是不是敌方奸细。”

    这等机密之事,竟然直接大声嚷嚷得众所周知,也是死有余辜,只是不知是敌方计谋还是惊吓过度而失了分寸。

    身边副将立刻领命而去。

    “攻心为上。”

    段白黎看着远处那黑压压的一片,突然凌乱的一瞬间,他便知道事成了。

    不是畏惧他么?那便多吓几次好了。

    一连三天,三国联盟处于一种可怕的气氛,第一个报信先锋斩杀剑下,第二个,第三个…都是失声吐露消息,面具人出现了,面具人带着十万精兵悍将而来,面具人手染鲜血,前来报仇了!

    一次次的惊吓,一次次的被**,军心涣散。

    “就是现在。”段白黎居高而望,扬手一挥。

    城门打开,两支百人骑兵呼啸而出,一左一右,趁着夜色飞驰而去,浓烟滚滚,风沙缭绕,朝着三国联盟而去!

    “敌袭!快!”

    尖锐号角冲破天空,所有人凌乱出场,顾不得脱下的甲胄鞋袜,抓了武器就上!

    “不要慌乱!全营戒备!听本将军指挥!”守将一身疲惫,三天的时间战战兢兢,对方终于出兵,诡异得松了一口气,而后排兵布阵,等待迎敌。

    “报,将军,左方受袭,目测估计人数有万人,而且是骑兵,我方人马颓唐,该如何?”

    “报,右翼受袭,来者五百骑兵,骁勇善战,一个交手,我方死伤过百!”

    ……

    守将额头突突的跳,手指忍不住颤抖:“莫要慌乱,盾牌抵挡,中军弓箭手准备!”

    密密麻麻的利箭飞射而去,夜色笼罩之下,刀光剑影变得明显,血腥弥漫的气味也变得深重。

    “撤退!”黑压压的人马杀进慌乱的军营之中,手起刀落,一阵砍杀,得手之后立刻撤退。

    欢送他们的是一根根利箭。

    只能边打边撤退。

    也就是这时候,对方才发现,来人不过百来人而已,只不过故意掀起大量烟尘,造成大量人马进攻的假象。若是平日,没有人会上当中计,但是连续三天,这些人收到身与心的压迫,疲惫得恨不得长眠,自然会失去判断能力。

    “可恶!”守将拍碎了一张桌子,眼睁睁看着对方嚣张而来,嚣张而去,而无能为力。

    威压太久,本能的感觉到各种算计扑面而来,觉得每一步都是陷阱,因此便谨慎谨慎,谨慎过头了便步步失了先机。

    死伤人数还没有确定出来,聊运城传来一道嘹亮而深沉的声音:“这,只是利息。”

    守将听出来了,是啸云骑的领袖的声音,那个男人神出鬼没,手中利刃出手必然见血,可恨的是,无论怎么寻找,也找不到这群人的影子。

    他们不是大成的军队,更像是…私兵。

    奇耻大辱!哪怕畏惧对方,恨不得龟缩,然而,被对方追到家门殴打,还没有还手之力,必然觉得羞耻,奇耻大辱!

    “明日攻城!”

    什么三思而后行,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全都去死!

    赤红着双眼,压迫太久的人们,决定扛起大刀反抗了!

    聊运城,段白黎径直下了城墙,大手一挥:“明日对方必然攻城,此前举动瞒不住,樊客你带领五十弓箭高手隐没,务必射杀江旬,本将在长月郡等候尔等归来。”

    “定不负使命!”樊客半跪在地。

    段白黎没有任何犹豫,带领剩下的人,直接撤退长月郡。

    南城严氏将军,一场帅印争夺战必不可少,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叫他失望?

    拭目以待。

    果然,天还没亮,三国联盟就开始攻城,一个个凶悍得恨不得吃人,被人欺负到门口,再孬种也扛不住。

    很快,他们就发现聊运城宛若空城,静寂无人,轻而易举就攻入城中。

    众人:“……”都做好死的准备了,对方却玩空城计?

    “莫要失了警惕,敌军狡猾阴险,定然步步算计!”为首之人举着大刀,目光四处寻找,小心留下脚下,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

    其他人同样提着警备,屏气凝神四处寻找。

    没有,没有,没有!

    “大人,会不会真的没人?昨日偷袭也不过百来人而已,兴许对方只是撩一下就跑,没多少兵力。”

    在此之前,聊运城本就扛不住多久,碍于面具人的赫赫威名而不敢妄动,这才叫他们遭受偷袭,冷静下来细想,处处破绽。

    为首那人想了下,随即一挥手,冷静道:“化整为零,三人一小队,全城摸查!”

    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空城计,小心谨慎些无大错。

    呼啦啦,潮水一样的士兵分别冲向各地,握紧手中的刀,以免受到突然袭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