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08章 躺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8章 躺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里镇,一阵平静,楚容的失踪仿佛平静的水面掀起一阵涟漪,散去之后也就回归平静。

    香山村的人一如既往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勤劳的为每一天的生活打拼着,楚家因为老宅子的烧毁,亲人的逝去,短暂陷入一种和平相处的安宁。

    “五丫她真的被掳走了么?”周氏犹豫的问了一句。

    孟氏勉勉强强的脸瞬间拉了下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扔下手中的菜叶子,扭头就走。

    周氏表示很无辜,她不过是询问一下侄女的去向罢了,又没说什么不好的话,这个人何必给她脸色看,简直是无理取闹。

    不知道想到什么周氏皱了皱眉头,手中的青菜扔落在盆之中,连盆带水一起端起,慢慢走进厨房,烈油烹煮的声音响起,阵阵饭香弥漫出来。

    房间里,孟氏呆坐了片刻,而后走到楚长河的工作室,看到高大的男人埋在一堆木头里,细碎的木屑纷飞,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就是她走进来,也无意被洒了一点。

    他就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长河…”孟氏很少直接叫他的名字,一旦叫出他的名字,就表示她此时的不安。

    一开始只是听说到未婚夫家里去玩儿了,谁知道转头得到的消息却是失踪,两个儿子忙上忙下,根本找不到踪影,究竟怎么回事?作为长辈,作为父母,他们竟然被蒙在鼓里,一点也不知道只能瞎猜,或者从旁人的口中得到一点点消息,然后坐立不安,心急如焚。

    这群死孩子给他们的权利太多,他们便只顾着向前冲,半点没有考虑到家中的父母亲人会不会担心害怕。

    武长河从木头堆里抬起头,脸上憔悴了几分,夹杂苍发的青丝仿佛黯淡了几分,失去原有的光泽,一双眸子也变得低沉,就好像失去了光芒一般。

    纷飞的木屑停止,楚长海低着头,看着地上堆积成堆的木屑。

    孟氏张了张口,突然觉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家中祸事不断,最难过的应当是这个男人,他的兄弟死了,他的女儿失踪了,他的儿子将所有的消息隐瞒,为的是不叫他担心,却不明白什么都被蒙在鼓里,才是真正心焦如焚。

    顾着着急,但是忘了身边这个男人会不会害怕,会不会难过。

    楚长河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既然孩子们不想叫我们担心,那我们就当成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全权交予他们选择处理,我们安心等候便是。”

    孟氏闭了嘴,眸光深深。

    看,这个男人也害怕呀,逃避着不想听到任何相关的消息,就怕听到噩耗,承受不起。

    两夫妻相对无言,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直到天色黑了下来,直到周氏敲响了门,叫两人出去用饭,两人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发呆。

    周氏无奈,只能端好饭菜放在门口,并且叮嘱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你们最好先把肚子填饱了,再担心孩子的事。好歹到时候有力气帮一把,而不是傻愣愣的等着,需要的时候有气无力。”

    翻了翻白眼,总是直接回到厨房,将自己特意准备的两颗鸡蛋炒了炒,拌了香喷喷的油,大口吃掉。

    “娘,我也想吃鸡蛋…”楚开泰受到惊吓,宛若惊弓之鸟,莫非肚子饥饿难忍,绝对不会走出房门半步。此时趴在门口,幽幽的看着周氏,眼神充满了无助与渴望。

    周氏吓了一跳,第一次觉得人吓人,当真会吓死人,拍了拍胸口,将空中的鸡蛋三两下咽下去,那太急,差点给噎死了,连忙抓了冷水咕噜咕噜灌下去,这才好受一些。

    扭头,道:“在旁边等着,娘给你做点肉吃。”

    心里总想着,从家二房的卧室也真是太好了,家里住着两个孕妇,所以鸡鸭鱼肉蛋从来不会缺少,并且那些珍贵的香油、补身体所用的药材,更是叫人惊讶,而且她还看到那传说之中有钱富人才能吃的燕窝!

    几天的时间,终周氏已经决定,赖在这个家里不走,哪怕从两个孕妇嘴里掏点剩的汤菜,也绝对比原来的家要好的多。

    正好孟氏那个女人,完全没有心思掌管,这才叫她钻了空子,很多食材都叫她尝了一口,她也精明的偷偷藏起来一点打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刺啦!

    烈油烹煮青葱蒜末,层层香气蔓延开来,楚开泰年纪不大,性子还不稳,一闻到这个气味,肚子便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并且可耻的流下了口水。

    “娘,多放点肉。”

    母子二人丝毫没有想过,我离那些老师准备给两个孕妇养胎用的,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全给下锅煮了。

    两人头碰头凑在一起,将整锅香喷喷的肉全部吃到肚子里,还意犹未尽的拿了一点肉,准备藏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双喜食量本就不小,加上孟氏这几天心神不宁,没人给她做饭吃,她已经忍得不能再忍了,趁着夜色自己跑到厨房,想要随便弄点东西吃,没想到竟看到大伯娘母子二人偷偷的开小灶,吃就算了还带拿的,简直不可饶恕。

    周氏斜着眼睛看她,但凡是楚云或者孟氏,她还会觉得心虚,毕竟住在人家家里,心里那点羞耻之心还是有的,会觉得抬不起头来。

    然而眼前这个女人不姓楚,拜堂成亲,那也是他也没有出现,做起来并不算他们楚家真正的人,此时这样气势汹汹的瞪着她,完全不将她这个长辈看在眼里,简直是欠收拾!

    “呦,二郎媳妇儿啊,怎么大晚上的不待在房里休息,跑到厨房干什么?我说的厨房怎么这两天无端少了些肉,原来是被某一只不知名的大耗子给吃了去。”周氏理直气壮的胡说八道,她这话并非胡说八道,而是事实如此,双喜确实不是第一次跑到厨房偷东西吃,但这是她家也不算偷!

    双喜目光一闪而过的羞躁,完全没有反驳的道理,白天吃得再饱,到了夜里也会饥饿难忍,只能跑出来拿点东西吃,肚子饿的咕咕叫,根本睡不着觉。

    “大伯娘休要胡言乱语,我明明看到你们偷偷煮了肉吃!”然而,周氏意图将面前一片狼藉也按在她的头上,双喜也会觉得恼恨,当下大声反驳。

    周氏拍了拍楚开泰的脑袋,示意他先回去,楚开泰有些怯弱,尤其是看到瞪着眼睛一脸凶狠的双喜,根本不走经过她迈过那扇门。

    他一有动作双喜就瞪他一眼,哪怕这个孩子不久之前刚刚受到惊吓,她也不会给予半分同情,大房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小妹就是因为他们家而弄丢的,究竟为什么会被人掳走她不知道,但不妨碍双喜将大房当成敌人对待!

    “快点让开,一个女人挡着男人的路干什么?不知羞耻。”周氏愤怒,大步上前,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是重重一推。

    双喜面色一变,下意识护着腹部,猛地被一股力气推得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脚后跟没注意,竟是卡在门槛上,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周氏吓了一跳,脑子里立刻浮现各种血流成河、一尸两命、死不瞑目的可怕画面,脸色瞬间惨白,而后扯着嗓子尖叫一声。

    双喜也是吓了一跳,原本护住小腹的双手,急急忙忙一通乱抓,正好一扇门是关着的,双喜好命的抓住上面的环形手栓,身躯受力改变,重心不稳,猛然侧向摔去,咔嚓一声,她清楚的听到自己那一只卡在环形手栓上的手骨断裂的清脆声。

    十指连心,好疼!

    不过手承受了一部分力道,倒是叫双喜没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半跪在落地,膝盖很疼,腹腔一阵晃动,感觉肚子里的孩子都翻了个跟斗。

    双喜:“……”

    一股热流喷涌而出,双喜面容扭曲。

    “血…”楚开泰双目猛缩,联盟倒影着那滩血越积越多,然后白眼一翻,竟是直接晕死过去。

    周氏的尖叫很快引来了人,楚云白着脸,急忙大喊:“大夫,快去请大夫!”

    一直守护她身边的温大叔从暗中走出来,皱着眉头挡住她的视线:“夫人,还请回房休息,我已经让人请大夫去了。”

    楚云摇头:“我没事,温叔不必担心。”

    随即动手拨开他,大步向前:“大嫂,你怎么样?”

    双喜咬着牙,脸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你回房去,不要留在这里。”

    她感觉肚子里的孩子十分的顽强,就算被这么撞一下,也只是流了一点血,现在血已经止住了,忍过这一阵疼也就好了。

    不过…

    昂起头,双喜瞪着眼睛,用吃人的凶狠目光盯着周氏看,然后露出一个十分诡异邪恶的笑容:“大伯娘这是要去哪里?”

    孟氏和楚长河通通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双喜十分彪悍的冲上前,一手拎着周氏的衣领,一手左右开弓直接扇她大嘴巴,周氏的一头头发已经完全被捣乱,一根根头发落了一地,脸上的伤痕更是密密麻麻,触目惊心,惨叫连连,双手胡乱挥舞,也在双喜脸上挠出了不少伤痕。

    “快住手!双喜!”孟氏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就担心双喜肚子里那个孩子有事,随即看到地上那一滩血,双瞳猛然收缩,一股从未有过的惊惧涌上心头。

    嗷了一嗓子,孟氏冲上去扯着周氏的毛发就打!

    楚长河连忙拉走双喜,颤抖道:“你、你…”

    你了半天你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倒是双喜一脸凶相未散,叉着腰安慰道:“爹你别担心,您的孙子好好的,不过这个女人偷我们家的肉被我发现还推了我,差点叫您孙子掉出来,爹不能放过她!”

    楚长河心惊肉跳,听了双喜的话,心脏跳的更快了,什么叫他的孙子差点掉下来?若非碍于男女之别,碍于礼节,他早就亲自掀开衣服看一看了!

    楚云再次刷新双喜的凶悍认识,连忙道:“温叔,你拦着她,可别叫她再折腾!”

    温大叔扯了扯嘴角,并没有离开楚云半步,反而叫来了另外一个人,护着双喜。

    很快六爷爷被人拎了来,老人家还处于惊骇之中,顶着一张死人脸,穿着里衣、披着外套被护卫拎在手里提过来,好在这护卫不傻,顺带把药箱子也带过来。

    看到地上那一滩血迹,六爷爷想要斥责的话憋了回去,救人要紧,顾不上那么多用,刘爷爷瞪了那个不知礼数拎他来的人一眼,而后道:“谁受伤?”

    老眼一扫,白着脸的两个孕妇,一个紧张的抱着肚子被人护在身后,另一个一脸凶狠的瞪眼,好似想要张口吃人一般。

    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孟氏好似失去理智一般,瞎说,那可不是一般的狠呢,手中大把大把头发往下扯,对方一反抗就扬手抽一巴掌,嚣张又凶猛,反观周氏,完全被打懵逼了,脸上畏惧之色,不停的张口讨饶。

    旁边是倒地昏迷不醒的楚开泰。

    六爷爷:“……”请原谅他老眼昏花,除了那个昏迷的人,实在看不出还有谁受伤,不过那一滩血明显不是楚开泰的。

    六爷爷浑浊的老眼在两个孕妇之间徘徊。

    楚长河连忙道:“六叔,快给双喜看看,流了那么多的血,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事。”

    双喜立刻收敛了凶相,十分自觉的走上去,将手伸出去,目光灼灼的盯着六爷爷看:老头,快点把脉。

    六爷爷:“……”

    温大叔护着楚云靠近六爷爷,打算之后也把把脉,免得肚子里的小主子受惊。

    轻咳一声,六爷爷在几道目光的灼烧之下,伸出手诊脉。

    厮打不休的孟氏停了手,伶俐的爬起来,抬脚将同样要爬起来的人周氏踹倒:“给老娘躺着!”

    好半天,六爷爷才酝酿出一股气,怒道:“你不知道自己是要当娘的人么?瞎折腾什么?现在好了,动了胎气了,赶快给老子滚去躺着,没有吩咐不准起来!”

    双喜肩膀一缩,急忙抽回手,灰溜溜的小跑着离开。

    “慢些走!慢些走!不要跑!”六爷爷双眼瞪圆了,脸皮抖得飞快。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