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07章 背叛的筹码不够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7章 背叛的筹码不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姑娘,你说话,那位十皇子会相信?”尚远瘸着腿,却还要给他这位便宜女儿做饭吃。

    黑黑的小子头也不抬,呼噜呼噜两三下将碗里的东西吃干净,随意一抹嘴,勾唇笑道:“我不需要他相信,只需要他惊疑不定。”

    皇家的人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多疑。

    楚容的目的并不是将自己摘出来,而是将楚鸢塞进去,这位六姑娘不是想要荣华富贵么?不是想要踩着她的肩膀上位么?那就成全她!

    死而复生之事其实没有多少说服力,当时的楚容不过刚刚断气她就穿过来了,换句话说,那一瞬间呼吸的停止,不过是换的世间较长而已。也是这么多年,无人拿着她起死复生说事的原因。

    楚长海害怕楚容成为人上人之后为他小鞋穿,所以不会将她送给十皇子,反而是楚鸢,借着和她幼时的亲密,借着从她手中看到的特殊之处,代替她成为那个‘影响四国格局之人’。

    想想就觉得好笑,不是楚容看不起自己,而是她根本有没改变什么天下格局的能力,那些人太过高看她了。

    楚容的目的是给上面送一个人,短时间内,或者从此以后,那些人便不会再盯着香山村,毕竟那个改变四国格局之人已经出现,大成要保护,还是三国要灭杀,都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只要楚鸢还想活着,那就必须是那个影响四国格局之人,不是也要是。

    欺君之罪可是诛九族之大罪,楚鸢选择了这条路,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然而,楚容还要楚长海失去十皇子这座靠山,毕竟,没有人会接受一个口中不讲实话、诸多隐瞒的下属。楚长海敢当面欺骗十皇子,为楚鸢镀光芒,在十皇子心里就留下一个疙瘩,哪怕十皇子没有驱赶楚长海,也不会多重视他。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去,很快就会生根发芽,然后长成参天大树。

    “可是姑娘的身份,以后该怎么办?”尚远很是不明白,既然楚长海叫楚鸢代替了楚容的身份,那楚容还能是楚容么?

    楚容拍了拍肚子一脸满足:“你放心吧,我只是小虾米,还是个软脚的小虾米,十皇子是干大事的人,不会多加关注。”最多让人毁尸灭迹,一个小村姑,死不死的皇子殿下不会在意太多。

    只要楚鸢是他们所寻找之人,那楚家就暂时不会有危险。

    要彻底毁尸灭迹也要顾及一个楚长海。

    “尚远爹,你好好养伤,我还有事要做。”楚容砸吧砸吧嘴,吃饱了就该干事了。

    尚远爹:“……”

    楚容笑嘻嘻,避开众人悄无声息来到阳新郡郡守府,这时候,这位大人正焦头烂额的迎接三里镇县令的报复,那读书人的嘴最毒,一兵一卒不用,就能用笔杆子将人戳得心肺流血,偏偏这人不怕死,向上级反应没有回应,便放话进京请皇上为您做主了,逼着他都想要放人了却这团乱麻了。

    然而,人已经在送到十皇子府的路上丢了,他也在找人,上哪找一个人给他还回去呀?

    “大人,刚刚收到消息,那一家人突然遭了大祸,三里镇那个臭书生叫嚣着是大人为了遮掩罪过,派人将这一家的毁尸灭迹,不过还好那一家命大,死去了两个人,剩下的活了下来,但是大人,这屎盆子扣到您的头上了,摘都摘不掉!”管家一嘴泡,几天没有好好休息,整个人疲惫不堪,但是又事关小命,而不得不奔波劳碌。

    郡守摔碎了一屋子的瓷器,怒道:“楚长海好样的!简直好样的!”

    已经多次向上面送了行,请求支援,但是那些信却好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激起半点水花。这个结果显而易见,他被放弃了!

    明明不久之前十皇子殿下还亲自到他府上称赞他办事不错,不过一转身的功夫,他就被一脚踹开了,这就是利。

    哪怕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总是觉得愤怒与恐慌。

    “大人!楚长海那小子先不管,他身边有十皇子保驾护航,我们暂时动不了他,但三里镇那个小县令,我们却可以斩草除根,但不是要上京么?我们就让人沿途埋伏,务必将之斩杀,再派人将楚家搅了,大人您委屈求情一下,风头一过,没人会再提起此事!”管家也是费心费力了,一天的奔波劳碌,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岁,但是没办法,小小命捏在郡守大人的手中,他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郡守大人一脸狰狞,你起伏的胸膛表示他被气的不轻,然而他却也知道,阶段并不是报仇的好时候,而是保住小命的关键,小命捏了回来,才能谋取他日的报仇之时,楚长海就暂时叫他逍遥一段时间吧。

    喝了一杯冷茶,郡守冷静下来,摆摆手拒绝管家给他的第二杯冷茶,道:“本官没有记错,十皇子殿下似乎还没有离开?”

    “是,大人。”管家不知道大人要干什么,不过却是恭敬回答:“本来定下已经离开了,但不知道想到什么,半道又绕回来,直接去了逻县。”

    话音一顿,管家满头大汗:“大人,您说,殿下如此英明神武之人,怎会受楚长海的蒙蔽?会不会是…”殿下默认楚长海的作为?

    后面这句话管家根本不敢说出口,但是看到郡守大人起伏突然加剧的胸膛,就知道大人也想到了。

    咔——

    一颗石子突然闯入,没有任何预兆的进入主仆二人的视野之中,郡守大人面色瞬间扭曲:“谁!”

    “大人,您看看这个。”管家手中已经捡起那个石头,并且撕开包裹在石头上的纸张上面的字却叫他露出了一丝希望的笑容。

    不管是真是假,但至少在绝望面前,也算是一道希望的曙光了。

    郡守蹙眉,犹豫了下,终究还是接过纸张细细一看:楚长海。

    上面只有三个字:楚长海。

    然而,主仆二人浸淫官场多年,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联想到很多很多之前,之前一直气愤楚长海的作为,倒是忘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楚长海将他们按入死地,他们完全可以将之拽入,而后踩着他的身体爬上生地!

    脑中的思绪一下子一下子变得清晰,郡守大人冷静道:“让人去查清楚长海最近的一举一动,查清楚十皇子殿下去而复返的原因。”

    目光变得杀气腾腾,却渐渐的熄灭,本来还想查一查究竟是谁送的消息,一颗石子帮助的他,先想一想对方不打算露出真面目,否则也不会用这种方式给他送信

    如此便罢了。

    个人能够轻而易举的闯入郡守府,也是一个不能小觑、有本事之人,不是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无法计较是敌是友了,想要活着,只能抓住这一线生机。

    明面上不能查,免得被这个在郡守府如入无人之境的人轻易抹杀。暗地里却不得不防,加强郡首府的守卫,同时探查此人的身份。

    “是,大人!”管家目光灼灼,隐含凶相,操作得好,不止能够摆脱死亡的命运,还能报仇雪恨。

    目的达到,楚容转身拂袖而去,深藏功与名。

    不过楚容并没有立刻回到逻县,而是留在阳新郡,暗地里引导着郡守的动作。

    楚长海欺瞒十皇子,哪怕知道郡守在查他,也选择视而不见,甚至觉得年轻太傲,需要多多磨砺,因此,郡守没费多少力气,就楚长海查得清清楚楚,并且还得到意想不到消息。

    “好一个楚长海!竟然瞒天过海!”郡守冷笑连连,眸光杀意凛冽,明着给他送功劳,暗地里却将人抢回去,还故布疑阵。

    不过…

    转身进书房,动手写了一封信,写封信本来应该出现在十皇子手中,却被蹲守墙头多时的楚容拦截了。

    “啧,古人还真的自会飞鸽传书呢。”打开纸条细细品味:“啧,还没有半点掩饰,是不是觉得没有人会射鸽子下来烤肉吃?”

    哪怕这些文字颠三倒四,但只要知道此事,稍稍一联想就会知道信中的意思。

    不过,楚长海不会这么蠢,叫人轻易查到偷梁换柱之事吧?要知道十皇子殿下都没有查到,而是她疯言疯语的提醒呢!

    摸了摸下巴,黑白分明的眼球转动着,灵巧而美丽。

    与此同时,段白黎摩挲茶杯边缘:但愿容容知道是他。

    她的目的是狗咬狗,叫郡守与楚长海斗起来,无暇他顾,最好同归于尽,他的目的,却是抹杀郡守!

    “尚远还没有消息?”段白黎问道。

    钱老面容一瞬间变得古怪,道:“消息倒是有,但是公子…”

    “但说无妨。”

    “容容姑娘叫他尚远爹。”钱老盯着自家公子看,那张不起波澜的脸依旧看不到表情,然而,熟悉公子的他却知道,公子惊呆了。

    忙道:“容容姑娘带着尚远留在逻县,留在县衙隔壁,每日翻墙偷听谈话,几天前孤身一人前往阳新郡,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叫楚长海和郡守之间隐隐有火花喷溅,十皇子选择旁观,并且做好三天启程回京的准备。”

    “让人给大皇子送信,按兵不动,郡守时日无多,不必跳太高。”段白黎沉默了片刻,说了个好似没有半点关系的事。

    钱老疑惑了下,终究咽下好奇,带着任务离去。

    屋子安静下来,段白黎背靠椅子,揉了揉眉心。

    尚华已经回到香山村,此时顾着楚家老小,尚安插入军营之中,顺利谋夺一席之地,已然同队伍一起进去岐辖关,尚远…给他未婚妻当爹了。

    一个比一个能耐呀!

    “可恶!”楚长海赤红着眼睛,打翻了桌上的茶杯:“我明明做好万全准备,为何那姓赵的老匹夫还会查到?”

    猛然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走动,内心好似被放在火堆上烤着一般,难得得恨不得杀人,十皇子,郡守,逃走的楚容…

    楚长海突然顿住脚步,眸光阴沉阴沉:“原来是你…”

    一连几天,蹲守在茶楼的严卿发现,县衙忙碌得脚打脑后跟,搜查也加大范围,并且不再暗中进行,照这个速度,小东西被找到事迟早的事。

    “喂!段公子,你家小妻就要被人抓走了,你怎么还喝得下茶?”严卿扭头,看到那个永远不慌不忙、好似天塌下来也不会变一下脸的男人,依旧悠哉悠哉的喝茶吃点心,拉长了脸道:“就你这种态度,本公子怎么敢将小妹嫁给你?”

    段白黎不理他,兀自衣不带水、八方不动,眉宇间清贵之事不曾减少,却不似往日不食烟火、餐风饮露。

    钱老直接瞪着他:“严公子这话不对,容容姑娘和我家公子身有婚约,自然应该嫁给我家公子,况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严公子只不过是个姐夫而已。”所以不要自作主张、胡说八道!

    严卿怒了,不能打姓段的,难不成还不能打这个老东西?

    神医了不起?神医就能够拿鼻孔看人么?一脸鄙视的模样,好似所有人都是废物!

    什么东西!

    猛然站起来,椅子随着他的动作重重歪倒,发出一声巨响:“信不信本公子打你?”

    钱老撩了撩眼皮,手指轻动,有什么东西洒落下去,细看却是什么也没有,仿佛只是错觉。

    段白黎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止。

    严卿此人半生算得上一帆风顺,除了儿时有过波澜起伏之外,俱是平坦无坎坷,小聪明有,但是谋略不足,最基本的防人之心都没有,大夫杀人无形不可小看的道理半点不懂,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才长这么大的。

    严卿还没有动手,就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在爬,而且这些东西越来越多,身上不疼不痛,却是酥麻难忍。

    “卑鄙无耻的老匹夫!”

    ……

    一连三只信鸽没有回复,郡守彻底失望了,看来十皇子真的决定放弃他,改信任楚长海了,那个奸诈小人将取代他,高高在上。

    深呼吸一口气,郡守找来了管家,声音干涩道:“你去将库房里东西收一收,清点数量,傍晚十分本大人想要确切的数值,同时,不要叫人知道。”

    小命要紧,郡守大人打算放弃负隅顽抗,先跑路再说。

    管家瞬间明白他的意思,眸光闪了闪,躬身退去。

    第三天天还未亮,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离开阳新郡,手握特殊令牌,守城人也不敢阻拦,就这么放这辆马车离开了。

    楚容揉着眼睛,头上歪歪斜斜的发髻,脸上的黑色不知道什么蹭得东一块西一块,狼狈不堪,看起来尤为搞笑,和路边乞讨的乞丐也没多少区别。

    悄无声息跟在马车后跑了十来里路,终于在无人行走的偏僻荒野上遇上拦路者。

    这一次,不再是借天齐的名头,而是山林匪徒。

    郡守只想着逃跑,倒是没想到楚长海会率先派人埋伏,直到一柄长剑刺穿了心肺,这个曾经呼奴使婢好不快哉的人还以为死在匪徒之手。

    楚容啧啧两声,果然所谓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

    管家担心郡守自己跑了不带他,进而留了一手,偷偷向楚长海投诚,只要郡守带着他,那么走的就不会是今日这条路了。而郡守么确实没准备带管家,所以凄凄惨惨死在刀口之下,到死都不知道下手之人的真面目。

    “对不起,大人,但凡你带走我,也不会是这个下场。”从暗处走出来的管家看着脖子和脑袋分家的人到死都抱着箱子不放,轻叹一声,闭起眼睛好似悲伤难以抑制。

    “还请随我等走一趟,大人还在等你。”这群人为首者说道。

    管家连忙睁眼,道:“自然,几位,郡守大人手中财宝不止手中这些,还有些许房契田契落在府中,还请几位辛苦走一趟。”

    那人眼睛亮了下,来之前可是听说了有一笔财富可发,然而,他们家大人也是知道数量的,但是这个老东西口中的田契地契…那可没听说过,也就说,他们可以据为己有。

    甩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好说,大人请前面带路。”

    管家松了一口气,阎王好躲,小鬼难缠,摆平了这些人,他才能够得以喘息,进而取得楚长海的信任。

    一行人将无头尸体直接扔掉,而后驱赶那辆马车,带着管家返回阳新郡。

    楚容看了一会儿,拍拍屁股,果断朝着逻县而去。

    既然郡守已死,阳新郡已经没什么可以利用的了,反倒是十皇子…

    昂首,天空一片澄净,万里无云。

    不知道啊黎留下楚长海有什么用?

    想不明白,楚容摇摇头,很快找到一个小县城,购买一匹小牛,套上牛车,买了一堆零食,啪嗒啪嗒,边吃边往逻县走去。

    郡守死亡不久,一封信被送到十皇子手中,落款人正是郡守。

    “很好,楚长海也是胆大包天了,本殿下也敢屡次三番的欺骗!”十皇子到底年轻气盛,镀光芒可以,多大点事,最多不爽而已,但是他竟然敢瞒着他杀掉郡守?并且没有任何请示!

    楚长海在遮掩什么?需要杀人灭口?

    如楚容所料,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很快会长成参天大树。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