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06章 大动作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6章 大动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什么?人在你们眼皮底下被人劫走了?找回来了没有?抓到下手之人了么?”楚长海激动之下直接拎起前来报信的仆从,并且一连串的追问,你晚上看这与他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做事方式完全是背道而驰。

    仆从差点被吓死,摆着一张脸,惊恐着不敢说一句话。

    好似觉察到自己的不同寻常,长海慢慢恢复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扔了手中的人,沉声问道:“然后?人去哪儿?”

    “对不起,大人,我们的人将屋子任何角落都寻找了遍,但是没有找到小姐的踪迹,就是闹市之中,也看不到和小姐年纪相仿的人,属下无能还请大人降罪。”仆从面色依旧苍白苍白,小心翼翼的上报,头上冷汗,他知道大人并没有脸上表现的那么温和好相处,相反,他的手段极为残忍果决。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偷偷抬起头,想要看看他们的大人是什么表情,却看到阴沉得仿佛能够滴出水的冷脸。

    下意识放轻了呼吸,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长海才开口道:“本官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人找回来,若是找不回来,你和你们的家人全都收拾东西,等待死亡。”

    那人脸色白的可怕,汗水滴答滴答,快男湿了整个衣服,然而他却好似没有感觉一般,擦了一把汗,恭敬道:“多谢大人。”

    一张悄无声息的搜寻大战拉开了序幕。

    而此时,楚容带着伤痕累累的尚远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县衙隔壁的一座小院子里,浓眉大眼,黑皮肤,滴溜溜的眼珠子看着不是个安分的主,看起来像个调皮的小子。

    “爹啊,我去给你买药,你好好呆在家里,桌子上烧了一壶水,饭也放在桌上,你要是渴了饿了就自己伸手去拿,等我回来再给你做饭!”黑小子叮嘱一声,而后提着篮子,里面装着黑漆漆的东西,就这么走出去。

    尚远爹:“……”喜当爹。

    不过老子才二十来岁,却有一个十二岁的‘儿子’,难道他就长了一张十分沧桑的脸么?犹豫了下,尚远摸了摸自己的脸。

    嗯,硬邦邦的,好像没有摸出皱纹来。

    一个人孤孤单单凄凄惨惨被扔在挂满蜘蛛网的房间里,尚远瞪着眼睛,神色凄凉,宛若被不肖子孙抛弃的孤独老人。

    却说楚容提着篮子招摇过市,我是好奇的调皮孩子,绕着县衙转了一圈,昂首看着那巍峨雄壮的大门,惊叹于门口威武挺拔的两尊石狮子,最后被守卫赶走了。

    “噗!”严卿直接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被赶出去,还一脸嚣张跋扈的小鬼,颤抖道:“段公子,我眼睛好像不好使,你帮我看一下那个全身黑漆漆好像灶口里爬出来的小子,可是我家小妹?”

    哪怕再冷静的段白黎此时也难得嘴角抽搐,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睛,熟悉的动作,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他看到很多严卿看不到的,比如隐藏在暗中等待他吩咐的尚远根本没有跟在容容身边,原因何在?要么就是被容容给摔甩了,要么就是出现意外,否则看到他的存在,绝对会隐晦打一个招呼,期待下一步行动。

    段白黎更相信后者。

    容容俺不喜欢身后跟着分,但是绝对不会对他的人下手,不会在这种需要人手的关头将人赶走。换句话说,尚远十之**出现了意外,而且被容容安置在某一处。

    沉思片刻,段白黎不动声色的打了个手势,一直关注他的钱老会意,借着要热水的功夫悄无声息退出去。

    “噗,亏她想的出来,装成那么黑漆漆的小子一看就不像姑娘,而且言行举止,活脱脱一个调皮捣蛋的小鬼,也难怪楚长海那些人没有将她认出来,叫她顺利的逃脱。”严卿止不住喷笑,之前或许还有三分担心,但是此时已完全灰飞烟灭。

    什么担心?这个小鬼自己也会逃跑,而且还会耍手段,将这么多人耍的团团转,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看看他们这些担惊受怕的家人。

    段白黎捻着茶杯边缘,低声道:“仔细看着,容容不久之后会有大动作,看看她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与你二十多岁多岁的男人之间的差距。”

    严卿笑容一僵,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随即沉思,楚容一个十来岁的丫头能有什么大动作,最多搞一下小破坏,折腾一下楚长海,难不成还能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

    这四个字浮现在脑海之中,随即却自己摇了摇头,小东西虽然看起来高深莫测,很多时候不像一个小孩子,反而像历经沧桑的大人,但是绝对不会心狠手辣到杀人灭口。

    单看她的家人她的朋友,以及对一直欺负她的楚家人的隐忍来看,就会知道。

    但严卿明显小看了楚容,就是段白黎,也重新刷新了对楚容的认识。

    “殿下,您不是回京了么?还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好叫下官为殿下分忧。”楚长海看着去而复返的十皇子,面容变了下,很快恢复往昔的冷静。

    十皇子殿下静静的居高临下看着他,这个人有心机,有胆气,一个草根崛起的寒门子弟,能够轻而易举斗垮阳新郡郡守,并且叫对方从头到尾想不到下手之人。

    却没想到,这个人心机不止用在阳新郡郡守的身上,当初为了向他投诚,两人有过约定,只要这位寒门子弟可以叫他心悦诚服,他便将之收入门下,得以重用。

    然,这个人没有叫他失望。

    郡守想要直接窃取他的功劳,他就绕过郡守,表面上青涩无知,眼睁睁将自己的功劳让出去,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叫郡守大人放心。暗地里,却将自己侄女失踪按在郡守头上。

    三里镇那里,一个人失踪太久,而且找不到,终究是报了官府知道,身为一方的父母官,三里镇的县令不得不派人追查,恰好那位县令办事能力不错,竟叫他抓到了些许痕迹,紧接着便顺着楚沧海的安排,一步一步扯到郡守的头上去。

    到这里本该结束了,毕竟动手自然是自己的上司,身为下属,本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假装看不到,然后这件案子也就了结了。只要这位县令还想要头上的乌纱帽,这件案子就只能是无头案,那位失踪的人口,只能是莫名失踪,随着时间彻底掩盖。

    但是楚长海算计精准,那位县令清廉无瑕,不允许自己管辖之地百姓失踪而假装看不到,他英勇无畏,他不惧权势,转头调转所有力量,对着郡守开炮!

    郡守多次隔空喊话,话里话外强调自己朝廷之上有人,这位县令想要活着,想要乌纱帽,最好不要掺和此事,否则下场便是死。

    什么是清官?便是眼中将自己的责任看得很重的迂腐书生,他可不管你朝廷上是不是有个人,他只知道自己的责任,只知道他的百姓遭受破坏,需要他的鼎力相助。所以她便抛弃一切顾忌,哪怕撞得头破血流,哪怕因此死无全尸,他也义无反顾的和郡守大人互相冲撞。

    此事,楚长海将自己完全摘了出来。

    就是后来反应过来,知道这是楚长海给他下的一个套子,这位郡守也不敢说出口,因为盗用他人成果、欺上瞒下,郡守还得顾及十皇子殿下的怒火。

    但经过三里镇县令这么一闹,郡守这枚棋子注定是废了,因为,官场之上很多牵扯不清的关系,密密麻麻,一个不慎,牵扯出来的便是整条绳上的蚱蜢,以免惹麻烦上身,且不说十皇子殿下会什么决定,就是郡守上面的那一位也会当断则断,直接扯断两个之间的关系。

    看,这是一位天生适合官场的人才。

    然,也是这一位天生适合官场的人才,却在向他投诚的同时,也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陷阱。

    心里难免失望,想到这里,十皇子殿下内心摇了摇头,沉声问道:“本殿下想知道,那位足以影响四国格局者,究竟是不是本殿下府中的那一位?”

    盛世天下,影响四国格局,当年国师的预言,在每一个人心目中,都留下深刻的痕迹,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怨言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四国的皇家子弟并不会这么认为,当年国师的厉害,神机妙算、算无遗漏是众所周知的,并且载入史册,每个皇族弟子都必须修习那一段历史,并且将之扛在身上,当成责任,不能放弃,哪怕这位影响四国格局之人,在他们所在的时代并没有出现,也要传递给下一代。

    这是使命,也是责任。

    事关重大,十皇子殿下可不想自己送给宫中的那一个人是个骗子,到时候不只是一场笑话,还是叫他无缘皇位的重击。

    楚长海眼皮一跳,他不确定这位十皇子殿下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慢慢对自己的布局十分的自信,每一个可能发生的意外,他都算过了,并不觉得自己会失误。

    因此,楚长海犹豫了一下,便重重点头:“殿下,卑职这位侄女绝非常人,当年她曾经深陷劫匪手中安然无恙的回来,然后我二哥一家突然崛起,不再将爹娘放在眼中,此时殿下绝对可以派人前往香山村一探究竟。而且,当年那个三岁的孩子,明明已经死掉,却突然之间醒了过来,此处本就不同寻常,殿下尽可以询问当时为她诊治的大夫。”

    楚长海说得言之凿凿,低着头的他,并没有看到十皇子随着他的话,眸光渐渐发沉,一抹强烈的杀意迸发出来,真是转瞬即逝,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本殿下相信你,也希望你莫要叫本殿下失望,九月,金銮殿,本殿下等着你。”十皇子说完这句话,深深的看着楚长海半天而后转身离去。

    天才并不少,但是天才不知道珍惜机会,那也只能被放弃。

    “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黑黑的小子钻进十皇子的马车,身份自然熟的,拿了一块糕点塞入口中,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亮若星辰,叫人无法忽视。

    十皇子皱着眉,暗道,果然是乡野之中没见过世面的小鬼,半天不知道礼数。

    “楚长海是不是死而复生之事?我就说他在骗你吧?这个人阴险狡诈,我家爹爹就是被他带人重伤的,话里话外,都说是我爹爹冲撞了他,其实不过是贪图爹爹手里那块上好的墨罢了,那可是我们家祖传的,却被一个道貌岸然的东西给抢走了。”好像十分的气愤,黑黑的小子重重地咬了一口糕点,将这块糕点当成楚长海,恨不得咬碎了,吃入腹中。

    “什么死而复生完全是唬人的,那孩子根本就没死,不过是一时闭过气,假死罢了!为了给那侄女镀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才拿出来吓唬人。不然他为什么不敢将第五的侄女送上去反而送的是排行第四的姑娘?一看就有鬼!”黑小子好似来了兴趣:“不过我偷偷看过他送给大人的那个丫头,长得也就一般,倒是看着就不是普通人,那什么杂交水稻,一听就没见过,好厉害的样子!”

    然后神秘兮兮的凑近十皇子:“我还看到她捏了一块泥,说是什么改良马车…”

    黑小子口中觉得很厉害的东西,在十皇子眼中却是了不起的东西,杂交水稻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是听到大概的意思就知道这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发现。

    自古民以食为天,百姓安居乐业,兵强马壮,便是盛世天下的预兆,叫老百姓吃饱,叫他们安居乐业,是每一代帝王的毕生追求。

    若是粮食收获翻倍…

    那已经吃饱喝足,安居乐业的日子还会远么?强马壮,他国不敢侵犯,还是梦想么?

    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楚长海那厮不就是想要用死而复生之事彻底点出四姑娘的不一般么?又怕大人怀疑,才会掳走那五姑娘吧?”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