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04章 野心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4章 野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人,您要的人已经送入地牢之中,可还需要去抓?”

    “不必,你们辛苦了,退下去,今晚本官大宴诸位,还望诸位不要推辞才好。”

    “是,多谢大人,我等自然不会叫大人失望!”

    短暂交流,楚长海送走为他办事的人,转过身,眉宇间杀意四起,小心为上,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当天夜里,酒足饭饱,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血雨腥风,然,凡是参加那场宴会者,无一不是永远沉睡,尘归尘,土归土,来得干干净净,死得无声无息。

    一把大火,将真相燃烧。

    “大人。”

    “很好,楚长海,朝堂之上,已经有大臣开始上书立太子之事,此事你办得很好,本官已经将你的作为书信传给十皇子殿下知晓,相信不久之后,殿下定然会知道你的丰功伟绩。”阳新郡郡守大人如是说到,笑眯眯的收下楚长海送过去的孝敬钱,连同一顶不起眼的轿子。

    楚长海恭敬匍匐在地上,做出臣服乖顺的姿态,低垂的眼帘,却是郡守看不到的狡诈与嘲讽。

    “多谢大人提拔之恩。”

    “你回去等着吧,本官定带着好消息寻你去。”

    郡守大人笑容满面,让贴身伺候的随从亲自将楚长海送出去,直到人看不到了,郡守收起笑容,眼眸带着讥诮:“此子心性残忍,自私心狠,是一把利刃,也是咬手的利齿。”

    “大人何出此言?”管家低声询问。

    郡守笑道:“血脉之亲说弃就弃,你认为呢?”连血脉相连的亲人都可以背叛,何况陌生人?

    这种人,天生适合官场,擅于营钻,杀伐果断,青云直上不在话下,却是一生孤冷。

    笑了笑,郡守道:“找人盯着他,若有出格之处,就地斩杀。”

    “是,大人。”管家自然应是。

    平静的日子过了几天,严卿抓耳挠腮,想不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何还不动手,难不成想要眼睁睁看着小东西被送走?

    这么想,他也这么问了。

    “杀了郡守?杀了楚长海?你以为此事就过去了么?”段白黎淡淡的看着道:“你可查清楚,这些人为何下手抓人?别人不抓,偏偏只抓走容容?可曾想过,暂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严卿面红耳赤,手指动了动,有心掩面而逃,却始终记着,被抓走的那个人是他的姨妹,亲姨妹!

    “那你说怎么办?等着么?”

    段白黎收回视线,手中轻轻击打折扇,道:“阳新郡守背靠十皇子,楚长海通过他同十皇子有纠葛,也绕过郡守,直接为十皇子办事。如此说来,你明白了么?”

    严卿怔了怔,这个人的意思是…郡守以为他是为十皇子办事,进而接楚长海之手完成任务。但是他却不知道,楚长海狡猾得很,直接绕过他和十皇子有联系,甚至…

    “楚长海想要杀掉郡守取而代之?”严卿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段白黎。

    段白黎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郡守再好,也不是天子门生,楚长海,意在投诚,用国师口中之人,递送投名状。”

    告诉十皇子自己的诚心,哪怕那人是他的亲侄女。

    “国师口中之人?”严卿愣住,皱着眉沉思良久,被称为国师者,这多年来似乎只有那么一个,而国师口中之人…不就是那个影响四国格局之人?

    “你开、开玩笑吧?”严卿眼角微微一抖:“小东西是心眼不小,但和…传说是两回事吧?”

    段白黎没有解释,平静的喝着茶水。

    严卿坐立不安,恨不得刨开眼前这人的脑袋,将他的想法完完全全弄明白,省得猜来猜去脑袋头疼了却什么也得不到。

    良久,严卿深吸一口气:“你打算怎么做?”

    “助他一臂之力。”段白黎淡淡说道。

    折扇啪的一下打开,不是纸扇的厚实声音,而是金铁交鸣的铿锵之声,严卿眼皮一跳,心中警惕提高三分:“助楚长海?”

    段白黎没有说话,折扇往桌上一拍,而后指向窗口的位置,视野中,几个人抬着轿子出门,观轿帘颜色和轿夫人数,可知轿中之人为官宦人家,甚至本身就是为官者。

    严卿屏气凝神,这顶轿子他认识,正是楚长海进出所用。

    “大人。”守门人恭敬跪地。

    轿子半分停留也无,直接绕过去,很快消失在街头。

    “他要干什么?”严卿问道。

    段白黎道:“各方棋子已经布下,他自然要开始收网。”

    严卿沉默,讨厌读书人一句话高深莫测,叫他这种擅长使用拳头者摸不着头脑。

    段白黎瞥了他一眼,暗暗摇头。

    “大人,不好了!”一人急匆匆冲进来,扑腾一声直接跪倒在地。

    郡守皱着眉,道:“何事慌慌张张?没看到本大人还有贵客在,冲撞贵客,成何体统?”

    那人咽了咽口水,连忙磕头请罪,却是不敢在外人面前多说,随意扯了个无关紧要的事,便退了出来。

    “管家?”一出门,看到垂手以待的管家,那人眼睛亮了亮,迎上前去,低声道:“管家,刚刚得到消息,我们的人全都死了。”

    管家明显僵硬了一瞬,呼吸凌乱,道:“你再说一次。”

    “护送队伍刚出阳新郡,就被一群黑衣人拦下,紧接着全军覆没,轿子不翼而飞,传信之人只送回来一个令牌。”

    那人连忙将藏在袖口的令牌送过去,而后补充道:“另外,对方手背上刺有天齐皇家的图腾,十之**是消息走漏,天齐派人两人劫走了。”

    “你下去,此事烂在肚子里,切莫叫旁人知晓,否则死了也不算冤枉。”管家警告了一句,而后将之打发走。

    管家满头大汗,昂首看着蒙蒙黑的天际,焦急得不行,却不敢踏入房门半步。

    房内。

    “殿下,不知殿下亲自前来所为何事?卑职担心…”郡守在没人的时候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恭敬的说着自己的惶恐。

    十五六岁的少年还没有成年,身上的气度却是叫人不敢直视,只见他噙着一抹笑容,虚扶一把,而后说道:“赵大人莫要多礼,本殿下为父皇办事,途径此地,顺道而来,赵大人起来吧。”

    郡守恭敬称是,站起来连忙走出去叫管家备上茶点,同时问了发生之事,得知轿子被掳走,郡守整个人都懵了。

    等他回过神,已经跪倒在地上,不由自主道:“殿下,卑职有罪,卑职有罪啊!”

    十皇子笑容依旧,平静的看着他,道:“赵大人何出此言?说明白也好叫本殿下判判大人有罪与否?”

    郡守一脸绝望,闭着眼睛道:“您要的人…被人掳走了!”

    “哦?”十皇子眸光闪了闪,眼眸划过一抹亮光,似乎漫不经心道:“本殿下向来觉得赵大人办事滴水不漏,不曾想,赵大人马失前蹄?”

    郡守摸了一把汗水,心思百转千回,办砸了殿下的要是,被冷落是小,直接丢了命也不是不可能,权利地位无所谓,一条小命完了可就真的完了!

    眼眸划过悲痛欲绝,道:“殿下!请准许卑职将功补过!”

    十皇子好整以暇道:“本殿下给你这个机会,三日之后,本殿下还在此地,等候赵大人好消息。”

    说罢站起来,优雅的抚平身上的褶皱,而后推门,一步步,不急不缓的离开。

    郡守好似一瞬间被抽去了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大汗淋漓,片刻之后,大声找来管家,道:“楚长海此人身在何处?”

    “回禀大人,几天之前,楚大人便登门告辞,说秋闱在即,他欲下场一试,此事想来已经到了京城。”管家有些不解大人为何想起那个人,不过还是如实相告,末了犹豫道:“大人,轿子被掳走,我们如何交待?”

    郡守沉着脸,袖口之下的双手忍不住颤抖,冷声道:“找!加多人马去找!找不到…楚家那四公子身为何处?”

    管家忙道:“墨家主行踪难寻,大人若是不着急,半月可得知确切踪迹。”

    郡守面容扭曲起来,自牙口蹦出两个字:“废物!”

    管家面色一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另一边,楚长海松了一口气,朝着旁边俊俏的少年郎拱手一礼,道:“不辱使命。”

    “哈哈!”少年哈哈大笑,眼眸止不住的欣赏与欢喜:“楚长海,本殿下很满意你的礼物,今岁九月,本殿下在金銮殿上等候你的到来。”

    少年拍拍楚长海的肩膀,而后大步离去:“你家小侄女本殿下就收下了,你大可放心,是不是国师口中之人都无关紧要,本殿下定然能够护她周全。”

    楚长海连忙道:“多谢殿下,此番得殿下看重,也是大造化,殿下去留随意。”

    回答他的是一阵清冷的凉风。

    额首满是汗水,楚长海却是勾唇一笑。

    茶楼。

    严卿脸色黑沉得厉害,身边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说话轻柔如风,却字字句句扎人心扉,若不是…若不是…严卿咬了咬牙,憋屈得不行,却还是开口道:“小东西都被人带走了,你还不追么?”

    “带走?”段白黎扫了他一眼:“容容还在逻县,楚长海此人断然不会叫一个威胁爬到他头上去。”

    楚容还算聪明,一时间着了道懵逼了,但很快会想到下手之人。若是如此,叫楚容成为十皇子的一大助手,楚长海还有命在么?除了自己人,其他人死活楚容不会看在眼里,尤其是有过节、并且过节深刻的楚长海。

    因此,楚长海绝对不会叫楚容咸鱼翻身,并且爬到头上成为难以撼动的威胁。

    严卿抹了一把汗,再一次觉得心好累,一件事非得七绕八歪的,叫他这种粗人要怎么活?

    “可是十皇子并不是蠢货,道理带一个假货回京。”严卿问道。

    段白黎点头:“所以有了一招偷龙转凤。”

    严卿沉默了片刻,额头冒出汗水,眉头几乎打结,才吐出两个字:“楚鸢?”

    “没错。”段白黎动手给他倒了一杯茶,严卿受宠若惊。

    “楚鸢年纪和容容相仿,同一个祖宗,血脉相近,说起来容貌上有几分相似,再来,楚鸢心思重,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立场,也知道如何叫自己过得更好。”段白黎说一半,留一半。

    当年他寻找幼弟出现在香山村,楚长海或许一时间认不出来,但是时间久了,很自然能够发现他的身份,进而顺藤摸瓜,抓住机会,同京城有了联系,为自己谋取了一份举荐。

    为了避开他的视线,以为官在外顺利外出,一方面监视他,一方面和京城各种算计,盛世之言,国师预言,都不是秘密,楚长海很容易就会知道,而他的身份,自然也藏不住多久。

    楚长海忌惮他,又不得不除掉他,因此,围绕他展开的杀机只会多,不会少。

    而楚容,不过是第一个开刀之人。利用楚鸢的野心,与之里应外合,顺利掳走楚容,又怕楚容出人头地,第一个斩杀的人是他,进而叫楚鸢取而代之,替代楚容赴京。

    只要楚鸢足够聪明,不想死,就知道咬紧牙关,死不反口。

    他的下一步…便是毁尸灭迹!

    楚家三房…危。

    楚长海的最终目的,是杀了段白黎!

    但段白黎不会告诉严卿,这个人心机不深,还需要雕琢,在完成这幅作品之前,段白黎不打算灌输太过阴谋诡计。

    严卿忍不住捂了脸,楚家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一个毫不起眼的楚鸢也有惊人的力量,简直不可思议!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

    段白黎道:“容容还在逻县,楚长海却会借此机会,叫楚开墨低头弯腰。”

    “他想干什么?想要整个墨家不成?”严卿再一次觉得脑子不够用,楚长海也是一个狠角色,亲侄子亲侄女利用起来毫不手软!

    “根基太浅,楚长海已然投诚成功,之后便是彻底站稳脚跟,墨家庞大的家财、密布的人脉,会是楚长海在十皇子面前拥有靠前位置的底气。”所以,楚长海不会放弃墨家,愿意投靠最好,不愿意,那就折断了翅膀,逼楚开墨投靠!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