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02章 冠上别人的姓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2章 冠上别人的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月初,楚长海顺利回到任命之地,阳新郡郡守立刻让人将之请过去,一番觥筹交错,歌舞升平,郡守打发了陪客之人,张口就问:“如何?可是找到?”

    楚长海一掀袍摆,径直跪地,郑重说道:“不负使命。”

    郡守抚掌而笑,亲自将之扶起来,拍着他的肩膀,道:“本官定然向十皇子殿下进言,他日保你封官进爵!”

    楚长海面带惶恐,连道本该如此,心里却是另一番计较,海口夸出去,自然应该着手办事。

    二哥,对不起了!

    二月中,楚容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待她披头散发冲出去,院子已经恢复平静,若非空气中未曾散尽的血腥之气,楚容绝对会认为是自己幻听。

    “尚远出来!”

    楚容大喊一声,只见黑影一闪,面前出现一个人,单膝跪地,眼帘低垂,声音长时间没有开口而带着嘶哑晦暗:“姑娘。”

    楚容道:“有人闯入?你解决了?可有留下活口。”

    尚远是段白黎给她的人,比之尚安更像影子,若不是像今日这种日子,楚容绝对不会想起他的存在。

    尚远冷静说道:“回姑娘,来者一十八人,死于剑下一十三人,另五人逃脱不得,服毒自杀。”

    也就是说,没有活口。

    楚容皱着眉头,屋内的灯突然亮起来,连忙摆手叫尚远离开。

    下一刻,楚开翰衣衫不整跑出来,一看到楚容就变了脸,道:“出了什么事?为何我听到刀剑铿锵之声?小妹你可有事?”

    说罢,伸手将之拽到身后,张着眼睛紧张的到处寻找。

    楚容不由得笑了,道:“大哥,没事,我就是睡不着起来吹吹风,吵醒你了?”

    楚开翰明显不相信,瞪了她一眼,重重撸了她的脑袋,本来披头散发,一下子变成了鸡窝头:“别哄我,我不是瞎子,会自己看。”

    院子一如往常,但是仔细看能够看到丝丝凌乱,尤其是空气中的血腥味。

    确定屋外没人,楚开翰将之拽入门中,低声问道:“老实交代,你看到什么了?”

    这时候,楚开霖披着外衣走出来,静静坐在楚容身边,依旧气定神闲、不慌不忙,然而楚容知道,今晚不说是不行了。

    想了下,道:“我也刚起来,有人闯入我们家,都被尚远解决了。”

    换句话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楚开翰拧眉,小妹果然隐瞒了很多:“尚远是谁?”

    楚容扯了扯嘴角:“是啊黎给我的人,跟在暗处保护我,不过大哥你放心,尚远规规矩矩,从来不会跑进我们家,只会留在外面。”

    楚开翰看了她一会儿,忍不住糊了她一脑袋:“蠢丫头。”

    啊黎?段白黎给她一个人目的何在?那种轻而易举能够杀人、毁尸灭迹的高手,段白黎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身边有这样的人存在?

    不过想想也对,将军府公子,有一两个绝世高手,似乎也不需要意外?

    可是…

    想到自家小妹和这个将军府公子绑在一起,楚开翰就觉得额头不停的跳动。

    楚容抱着脑袋,有些委屈:“大哥再打我头,傻了你可负责我一辈子!”

    楚开翰不以为意:“大哥有能力养着你。”兴许傻了还更好一些,不会掺和将军府的事,不要叫他提心吊胆,就像四丫楚香一样…

    甩了甩头,楚开翰赶忙赶走这个想法,小妹还是这样就好,可别傻了才好,犹豫了下,动手给她揉脑袋:“以后不打了,真的。”

    楚容:“……”

    楚开霖全程不说话,见话题彻底歪了,果断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而后转身回房…继续睡觉去。

    天色大亮,孟氏照常洗衣做饭,挨个敲门叫醒赖床不起的孩子们,昨夜血雨腥风好似不曾存在过一般。

    “二嫂子!”

    孟氏相熟的妇女隔着院门大声的呼喊,孟氏连忙扔下手中的水葫芦,应了一声,大步走去看门。

    “怎么了?一大早就过来?快点进来坐,我这刚准备烧水做饭呢。”孟氏笑容满面,热情的将人往屋里带:“来就来,还带什么青菜?”

    那妇人忙道:“倒是我来得不是时候了,这点青菜地里刚摘的,你给做了,叫孩子尝尝。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那天你让我为你留意的人家找到了!”

    孟氏眼睛一亮,顾不得夸赞青菜长得好,急切问道:“快说来听听。”

    “那户人家生的是儿子,那衣裳、襁褓都是齐全的,也同意将之送给我们家大孙子!”那妇人笑容满足,皱纹都加深了。

    这个时候,一块布都是宝贝,幼儿衣服那是一个传一个,送别人这种事几乎没有。但是刚出生的孩子传别人家的衣服,据说会长得好,平平安安。

    也因此,孟氏很早就开始寻找那些舍得将衣服送出去的人家。

    一连过了几个月,孟氏自己坐不住了,这时候终于传来好消息。

    “是么!?哪户人家?我得登门谢谢去!”孟氏心里乐开了花,算着自家孙子需要多少合适,外孙子多少合适,算着算着又觉得不够,想着还要打听打听才是。

    那妇人笑道:“是我们香山村的,就是大刀王啊,你忘了去年他们刚得了个宝贝所以么?”

    孟氏笑容一僵,大刀王,就是害得她家男人闪了腰的祸首,一个莫名其妙的粗人,哼,没得因为害得她男人闪了腰心里愧疚不安,才愿意将衣服让出来!

    讨要衣服,布料不便宜,哪怕小了,也可以裁成小块作缝补之用,因此,没什么人愿意送人,加上之前讨不到,自然要出银子买,以后别人找他们家要,自然也不想给,就这样,渐渐形成了有人讨要,却没人愿意给的风气。

    但寓意甚好,所有人都习惯性讨要一番,有了皆大欢喜,没有在花钱去买,不过也记在心里,断然不会送人。

    “原来是大刀王,我倒是没想到他们家肯点头答应。”孟氏热情大减。

    那妇人笑了:“可不是,谁不知道大刀王那一家就是个暴躁难相处的,明明不缺银子,那襁褓、肚兜、裲裆、小被子的,都是一个孩子用一套新的,却咬死了牙关不给人。不过这次都是好说话,听说我在打听,还张口询问谁家孩子要用,嘿,一听是你们家,立马转头,让他家那婆娘卷吧卷吧给我送了来。我就放家里,也给你洗干净了正挂太阳底下晒着,回头你让二郎上家里拿,别说,他们家的婴儿物多得很,也保管完整,干干净净,完全不似别人家成了老鼠窝。”

    孟氏纠结了,要吧,两家人的关系其实一直不太好,人家给了这么大的人情,总不能再冷脸相待吧?可是他们家丢了个孩子,正诬陷她家五丫呢!不要吧,这些东西真的是舍不得放手,不贵,但是寓意深远,谁人不想家里的孩子得到最好的祝福?孟氏纠结不已,一时间愁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妇人不知道当中的纠结,只以为她在纠结给孙子还是外孙子好,笑道:“一碗水端平在我看来是不可能,二嫂子,你看,双喜肚子里那孩子才是姓楚,才是我们香山村的孩子。不是我嫌弃二丫头,只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亲疏立见,更何况,你那女婿是什么人,会同意宝贝儿子穿农家那破破烂烂的衣裳?”

    孟氏摆摆手,勉强收起纠结之色,道:“有劳你走一趟,一会儿我上你们家去,你陪我走一趟大刀王家如何?”

    那妇人一脸爽快:“没问题,你尽管来就是,我还想上他们家买点猪肉呢。”

    两人交头接耳说了一些无关紧要之事,谁家小鸡又死了两只,谁家闹起来没完没了,谁家姑娘年岁正好可以相看人家了,都是鸡毛蒜皮之事,两人却是津津有味。

    “媳妇儿,有饭吃么?”

    楚长河带着一身木屑,探头探脑的扫射厨房,孟氏才恍然惊醒,猛地一拍大腿:“马家妹子对不住,家里人刚醒,我这饭还没做出来,你稍坐片刻,一会儿留家里吃饭。”

    马家妹子忙道:“不了不了,倒是我耽误你时间了,原想着叫你高兴高兴,却是忘了时间,我家那几个小子也快要起来找饭吃了,我也得回去做饭呢,就不坐了,你一会儿有空直接到家里来,我分一起去大刀王家道谢。”

    孟氏再三感谢,跑到厨房抓了一碗花生,瞪着眼睛兀比叫她收下,这才将之送走。

    楚长河一改刚才的客气,理直气壮道:“那马氏上门来干什么?你看看,几棵野菜换我们家一碗花生,你啊!”

    孟氏不在意道:“人家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花生算什么,就是肉,我也给人家送过去!”

    “你能!”楚长河哼了一声,道:“她帮你什么忙了?”

    孟氏斜眼:“家里俩孩子不都要生了么,我让人打听别人家的襁褓,洗干净了准备起来,免得到时候匆匆忙忙。”

    楚长河点头称是,心里将此事记下,打算到别的村子打听打听,多讨要一点,反正两个孙子要用,不嫌多。

    孟氏一头扎进厨房,很快,烟囱燃起青烟,阵阵米香飘散出来。

    随着月份的接近,楚家人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两个大肚子的女人变身珍贵琉璃,好似一碰就碎,家人战战兢兢、草木皆兵,眼眸里满是期待与紧张。

    楚容也不例外,孩子这种生物不是自家的那就是玩具,自家的是宝贝,紧张兮兮的害怕出什么意外,因此,楚容化身跟屁虫,有事没事粘着两个大肚婆,看她们坐在一起绣花,讨论给儿子绣哪种花样的肚兜,看她们扶着腰,叉开腿艰难的散步。

    初为人父,最紧张的当属楚开翰和严卿,两人约好了一般,绝对有一个人在家贴身守护两个大肚婆,偶尔离开一下也是去看楚长河给孩子做的小床和小玩意儿。

    楚家又一次遭遇刺客,严卿生出了戾气,家里媳妇儿已经七个多月了,这群苍蝇却是没完没了的折腾。

    “大哥,劳烦照顾我家娘子几日。”严卿终于是憋不住,某一天突然找到楚开翰,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带着自己的人的人,悄无声息离开了。

    ……

    “什么?又失败?全军覆没?本官养你们何用?只吃干饭的么?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贱民也抓不住!”楚长海一脸凶相,俊美容颜损坏无疑,多了几分坚硬的刻薄。

    地上,几个身着官袍的男子瑟瑟发抖,却是不敢抬头,不敢说一句话。

    “老四。”楚老爷子走进来,似乎习惯了这种场景,低垂着眼帘叫了一声。

    楚长海胸膛剧烈起伏,却是牢记老父亲的不容易,再生气也不会对他生气。

    摆摆手,压抑着怒声,道:“你们都下去,静候本官吩咐。”

    换句话说,此事还没完!

    几人连忙告罪退去。

    人走了,屋内安静了下来。

    楚老爷子才道:“老四啊,到底是你的亲兄弟,若是不能放过…就抓五丫一个行不行?”

    楚长海眸光一闪,问道:“爹是何意?爹愿意出手助我?”

    楚老爷子叹息一声:“你是我儿子,我不帮你帮谁?不过老二是你亲兄弟,二郎他们是你亲侄子,五丫…不过一个丫头片子,总归是别人家的,抓了也就抓了…”

    此话一出,楚老爷子似乎卸去一身力气:“我有办法将五丫带出来,你的人准备准备,直接抓了带走,再也不要出现,如此可行?”

    楚长海勾唇一笑,眉宇间的凶狠散去,仿佛还是以前那个风流倜傥、俊逸明朗的翩翩公子,拱手一礼:“多谢父亲。”

    楚老爷子摆摆手,心头浮现的愧疚一点点被抚平。

    不过一个丫头片子,总有一天要嫁给别人,冠上别人的姓,没了…也就没了。

    另一边,严卿带着人来到一间客栈,化名一个行商,使人探查楚长海的一切,自己静观其变,日夜监视着楚长海。

    与此同时,香山村。

    “楚楚成亲?对象是谁?”楚容兴致勃勃的追问。

    楚长河说道:“男方是城里的少爷,听说和你大堂兄是同窗,家里殷实,比不得曾经的方员外,却也是家财万贯的地主。”

    方员外,便是方佳怡、楚长海的老丈人,两年前入狱,至今吃着牢饭。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