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300章 特别会赚银子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0章 特别会赚银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黑风高,纵然入了春,天气还是有些发凉。

    段白黎习惯性坐在书桌前写写画画,旁边钱老捧着医书看得津津有味。

    “尚华可是要回来了?”段白黎突然问道。

    钱老算了算时辰,点头:“是,公子,这些香山村的老百姓还不错,也许见过死亡,倒是将容容姑娘所言之事铭记于心,一路同尚华费心学习,比其他人强上太多。公子,尚华完成任务,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

    段白黎沉默了片刻:“你让人将此信…”

    话未尽,段白黎住了口,唇角有些无奈的上扬,说好的放下一切,却在那八百里加急之后全心进入备战状态,想必容容也是知道的,才会带他去看浴血的战马和濒死的士卒。

    “公子?”钱老疑惑,将此信干什么?公子为何止了话语?

    段白黎摇摇头,终究将手中那封信投入烛台,焚烧成灰。

    钱老不敢询问,低下头,静静等待公子的吩咐。

    就在这时候,吱呀一声响,段白黎手中一弹,指尖不知道何时沾染墨汁,直接飞射而去,风起,灯灭,白烟轻动。

    钱老渐渐坐直了身躯,手中出现一柄匕首,月光之下,尤为阴冷。

    院中,胖胖的脑袋从院门探入,睁着眼睛四处一扫,入目是整齐的花花草草,以及屋檐下吸收月光的药草。

    “小白脸,连生活都不会,这么大的地方就该种点青菜、养点鸡鸭!”

    扯了扯脖子上的黑布,遮住口鼻,一双恶意满满的眼眸盯着漆黑一片的屋子,暗骂一声:“活该你死了!”

    推开门,黑衣黑裤的人蹑手蹑脚的走进来。

    行至门口,特意放轻了呼吸,竖起耳朵听屋里的动静,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抽出一把卷了刃的匕首,生疏的撬着门栓。

    屋内的人放松了紧绷的身躯,钱老甚至收起了匕首,不是他们看不起人,实在是外面这小贼没有值得他们放在心上的地方,这等低劣的手段也敢出来谋财害命,简直是自寻死路。

    段白黎默默打了个手势,钱老会意,借着桌椅隐入夜色之中,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这里藏了一个人。

    而段白黎步伐轻柔,如往常一样,宽衣解带,横躺床榻之上。

    吱呀——

    门开了,一个肥硕圆润的身影滚了进来,似乎因为太过生疏,叫两扇门重重摔在墙壁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这肥硕的身影似乎吓了一跳,连忙抓着门,叫声音一点点散去,确定屋里的人没有反应,低声啐了一口:“死猪!”

    这么大动静依旧没有反应,可不就是睡得跟死猪一样?

    这才转身将门掩上。

    扯下碍事的黑布,嘀咕道:“要怪就怪你得罪了老子,你放心,看在你那脆生生的骨头上,我不会叫你痛苦太久,一刀抹了脖子好了。”

    那人看准备床榻的位置,而后避开桌椅,缓步而去,目标太过明确,此人竟是没有注意到一条突然缩回去的脚。

    走至床边,看着床上安睡之人,那人恶狠狠的笑了起来:“我这一辈子就杀过猪,那一刀子下去,猪没死,鲜血淋漓,四处飞溅,那猪还知道撞开人到处逃命。但是你睡得跟死猪一样,叫人闯入门而不自知,就是死了也是活该,不过,也幸好你睡成死猪,这样死了就不会太过痛苦了。”

    说罢,朝着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搓了搓,双手握着刀,朝着床上的人重重刺下!

    床上睡着的人突然睁开眼睛,不知道扔了什么东西,那人手腕突然一疼,手一歪,失去了准头,整个人扑倒在床上。而后,一人悄然出现,直接将之按住,夺过刀子,反置于他脖子上,沉声道:“莫要轻举妄动。”

    声音很苍老,很冷漠,但是他听过,是一个叫做钱老的神医的声音。

    段白黎径直下地,点亮房间,照亮被钱老按在床上挣扎不休却发现始终无法挣脱半分的人:“三胖?屠夫家的小子?”

    “是我。”三胖面红耳赤,过分肥硕的脸庞红霞满天不是羞躁,而是愤怒:“你在装死?好将我抓住?你故意的?”

    好生邪恶的人!

    段白黎气定神闲的落座,钱老伶俐的将之拎起来往地上一推,抬脚踹上他的膝盖,双手分别抓着他的手臂,重重按在地上:“说,你星夜前来,目的何在?”

    两个膝盖撞得生疼,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三胖恼羞成怒,扭头恨恨的说道:“自然是杀人灭口,你待如何?”

    钱老冷笑一声,苍老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根闪着寒气的银针,直接扎入他的脖子。

    嘶!

    不疼,但是很麻,就像成千上百的新小蚂蚁,钻入骨头缝隙中一点一点的啃食骨头,酥麻入骨痒的,痒彻心扉、恨不得剥开一层皮好好挠一挠!

    三胖难受得不行,抱着身躯满地打滚,任凭他怎么抓挠,始终找不到重点。

    空气中弥漫一股血腥之气。

    段白黎蹙眉,站起来打开了窗户,叫清风吹拂入户。

    “既然他精力旺盛,便,送入军营服役。”段白黎瞥了他一眼,直接决定了他的以后。

    转身,走出家门。

    气味太重,他一刻也不想呆。

    尊贵无双、华贵绝美的公子爬墙了!

    楚容双眼惺忪,看着眼前霸占她半张床的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论规矩,人家很规矩,碰都没碰她一下,可是这是她的闺房,女儿家的闺房是能够随便闯的么?更何况爬上她的床了!

    “啊黎,你怎么了?你不是这样的人才对!”楚容抹了一把脸,暗暗反思是不是她爬墙爬太多,爬他的床也不少,叫正人君子啊黎也学坏了。

    可那时候不是觉得年纪小么?

    抓了抓头发,楚容叹了一口气。

    段白黎轻声道:“快睡,天亮我就离开,断然不会损了你的名声。”

    楚容瞪着眼睛,瞪着瞪着就睡着了。

    没关系,她也才十二岁,还小!

    嗯,还小…

    段白黎有些好笑,明明上一刻防狼一样,下一刻却睡得这般安心。

    修长手指挑开挡住她眼睛的发丝,柔柔一笑,

    天蒙蒙亮,楚容半睡半醒之间,身旁已经没了人,就好像昨夜只是一个梦境一般,翻了个身,楚容继续睡觉。

    然而,没能再睡多久,院子里一阵吵闹,楚容蒙着脑袋细听,原来是四叔带着爷奶来讨要琉璃二子了。

    “当日可没说将两个孩子给你们,老二,快点让开,老四是孩子的亲爹,难道还会害了孩子不成?”刘氏自觉苦口婆心,眼睛却是不停的转,打量二房的新屋子。

    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踏入。

    暖房时,决定给二房一点颜色看看,因此,楚长河的兄弟爹娘没有一个到场的,旁人怎么说的她也略有耳闻,只不过老二家脸皮厚,竟然当成没有听到。

    “娘,非是我要阻拦,而是两个孩子吓成这样,你们好歹给孩子一点时间才是!”楚长河自觉脾气很好,尤其在儿子们陆续想法,接替他扛起养家大任,他觉得自己功成身退,陪着老妻,等着孙子也就够了。

    但这四弟未免太过不着调了,以前不管孩子死活直接扔到他手里,现在张口就想要将孩子讨要回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养条狗都会有感情,何况是人?

    但他只是孩子的二伯,没有立场留下他们,只能推脱,是孩子情绪不稳定,待和孩子商量了再说。

    缩在孟氏怀里的孩子的确是吓得不行,脸色惨白,却没有哭出声,几次三番的家变,其实他们并不傻,多少知道些东西。

    “孩子那么小懂什么?你们放开手就是,我们又不是要害了孩子!”刘氏忍不住大步上前,想要从孟氏怀里抢人。

    到底不是自家的孩子,孟氏不敢拿出母鸡保护小鸡的架势,挡了两下就让开了位置,叫刘氏一手一个拖了去,俩孩子立刻吓哭了。

    “你们已经八岁,非是小孩子,什么决定心里可有计较?若是想要留下,六哥自会想办法,若是想要走,那也是一句话,你们,如何选择?”动静太大,楚开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毛笔走出来,隔着一段距离,凝视哭哭啼啼的两人,眉目冷峻,说的话却叫人生出信任。

    琉璃二子哭声戛然而止,一年多的相处,他们也在长大,如六哥所说,去或者留,其实心里早就有想法。他们也知道,伯父伯母对他们再好也不是爹娘,爹娘对他们再冷漠终究还是爹娘,他们可以任性的选择留下来,相信六哥绝对有办法叫旁人说不出话来。

    但他们也知道,路是自己的,没道理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他们清除路上的障碍,就像二姐姐以前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现在他们太小,只能听大人的,长大了呢?唯有用双手为自己博一个未来,那才是属于自己的未来。

    风霜雨露,大风大浪,终归要自己昂首面对。

    双胞胎心灵相通,互相看了一下,擦去脸上的泪水,抓着彼此的手站起来,冷静而颤抖道:“我们,跟着爹。”

    话音落下,两孩子看到伯父伯母失望的表情,看到奶奶得逞的笑容满面,也看到他们爹始终冷漠的神态。

    手牵手上前就地一跪:“连日来多谢二伯二伯母照顾。”若是可以,他们不愿意要举子爹,要会给他们做吃的、抱着他们玩的爹娘!

    然,没有人能够选择出身。

    昂首,潸然泪下。

    楚开霖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一行人大摇大摆的将人带走。

    “六郎,琉璃到底太小…”孟氏犹豫了下,婉转的表达自己的不满意。

    楚开霖淡淡开口道:“八岁还小么?我二哥九岁一人外出,我小妹五六岁不到就行走城里城外,八岁,小么?”

    还真是…不小了。

    孟氏讪讪一笑,九岁的四郎敢一个人离家出走,只带着一把算盘,五岁的五丫敢一人进城,说找点东西吃,再后来,九岁的四郎一月回家一次,五岁的五丫早出晚归,直至后来好几天回一次。

    多少次风霜雨露打湿头发,多少次边吃边睡?

    八岁,的确不小了。

    不知道自己勾起老娘心里的疼惜,楚开霖关了院门,轻声道:“爹娘,你们放心吧,到底是楚家的血脉,爷奶再糊涂也不至于卖了他们。”当然,若是女子就说不定了。

    楚长河夫妻到底心疼,摆摆手,疲惫的进屋了。

    楚容听着院子里没有动静,这才蒙着被子继续睡觉,暗想着再睡一会儿,然后进城去,碧玉山庄好些时候没去了,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偷懒?

    楚家老宅。

    琉璃二子被带回家,没有一声安慰,没有一身关心,只有亲爹冷漠的问道:“你二伯家可有特殊之处?”

    特殊之处?

    二人一脸茫然。

    那个家说起来经常吵吵闹闹,二伯娘每天早晨每个屋子跑一趟,大喊大叫的叫孩子起来吃饭,二伯一早起来先入他的工具房,天大亮了一身木屑出来,被二伯母好一顿说后笑嘻嘻的洗手吃饭。

    五姐姐经常赖床,经常被二伯娘点着脑袋一通说教,女儿家勤快一点,女儿家不能睡懒觉之类的话。

    四哥回来了会被二伯娘说,然后又心疼的进厨房做饭,好几道四哥喜欢的菜肴。六哥回来,二伯娘明显说话小声了,甚至还会在他护着玉姐姐的时候气得哆嗦,却也没再追究。二哥宠着二嫂,会给她带好吃的,顺便塞给他们一份,在二伯娘酸话一句之后全家都有好吃的吃了。

    吵吵闹闹,却也笑声一片。

    特殊么?特殊,他们经常吵,为了一碗吃不完的饭能掐得四哥活蹦乱跳,一大早离家出走,为了五姐姐披头散发唾沫横飞,却动手为她束发。也不特殊,哪户人家不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鸡飞狗跳的?二伯家其实也不例外。

    真要说特殊的地方,也只有…

    “他们特别会赚银子!”琉璃二子认真说道。

    紧接着将随身携带的荷包拿出来,鼓鼓的,一看就份量不轻:“二伯、二伯母给我们大红包,二哥、四哥、六哥还有二姐、五姐姐都给了,每人给一个大红包,就这么多了。”

    新年的热度还没褪去,口袋里的红包拆过却来不及花出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