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98章 老娘操碎了心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8章 老娘操碎了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新年第一串鞭炮响起,将整个村子笼罩上一层烟雾,空气中弥漫着过节的气息,红色鞭炮碎屑到处都是,喜庆的笑容好似冲破云层的阳光,照亮心扉深处。

    “小哥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楚容歪着脑袋,笑嘻嘻的讨要红包。

    旁边的楚开墨开玩笑道:“小妹直接绕过我和大哥,是不是说我们不需要给你红包了?”

    楚开翰笑容晏晏,注视着兄弟姐妹笑得温暖如春,也分一丝心思,照顾身怀有孕的双喜。

    楚容扭过头:“二哥好生小气,那天要不是…”

    “给给给!必须给!给大大的大红包,行不行?”楚开墨面色一变,恨不得冲过去捂住那张小嘴,奈何太过明显,只能放大声音,盖过楚容的声音。

    楚容嫌弃道:“二哥的声音什么时候好?这也太难听了,难听就算了,还出声叫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楚开墨:“……”怪我喽?我也不想变了声音啊。幽怨,委屈,可怜兮兮的看着楚容。

    楚容咧嘴笑。

    “这是红包。”楚开霖卷了一块红布,将一百两银票直接包给了她,道:“过两日进城给你带好东西,房先生让我带给你的。”

    楚容眸光微动:“房先生还好么?”

    楚开霖点头:“好得很,太傅家的公子,尊贵无俩。”

    “竟然是太傅家的公子?”楚开翰揉了揉眉心,家里人又招惹了一个大人物:“小弟,人家送礼物,你可有回礼?”

    “大哥放心便是,我已经处理好。”楚开霖拱手一礼,低声道:“房先生一生清心寡欲,无欲无求,也就喜欢一点书画笔墨,去岁年末,二哥给我一套上等文房四宝,我便将之转送给房先生,另带一副名画。”

    楚开墨连忙道:“那你不就没得用?不行,我得让人再准备两套。小弟,以后需要送人你就开口,二哥另外给你准备,我给你的东西断断不能再给别人了。”

    自家小弟,用的笔墨纸砚自然应该是最好的,楚开墨打心眼里这么认为,因此,给他的东西都是精挑细选的,却不知道这熊孩子转头就给了别人,简直浪费他一番心思!

    楚开霖笑道:“叫二哥操心了,我还有的用,不够用断然不会和二哥客气。”

    楚开墨眉宇皱起来,看看,就是这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每每听到总是觉得短一口气、矮一头而说不出下面的话。

    楚开翰道:“还了礼便可,你二哥说得对,给你的东西你就留着,需要送人你就提出来,你二哥见多识广,手中拿得出去的礼物甚多,都是一家人,自家兄弟不需要这般客气。”

    楚开霖点头应是,楚开墨跟着点头。

    楚长河夫妻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满意,兄友弟恭,看着就叫人心情愉悦,果然是他们家的孩子,从小就特别懂事,长大了也没有你我之分。

    得意,骄傲,两人眉宇之间喜气洋洋。

    “娘,爹!快来帮帮我!大哥!二弟!三弟!小妹!”

    熟悉的声音,带着迫不及待的声音,楚长河夫妻俩相当伶俐的站起来,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冲了出去,楚开翰扶着双喜紧随其后。

    “我姐回来了。”楚容微微挑眉,抬头看向窗外。

    “我姐也回来了。”楚开墨笑容满面,却是坐得端正,没有出去的打算。

    楚开霖眼眸中划过一抹无奈之色,轻声道:“我姐和姐夫一起回来了。”

    楚容和楚开墨互相看了看,而后哈哈大笑:“一家人齐全了!”

    “四郎!快出来!”孟氏一声尖叫,屋内三兄妹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跑出去。

    却见孟氏好似面对一个超级大宝贝不知道怎么下手一般的看着楚云,旁边,严卿一脸憔悴,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包袱,袍摆处沾染了不少红色的鞭炮碎屑,正全身靠在楚开翰身上,宛若一条死鱼,出气多进气少。

    “娘?”楚开墨没看出什么,不由得疑惑出声,没出什么事,这么大声干什么?吓他一跳。

    孟氏连忙道:“快点帮着你姐夫把东西放进去,然后去请个大夫回来,你这姐姐也真是的,岁数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怀着孩子还敢到处跑,从南城到这里可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啊,死丫头竟然胆大包天的带着你姐夫回家来!”

    楚开墨眼睛瞬间直了,直勾勾盯着楚云的肚子,家里的大嫂同样怀着孩子,但是,大嫂再如何也要顾忌男女之别,而楚云是自家姐姐!

    想到那肚子里住着一个小生命,总觉得不可思议。

    “姐,你也有孩子了?”楚开墨不确定的问道?

    楚云重重点头,粉脸上带了几分疲惫,却没有严卿那种宛若死鱼的凄惨,露出慈爱的笑容:“你很快就可以当舅舅了。”

    楚开墨忍不住笑了出来,大步上前,抓了严卿身上的包袱往自己肩头挂,欣慰道:“姐夫好样的,是个男人,没叫我姐姐受委屈,很好很好。”

    严卿喘着气瞪着眼,这臭小子说得好似以前的他不是男人一样,不过…

    借着楚开墨的力量,两人拉拉扯扯的往屋里去,严卿低声问道:“你说你姐姐肚子里的是男儿还是女儿?”

    楚开墨愣了下,随即面露凶恶:“你什么意思?男儿如何?女儿又如何?”

    农家人大多重男轻女,潜意识里,楚开墨也喜欢一个调皮捣蛋的侄子而不是侄女,下意识的,就觉得严卿也重男轻女了,还没生出来,就开始生出心思!

    自己姐姐,哪怕生出女儿,那也是宝贝蛋,比别人家的儿子宝贝!

    他严卿敢说一句嫌弃的话,楚开墨定然撸起袖子揍一顿再说!打不过?这不是又蝙蝠大哥么?

    严卿擦了擦汗,这家不可理喻的兄弟姐妹!

    低声道:“我当然希望有个儿子传宗接代,但我更想要一个女儿,可爱又粘人的闺女。可是我担心生孩子太辛苦,小百合太过受罪,生一个就好了,最好直接是儿子,反过来我又特别想要一个闺女,你说怎么办?”

    楚开墨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理顺了他的话,意思是,叫楚云直接生儿子好了,有了继承人,以后都不生了,免得受苦受难。但生的要是儿子,严卿又特别想要一个闺女,又不想楚云受罪,反过来,生的是女儿,却又不得不再生一个儿子,但是受罪呀!

    严卿就在纠结这些东西,来来回回,忐忑兴奋又激动不安,简直是…

    毛病!

    “先生出来再说!没准一次生俩呢?”楚开墨眼睛亮了亮,低声道:“你要是嫌弃可以送给我家养着…”

    “呸呸呸!胡说八道什么?”严卿呸了他一脸唾沫:“就是十个八个本公子也养得起!”

    楚开墨哼了一声,嘀咕道:“我大嫂也有孩子了,我们家很快也有小孩子!”

    严卿笑了下:“可是赶巧,正好和小百合有个伴,姑嫂之间互相照应,也一起生了吧,要都是男儿,就是兄弟,要是一男一女,就…”

    “就你妹的就!”楚容小脑袋伸出来,恶狠狠道:“别搞什么亲上加亲!严卿,我可警告你不许生出这种心思来!我们家绝对不容表哥表妹一家亲的,明白么?”

    严卿拍了拍她的脑袋:“小孩子不要动不动骂人,我那可怜的妹妹没招惹你吧?”

    亲上加亲的事却是从此不敢提起,这个小东西看着恶劣得很,其实一心为家人,亲上加亲定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秘密,小东西不说,他也不想知道,但这一点他永远记住了,甚至写入以后的族谱之中。

    一只大手打在楚容背上,不重,声音却是不小,不用回头也知道她那操碎了心的老娘发火了:“告诉你多少次,男女之间要注意距离,亲兄妹也就算了,但啊卿是你姐夫,别失了分寸!”

    妻子出事了转头迎娶小姨子的事并不少见,纵然孟氏不觉得她家会出现这种事,但该提醒的还是要说出口,严卿是姐夫,但终归是外姓男人!

    楚容哼哼唧唧没有说话,她娘真是越来越爱管着她了,十二岁了,比不得以前,男女有别什么的她娘不在乎,反而觉得年纪还小没关系。

    “娘,小妹从小就是这个性子,几个哥哥也都宠着她,便随她去吧,她自己懂得分寸。”楚云笑着说道。

    孟氏小心翼翼不敢大声,却是警告道:“你可眼睛擦亮了,自家妹妹倒是没关系,别的女人靠近啊卿,你得睁大眼睛!”

    楚云看了一眼严卿的后背,道:“娘,啊卿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这一路,任她如何折腾,这个男人总是笑容以待,哪怕累得要死,闭上眼睛都能够睡过去,也不曾对她冷脸,甚至变着花样叫她多吃一点东西,多睡一会儿觉,可以担心吵到沉睡的她保持一个动作大半天,内急憋了好久不敢去。

    这样的男人,想来只手可数,而她很荣幸拥有一个。

    严卿的脊背瞬间绷直了很多,不用看正面,楚云也知道这人正一脸得意洋洋。

    大女儿一脸幸福美满,孟氏却是忧心忡忡,她生在农家,多为穷人,自然没有银子弄什么三妻四妾、通房暖床的。但严卿家世不同啊,这孩子看着老实,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娘家人不在身边,丈夫世家出身,家里长辈断然不会叫男人憋上十个月的,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孟氏更加操心了,一张脸满是愁容,掩饰都掩饰不住。

    楚容看她老娘一眼就知道她的心思,找了个无人的时候,偷偷将成亲之前的约定告诉她,免得老娘操心得睡不着觉。

    “娘放心吧,严卿敢出尔反尔,我三个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世家出身又如何,说出口的话就是承诺,违反承诺就该受罚。”楚容笑着趴在孟氏的肩头,有些撒娇的意味:“我们都长大了,以前爹娘保护我们,以后我们保护爹娘,好不好?”

    孟氏眼眶一热,吸了吸鼻子,怒道:“老娘能不操心么?等你们一个个成亲了,有各自的家和孩子,娘才能少操心。”

    父母护着儿女不是应该的么?外面的野狗还知道为了孩子和别的野狗打架呢!更何况人。

    不过小丫头这番话叫人心暖暖的,熊孩子也是长大了。

    “嗯,那娘就接着操心吧,儿子女儿的心操完了,接着就是孙子孙女,再然后是曾孙子曾孙女…”

    孟氏:“……”熊孩子!也不怕叫你老娘累死!

    大年初三,楚长海带着一家人光荣回乡,大红色官袍穿在身上威风凛凛,并且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名为感谢乡亲们对家中老父老母的关照,实际上是炫耀,是压制,是**裸的威胁。

    我为官,你为民,胆敢造次,大刑伺候!

    楚老爷子激动得红光满面,甚至不顾礼教,命令村长将刚刚关上不久的祠堂给开了。

    “我儿光宗耀祖,难道要遵循往日初一才能进祠堂的规矩?不能行个方便,也叫老祖宗们高兴高兴?”楚老爷子说得理直气壮,甚至带着高高在上的命令。

    我儿子是大官,你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就应该敬着!

    村长无法,哪怕气得全身哆嗦、热血涌上脑门,却还是在几个年纪大的长辈的示意下,大开方便之门。

    楚长海恭敬应了一声谢,却是将方佳怡和一双儿女通通带入祠堂,女子不得入祠堂,这点又犯了忌讳,村长阻拦不得,被随行的两个衙差按在地上。

    “规矩是什么?规矩就是权力至上!”楚长海笑着说道,而后带着一家人大摇大摆走进去,就是刘氏,也终于第一次踏入香山村的祠堂中。

    几个老祖宗气得大喘气,连连呵斥,同样被衙差拦住,碍于年纪实在太大,只是拦着,不敢动手:“几位即将入土之人还是安分些,莫要仗着年纪大兴风作浪才是,我家大人为一方父母官,拜见祖宗先辈有何不可?”

    “没什么不可以。”

    一声清冷却是清脆的声音,紧接着,刚刚踏进祠堂范围的楚长海连带方佳怡和两个孩子并楚老爷子和刘氏一起被丢了出来。

    楚容小小的人就站在门口,绷着小脸,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