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94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4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笠爷爷,志豪哥哥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你要好好吃饭,好好活着,我看到他给你一年娶一个漂亮能干的孙媳妇儿!”楚容韩腿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碗清香扑鼻的肉粥,肉粒被耐心的磨成小块,混合细碎青菜,很是别有一番滋味。

    三笠爷爷笑了,露出不知道什么时候缺了一颗门牙的笑容,浑浊的双眼充满了期待与渴望,道:“快把饭给我吃了,然后叫志豪进来看看我。”

    楚容咧嘴一笑,拿着小勺子,一勺一勺粥喂他,不时取一块微湿的帕子为他擦去滴落下巴的汤汁,再三叮嘱,细嚼慢咽,再吞下去。

    老人家可不比年轻人囫囵吞枣,吃下去消化很好,也可以吸收。他们身体上很多器官已经退化,功能大不如从前,就是细碎容易吸收的粥,里面那些肉粒也需要细嚼慢咽才咽下去,否则他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消化不良。

    三笠爷爷笑容渐深,不知道第几次感叹道:“你要是我的亲孙女就好了,楚老头那死老东西也是命好,摊上你这么一个乖巧孝顺的孙女,要是我的肯定会在掌心里疼爱,可惜那个人不知道珍惜!”

    楚容笑笑不语。

    孝顺么?

    其实没有,她只是记人家的情,记人家的恩,很小的时候,身体爷爷就给她很多很多的甜糖,再后来经常给她塞好吃的,待她如亲孙女一般,自然投桃报李,但也要好好的对待这位老祖宗。

    一碗粥入腹,三笠爷爷目光灼灼的盯着门口看期盼心目中惦记了许久的那道身影缓步而来。

    楚容收拾碗筷走出去,而后扶着林志豪入门,低声叮嘱道:“三笠爷爷状态很好,毕竟年老了,精神上可能支撑不住很久,你说两句话就要离开,免得老人家过分劳累。”

    林志豪眼含感激,犹豫了片刻,终究是开口道:“容容,其实我爷爷很喜欢你,曾经说过,要是再有一个孙子,就将你迎娶过门…”

    楚容眉心一跳:“志豪哥哥打住,我现在已经是新的身有婚约之人,断断不能再谈及此事,志豪哥哥可记住了。”

    林志豪愣了下,随即洒脱一笑:“嗯,容容妹妹放心,我不过随口一说,这些日子麻烦你来来给爷爷喂饭,如今我可以下地给爷爷做饭了,以后容容妹妹就不必这般辛苦了。”

    楚容笑了笑,轻轻一推,将之送入房门:“我在外面等你,最多一刻钟就要出来,三笠爷爷的身体实在是扛不住。”

    林志豪点头,一瘸一拐走进房门。

    门被关上,楚容蹲坐在门槛上,听着房间里接孙两人的谈话,从询问身体,说到以后成家立业,在说到调皮可爱的小曾孙子,笑声不断,情意浓浓。

    世上多少子不养亲不待,如三笠爷爷与林志豪这般爷孙融洽、以彼此为生活支撑的实在不多。

    忍不住叹息一声。

    正正好一刻钟,楚容带走林志豪,而三笠爷爷已经安然入睡。

    “好好活着,三笠爷爷…最多只有三年的时光。”楚容给他换了药,低头一句,便匆匆离开了。

    身后是那个汉子压抑的哭声。

    相依为命,互相支撑,终究会变成过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路要走,旁人能陪你走一段路,却不会陪你走长久的路。

    美好的、不好的,都会变成过去。

    楚容也有些压抑,直接翻墙找段白黎去了。

    第一眼就看到书桌上那本倒扣的书《诡兵》,楚容眸光闪了闪,假装没有看到,张口朝他讨要茶水糕点吃。

    段白黎淡笑,揉了揉她的发顶,道:“尚华不在,当真是诸多不便呢。”

    话音落下,尚安已经端着茶水糕点而来,段白黎看了他一眼,而后直直看着楚容。

    楚容轻咳一声:“是我的意思,你别怪他,你也知道尚华的离开之于你来说太多的不方便,尊贵的将军府公子,你只适合坐在书桌前,提笔磨墨书写,而不是蹲在厨房挽袖子做饭,有尚安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见段白黎唇角笑意收敛楚容连忙道:“我不是嫌弃你的意思,啊黎不要误会。”

    段白黎突然笑了,抬手一挥将尚安赶出去,而后不顾楚容全身僵硬,将之抱入怀中,轻声道:“告诉我为什么要赶走尚安,可是觉得我将之放在你身边是为了监视于你?”

    门口的尚安蹲在地上,一脸阴郁,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包袱,被公子踢到这个容容姑娘的身边,现在又要被容容姑娘踢回公子身边,是不是他做的不够好,所以所有人都嫌弃他?

    想想也是,那个天下第一刺客在他眼皮子底下轻轻松松的带走容容姑娘,说起来还真的是他没用呢!

    抑郁得很,尚安攥紧了拳头。

    屋里,楚容道:“非是如此,老实说,啊黎,你也是知道的,三里镇龙蛇混杂,各方眼线多如牛毛,而我一个小农女,身边跟着一个绝世高手,若是你,你不会觉得奇怪么?不会深入调查么?我一个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我还有家人。”

    段白黎不语,看着她不眨眼,不需要说话,楚容就从那双眼睛看出了,我不相信三个大字。

    轻咳一声:“我不喜欢身边有人跟着,总觉得上茅厕、睡觉都有人看着…”

    段白黎第一次黑了脸,修长手指掐着她的脸蛋往旁边拉扯,有些无语道:“净胡思乱想,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接受精心栽培,什么该看他们眼睛亮如灯笼,什么不该看不能看、不能听他们的眼睛耳朵会齐齐瞎了聋了,如此说来,容容可满意?”

    楚容有些恼怒:“我就是不想身边有人跟着,啊黎,没那么多原因。”

    段白黎将脸蛋埋在她的颈窝,低低笑了出来,灼热的呼吸打在脖子上,酥酥麻麻的感觉带起层层战栗:“容容直接说就是,啊黎断不会与你生气,我承认,习惯身边有人伺候着,贸然一个人生活,哪里都不得劲儿,做事笨手笨脚,有时候热饭都吃不到一口,容容,啊黎是不是很没用?”

    楚容面色微红,她就是因为看到这位贵公子狼狈的喝着冷茶、吃着冷饭,才想将尚安还回去,但她担心段白黎大男子心思受创而不敢直言。

    但啊黎一直很聪明。

    “你出身富贵,一直锦衣玉食,不会做饭,有什么可丢人的?”楚容道。

    段白黎再次笑出声,低声道:“尚安我收下,过几日再安排两个人给你,容容不要推脱可好?”

    楚容:“…好。”

    两人腻在一起坐了一会儿,泡了茶,吃了点心到哪里才亲自将楚容送门口,直到看不见她的影子,慢慢的转过身。

    “公子。”尚安跪在地上。

    段白黎眉目平静,宛若月光清冷的眸光落在尚安头顶:“你可知道,我为何将你要回来?”

    尚安低头不敢说话,其实在第一次任务失败的时候,他就从公子脸上看出了几分深意。

    “因为你心不静,尚安,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端看你能不能将功补过。”段白黎口气依旧不急不缓、不喜不怒,但是熟悉他的属下们都知道,公子这是认真了。

    尚安白着脸道:“多谢公子。”

    段白黎道:“严将军此行数月,却始终无法顺利避开天齐军入岐辖关,我给你折罪的机会便是…助他入关。”

    尚安猛然抬头,事关国事,公子却放心将之交给他,说明什么?说明公子只是对他失望,却没有放弃他!

    心下激动不已,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沉着而坚定道:“定不辱使命!”

    段白黎摆摆手,尚安躬身离去。

    钱老默默走到段白黎身后,手里一小盅汤水,低声道:“公子脸色不太好,喝了吧。”

    也是公子坚持,过了几天自己动手的日子,瞧瞧那脸色都苍白了,瞧瞧那身子骨都消瘦了。钱老心疼不已。

    段白黎示意他送入房间,而后道:“钱老不必记挂于心,尚安心不平,若是不找机会消除,只会引发难以估计的后果,而我也趁机看看容容的眼色。”

    好在容容并没有叫他失望。

    他所做的一切,目的就是叫容容自发的将尚安送回来,直接开口要?可以。但段白黎想看看这个姑娘眼中有没有他,会不会发现他的难处。

    事实上,他的容容比他想象的要伶俐。

    唇畔掀起一丝微笑,段白黎眸光深深,仔细看,可以看到几分宠溺与喜爱。

    钱老轻哼一声,嘀咕道:“想要要回尚安的方式千种万种,公子又何必伤害自己的身体,公子的身体虽然得容容姑娘相助已经完全拔除寒气,但是终究虚弱的很,长时间的调养才可恢复,更何况…公子你忘了么…”

    “好了,钱老,汤送入房内便可,我会自行处理,你下去休息。”段白黎眸光一变,几分危险,几分沉重。

    钱老连忙低下头,快步往房间里冲,苍老的脸上微微带出几分苍白,懊恼得恨不得时光倒带重来!

    段白黎双手垂在两侧,宽大袖子掩饰了攥紧的双手,这么多有容容相伴日夜,倒是叫他忘了最重要的事。

    容容知道了,定然会恨他的吧?

    那张冷寂的脸上,浮现几分苦涩,转瞬即逝。

    楚容往家里跑,远远就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下意识提起速度,一阵风一样刮了过去!

    “我不管,你那好儿子害得我家莲儿名誉尽毁,还重风寒在身,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你们若是不愿意负责,那也可以,我们衙门上见,叫青天大老爷给我们断断是非!”

    “休要口出狂言!你那女儿的确来过我家,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离开了,村里很多人可以作证,你想将她强塞在我们家头上?门口没有!窗口更没有!给老娘滚!”

    楚容冷笑一声,就知道这人家会上门闹,没想到来得这般快,视线一扫,好家伙,她家爷奶、大伯、三叔可都在呢。自家人不帮,反而仗着人多势众,将爹按在地上,将大嫂关在门里!

    欺负他们家大哥二哥都不在是么?

    一身冰冷之气好似寒冬腊月,楚容直接推开围观者,抄起地上东倒西歪的扫把,上去就是一阵猛抽!

    “哎呦!哪来的小贱种!”

    男人格外洪亮的声音震得楚容耳朵疼,抡起扫把又是重重一下:“这张嘴太臭,简直熏死人。”

    男人疼得哎呀哎呀直叫唤。

    在楚容的帮助下,楚长河挣脱楚长江的束缚,反身就是一拳头,打得他眼冒金星、血花四溅:“楚长江!从今以后,我楚长河没有你这么一个里外不分的大哥!”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楚长江捂着哗哗流血的鼻子哇哇大叫。

    楚长河身躯颤抖,上前狠狠一番揍打:“你以为我不敢?哼,一直以来,我不是不敢打你,而是将你当成大哥,而不愿意搭理,但是你看看你今天的行为,我们才是你的亲人,我们流着相同的血液,可是为了一个外人,硬生生的将亲弟弟按在地上,看着弟媳妇被打被欺负,你觉得很过瘾是么?你不将我当成你亲弟弟,那么我为什么又要将你当成亲大哥,你打我我就敢打你,你敢让人欺负我的家人,我就敢打死你!”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双喜抱着肚子冲出来,周氏和刘氏被吓了一跳,急忙退到一边。

    双喜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深记小辈不能打长辈,否则绝对打一顿再说。

    目光一动,落在几个外人脸上,既然自己人打不得,那就打外人好了!

    那行如风的模样,叫孟氏忘了咒骂,叫楚长河忘了殴打,叫楚容头发差点竖起来,这个娇小、挺着大肚子的妇人却是健步而上,小手拎住男人的衣领,左右开弓就是十几个大耳刮子。

    “叫你欺负人!我家相公不在,但是我在!看老娘打不死你!”双喜狰狞着脸,小手啪啪啪抽的十分有节奏,若不是肚子太大行动不便,那就不是只出手了,而是脚也一起出!

    楚开翰快马而来,就看到他那温柔乖巧的媳妇儿彪悍的打人,那架势,叫他想起以前双喜可是一人护着两个人的,心肝一颤,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马。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