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93章 你的恨,你的不甘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3章 你的恨,你的不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娘!”莲儿面红耳赤的喊了一句。

    女人嗤笑:“可别,我虽然生了你,却不敢认你是女儿!”

    哪个女儿会和自己的父亲搞在一起?还理直气壮的,半点不知道羞愧为何物。简直道德沦丧,败坏家风,为此,她已经觉得对不起祖宗天下,若非她还有另外一个女儿需要为她谋划一切,早就一刀子抹了脖子一了百了!

    “你住口!给老子滚出去!”梧桐村长怒吼一声,并且扬起手,重重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女人脸上浮现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并且在一点一点变成青紫色,乍一看触目惊心。

    女人却是熟门熟路的擦去嘴角血丝,好似半点疼痛也感觉不到,道:“为什么要滚出去?好给你们空出地方来么?”

    莲儿低下头,眼眸划过恶毒,却是咬着牙不敢说话。

    梧桐村长气得直发抖,举起手又要打人,女人冷冷笑道:“你最好打死我,否则我一定将你们的事抖出去,想必你的村长也当到头了。”

    “你敢!?”梧桐村长面色一变,手顿在半空硬是不敢打下去,威胁道:“你敢胡说八道半句,我就将晴儿卖给老鳏夫!”

    砰!

    夫妻二人齐齐转过头去,却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畏畏缩缩的躲藏着,身边一个摔碎的茶杯,热气袅袅,想来刚刚端茶进来。

    女人面色瞬间变得难看,连滚带爬的冲上去,将小姑娘抱在怀里:“你爹胡说的,晴儿不要当真,乖,跟娘出去,娘看看你有没有有被烫伤。”

    晴儿瑟缩着,触及梧桐村长那双阴骘冰冷的眸子,身躯一抖,被女人半抱半拖的带走了。

    莲儿有些忐忑:“爹,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小妹她…”

    “那就是个丧门星!一天到晚畏手畏脚,又不是做贼,至于这般见不得人么?”梧桐村长十分生气,脸红脖子粗,转头看着梨花带雨的莲儿,缓和了口气道:“好莲儿,乖莲儿,到我怀里来…”

    莲儿低下头做羞涩模样,眼眸却是满满的厌恶与恶心。

    梧桐村长只当她害羞了,心里痒痒得厉害,咽了咽口水,急忙走去关了门。

    另一边,母女二人靠坐在一起,一个忧心忡忡,一个惊魂未定。

    “娘,爹、爹他真的要卖了我么?”晴儿忐忑不安,脸色煞白煞白,小手紧紧抓着女人的手。

    “晴儿,娘绝对不会叫你后半辈子毁了的,哪怕用娘的命,也要保护你下半辈子。”女人,也就是云氏坚定的说道。

    晴儿不再说话,眼睛噙着泪,要掉不掉。

    大梧桐村的一切,楚容自然是不会知道,此时,她正笑容满面的看着楚开墨,小手负在身后,微微倾身:“啧啧,二哥,你看,你也有人惦记了,高不高兴,惊不惊喜?”

    楚开墨哼了一声,一只手按住她的小脸往旁边推去:“小妹,热闹很好看么?要不是有蝙蝠大哥,你哥我就是别人家的女婿了!”

    孟氏激动道:“不可能!那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就算…那也不能够成为别人的女婿!”

    “娘你别激动,这不是没发生么?”楚开墨连忙安抚:“你儿子我相貌堂堂、一表人才,那女人就是仙女下凡,你儿子我也看不上的!”

    孟氏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翻过年你就十五岁了,可是打算用你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给娘娶个媳妇回来?”

    “咳!娘啊!”楚开墨面色微红,沙哑的嗓子一下子破碎了,幽怨的看着孟氏:“大哥不也才成婚么?我会在他这个年纪之前成亲,娘你觉得怎么样?”

    楚开翰眼神瞟过去,没什么特殊意思,楚开墨却是缩了缩脖子,别开头不敢看他。

    孟氏打了楚开翰一下,抬脚踹了楚开墨:“臭小子,你大哥那会儿不是正忙着花房的事顾不上么?就是给他找了媳妇儿他也没功夫成亲,不过也因此等到双喜这个好媳妇了。”

    双喜羞涩一下,小手扶着鼓起来的肚子。

    孟氏更满意了,刚进门不久,就怀了大孙子,娶这样的女人进门绝对是一大福气!

    楚开墨道:“我也忙呀,等我忙完了,有空我一定给你找个儿媳妇儿,怎么样?”

    “怎么样?臭小子!”孟氏瞪眼,气呼呼道:“你在忙什么东西?这么些年一直在外多居家少的,为娘到现在为止也弄不清楚你究竟在做什么,不如趁这个时候说明白?”

    楚开墨笑了笑,不知道该不该说,说来他其实是个商人,而且是个很成功的商人,但这个商人却是实打实的奸商,专门钻四国的空子,倒卖四国特有之物,高价卖给别人。

    唯一值得敬佩的也就是率先服务大成。

    以前,小妹说过,大成才是我们根本,动乱别国,却不可过多的晃动大成,把握好一个度,才不会叫大成皇帝惦记。

    说到底,这并不是一个值得让人羡慕或者骄傲的行业,对自己的父母楚开墨根本不敢说出口,老实了一辈子的人,自然会觉得他做的事是违法犯罪的。

    只能求救的看向楚容。

    楚容咳了一声,道:“娘,二哥就是做点小买卖而已,你也知道他小的时候一把算盘打的比谁都精,也就是做了一些小本生意,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半点起色,而不敢告知你们罢了。他还小翻过年也才十五岁,况且神医说过年轻男子十八岁之前成亲对身体不太好,就让他拖个三年吧,到时候绝对给你娶个漂亮又能干的媳妇回来,给你生一堆大胖小子,让你一天玩一个好不好?”

    孟氏笑骂出来:“小孩子胡说八道,你当大胖小子是泥人啊?还一天玩一个的。”

    随即又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着十个八个的大胖小子。

    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楚开墨默默朝着楚容竖起大拇指。

    短暂会议之后,楚开翰拉着楚容走到墙脚,低声问道:“小妹,你可知道,村子里的人大骂我们忘恩负义、不知尊卑?”

    楚容半点不觉得意外道:“是爷奶叔伯他们?”

    楚开翰点头:“对,我们自己住了这么好的房子,却叫爷奶他们继续住老屋,旁人自然会说闲话。哪怕爷奶逢人就说家里住不开才另外起的院子也没有人相信。”

    楚容笑道:“定然是爷奶一脸苦相,才叫人浮想联翩。”

    楚开翰笑而不答,的确,嘴上一再强调是住不开而另起屋子,脸上却是一言难尽的表情,好似有千言万语不敢说出半句。人的想象力是丰富无穷的,给他们一个小小的痕迹苗头,他们能够各自发挥,想出各式各样的借口。

    楚容看向老宅子,道:“看来又要兴风作浪了啊。”

    “对了,大人经常派人去花房,明面上是买花买草,不过我觉得他们在寻找什么。小妹,你觉得呢?”

    楚容收敛脸上的表情,只道:“阿尧在花房也一年多了,算算日子,差不多到该离开的时候了。”

    楚开翰愣了下,犹豫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为了阿尧?”

    楚容点头道:“我记得我曾经说过,阿尧的身份贵不可言。”

    楚开翰沉默了片刻:“能否直接说明白,阿尧的身份,好叫我心里有个底。”

    “大成皇子一共十八个,长皇子很多年前外放不知去向,二皇子夭折,三、四、五、六、七、八皇子分别封王封地遣送各地为政,十后面的皇子年纪还小,都还只是个皇子。”楚容道:“大皇子外家是当朝户部尚书,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一年前失踪,这么说,大哥你明白了么?”

    楚开翰沉思良久,试探道:“大皇子有意复出?还是尚书大人心有从龙之意?”

    楚容摇摇头:“大皇子和十皇子是同一个娘胎出来的,听说大皇子早些年被皇上开罪而随着打发走,尚书意在扶持十皇子。然,后继无人是尚书最大的弱势,找回尚书少爷势在必行。”

    尚书大人那么拼目的除了蒙阴家族,当然也有为这个唯一的儿子谋划,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世人十分注重子嗣绵延。要是没有儿子,尚书付出所有冒着杀头的危险争夺这一切有什么用?

    更何况,皇家长出来的孩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十皇子的确是尚书的外孙子,但是,尊卑贵贱摆在面上,没有一点图谋说是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付出,十皇子只会将之阴谋化,毕竟十皇子尚未成年,上面还有一个亲大哥,论嫡庶,论长幼,都轮不到十皇子。

    有这么一个尚书少爷存在,站在十皇子身边,才能叫十皇子安心下来,连坐,世代如此,你唯一的血脉接班人都跟在我的身边,爬上我的大船,自然是生死一起。

    “阿尧他…是尚书少爷?”楚开翰问道。

    楚容看了一眼某处,那里呼吸有些急促,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楚容却知道,阿尧就在那里。

    想了想,道:“自古嫡庶分明,这位尚书少爷虽然是唯一的儿子,母亲为大家嫡女,却是出身不好,一面世生母就难产死去,尚书老妇人觉得晦气,任之自生自灭,却没有想到,将近十年,尚书府子嗣绵延,男丁却由始至终只有一个。”

    所以尚书府才会急切的想要找回去,出身嫡系,又是男丁,好好培养一番,未尝不是一个守护家族荣誉的人选。

    “我不回去!容容你不会送我回去的对不对!?”呆了一年多,当日瘦巴巴的少年猛然抽条,许是家族专出容貌精致之人,少年眉目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却能够看出几分尊贵风骨。

    此时,阿尧捏着拳头,死死的盯着楚容。

    楚容面不改色的看了他半晌,轻声道:“最好的防备是主动攻击,阿尧,你的恨、你的不甘心,只有你自己能够解决。”

    阿尧僵住:“你…知道?”

    楚容点头:“我一直都知道,你使坏搞破坏不就是想要进入护卫队学招数?我可以帮你,所以你顺利进入护卫队。你觉得年纪不够,力量不够,不愿意现在回去,我也会帮你,叫你躲开大人的搜查。只是阿尧,你可知道我小哥哥为何不去南城而入京师?”

    南城书院闻名天下,按说身为读书人的楚开霖应该更向往南城才是,但他却毅然选择京城,原因何在?

    天子脚下,国子监各种优秀师长其实不少,也是无所不会,无所不通,却始终被南城压下一头,原因何在?

    楚容严肃道:“因为一个字,权。京师重地其实是个超级大染缸,所有人进入其中,要么染成五颜六色忘了本心,要么染黑了一颗心外表依旧光鲜亮丽。在这里,你时时刻刻面对各种阴谋算计,想要活下去,只能争夺,没有年纪大小之分,只有能不能活下去。大染缸,是磨砺一个人最好的捷径,这么说,你明白么?”

    阿尧总觉得自己年纪小,力量小,根本做不成什么事,换个角度,其实是在逃避。

    因为年纪小,所以等几年,等他长大,因为力量弱,所以等他几年,等他长大!

    但没有人会等他长大,他在长大,别人也在不断的变化!

    楚开霖选择京城而不是南城,原因便是如此,学习,不只是学习书本的知识,最重要的却是处事手段和随机应变的能力。

    南城学风好,读书人刚正不阿,风骨清贵高雅不染纤尘,但他们能学到的永远只会是正面的东西,多少反面的、污秽不堪的存在是他们眼睛所看不到的。一旦碰上便只顾着甩袖而去,大骂一声有辱斯文、辱没圣贤书,觉得污了自己的眼睛,而不是面对和解决。

    “权利,叫所有人奋不顾身,权利,也能够叫自己得到想要的一切,同样,所有的不甘心,所有的仇恨,也可以顺势发泄出去。”楚容露出一个笑容:“小哥哥步步算计透彻,学了文字知识,现在改学为人处事了,人啊,其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最好的处事手段。”

    “我去。”阿尧到底年纪不大,很容易被勾起心中的不甘,赤红着双眼,大步上前,眸光坚定而火热。

    楚容只是塞给他一把匕首,附送一句话:“多和现在的南侯、你的舅舅走动走动。”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