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92章 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2章 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们干什么?”楚开墨朦胧着双眼看着突然闯进门的众人,一副刚刚被人吵醒的模样。

    只看到一个人,二舅母愣了下,随即大步上前,没有任何顾忌的直接掀开他的被子,口中嘀咕着:“人呢,我明明看到她的,怎么现在没有了?”

    楚开墨一脸茫然:“二舅母在找谁?这是我的房间,怎么会有别人?”

    二舅母声音尖锐了三分,道:“这不可能!你绝对将人藏起来了!快点放她出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楚长河沉着脸上前,扯过被子盖在楚开墨身上,怒声道:“二嫂的意思是我家四郎把人藏起来了不成?你没看到他刚刚睡醒么?你那侄女去哪里谁会知道?凭什么赖在四郎头上?”

    “凭什么?就凭这个!”二舅母突然眼睛亮起来,得意洋洋的指着地上一只好看小巧精致的绣花鞋,道:“我认识他,他是我外侄女的鞋子,怎么会在这里?若是和四郎没有半点关系,想必没有人会相信的吧。”

    楚开墨脸上闪过一丝懊恼,那只可笑的绣花鞋好像是在嘲笑他的不够全面,迷糊道:“这鞋子怎会在此地?二舅母把它带到这里干什么?”

    楚长河附和道:“就是,二嫂,你带着鞋子来这里是何居心?想要诬陷四郎么?我们倒是无所谓,弄臭了一个闺女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

    二舅母瞪大眼睛,一只手牵着自己的鼻子道:“你们说这只鞋子是我带来的?”

    楚开墨点头道:“难道不是么?我亲眼看到二舅母你从袖子里拿出一只,不信你现在看看你自己的袖子,里面绝对还有另外一只。”

    楚开墨说得信誓旦旦,叫二舅母心里也产生几分怀疑,伸手一掏,二舅母面色一变,下意识往里一收,转过身去就要往门口跑。

    楚开墨一个眼神过去,这作业太息状态的楚容扯了扯嘴角,不得不站出来,昂着脑袋道:“二舅母你跑什么呀袖子你藏的什么好东西,拿出来大家一起看看啊。”

    使了巧劲,只见二舅母手一抖,哪知用力攥紧袖子的手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松了开一只好看的绣花鞋从袖子里掉出来,竟是同之前那只一模一样。

    “咦,绣花鞋?二哥,你快看,和你脚下的那只一模一样!”好似邀功,楚容高高举着绣花鞋,好叫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穿着一些经历过事的人立刻反应过来了,敢情这位二舅母打算将外侄女,塞给自己的外甥,这才搞了这么一出捉奸在床的把戏。

    别人就不知道怎么识破了,直接抓了把柄,反将他一局!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那个外侄女是哪户人家的闺女?我们家想要娶媳妇,可要避开这种不知检点的人!”有人嘲讽的说道。

    也可能因为吃人家的嘴短,刚刚吃了人家上好的宴席,这会儿自然要站在楚家人的身边,为他们说话。

    当然也有心胸比较正直的人,你的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当下出言道:“简直不要脸,她闺女也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敢爬男人的床不知羞耻,要是我家闺女,我一只手就把她掐死,在粪桶里淹死,简直丢脸,丢了祖宗的脸!”

    二舅母面红耳赤,于是脱口而出,你们不知道的,不要胡说八道,我那外侄女真的是被楚家四郎给骗上床的,我亲眼看到四郎拖拖拽拽的拉着我家外侄女!”

    “你当时怎么不说,你只要大声喊一声,绝对有人帮你,但是你什么都没说,好似乐见其成一般,可不就是打着赖上别人的念头么?”一人嗤笑道。

    二舅母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楚开墨一脸委屈道:“根本没见到什么女人,二舅母家的外侄女长什么样子我都没看,为什么要讲污名套在我的头上?”

    楚长河连忙附和道:“二嫂,这事是你不对,你亲眼看见,当时确实没有说出来抓个当场,我家四郎自然也没话可说,但是平白无故冤枉我家孩子,这就是你的不对,我们也不要求什么,你要道歉一声便可。”

    二舅母梗着脖子,咬牙肯定她没有说谎,就是四郎占了便宜。

    孟氏一开始愣住的,不明白怎么无缘无故,自家儿子占人家便宜,再后来发现是自己的二嫂子别忘了孩子。

    当下就怒了,我的孩子都舍不得说重一句话,你竟然拿脏水泼他?男孩子的名声也许不那么重要,还会说一句风流也算是一件雅事,但是他家儿子凭什么平白无故受人冤枉?

    嗷了一嗓子,孟氏怒气冲冲将二舅母一下子推倒在地:“你那外侄女是什么货色,要脸蛋没脸蛋,要屁股没屁股,我家四郎年纪轻轻,又长得英俊潇洒,想要什么样的好人家的闺女找不到?凭什么看上哪一个贱货,未婚和人私通的贱货。我呸!四郎孤零零赤条条的打一辈子光棍,绝对不会摊上那样不要脸的破鞋!”

    这个消息可谓是劲爆了,农家人最多也就是打个架,吵个小嘴,这样未婚通奸的人实在是难以遇见,当下一片哗然。

    “这个闺女哪个村子的?以后绝对叫我们香山村不能够迎娶他们村子的闺女!世风日下呀,未婚私通这种事都敢做出来,其他的闺女想必也是大同小异,我们香山村一世清明,绝对不能将这种不清不白的姑娘娶回家。”

    “是不是大梧桐村的姑娘?是有听说过几个月见他们村子里就出现这种事,那家的闺女差一点就该叫人给浸猪笼了,但是人家家里有权有势啊,生生花,银子给抹掉,好像是说这家的姑娘是村子里的村长之女。”

    “大梧桐村么?我家小七你那曾经的年纪,他们村子里的姑娘绝对是不能要的。”

    “是啊是啊,正是如此,既然如此,其他闺女想必也多少有那么一些见不得光,还是不要冒这个险的好,娶一个搅家精,那就是耽误一辈子啊。”

    不仅耽误孩子的一辈子,还耽误一家人的一辈子,毕竟一家人应该和平平的生活在一起,直到两个老人老去,才会分家,各自立门户各过各的。

    一下子,二舅母的娘家被人骂得千疮百孔,恨不得的掩面而去,却因为他门口被人恶意的动堵住,根本无法走出半步,只能低下头,羞愧的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下去,又气恨的很,将楚家二房的所有人记恨了进去,尤其是孟氏这个贱女人,以及五丫那死丫头!

    楚容看着楚开墨,眼眸闪过戏谑:二哥,你也太狠了!

    至于那个被楚开墨丢进河里的姑娘,此时正在何处呢?

    瑟瑟发抖,靠在一个年级不小的男人怀里,娇声道:“狗哥哥,还好有你,不然我可就死定了。”

    狗哥哥连忙揽住她,低声道:“也是我们有缘,正好我路过,听见有人在喊救命,才会出手相救,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姑娘家住何处,我送你回家可好?”

    “狗哥哥,我心里害怕…”

    “你怕什么?”

    小姑娘似乎很为难,在狗哥哥再三的追问之下,这才‘脱口而出’:“是楚家那四郎啊,那个人是斯文败类,长得干干净净,爽朗可亲的好模样的事,行事真叫人心惊胆战,他突然走出来,将我房里拖行不轨之事,我自然不会同意,几次三番想要撞墙自尽,以保住清白,那人恼怒之下,竟叫人将我扔进河里,还诬陷我说,是我爬他的床,企图勾引他!若不是狗哥哥正好经过,我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冤屈无处可申!”

    说罢,便嘤嘤的哭了起来,小手攥紧狗哥哥的腰部,哭得凄凄惨惨,我见犹怜。

    狗哥哥一脸气愤道:“可是楚家二房?我就知道是哪一家子,下次没有一个好人,就是他们家那最小的闺女,那也不是个好东西!”

    小姑娘哭声停止了片刻,很快嘤嘤的继续哭,小脸不停的往狗哥哥胸膛蹭,蹭啊蹭,蹭得对方火起,也蹭得自己身体火热,正好旁边是一间不大的废弃屋子,两个人就是你推我搡,互相搀扶着往里面走去,再然后就是天雷勾地火,情意浓浓。

    夜蝙蝠眼看着屋檐之下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女,随即面不改色的飞离。

    就在他离开不久之后,那栋废弃的屋子竟然轰然倒塌了,从田地里回来的汉子,看到里面白花花纠缠在一起的两团肉,竟是戏谑的吹起口哨。

    没过多久,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男的眼睛发光,拼了命的往那白花花的肉上看,女的恨不得拿针戳死那两个伤风败俗人,还要不停的捂住汉子或者儿子的眼睛。

    村子热闹无比。

    “不过分。打蛇不死反被蛇咬。”段白黎这么评价。

    楚容耸了耸肩膀:“也许,我觉得换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毁了她的后半辈子,叫他后半辈子沉浸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这才是最大的报复。”

    段白黎不点头也不摇头,只说:“世人都说最大的报复就是生不如死,与我而言,死才是最大的报复。”

    死了什么都没有了,是解脱,也是受罪,这个世界美好的丑恶的,善良的恶意的,好的坏的疼痛感觉不到,理解不到。世界那么美好,半分无法领略,世界也那么糟糕,却不曾经历过,可不就是带着一辈子的遗憾么?

    很多人觉得生不如死是最大的惩罚,也是最恶毒的惩罚,但白梨来说,死才是最凄惨的结果。

    喂死了,再也没有办法翻盘,只要活着,总会出现一丝希望的曙光,凭借双手双脚的力量,我会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富人富丽堂皇衣食无忧,有他们自己的活法,穷人斤斤计较紧衣缩食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快乐。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楚容沉默。

    段白黎笑笑:“这是送给你的乔迁之礼,收下吧。”

    “什么?”

    段白黎推了推面前一个不大的盒子,这不言而喻,打开再说。

    楚容微微挑眉,带着几分激动与好奇,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盒子,一颗颗打磨得圆润平整的紫檀珠子跃然目中。

    楚容昂首:“这是?”

    “送给你的,我看你头上通常只有发带,略显单调,而且你可以搭配簪子使用,你现在十一岁翻过了年就十二岁,其实不小了。”段白黎带着深意说道。

    楚容轻咳一声:“不,十二岁而已,我还小呢!”

    耳朵却是一点一点的红起来,自从两人那天他挑明了关系之后,眼前这个男人就不舍得说一些让她面红耳赤的话,明明不是什么山盟海誓,情话绵绵,却一直就叫她心口怦怦直跳。

    “嗯,还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段白黎煞有其事的点头,口气平静,眼眸之中充满了包容与宠溺。

    突然捂着心口站起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暗骂一句祸害,便匆匆离开了,到门口又返回来,抱着那一颗珠子走出去。

    身后是段白黎愉悦的笑声,楚容走得更快了。

    另一边,大梧桐村村长家。

    “什么?那个小子竟然敢将你扔出去?”梧桐村长怒气冲冲:“他是个什么玩意儿?比不上他大哥能赚银子,比不上他小哥能读书,凭什么嫌弃我这个村长的女儿?莲儿看上他是他的荣幸,不乖乖他准备好聘礼,上门迎亲,竟然还将你扔出去,闹出这么大一个笑话,看老子不拔了他的皮!”

    莲儿边擦眼泪边哭泣:“爹,女儿不活了,女儿要去死!香山村那个狗东西竟然占我便宜,爹你绝对不能放过他,我要他和楚开墨一起去死!还有楚家,爹也不能放过他们!不然女儿就去死!”

    “乖乖别闹,爹自然会为你做主的!”梧桐村长连忙安抚道:“你可别想不开,多大点事,爹以前能够替你摆平一切,现在自然也可以!”

    “哼!一样的恶心人!”

    一个女人嫌恶的说道。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