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90章 太早成亲对身体不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0章 太早成亲对身体不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孟二冲到孟婆子家,人家却是出门去了,扑了个空,孟二热血冲上脑门,直接杀向香山村。

    与此同时,孟氏满心欢喜将孟婆子迎入屋内。

    “大姐,你怎么来了?快来坐!”

    两人差了近十岁,加上孟婆子大半辈子的操劳,而孟氏操心儿女,却也被儿女捧在手上,看起来更像两代人。

    楚长河连忙扔下手头的工具,叫嚷着要出去买肉回来。

    孟婆子不慌不忙的阻止他:“不必去了,我过来看看小妹,说两句话就走。”

    楚长河应着,却是匆匆出门。

    家里来了客人,纵然对方客气的推脱好生招待,他们家却是不能失礼。

    不过…

    楚长河歪去香山脚下,打算叫楚容回家守着,免得出了什么事,毕竟,孟大来了,孟二也就不远了,想来是为二舅母那番话兴师问罪来了。

    家中,孟氏烧了热水,泡上新鲜茶叶,笑容满面道:“大姐喝喝看,里面加入芳香花瓣,五丫说可以美容养颜的。”

    孟婆子认真的看着孟氏,这个妹妹是她拉吧着学会走路的,后来年纪到了,不得不嫁人,便由二妹接手,不过到底是自己带大的孩子,感情自然不一样,等同于自己另外的一个孩子。

    而现在,这孩子比在家更显丰腴,却是恰到好处,眉眼之间俱是容光,唇边笑意盈盈,轻松而自然,显然,楚家的生活十分不错。

    “好长时间不曾看到几个孩子了,都去哪里了?”孟婆子抿了一口茶,吧嗒吧嗒两下,觉得味道也就一般,寡淡无味,最多多了丝丝花香,什么花茶,太过细腻精致的东西她这大老粗可喝不惯。

    颇有几分嫌弃的扔至一旁。

    孟氏看在眼里,连忙推了推桌上摆得十分好看的糕点:“大姐吃几块垫垫肚子,很快就到饭点再吃正餐。”

    这一次,孟婆子倒是很喜欢鲜花饼子。

    孟氏眉开眼笑,道:“二郎忙着城里花房的事,很早出去,很晚才会回来,哦,对了。”

    好似突然想到什么,孟氏急忙站起来,小心敲开双喜的屋子,道:“双喜,你大姨来了,出来见上一见。”

    双喜推门而出,扶着大肚子走出来,身后是大红色的锦鲤肚兜,清晰可见针法粗糙,有些不伦不类,勉强能看出绣的东西。

    孟氏嘴角抽了抽,想不到这个儿媳妇儿哪里都好,做衣服无可挑剔,唯一不会的就是这绣花,哪怕指甲盖大小的花,她也绣不出来。

    “娘。”双喜有些羞赧,带上门不叫孟氏看到,心虚的看着她。

    孟氏摇摇头:“这没什么,不会绣花的人不是只有你一个,你小妹也不会,她连衣服都不会做。”

    双喜眉眼带笑,终于不那么尴尬了,不过却是开口道:“小妹是做大事的人,这等绣花活计,不会也没关系,何况,小妹是不学,不是学不会。”

    孟氏满意了,她怎么嫌弃自家闺女是她的事,旁人绝对不容许说一句不是,因此,她很满意双喜的话。

    “来来来,快来见见你大姨,当日成亲隔着盖头也看不清楚,还以为过年了才能见到,这会儿倒是可以提前了。”

    孟氏扶着双喜走向孟婆子。

    孟婆子直勾勾看着双喜,暗叹好一个美人。

    并不是双喜多么倾国倾城,而是气度摆在面上,有些人不动的时候看容颜,行动的时候看言行举止。

    双喜跟着小姐长大,为着小姐奔波劳碌,但嬷嬷对她管教从来落下,毕竟,双喜伺候的是大家小姐,而不是普通闺中女子。

    就这么换不而来,唇畔带笑,哪怕被孟氏扶着,也谨遵老幼尊卑后落后小半步,在外人看来,其实更像双喜扶着孟氏。

    婆媳二人关系融洽,这种事十分少有。

    双喜屈身一礼,言笑晏晏道:“双喜见过大姨。”

    孟婆子看了她那满是红点的手,随后落在凸出来的小腹,好一番盯着。

    孟氏道:“大姐眼睛毒辣,给看看肚子里的是男孩女孩?”

    双喜呼吸一下子急促了。

    纵然她觉得男儿女儿都一样,甚至更喜欢小巧可爱的女儿,但她甚至世人重男轻女,头胎生了个儿子,便能够站足脚跟。

    自然希望第一胎生个儿子。

    此时,在孟婆子那双好似刀子一样的眼睛注视下,忐忑不安,又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孟婆子淡定收回视线,呷了一口茶,在婆媳二人灼灼目光下缓缓开口:“我看不出来。”

    孟氏:“……”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大姐你就说这个?不厚道!

    双喜却是松了一口气:“……”

    太早知道腹中男女,若是男的还好,但若是女的,那可就不好了,谁知道对她有求必应的婆婆会不会因为女儿突然翻脸?

    不过,小妹可是说过,她的肚子里住着一个小霸王!

    孟氏拉着双喜坐下,道:“平日里也就双喜和我呆着,他们几个啊,那就是翅膀硬了的鸟,扑棱翅膀就找不到影子了。就说二郎吧,这孩子早出晚归的,有时候除了他媳妇儿双喜,根本就每人知道他回来过。四郎?四郎就更不用说了,那小子我都快忘了他的模样,这会儿也不知道在哪里,若不是每个月固定回家一趟,我可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儿子。六郎还好,早些年一直在家里念书写字,近两年在城里学堂,前些日子和他恩师同窗入京去了,说是去高等书院念书,我还想着,最好的书院不都是在南城么?不过孩子的选择,做父母的帮忙把把关,最终还是听从他们的选择。”

    孟氏心里酸酸的,养了十几年的儿子,终究各自长出翅膀,有的飞得很远,有的近在咫尺,有的身边已经不需要她,反而将她护在羽翼之下。

    一种欣慰,一种心酸,一种发自内心的‘老了’叫她说不出合适的话来。

    孟婆子眼眸闪过羡慕,三个姐妹中,最幸福的就是小妹,小时候有姐姐疼着宠着,长大了嫁人了有相公疼,再后来儿子也护着她,人生简直不要太完美。

    “五丫哪里去了?”孟婆子道。

    孟氏忙道:“那孩子不小了,我叫她进城看看绣花样式,买回来比对着绣。”

    不敢说五丫去未婚夫家了,大姐是个十分传统的人,一会觉得五丫轻浮,没有女儿家该有的矜持和自爱。

    孟婆子皱眉:“都十一二岁了吧?怎还没学会绣花么?”

    孟氏解释道:“前些时候家里事多,腾不出手教她。”

    都是借口!

    孟婆子自然知道楚家多事之秋,不过绣花这种事都是从小教导的,孟氏从小开始学,自然也会从小开始教导两个女儿。她看那二丫头就不错,怎么玉丫头就不行?莫不是仗着年纪最小,仗着爹娘兄姐疼爱而耍赖不学?

    这可不是好习惯!

    正好楚容一步步缓缓进门,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里面装着好看的碎花布,看样子风尘仆仆,的确是从城里刚回来的模样。

    “大姨您来了!娘,绣庄掌柜说我进步很大,再多磨磨就能见人了!”

    此话是告诉大姨,我不是没学,只是天赋不好,学起来十分缓慢!

    这点孟婆子倒是能够接受,眼神也不再那么嫌弃,带着几分慈爱朝着楚容招招手:“玉丫头过来大姨这里。”

    别说什么心有灵犀,楚容和孟氏可没有商量好,而是她回来得及时,正好听见孟氏的话,为了不叫这古老刻板的大姨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这才找来这么一个篮子,说这么一番话。

    楚容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却是依言走过去,昂着脑袋,目光纯净道:“大姨?”

    孟婆子一把将楚容抱入怀中,可劲儿揉搓她的小脸,肤色较黑的脸上露出深刻的皱纹:“老婆子我最喜欢白白嫩嫩的孩子!”

    楚容:“……”

    反差太大,心脏负荷不住哇!

    孟婆子犹不自知,捏着楚容的嫩脸连连赞叹手感舒适:“你这孩子翻过年也十二了,是个大姑娘了,你娘将订给那么一个外来人,也真是不知分寸,叫大姨做主,替你退了这亲事怎么样?”

    楚容微微一尴尬,若是没有昨夜段白黎的话,或许…她也不会退亲,一是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自然也觉得可有可无,何况段白黎那张脸赏心悦目,有这么一个未婚夫,楚容总觉得得意。

    “大姐,孩子的亲事挺好的,啊黎虽然是外来人,但他性子不错,五丫较开朗,啊黎安静沉稳,正好压一压。”孟氏连忙说道。

    若是以前,和段白黎还没有熟悉的时候,这个退亲她绝对会举双手支持。然而,定亲之后,这个长相比女人还要好看的孩子着实讨人喜欢。

    安安静静的,眉目如画,只是看着人,就会有一种安定、全身心放松的感觉,更何况,这人懂礼知事,纵然年轻,该有的礼数一点不少,礼多人不怪,孟氏渐渐觉得段白黎很不错。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孟婆子抱着楚容揉搓,淡淡瞥一眼孟氏。

    楚容挣扎着逃离魔爪,揉了揉通红的脸,道:“大姨,中午留下来用饭吧。”

    孟婆子一脸惋惜,搓了搓手,道:“多做一点,你二姨很快就会过来。”

    楚容笑着应了,带着有些不自在的双喜一起进厨房,说是亲自下厨,孟氏捂着嘴,一脸不相信,却是没有说出口,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溜进厨房帮忙。

    姐妹二人说了一会话,门外便传来孟二尖锐而愤怒的声音:“大姐在不在!?”

    孟婆子皱了皱眉,起身走出去,孟氏自然而然跟在后面。

    “大姐,你来三妹家怎么不和我打声招呼?”孟二瞥一眼孟氏,眼中闪过浓烈的嫉妒。

    孟婆子看在眼里,孟氏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亲热上前,抓着孟二的手激动道:“二姐!你也来了!”

    孟二扭头去看自家大家,看样子是没说到那件事才对。

    孟婆子警告的瞪着她。

    孟二转过头,低声嘀咕:“越老越胆小,也越迷糊。”

    孟氏不明所以,姐妹三人一起进了屋子。

    孟二直接开口道:“三妹,我们爹那出的银子我们家也有出,为何外面的人大骂我们不孝,叫最小的妹妹一个人出银子?”

    孟氏愣了下,随即苦笑:“是二嫂,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嫂那个人…”

    “我只知道你没出生反对!三妹,不是二姐想要说你,实在是你太不地道了,百善孝为先,我们都多大年纪了,被人点着鼻子大骂不孝,你就不觉得哪里不对么?”孟二生气得很,若不是旁边孟婆子的眼神瞪视,她早就按耐不住破口大骂了。

    凭什么他们家也出银子,却要被人骂不孝?

    “二姐可不管那么多,三妹,因为这骂名,你那秋月侄女都无人敢要,可怜我秋月都十六岁,你说说,她该怎么办?”

    孟氏哑然,无声拖拽着两个姐姐落座,片刻后说道:“二姐,二嫂那张嘴就是欠抽,明知道我们姐妹三人都出了力,她却只说我们,心思也忒歹毒,打算叫我们姐妹三人失和!”

    “总之,三妹,我家秋月一辈子算是毁了,你得为她负责!我一个老娘们倒是不在乎什么名声,可她年纪还小,就这么被耽误了!”孟二好一番哭诉,不说出了银子的委屈,只拿秋月说事。

    孟婆子淡定的看着两个妹妹,一个装模作样,一个傻乎乎,莫名觉得肝疼,猛然间重重一拍桌子,道:“够了!孟二,适可而止,秋月年轻貌美,青春年华正好,有什么需要担心找不到好人家的?你且好好寻找就是。”

    伸手狠狠戳了孟氏一指头:“你是蠢货么?二姐家什么人家?为秋月找个合适的人家能有多困难?”

    孟二不甘心道:“大姐可不能偏心,我家秋月的确是因为这事婚事诸多不利,三妹难道不应该为秋月负责么?我看开霖这孩子就很不错,而且也没有定亲,两人又是表姐弟,正正好配一脸!”

    “抱歉,二姨,小哥哥从小算过命,太早成亲对身体不好,你也知道,小哥哥的身体一直很不好,爹娘不敢拿小哥哥的身体来赌,只要秋月表姐愿意等小哥哥到二十岁,那就可以定亲。”楚容端着一盘清洗干净的水果走出来,道:“家里刚买的,大姨二姨尝尝看。”

    说罢还亲手递给孟婆子一个。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