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89章 绿酒一杯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9章 绿酒一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生,唯你一人足矣。”

    承诺什么的段白黎从来不愿意说出口,未来没来,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何种意外,相比之下,段白黎更喜欢叫时间证明一切。

    “你还小,很多事不明白,但是容容,那时候心急之下轻薄了你,你便是我的责任。”

    楚容嗤之以鼻,她敢肯定,若是没有那场濒临死地的相遇,若是没有她的一时心善,两人绝对不会有今日的相依相偎,更不会有‘此生一人’。

    什么情啊,爱啊,楚容不明白,那些惊天动地、寻死觅活的男男女女是何种心情她也体会不到,但不可否认,哪怕活了两辈子的她,那一句‘此生足矣’叫她心口跳了又跳。

    不过,她更相信段白黎口中责任。

    想了想,推开段白黎的怀抱,认真道:“于我而言,三岁的孩子不需要什么负责任,也不存在轻薄之言论。啊黎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平白往身上套枷锁,你不累么?”

    段白黎的意思是,我会因为以前的事为你负责任,只是因为责任,非是什么情爱。

    段白黎后退两步,心中有一种直觉不断蔓延,若是叫误会这么下去,那么他们之间就完了,容容是什么人,好似眼中有你,又像你只是一个陌生人,萍水相逢,若即若离偏偏恰到好处,不疏离也不靠近。

    处理不当,她会将自己排斥在自己人行列之中,止于点头泛泛之交。

    “我…心悦于你。”那张白玉一样的脸上出现红云,却是眸光坚定。

    楚容愣了下,忍不住抹了一把脸,不确定的掏了掏耳朵:“你再说一次,我没听见。”

    那小小白嫩的耳垂在段白黎眼中变成红色,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大步上前,不送抗拒的抱住她,附在她耳朵轻声说道:“我心悦于你,啊黎心悦容容,听清楚了么?”

    扑通扑通!

    心脏急促跳个不停,身体各处的血蜂蛹至脸庞上,灼热的感觉吞噬神经:“啊、啊黎…你是我未婚夫,不喜欢我,喜欢谁?”

    回应她的是一串悦耳动听的低沉笑声,这是她第一次听他笑,不同于大哥的威严,不同于二哥的爽朗,小哥哥的含蓄内敛,它自成风骨,犹如羊毛挠过心扉,丝丝酥麻蔓延全身各处,此生不忘。

    下意识的,楚容脱口而出:“啊黎不笑,是不是因为笑声太好听、怕人惦记?”

    有人因为貌丑而藏头露尾,自然也有人因为容貌出色而遮遮掩掩,声音也是如此,那些黄莺出谷、琴弦动听的声音入骨深刻,或是让人欲罢不能,或是干脆少言寡语,前者开朗、闪闪惹人爱,后者低调、平静得好奇不存在。

    笑声太好听?段白黎内心发笑,当一个年纪不大的人立于三军之前,唯有傲视天下、冷肃决然的神态才能叫人心悦诚服,军将需要的是顶天立地、决胜千里之外的高人,而不是嬉皮笑脸的佞臣。

    “就这么定了,啊黎,今生今世,若是你敢背叛我,我有能力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我知道你冰雪聪慧、智算天下,但我一定可以叫你悔不当初。”耳旁笑声太好听,灼热气息喷洒吞噬着,叫她缩了又缩,也避无可避,于是恶狠狠的放话威胁。

    段白黎轻轻点头:“是,他日我负你,便叫我身首异处。”

    见多了后院纷争离合,段白黎从没打算也圈起三分之地,甚至可以说,没有再次遇上楚容,什么后院,什么女人,他想都没想过。

    公子心太大,容得下天下河山、黎明百姓,公子心也很小,除了一个人,便再也挤不下去。

    楚容只是笑笑不语。

    天色蒙蒙亮,尘雾浓重,能见度不足六尺,香山村却是早早的灯火通明,一些男人们整装待发,背着厚厚的行囊,打算去远方。

    楚开翰很早就坐在楚容门口,等待时辰一到便冲进去将之抓出来,这孩子,这么大了还会赖床,不喊人,她能睡一天。

    兄妹俩匆匆赶到村长家时,阳光已经冲破厚重水雾,在地上撒下一片又一片的金色光华。

    “容儿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然后兄妹俩齐齐受到灼灼能烧人的注目礼。

    楚开翰愣了下,随即轻咳一声,道:“修为叔伯兄弟,小妹已经来了,叫她为你们告别吧。”

    到底一天两夜的相处,教他们一些简单常识,不管有没有用,这份心思却是不错的,香山村老百姓本性纯善,便想着感谢一下小丫头的付出。

    于是,近百人齐齐昂首挺胸,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喊道:“谢谢容容姑娘!”

    那气势,叫旁边树上栖息的鸟儿都惊飞了。

    楚容着实吓了一跳,耳朵生疼,楚开翰连忙捂住她的耳朵,并且狠狠的瞪着这一群人高马大却不知分寸的大爷们。

    村长笑了笑,上前一步,举着手往下压,笑道:“大家心意容儿收到了,小丫头年纪小,容易受惊,大家便将感激放在心中好了,现在,就让小丫头说几句,为大家送行吧。”

    门口,已经出现官差的影子,说明时辰到了,他们该拜别家人朋友,离开生活上半辈子的土地,马革裹尸,一生如浮萍,漂浮不定,生死不知。

    楚容点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阿尧带着人推了几坛子酒进来。

    那浓郁的酒香,一下子在院中蔓延开。

    一人一杯酒,眼眶红红,焦灼忐忑之情绪一下子被调动出来。过了今日,他们的生死完全捏在别人手中,在场的有些人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送行酒送行酒,不知道是何种送法?

    楚容端着酒眉目肃然,大声道:“谨以此杯绿酒新酿敬我香山村英雄男儿!”

    昂首,一口饮尽,擦去嘴角残留,沉声说道:“出门在外,切记守望相助,我香山村的男儿当自强,后背可相依,性命可相托,楚容在此地,恭候大家平安归来!”

    一时间,众人激动万分,虎狼一样大口猛灌杯中酒,叫那灼热感在体内发酵,带起鲜血一起沸腾翻涌。

    楚容毅然转身,过多的话都是累赘,不如不说,阿尧带着人推着车,将一袋袋干粮、一般般可以随身携带的药粉分发下去。

    果然如楚容所料,这些人带的包裹不是她说的小包,而是庞大无比,有些人甚至被压弯了脊背也不愿意放下。

    阿尧按楚容交代的说道:“你们是出生入死去了,不是去享福,生死关头,这大包袱只会拖后腿。各种艰险环境迟早要面对,路上何种境地也不得而知,还是轻松上阵为妙,战前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尚华再一次惊讶了,容容姑娘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识。当初第一次进军营,他也是大包小包,总觉得什么东西都用得上,然后被连人带包袱一起扔出来了。一早上看到这一人,他就知道,不久之后有好戏看了。

    谁知道容容姑娘竟然知道轻松上阵!?

    这还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农女么?尚华摇摇头,不是,容容姑娘可用拥有一个超级大的庄子,怎么可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也许是误打误撞?

    阿尧只劝了一次,有些人听从他的建议,卸下厚重的包袱,改用楚家所赠,也有些人拿了小包袱不以为意的走开了。

    各人心思,不好猜,阿尧也不生气,完成任务就带着人走了。

    水雾彻底散去,门口的官差终于走进来,大声道:“时辰到了,请跟随我等离开。”

    楚容现在楚家屋顶上看着这群人离开,眸光幽幽如水流过,眼波平静不起波澜。

    村子里响起哭号声,闻者伤心落泪。

    “幸好我们家有读书人…”孟氏唏嘘了一声,随即拧眉:“他爹,我娘家没有一人入伍,二嫂在众人面前说是我出的银子,他说,我们村那些开口找我借钱的人会不会心生怨恨?”

    楚长河打磨着手中红木,大闺女变成别人家的了,小闺女还是自己家的,趁这段时间赶紧做出一套来。

    听了孟氏的话,不在意道:“怨恨不怨恨于我们何干?我们家有钱还有错了不成?一定要借他们?我那老丈人是你爹,自然也是我爹,帮帮一家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顿了顿:“你二嫂那张嘴也是欠抽,明明大姐二姐也出力了,却是只字不言,她这是打算叫你们姐妹三人生出嫌隙来。”

    孟氏讥笑一声:“二嫂就是这么愚蠢,大姐二姐可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什么样的人他们一清二楚,怎会因为二嫂愚蠢的话记怪于我?”

    楚长河瞥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只能说自家婆娘太过想当然,人不可能一成不变,尤其是在有自己的小家之后,各种生活上琐事叫他们变得斤斤计较,自然不能和未嫁时相提并论。

    不过他不会提醒这个傻娘们,等着就是,那大姐二姐也不是好打发的,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送走入伍队伍,楚容翻身下屋顶,打了个哈欠,叮嘱家人天塌下来也不要吵她,便回屋睡去了。

    河西村,这里世代务农,从来不曾出现过一个商人,读书人也很少,他们深信自给自足完全可以叫一家人过得如鱼得水。

    此时,孟婆子眯着眼睛紧盯手中细针,一阵一阵细细绣着奢华贵气的兔毛披风。

    “娘,你听到了没有?儿子说,我那三姨太不像话,我们家也出了力,却是无人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独占功劳,叫世人那我们家不知俗事,叫年纪小的妹妹扛起所有,她是叫我们被人戳脊梁骨啊!”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面色红得发青,早晨刚刚出门,就听到许多人议论他们家,说他们老娘不厚道,叫底下妹妹付出一切,而他们却是冷漠旁观。

    他敢肯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家一定被人骂是不孝女儿,养了一条白眼狼,指不定还骂更难听的呢!

    孟婆子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在意道:“你管这些作何?家里土地养肥了么?野草拔了么?后院那三分地的青菜分拣了么?没有吧?没有就老实去干,此事不是你管的”

    男人一口气出不来,差点噎着了,瞪着发红的眼睛一脸不甘心:“娘!”

    “叫爹也没用。”孟婆子绣不下去,收拾小簸箕便往屋里走,边走边道:“午饭不用等我,我去你三姨家一趟。”

    男人一叠声应是,殷勤的在门口等着她,再殷勤的送她出门:“娘,三姨不厚道,你一定要说说她,没道理我们家出了大头,名声却叫她全部拿了去。”

    孟婆子摆摆手,大步离去。

    另一边,孟二听到消息,同样扔下手头的事,骂骂咧咧道:“那个死妮子,心思这么深沉,我们家也出了银子,她却全说是她出的?呵,好大的野心,读书人需要面子,也没必要拿我们家做筏子!不行,我得找大姐去,一起去骂那妮子一顿!”

    “哎呀,娘!你别说风就是雨,三姨那人还不错,定然是传言传多了说差了!”一个十三岁左右的丫头急忙拉住孟二,道:“娘,你找大姨可以,但是不要冲动,大姨那个人有主意,你听她的就是。”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一边去!孩子他娘,你直接去楚家,逮着这不地道直接大骂一顿,然后讨要补偿,怎么说我们家也因此受到伤害,要点补偿不过分吧?”秃头男人一脸激动,脸色发红道:“我看他们家三儿子和我们秋月年岁相当,可以接亲啊!”

    “爹!你说什么呢?楚开霖才几岁?他比我小,我不要!”小丫头,也就是秋月面红耳赤道:“二哥就不错…”

    男人一巴掌扇了过去:“死丫头你懂什么,楚开霖是读书人,比你小几个月怎么了?那楚开墨算什么,经常不知去向,谁知道在外面什么勾当?这种人哪有小秀才合适?”

    孟二认真一想,猛然一拍大腿:“对!他爹你说得对,叫楚开霖那孩子娶了秋月!我这就去,你们在家等我好消息!”

    秋月急得满头大汗:“娘!”

    “一边去,别挡路当娘的还能害了你么?”

    “爹!”

    “去去去!孩子他娘,急得带点肉回来,楚家大儿子可是花房掌柜,家里绝对不会缺钱少肉!”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