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85章 常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5章 常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村子几十户人家,三丁抽一算起来也凑了近百个人,此时密密麻麻又忐忑不安的围在村长家中。

    星辰洒落满天,月光埋进云层,冷风轻拂,树影斑驳,隐隐有几分天色凄凉。

    楚容笑眯眯走出来,小身板挺直,半分不怯弱道:“诸位,你们可知道此去十之**是送命?”

    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带着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是满满的幸灾乐祸,这些人当下就怒了,恨不得点着她的鼻子大骂一顿!

    “你这丫头赶紧滚,大半夜不躲进你娘怀里跑出来干什么?当心被贼抓走!”有人威胁警告。

    有人指桑骂槐:“现在的孩子一点礼数都没有,身为女子不好好呆在家里,跑出来抛头露面,要是我家的孩子,定然拿锄头打断她狗腿!”

    也有人耐心安抚:“五丫,快点回家去,天色又黑又冷的,快点回家才好,免得你爹娘兄长担心啊。”

    这里面有十三四岁的懵懂少年,也有二十来岁风华正好的青年,更有天命老者。无一例外,所有人眼中带着忐忑,对前途未可知的忐忑不安。

    视线一扫,楚容眸光抓住叫囔得最大声的人,手指勾了勾,道:“你站出来。”

    那人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孩子,在这个时代已然是孩子的爹,家中的顶梁柱之一,就这么被一个小臭丫头点名,羞躁又恼怒:“你叫我出来我就出来?你以为你是谁啊?”

    一旁的村长暗暗摇头,嘴角牵起丝丝苦笑,也是狗急跳墙了才会相信一个孩子。

    “这怎么回事?”身边妇人低声问道,她是村长的夫人,儿孙满堂,拥有农家人最淳朴的心思,这么多熟悉的面孔很快就要前线,这位村长夫人自然会多给予几分照顾。

    村长拍了拍她的肩头,道:“无…”

    刚说出一个字,就看到老妻脸上的震惊,甚至跳了一下,捂着嘴盯着前方。

    村长转头看去,却叫小孩子故技重施,一下子撂倒七尺强壮男儿,小手拍了拍,微微抬起下巴:“能听我好好说话了么?”

    在场的人几乎和村长夫人一样,错愕的盯着楚容,随即看向她瘦瘦弱弱仿佛一折就断的胳膊,好似在看一个怪物。

    村长连忙上前:“是这样,大家听我说,容儿之前不是和叶家父子来往颇深么?也跟着学了两手,你们看,当时她才几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却学得一身本事,你们都是大人了,知道此去再难回来,也做好马革裹尸的准备。然而,能活着为什么要去死?你们的家人并不是不爱你们、可以眼睁睁看着你们送死。实在是…”

    村长眼眶一红,声音变得低沉:“家里困难,有心无力啊。”

    这些人有挺身而出的,有父母长辈逼着的,但同样的,他们都是被抛弃的。

    一个个眼睛发红,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楚容扯了扯嘴角,时间紧迫,可没功夫叫村长挑起大家情绪,再说出目的来。

    步伐一迈,沉稳而大声道:“记住了,你们离开家门远赴战场,不一定就是找死!危机也是机遇,也许,这是你们不一样的人生的开端。想清楚了,战乱是最容易挣功名的,你们只要保住小命,或许运气足够好,能赚取些许功绩,不需要太过,过得去就行,这也是一条出人头地的事。”

    视线移动,有人燃烧野心的火焰有人罔若未闻,楚容继续道:“活着,才是你们的最终目的,而从现在开始,我要教你们的就是最基本的保命手段,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

    “可时间来不及了,纵然我们有心学,但是学得会么?”

    “你一个孩子,最多也就会打架而已,之前不过是侥幸,才能撂倒肥东。”

    肥东,也就是楚容拿来镇场子的人,在场各位其实更愿意相信楚容只是运气好,才撂倒人高马大的肥东。

    楚容认真道:“只要有心,任何时候都不算晚,反正是你们的命,想不想要与我无关,此次站出来不过是看在乡里乡亲的面子上,希望你们顺利平安、四肢康健的归来。”

    大家沉默了,似乎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知道孩子,彼此面面相觑,心思百转。

    楚容继续道:“明日鸡鸣时分,香山山脚下,想要活着的人准时到场,我不敢保证所有人完好无缺的回来,至少…保证不会死在别人前头。”

    说完,楚容果断而直接的调头走人。

    事关人命,是拉下脸面听从一个孩子,幻想着存活的希望,还是抓紧时间,享受为数不多的日子,这是个大问题,需要深思熟虑。

    楚容走得潇潇洒洒,村长却立刻被人围起来:

    “这丫头想干什么?我干了一辈子农活,种了一辈子地,难不成必要学一个小丫头撂倒人?”

    “我听说战场用的是真刀真枪,就算我学会楚家丫头扳倒人的本事也没用啊,人家一刀子就能捅死我。”

    “就这么几天时间,家里人恨不得当成菩萨将我供起来,为什么要忍受一个无理取闹、只会折腾的孩子?”

    各说各话,但几乎是否认一个孩子的。

    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皱眉,不言不语,似乎在思考楚容的话。

    村长焦头烂额,已经入冬的天气,生生起了一身汗水,高高举起手:“容儿说得对,命是你们自己的,想不想为活下去争取一分机会,全在于你们的选择。你们倒是想想,叶家父子行走香山那么多年平安无事,手里自然有两分本事,作为叶家的弟子,容儿年纪小,至少也能学个半分的?有总比没有的好,就像容儿说…至少不要死在别人前面,贼人犯我国土,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村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听从一个连家务活都不会的小丫头?”

    “是啊,是啊,一个孩子能干什么?难不成还能教我们绝世神功?或者刀枪不入?”

    “反正我不来!有那个时间,不如多多陪陪父母…”

    说道最后,一个个汉子都低下了头,双眼发红。

    村长抹了一把汗:“我信她,容儿并非信口开河之人,还是那句话,能活着为什么要去死?但凡有一点点希望,也该牢牢抓住,不是么?”

    一群人热闹的讨论楚容不知道,此时,她连夜跑到六爷爷家中,含糖量极高的叫了几声‘六爷爷’,这才直奔主题:“六爷爷,常见的止血药草有没有?给我几株新鲜的,我明日给你带一筐子回来。”

    六爷爷笑容满面,道:“有啊,今日才得了一点,你过来,我指给你看,不过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谁受伤了么?”

    楚容笑笑,只说好奇野草的神奇,想要看一看长什么样子。

    六爷爷眉开眼笑,耐着性子一点点的告诉她,顺便说了哪种药材哪种环境最容易生长,哪种药材忌讳和哪种药材一起使用,说到自己热衷之事,老人家侃侃而谈,半点没觉得疲惫。

    一直到鸡鸣声起,六爷爷才惊讶道:“这时间就不经用,才几句话的功夫,天就要亮了。”

    楚容递过去一杯水,感激道:“耽误六爷爷休息时间,是楚容不是,改天定然登门赔罪,就此告辞,六爷爷安置了吧。”

    说罢,似模似样的作揖,逗得老人家只骂调皮的小鬼。

    楚容笑嘻嘻捧着几株微微蔫吧的药材,离开六爷爷家里。

    此时,天色还没有亮,山脚下却已经有很多人,凌晨时分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双手揣入袖兜,缩着脖子,茫然无措的等待。

    “你们说,这孩子真的能教我们活下去的本事?”

    “我看悬,算一算只剩下两天,怎么也学不会的。”

    一阵沉默。

    不远处的院子里,尚华探着脑袋,他想知道这个容容姑娘想干什么。

    “想知道便跟着去。”段白黎的声音自背后而来,尚华身躯一僵,有些心虚:“吵醒公子了么?”

    段白黎一身白色里衣,脱去发冠,轻柔墨发披散肩头,整个人流淌一种仙人饮露、高不可攀的圣洁仙气,轻轻摇头:“去吧。”

    说完回了屋,却再也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天色掀起鱼肚白,楚容的身影才珊珊而来,看到这么多人,有些意外,毕竟昨日夜里不相信她的人可不少,现在却出现这么多人着实叫人意外。

    楚容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着他们上山,边走边说道:“在外面不比在家里,所以,你要记住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服从,绝对服从上级指挥,哪怕叫你们去死。”

    “简直胡说八道,叫我们去死就该去死?这是什么道理?谬论!”立刻有人反唇。

    楚容笑道:“上位者或许不在乎一个小兵的死活,却说不出叫人去死的话来,因为你们还不值得。”

    一个小兵,有如蝼蚁一般,死了就死了,上位者在乎的是大局,只要大部分人活着就行了。

    再者…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上位者手握重权,掌他人生死,却也要注意声望,军威气势,往往是决定成败的根本。”楚容曾经是特殊队伍的人员之一,拥有很大的特权,却也见过那些精心培养的国家军人,服从、团结,以及置生死于度外,拼的就是一个气势。

    试问,军队人心各异,终日想着会不会被上司推出去送死,还能好好打仗么?

    一盘散沙能干什么?

    大家有些懵逼,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楚容没再解释,接着说道:“世界之大,最常见的就是身边的花花草草,战场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因此,心里想着依靠大成、依靠将军安排的人最好抹去这种心思。远水救不了近火,同理,你们身处死亡边缘,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活着,活着,牢牢记住你们的根本目的——活着!”

    “看到了么,我脚边这株草,味道很重很难闻对不对?也随处可见对不对?它却是救命良药之一。”楚容指着脚边一株茎枝淡红色,叶片对立而生,上面生长稠密开展的长绒毛,不需要低头靠近它,就能闻到刺激的味道。

    “这是百花臭草,也是止血的良药,重要的是非常常见,哪怕路边也会看到它们的影子,身有外伤,直接揪下叶片,揉碎了敷在伤口,可止血。”楚容警告道:“血流超过三成,人就活不成了,刀剑无眼,最容易划破血脉,止血是关键,没得等不到军医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悄悄混入人群之中尚华身躯一震,盯着楚容有些惊骇,从小出入军营,看的最多的就是死人,如容容姑娘所言,很多人伤口并不致命,却因为失血过多而凄惨死去。

    当下肃然起敬,打算一字不漏的记下容容姑娘的话。

    楚容淡淡瞥了他一眼,张开双手,右手在左手胳膊上比划着,道:“若是双手鲜血喷涌如水柱,可扯下布条,紧紧缠住上臂,可减少鲜血的流出,但要记住,隔一段时间松开一次,免得长时间缺血导致胳膊坏死,至于为什么会坏死,你们不需要知道,只要记住胳膊坏死等同于残废。双脚也是一样,缠住大腿侧…”

    楚容尽可能用浅显易懂的话语说明白,同时以实物为例子,原本可有可无不在乎的人,渐渐竖起耳朵,生怕漏了一个字。

    楚容讲了几种随处可见的止血草药,顺便叫这些人自己动手,小心谨慎的记在心里,记不住模样就记住味道,同时还有几种有毒之物,乃至打草惊蛇先驱赶了蛇类。

    农家人,很多小常识还是知道的,被楚容提起来只会更加清晰。

    但这些大家都知道的小常识,尚华这个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却是不知道,好一番惊讶之后更加郑重的记在心里。

    这些是野外常识,楚容认真的了解岐辖关之后才决定叫他们记住的,岐辖关地广人稀,很多地方草木横生。换句话说,若是战场在岐辖关,十之**会是游击战,边打边藏,这个时候,后勤很难跟上,也容易出事。

    时间紧迫,楚容只捡了几个重要的,剩下的边边当成故事一样随口说了一遍,能不能记住已经无关紧要。

    “好了,夜里山中危险,我们便离开吧,今日所说,你们最好互相交流着记下来,哪怕不能全部记住,至少记住一个两个,然后互相交换。”

    出发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到达战场,而这段时间完全可以抓紧了学习。

    “用过饭之后,大家到村长家中,我教你们几手容易学、效果也不错的擒拿术。”短时间能学会的就是这东西了,而且能够拆分,容易记忆。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